小說

<原創、百合> 四季之風(重製版)《章十八.放鬆氛圍》

影月丷嵐 | 2022-07-03 22:25:40 | 巴幣 4 | 人氣 95


《章十八.放鬆氛圍》

  「大家早安,開心的新一天又開始了!你們看,太陽多麼溫暖;你們聽,微風正在呼喚你!今天天氣那麼好,困在房就太浪費囉。來,我們一起到外面揮灑汗水,享受冬日的陽光……」
  原本優雅地拿著叉的手,變為握成拳頭,她每說一句就握得更緊。臉上的熱氣將青筋烘至現形,從鼻孔噴煙,下一步嘴巴就會噴出火燄,活火山快要爆發了。她可不知道,人跟雞一樣,喜歡在早晨啼叫,而且比雞更不守規——至少雞不會衝入人的家中大吵大鬧。
  在灶頭準備自己的早餐的僕人,悄悄地繞到她背後,按住她的肩,跟她打個眼色。
  「可可,等等我……」跟著小母雞腳步的春香見餐桌上被吃了大半食物的碟,又見房間主人的臉色黑如炭,只要稍加火花便會燃燒,馬上拉住門口的胳臂,「對、對不起打擾了,我們等會再找你們!」
  「放心吧春香,今天的我一定會讓凜凜笑口常開的!凜凜對我們最——好了,不會向我發脾氣的,我們是朋——友嘛!」可露可挺起不知哪來的自信。
  澪凜.阿克西斯咀嚼兩下早晨的麵包,吞嚥,緩緩地站起來。
  「可可!不要說了,澪凜她要……」那份氣壓連春香都毛骨悚然。
  「好啊,我們走。」她抄起門邊的水袋,戴上佩劍,一手扯住她的衣領往後拉,把她整個人拉走,「我會讓你再也笑不出聲。」
  「哼哼,凜凜最踴躍呢,一定是想玩很久了!」可露可順勢迴轉,甩開她的手又摟上她的臂,頭靠著她臂上,挨在她懷裡一副小鳥依人的,眼神卻是向她挑釁,「可是我會令你笑出來。」換成她怎甩都甩不走她。論纏人的功夫,沒人比得上她。
  春香的腳不知所措,該跟上她們嗎,還是……
  「沒事的,不會出人命。」彩攸一句話讓她回頭,「春香你吃早飯了嗎?還吃得下的話,可以幫我吃掉這些嗎?給你吃跟倒掉對阿克西斯小姐來說一樣的,她又不知道。讓她們去就好,今天我們來休息一下吧,平常辛苦了你。」
  沒事的基準是不會出人命嗎?春香愕了一下,「那、那我不客氣了。」
  碟中所剩的是半片煙肉薄片和水煮蛋,旁邊還有半碗泛紅的菜湯。早上就吃蛋和肉,真豐富,不愧是澪凜的早餐。春香小心翼翼地拿叉子刺入煙肉,小心翼翼地啃著肉,彩攸不能吃的肉。那彩攸吃什麼?春香瞄到她在咬白麵包,多虧澪凜所賜,彩攸也能吃上高貴的白麵包。她自己也舀了一碗菜湯喝,剝了一隻雞蛋吃,跟澪凜的早餐差別不大。都吃上上好的膳食了,為何彩攸還是不長肉呢?
