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八十四章~日後~

托里夜 | 2022-07-03 21:05:26 | 巴幣 2 | 人氣 39


  「根據靈動刑事法,第一條意圖發動毀滅性詛咒以及第二條大量殺人,探員利安哈里斯判決處以失意放逐,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嗎?」回到華盛頓,利安立刻開始著手少年的判決,他一邊看著手中收集來的證據一邊對少年做下的處分。
 
  「反正都栽在你的手上了,我還有什麼話可以說的?」少年依然是那目中無人的模樣,即使現在雙手雙腳都被法術綁住加上被達莉絲用槍指著頭,也沒有絲毫打算退步的想法。
 
  「是嗎?動手吧,德克斯。」利安輕輕的嘆了口氣。
 
  「雖然結束以後你也不會記得,不過在那之前我還是跟你說一下關於失意放逐的內容。」德克斯看著少年有些惱火,所以他決定把刑罰的內容告訴他,也許可以對他的心造成動搖。
 
  「我會把你的所有記憶消除,正確的說是讓你失去活到現在的所有人生經歷,你所知道的所有人事物都會徹底從你的記憶中消失,當然我會保留一個人活著該有的基本能力不會讓你變成完全的廢人,在完全消除記憶後我還會在你的心中刻下一股強烈的愧疚感,你之後的人生將會永遠的活在這愧疚感之下,同時也會施展一個防止你自殺的保險手段,這些就是失意放逐的內容。」德克斯面無表情的解釋著,隨著他的說明少年的表情也從原本不可一世開始出現的驚恐。
 
  「所有人事物,難道連我妹妹都會被忘掉?」少年瞪大了雙眼看著德克斯問。
 
  「這不是廢話嗎?難道你以為你所放下的過錯是可以隨便被原諒的嗎?現在才後悔已經太晚了。」德克斯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凝聚靈力。
 
  「不要,求求你,最少……,最少不要讓我忘了妹妹,求求你……。」少年第一次露出了軟弱的表情,淚水有如全開的水龍頭般潰堤而出,不過在德克斯眼中卻一點意義都沒。
 
  「不可能的,永別了,希望你接下來的人生可以活的快樂。」德克斯的話語聽起來是如此的嘲諷刺耳,隨著他將手中的法術按在少年額頭,少年就像斷了電一樣全身癱軟昏了過去。
 
  「他妹妹已經死了對吧?」達莉絲表情不捨的看著少年問。
 
  「嗯,是我殺死的。」利安深深的嘆了口氣說。
 
  「我大概明白他不想忘記妹妹的心情。」達莉絲說。
 
  「這是他所犯下的罪,他所做的一切是無法抹滅跟回頭的,不過妳放心吧,即使他忘了我也永遠不會忘的,雖然他妹妹也犯下了重罪,不過我會永遠記得她的,畢竟他們的初衷並沒有錯,只是想法跟方法錯了。」利安一把抱起了少年說。
 
  「接下來要怎麼處理他?」眼看兩人的氣氛不太妙,德克斯立刻插入轉開了話題。
 
  「應該把他丟回伊拉克吧,我們該做的都做完了,之後就看他的造化了。」利安看著少年昏迷的臉說,這樣真的全部都結束了……。
 
 
  「德克斯上哪去了?難得看他不在辦公室。」結束少年的判決執行後隔天早上,達莉絲一進辦公室立刻就感覺異常的安靜,仔細看了一圈後才發現,辦公室內只有利安跟千尋在,利安一如往常工作著,千尋則是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癱軟睡死在了沙發上。
 
  「他跟局長去做收尾的工作,我想應該明天才會回來才是。」利安視線沒有離開電腦的回應了達莉絲,他口中的收尾正是南非事件的事後處理,德克斯在消除少年記憶前順便從他腦中找出了禁術的術式,為了不再造成更多麻煩,德克斯與薩邁爾昨天就出發去南非做解除禁術的工作。
 
  「你怎一回來就又再工作啊?休息一下不好嗎?」達莉絲看著一臉疲憊的利安說,不管是誰看到利安現在的樣子應該都會叫他去休息才是。
 
  「先讓我把報告處理完吧,這次事件收集到了證據跟資料有點多,畢竟搞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必須把這些東西都建檔鎖起來才行,如果外流就麻煩了。」
 