  彩攸一邊咬著麵包,一邊動手——拿出白瓷茶壺,放入小撮深棕色的條狀茶葉,注入熱水,灑下啡色的肉桂粉,又倒入檸檬汁,香味很快就充斥了房間。靜默兩分鐘,春香快掃清餘食,彩攸便把瓷碟與瓷杯輕輕擱至她面前,離杯口一公分處緩緩地斟至七分滿。她也為自己斟茶,然後把茶壺放在桌上,坐在她對面。她一連串動作洗練得似是真的僕人,春香都看呆了。
  「誒,澪凜也喝茶嗎?」雖然香味顏色跟家鄉的綠不同,但春香認出這是茶,在她家那邊常常跟菜一起熬湯,偶爾也像這樣沖泡,可是沒聽過領主大人會喝茶。
  「之前在市集見到就買來試試。阿克西斯聞到香,喝到甘,倒是喜歡上了,現在有時候會叫我泡給她喝。紅茶在這裡還滿貴的……」
  比茶餐廳的茶的品質好太多了,這裡的紅茶很好喝,彩攸也這麼覺得。澪凜要喝之後,茶錢就是老闆付,而她能分一杯羹。
  「咳、咳咳,那我不能喝!」想到每口都是澪凜的錢,她就推開了茶杯。
  「沒關係啦,廚房都是我掌管的,她不會知道少了那一丁點的茶葉。」彩攸啜一口檸檬肉桂茶,心都開闊了。
  「彩攸你又欺負澪凜。」嚴正的雙眼看出她的詭計。
  「我是代替她招待你。是春香的話,阿克西斯小姐肯定會說沒關係的。」彩攸才不承認,「春香你該知道茶泡了就要喝,放得久就會變苦吧?茶葉都濕了,不喝就對不起茶了。」
  香氣勾住她的欲望,沉澱的茶葉向她呼求,她只好捧著杯細啜。醇厚的甘味與檸檬的酸衝撞得恰到好處,肉桂香將嗅覺享受提升到極緻,她的臉隨著茶下肚子而舒張。
  「真好喝……」
  彩攸沒有告訴她,從她來訪的一刻,彩攸就在觀察她了。先斬後奏地泡茶,也是出於試探,看她對茶有何反應,特別是澪凜的茶。盲的都看得出,澪凜在隊伍中最重視的人是春香,是擺明的偏心,她相信春香也感受到。她對春香的標準低到彩攸都快要起來抗議雙標(可露可抗議了,無果)。春香真的比她們優秀得多嗎,她知道她們的關係較為複雜,春香的個性確實也很好,好到無可挑剔,好到她寧願跟春香待在一起,都不要對著老闆和小孩……不過,挑出春香的毛病,才是彩攸的目的。
  「你今天有預定嗎?」
  「沒有……」春香的眼角瞥見淨空了的碟,「啊,彩攸!可、可不可以教我煮菜?」
  春香忽然臉都紅了,是激動還是羞愧?彩攸握住茶杯,動也不動。
  「可可和澪凜都很喜歡你煮的,吃得好高興。我、我知道不會煮飯真的好奇怪……」那個時候,春香看著可露可的表情,說不嫉妒是假的。
  真的奇怪,在彩攸的印象中農村人都會煮飯,尤其是農家女孩,總有一兩味撚手小菜可以見人的。她也常聽說上一代的人小時候就已替全家人煮飯了。上次春香煮的,讓她印象深刻。
  「爸爸一直都不讓我進廚房,說廚房大煙很臭;嫂嫂們說我不會嫁人,不學也沒關係;哥哥們說我到哪裡都有人給我吃的,叫我不用擔心……」春香垂頭,捏住裙擺,臉頰泛紅,「可是我也好想煮好的給可可……」
  下田做家務春香都有,唯獨下廚就是嫂嫂們的事,也是各家庭的媳婦事。春香從一開始就被排除在外,各種事也是。她是與別不同的。依附在她身上的「詛咒」,注定了她與別不同,沒有人會把她當成同類。無論在哪裡,跟誰一起,她都無法融入。因為她是——
  「沒問題,有多一個人幫忙也是好事。那麼,春香你喜歡吃什麼?」彩攸放下茶杯,微笑地問。春香難得的請求,彩攸不會視若無睹。
  「可可喜歡甜的,澪凜喜歡吃肉,都可以!」春香抬起充滿希望的眼。
  她的老毛病又發作了,彩攸嘆氣,「我不是問她們,我是問你。你喜歡吃什麼?」  
  「我……唔……想、想吃魚。」春香支支吾吾的,眼神移開,「不、不用管我,煮你們喜歡的就好。」
  「魚啊……是你們村子常吃的嗎,你們村有河對吧。想念家人嗎?」彩攸把茶喝光,便收拾桌子,「那今天就吃魚,我們去買菜。」
  春香跟她一起收拾後,便一同出門。
  「嗯,家鄉的魚很美味!我……我有想過託人寫信給爸爸,不過我家都不識字……」她天天都會想念家人。
  真想知道春香的家鄉菜和獨特的食材,可惜春香不會煮,彩攸想。
  「總有人會識吧,不然郵差怎派信。」彩攸的腦筋轉了個彎,「要我教你字嗎?」
  「可、可以嗎!」她喜出望外,眼睛又閃亮起來了。好事接二連三,全賴眼前可靠的隊長。
  見她這麼開心,彩攸也不禁微笑長掛。踴躍的春香非常稀有,平常死氣沉沉的太不像十五歲的少女了,在她眼中澪凜和春香同樣早熟,可能古代人都是這樣吧。作為隊伍中唯一一名大人(事實上,這個世界十五歲就成年了)及隊長,彩攸覺得她有點責任照顧她們,這是有長遠效益的。
  「當然,你識字,我們傳話就多一個方法。回去就教你。」
  能向家人寄信,也是種幸福。
  「太感謝你了,彩攸!」她的笑容如迎春花,彷彿把冬天趕走,讓彩攸一時三刻忘卻了寒風。
  拜託,今天不要結束,我想每天都過得這麼舒服——彩攸在心裡吶喊,即使沒有治療魔法,春香肯定也受人愛戴。彩攸不急,她的任務是需要放鬆的氣氛的,這需要時間,花一整天都值得。
  她們到了市集,早上是人潮最多的時份,許多附近的村民天剛亮就推著一車一車蔬菜來販賣,也有遠渡而來的商隊。由街頭到街尾,兩側都是小攤,小攤外是兩排商鋪,以這條路為中心,往外還有小巷小行有攤販,如同葉脈般錯綜複雜,人頭湧湧。貨品五花八門,不論肉、菜、水果、藥材、茶葉、調味料、熟食,以至木雕塑、髮飾、玉石、衣物、碗盤、醫館等,應有盡有,已不單純是賣食的,而是墟市,當中有些食材她們都不認識。村民賣了菜,又購日用品回去,跟天天相見的攤販打照臉,少不免兩句寒暄,要是今天不見,下次就會揪著關心;談著談著就打了折扣,聊著聊著就送兩棵菜。墟市是市井小民的生活地,亦是生意人的交流地,墟市就是如此熱絡。平常——蹺課時——彩攸就是這個時份來採購,這時候是最新鮮的。若到午後,生意好的攤位可能已經走了,剩下的菜亦是被揀剩的,品質不好。到傍晚,就剩下租有舖位的菜販營業,選擇就少了許多。她們縱身一跳,跳入此暖流中,隨著眾魚一同游盪。
  經歷一番闖盪,上水的時候,手中多了一袋不屬午晚飯食材的紅豆和粗砂糖。彩攸有兩個錢包,藍色的是「公數」,即為澪凜給的「家用」,日用品和日常伙食都用這裡的,茶葉便是「公數」;啡色的是「私己錢」,是她自己的積蓄。領著阿克西斯家的薪水,得到赫茲的帳,還有雷格爾學院的軍餉,又不用寄錢養家,彩攸從身無分文變為小有積蓄,相比一般的平民學生富有了。紅豆和粗砂糖便是她用啡色錢包的錢買下的,粗砂糖她還買得起,白砂糖就太貴了。
  可惜的是,今天的魚很快就賣光,她們手上只有菜和一小塊肉。
  「春、春香,可以放手了。」手牽手從人群躥出,空氣馬上變得冷峻。
  墟市,或者說整個雷格爾城,都有養狗,都有流浪狗。狗,彩攸碰見的一刻身體就僵直了,春香就跟之前一樣牽著她走。
  丟臉死了——彩攸紅著臉,為自己的懦弱生氣。現在已沒那麼怕狗了,可是春香還是自然地牽上。
  「嗯。彩攸你怎麼買那麼多紅豆和糖?」春香鬆手,問道。
  「我跟可露可打了個賭,而我一定會輸的。這些就是獎品,你們也有份吃。」
  彩攸有想過把這筆數卸給澪凜。她知道澪凜是大方的人,只要好吃,大家吃得開心便不會追究,萬一追究起來也可以推春香勸架,誰的話不聽也總會聽春香的。但打賭是她自己的決定,敲詐她就太惡劣了,就當慰勞大家。
  「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春香笑出聲,「你才是最寵可可吧。」
  「呃……唔,」這次彩攸辯駁不了,「好吧。胡鬧,任性,黏人,嘈吵,想要什麼就說,真的是,好像我弟……不過可露可比我弟乖很多了。」
  在家的時候覺得弟弟很煩,現在身邊沒了那份吵鬧反而不習慣。這點,彩攸還滿感謝可露可的,隊伍有她在才熱鬧,她們三個太靜了。
  「哈哈,跟可可說的一樣,彩攸你就像大姐姐呢。」
  「照顧可露可,誰都是姐姐啦。」
  「是嗎?我覺得可可沒那麼幼稚,不像妹妹,也會照顧我的。不要老是把可可看成小孩啦。」
  「這可要等我看到她成熟的一面了。」
  閒聊著,不知不覺就回到宿舍。午餐晚餐的食材都買回來,她們先準備午餐的,紅豆則是泡水待變軟。菜蔬和薯仔放在水盆洗淨,彩攸負責摘菜,春香則是去皮。