  「說起來,小貝爾好像要暫時脫離前線了。」看來利安是暫時沒打算離開座位了,達莉絲想了想後既然這樣就稍微跟他報告一些雜事吧。
 
  「她的傷還好吧?」
 
  「傷的部分靠局長的禁術都恢復的差不多了,不過為了維持結界跟被你吃掉的靈力需要花點時間才能恢復,局長怕她亂來所以直接把她關了起來。」
 
  「暫時少了一個戰力啊,希望最近別再發生什麼麻煩事就好了。」
 
  「說起來,我們到最後還是不知道那對兄妹的名字,雖然答應過那孩子絕對不會忘記他們,不過沒有名字感覺有點奇怪。」達莉絲輕輕嘆了口氣說。
 
  「杜達特,芮蒂娜。」利安說。
 
  「疑?你說什麼?」利安突然蹦出來的話讓達莉絲有些困惑。
 
  「我說,那對兄妹的名字,杜達特跟芮蒂娜,這事情我當然不會忘記,我有特別提醒德克斯要告訴我。」
 
  「沒想到你想的還真周全,不愧是特殊調查科的科長,利安‧哈里斯。」達莉絲看著不管自己說什麼都反應冷淡的利安似乎有些惱火,她口氣充滿嘲諷的說著。
 
  「妳今天心情不好嗎?感覺火氣有點大。」當然利安也察覺到了達莉絲的不悅,雖然有些白目不過他想了想後還是決定問了。
 
  「請客!」
 
  「啥?請什麼客?」這下利安終於露出一抹困惑的表情。
 
  「看到沒有?這可是你的傑作啊,你是不是應該表示些什麼?」達莉絲走到了利安面前,她直接把臉貼近了利安同時掀起劉海,在她的額頭上有著一小道疤痕,那個位置正是在跟利安戰鬥的時候受傷的地方。
 
  「難道是我搞的?」畢竟利安沒有當時戰鬥的記憶,不過看達莉絲的模樣他多少猜的出來。
 
  「不然我沒事拿石頭敲自己的額頭嗎?反正你要請客!我要甜點吃到飽!」
 
  「是可以啦,不過妳不怕變胖嗎?而且不就一個小疤痕,叫局長用禁術幫妳消除不就好了,順便連妳大腿跟胸口的疤一起消除掉。」利安不解的問。
 
  「這是我的決心,在這場戰鬥結束之前,這些傷疤都不打算弄掉,如果你希望我的身體能快點恢復到跟普通女孩子一樣,那就加油點消滅神吧。」
 
  「妳這女人好麻煩啊。」利安皺起了眉頭,他甚至一度懷疑,達莉絲真的是女生嗎?居然會一點都不在意身上的那些疤。
 
  「我就爛!怎樣?」聽到利安的話達莉絲反而露出了一臉驕傲的神情,看著她那欠打的表情利安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達莉絲面前甜點堆的有如一座小山,她一邊把一個蛋糕送入口中一邊吱吱嗚嗚的說話。
 
  「那天?妳在說什麼?」利安看眼前這座甜點山正在思考要花多少,達莉絲的問題暫時的把他拉回現實。
 
  「你暴走的那時候啊,你突然像中邪一樣鬼吼鬼叫,感覺就好像在害怕什麼東西,難道你也撞到頭了?」
 
  「喔,原來外面是這樣啊。」利安一聽才終於明白過來,當時他並沒有太多外面的記憶,所以事後他並沒有跟其他人談論太多。
 
  「外面?難道那時候暴走的東西,不是你的意識?」達莉絲愣了一下,這是她唯一想到的答案,這也讓她更好奇利安身體到底怎麼了。
 
  「我現在說的事情先別告訴其他人,沒問題吧?」利安想了想後決定還是把真相說出來,如果不說讓達莉絲自己去調查感覺最後解讀會被扭曲。
 
  「怎感覺是很嚴重的事情,不跟其他人說沒問題嗎?痾……,好吧,我答應你就是了。」達莉絲一臉困惑的探出了頭,不過在她看見利安那認真的眼神後決定還是答應了他。
 
  「那時候暴走的東西其實不是我,是某種寄生蟲,從利維坦的話聽起來應該是神那邊的東西,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被寄生的,我原本打算要從那東西口中挖出更多情報,但是那東西被利維坦殺了。」
 
  「利維坦?你有辦法跟他對話?」達莉絲吃驚的瞪大了雙眼。
 
  「嗯,大概是我昏迷的時候封印減弱了吧,那時候為了阻止那東西,我把利維坦的封印解開了,我知道這風險很大,可是如果不這麼做你們大概會被我殺掉吧。」利安深深的嘆了口氣,語氣充滿了無奈。
 
  「疑?你把封印解開了?真的沒問題嗎?」
 
  「大概吧,我也不知道,因為從那天以後利維坦的氣息也一並消失,感覺就像又被封印回去了一樣,不過我可以確定我把封印解開了沒錯,雖然我也不知道步驟對不對,反正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我想你看到我的身體像中邪,應該是利維坦在搞鬼才是。」
 
  「怎感覺事情變的有些麻煩了,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達莉絲眉頭皺了起來,真相比她想的還要複雜,這複雜的程度已經不是她的腦袋可以承受的資訊量了。
 
  「妳就別想這麼多了,感覺妳在想下去腦袋會燒掉的,笨蛋。」利安笑了笑說,他也明白這事情不是靠達莉絲那死人腦子可以想通的,如果不提醒她說不定她腦袋真的會這樣燒掉也說不定。
 
  「那之後你打算怎麼辦?總不可能永遠隱瞞其他人吧,肯定會被發現的。」
 
  「真的被發現就再說吧,一定會有辦法的,應該吧……。」利安的聲音聽起來非常的沒自信,這次的意外讓他有些動搖,正是因為自己能力不足才會變成這樣,自己真的有辦法保護好達莉絲不被神傷害嗎?他在自己的心中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真的假的?不會吧?好,我知道了。」回局裡的路上,兩人沉默著漫步在黃昏的街道,一聲鈴響打破了沉默,隨著利安結束通話後的表情,氣氛在一瞬間冷卻了下來。
 
  「怎麼了嗎?」達莉絲不安的問。
 
  「局長打來的,我也不清楚怎麼一回事,要實際到現場看才知道。」
 
  「局長?他不是跟德克斯在南非?難道我們要再去一趟非洲嗎?」達莉絲不解的問。
 
  「我也不知道他哪來的情報,反正就稍微去看一下吧,我想應該不會搞太久才是,希望啦……。」利安搔了搔頭說。
 
  「所以怎麼了?」
 
  「小千的老家似乎有些騷靈反應,局長希望我們去調查一下。」
 
  「小千老家?日本?」達莉絲臉上寫滿了問號,先不說薩邁爾哪來的情報,現在世界各地不都有騷靈現象,這應該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吧?
 
  「當初小千原本是希望我幫她把老家處理掉的,不過我不希望她沒有可以回去的家,所以拜託局長跟德克斯動了些手腳,小千的身分從世界上消失,那棟房子現在也在我的名下。」
 
  「動了些手腳?你們該不會……。」聽到利安的話,達莉絲立刻滿頭冒汗,如果她沒猜錯,利安所謂的動手腳八成是把所有認識千尋的人記憶都修改了,這不就主動去干涉平衡了嗎?
 
  「我當然知道,不過小千會死也是因為我,我多少也希望可以贖罪,雖然只是亡羊補牢罷了。」利安無奈的嘆了口氣,如果當初不是自己大意,說不定千尋就不會死了。
 
  「算了,你都這樣說了,不過,到底為什麼發生騷靈就要我們去調查?」達莉絲再次把話題拉回。
 
  「我離開的時候有在房子佈下結界,道理說那棟房子應該是不會受到這世界任何靈動影響,除非神或使徒強行介入。」利安陷入了沉思,他完全想不出可能的理由。
 
  「神跟使徒應該不會無聊到去碰沒人住的房子才是,而且你也設下了結界,那不就代表……。」
 
  「嗯,是從內部自己產生的靈,不過應該不可能才對。」經由刪去,利安大概找出了些方向,不過他依然非常困惑,事情真的是他想的這樣嗎?
 
  「不可能?你有頭緒?」
 
  「當初小千遇到的事件,她弟就是死在那次的詛咒裡,如果不是外來的靈,那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她弟了……。」利安不安的說著,如果真的是這樣不就代表必須把千尋的弟弟除靈,千尋會答應嗎?可是又不能放著不管,難題一個接著一個迎來,才剛經歷完一場大戰的特殊調查科將要再次出動,重返利安與千尋的相遇之地,青木原樹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