  春香握住小刀,沿著薯仔凹凸不平的身體削衣,很快就脫得乾淨。幾個薯仔剝光豬排隊,她就換一把大一點的刀切條。如彩攸所料,春香的刀功很好,也懂處理食材,那問題就是醃和煮了。論到菜蔬,春香的認識可能比彩攸更深。
  「春香,現在學到什麼新魔法了?」
  「最近學了風的。老師的風魔法可以把風壓成一把刀似的發射出去,好厲害。可是風好難控制,我還不熟悉。」
  「配搭冰或火,可以出凍風或熱風呢,應該很實用。對了,之前你說『我不會死的』,是什麼意思?」
  當時,彩攸重傷醒來,春香就在旁邊。她跟彩攸說明了發生了什麼事,還向提出「使用她」的要求。那時彩攸也很累,先把任務現況和澪凜的失誤放在首位,便把春香的話放在一邊。事後才記起這句話——「我不會死的,所以請使用我,我不想有任何人受傷。」——她這麼說。
  薯仔還有一小塊,手指就放在薯仔之上,春香卻停手了,雙眼死寂地盯著手,沉默不語。
  「你……試過嗎?」彩攸拼命地壓住呼吸,無視冷汗,讓問題自然吐出,「死。」
  她正在走鋼線,春香的一刀讓她掉落深淵。
  薯仔上的手指推出,刀落。
  「春香!」眼尾一直瞄著她,一見紅便馬上抄起她的手。
  她面無表情,將血痕遞到她眼前。微綠的粒子從她的傷口滲出,迅速填滿傷口,數秒就縫合了。
  「我見艾尼迪老師可以放著傷口不理。可是我不能,我不需控制魔力,它也會自動治療我。」平淡如水的口吻,藏著深不可見的怪物,「不論我願意不願意。」
  發動魔法有三個條件:魔力、凝聚、轉化。魔力是人人都有的,能讓體內的魔力流動並凝聚的人則屬少數,凝聚後能轉化為需要的魔力又更少人辦得到。能作出凝聚的,就有資格成為戰鬥學院的弓手系學生,這些學生都是用魔法箭射擊的。(普通弓兵誰都能當)而三點都做到的人才能施放魔法,成為「魔法師」。治療魔法施放的流程是一樣的。
  一般而言,魔法是不會對施放者造成影響的,因此他們不會受到自身魔法的灼傷或凍傷。治療魔法是例外,可以治療自己。可是,自動運作的魔法,就聞所未聞。
  「多大的傷也可以,我沒問題的,讓我承受你們的痛。」
  試過。
  「為什麼只有我是特別的……這樣的我,不是人了呢。」看出彩攸在顫抖,春香故意輕描淡寫地說。
  彩攸曾認為春香口中的「女神」——河川村的人對她的稱呼——是形容她漂亮。「女神」的含義,比她想像中沉重得多。
  澪凜和可露可絕對不會同意的。彩攸正想這樣說,卻說不出聲。她憑什麼否定她的決意?承受痛楚絕非兒戲的決定,她清楚後果,她願意承擔,她願意犧牲。
  「我會列入戰術考量。但你要答應我,一、一定要得到我的指示才可以用這招『自殺式攻擊』,這才能發揮最大效用,平常你還是站在後排;二、不要跟任何人透露你的特殊能力,可能會有人動歪念的。」彩攸抓住她的手腕,認真地說,「明白了嗎?」
  「嗯、嗯!可以!沒問題!」得到她的認同,春香樂透了——大姐姐的思維果然跟其他人不同,跟她說真是太好了。
  「還有,『不是人』可能也不是壞事。」彩攸揭開兔耳帽,露出頭頂上純白的長耳,「你該聽可露可說過,我有兔耳吧。那你覺得我跟其他人有什麼不同嗎?」
  「真 的有……彩攸你很正常,不像我……」春香不自覺地伸出手想觸摸毛茸茸。
  兔耳被摸的感覺好微妙,彩攸心想,「我覺得春香你也是正常人,同樣充滿『人性』。你是『人』,我也是『人』,我們每一個都看你是『人』,並不因特殊的身體而改變。你同樣會受傷,怕痛,想迴避痛楚;你比我們都要善良,所以戰鬥時才會猶疑,對於殺害弱小感到不安。但我希望你把我們隊伍的安危放在第一位。」
  「嗯,我會的,你們真的……全都對我好好。」春香捧著她的手,眼睛滲出晶瑩,「為什麼……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惹哭春香罪大惡極,澪凜知道肯定要被宰了,彩攸心都慌了。但更多是因為疼惜她。
  「因為春香你值得啊。」彩攸抱上,手撫順她的背,她的氣促。
  彩攸想起赫茲說話的一句話:治療魔法可不是萬能的。春香能治療別人,能治療傷口,卻無法治療「自己」。


  「春香你的名字,春字是一個『人』穿過『三』,下面有一個『日』;香字是一塊『木』戴了一頂帽,插住一個『日』。你試試看。」
  午飯過後,她們到宿舍外的空地。彩攸撿了一根樹枝,寫在地上。春香也撿了一根,照著彩攸的字依樣畫葫蘆,字寫得歪歪斜斜。雖然已有印刷書籍,可是紙張還是貴的,先拿泥地練筆更好。
  彩攸捉住她的手,耐心地一連教她好幾個字,接著讓她練習。挨在樹邊,看著看著,眼皮就愈來愈重了。
  「彩攸……」春香回頭,見她打瞌睡,不好意思地拍她的肩,「你累就去睡一下吧?現在還早,我們也預備好晚餐的材料了。」
  「唔……不知為何,在春香你身邊就好想睡。唔……那拜託你看火,我去睡一下好了。」
  一大鍋紅豆正在沸騰,彩攸已經告訴她熄火時間,她也很期待今天的晚餐。
  一早就跟澪凜晨跑,說了很多話,安慰了春香,覺得睏也情有可原,多虧春香她才能享受奢侈的午睡。
  「嗯,辛苦你了。我繼續練習!」春香揮揮手,便繼續書寫。
  彩攸教她的是她們的名字,「可露可」、「彩攸」都容易模仿,「澪凜」就怎都寫不好。「好多筆劃……我要加油,給澪凜看到我的成果!可可和澪凜見到我的字,會有什麼反應呢?識字能幫上更多忙嗎?大家一直都在給予我,我也要回報大家才行。
  「大家給的,不是『貢品』吧……治療魔法以外,能給什麼……我什麼都不會……
  「大家不是要拜我,向我索取力量,為什麼還會『獻禮』呢……她們不給我就好了。我也不想她們保護我,她們不該在乎『女神』的。可可說的朋友,跟澪凜說的朋友是一樣嗎?可可很喜歡朋友,澪凜也很渴望我才順勢說,我希望她們的關係能變好,可是我……不應該,就算大家沒把我當『女神』也是。『女神』不該有朋友,這只會害了大家。不過……裝成『朋友』能讓大家高興的話,就這麼辦吧……
  「守護笑容也是『女神』的職責。我真的,好喜歡大家的笑容,不論是溫柔的,好勝的,興奮的……能跟大家成為隊友真是太幸福了,是『女神』不應嘗受的……
  「『神』是為了『人』的苦痛而生的吧。」
  春香寫下大家的名字,列成一排像是牽著手,高興地望了又望。這是家人以外,她最珍重的人的名字。


——————————————————
我。本來。真的。打算。跟標題寫的一樣。是整章。都。很。放鬆。的。
嗯。
這章(和下一章)其實在寫上一章之前就已構思好
結果加了極多細節描寫 寫得比我預期中長 以及氣氛有改變了
一方面想描寫她們的日常生活、彩攸和春香相處的寧靜悠閒感(感不感受到彩攸春香的美好,要不要轉股!兩個溫柔系(?)是那麼可愛——!);
一方面想描寫彩攸的個性,不只是之前的章節那種「吊兒郎當」,在認真對待隊伍之後,她應該是個大家的「大姐姐」角色,有著溫柔的一面(除了澪凜是老闆,她看春香和可露可都是妹妹一樣);
一方面是凸顯春香的性格和反差,春香在之前的章節較少描寫內心(但伏筆沒有少喔),有仔細看春香的對話的人大概之前就感受到異樣感。
這章算是為春香的背景開了個頭,也可說是一個小爆點,引了春香複雜的內心,並未有完全寫完呢。--春香才是最強的坦,懂?--
如果你覺得春香有點病病的,那是正常的~日後會再深入講到春香的背景,為何會形成她的價值觀
春香說大家很好也不是假的,想想如果春香在其他隊伍,比如帝王,嗯……想像一下就夠了。在春香心中,「四季之風」是很特殊的。
舊版春香的背景過於簡單了,仔細想想春香不可能長得這麼正常(啥)
--說起來我本來是想寫春香切自己手指的,但想想這樣太血腥了會嚇死兔仔還是改為切吧--

總而言之,這章有令你期待之後的發展,我會很高興的!謝謝!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了
2022-07-03 23:39:02
影月丷嵐
謝謝~~
2022-07-03 23:58:3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