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五百一十五章 說謊成性的霍家人

草士 | 2022-07-03 20:00:16 | 巴幣 2 | 人氣 76


第五百一十五章 說謊成性的霍家人

袁昊邊耳聽騷動聲的方位,邊小心翼翼探望宅內情狀,見熙來攘往的家丁數量更甚過往,料想是霍家本家帶來的人手,再瞧了幾眼,發覺他們氣息微弱,行動緩慢,不似習武之人,應是尋常老百姓。

當下逕自行過長廊,和那些家丁、隨僕擦肩而過,朝他們一笑,有的人認出袁昊,嚇得臉色發白,又驚又駭,有的人不識得袁昊,眉頭大皺,搞不明白一名小娃兒為何會出現於此。

眼見有家丁打算上前問話,沒多停留,藉著來往不絕的人流東躲西藏,很快溜過家丁眼線,找到騷動地方,卻是個接待賓客的大廳。

袁昊遠遠就聽得廳中二方人馬喝聲不止,翻過長廊,提氣悄步來在窗下,側耳再聽,便聽得一個溫和親切的聲音道:「阿彌陀佛,夫人此話可是為真?」聲音中隱有憂愁。

萬紅夫人呵呵笑道:「二位師太尊駕光臨,妾身受寵若驚,焉敢有絲毫誑語。」

但聽又有一道女聲有些不滿問道:「夫人想說黃姑娘在說謊騙人?我師……師……袁昊他並不在貴府?」

袁昊暗暗一驚,這不是小琉璃師姐的聲音?蹲著身子,從窗縫向內張望。只見四人分坐在四張椅中,二方人馬靜靜對峙,正是以萬紅夫人為首,霍風、霍山、霍菲菲的霍家,以及圓容師太、圓如師太、黃萍等人的峨嵋派。

萬紅夫人道:「江姑娘,妾身清楚貴派有所懷疑,因此特意讓貴派尋了整個宅邸,可有找到妳們口中的袁少俠?」小琉璃登時愕然不語。

只見霍風身穿紫袍,站到萬紅夫人身後一步,行進間看來瀟灑得宜,笑道:「江姑娘,這些年江湖上有不少人對我霍家的崛起頗有言詞,因此各種惡言中傷不斷,但霍家和貴派同為江湖正道,胸中自有武者大義,絕不會做出那等傷天害理之事。」

小琉璃指著靜靜坐在二位師太身旁的黃萍,道:「黃姑娘她說,當年是霍家使計離間黃家,殺害黃家所有人,囚禁她整整十年。」

霍風睥睨著黃萍,冷笑道:「江姑娘,這位黃姑娘的話,當真能夠相信?」

小琉璃道:「這宅邸本是她黃家之物!」

霍風道:「江姑娘,我姑姑剛才也說了,當年的黃家主身患怪病,時日無多,他彌留之際,將整個大宅贈我姑姑,一切都是黃家主親口承諾。況且,世上姓黃的人如此之多,難不成路邊一個姓黃的,說自己是當年的黃家後人,便是千真萬確之事?」言下之意,是懷疑黃萍的真實身份,以及否認霍家強奪黃家宅邸一事。

小琉璃自幼不離峨嵋派,心思純真,在二位師太薰陶下,心懷慈悲,度量宏大,幾乎不和人起口角爭辯,是以聽到霍風執著己意,她固然覺得氣憤,也沒有繼續問話下去。

她美目轉動,見對面霍風兩眼緊緊盯著自己,瞳孔底下似有他意,卻彷彿在打量獵物般,渾身不大好受,向著二位師太身後挪去一步。

萬紅夫人笑了笑,道:「好了,風兒,江姑娘也是一心為好,莫要為難女孩人家。」

霍風低頭抱拳,道:「是,姑姑。」他一言一舉之間,風度翩翩,流露富裕人家的貴氣和瀟灑,又顯得能言善辯,讓不少花樣年華的峨嵋派女子另眼相看。

萬紅夫人望著始終不發一語的黃萍,見她閉目端坐,一身淡雅白衣襯著姣好身段,如同亭亭玉立的蓮花,臉上閃過一瞬的妒忌,道:「黃姑娘,我霍家並非不講道理,凡事講求證據,妳說自己是當年黃家後人,可有證據?」

那「證據」二字一出口,二方人馬的目光紛紛凝在黃萍身上,現場變得悄無聲息,所有人都在等待她開口說話。

袁昊在外邊瞧著小琉璃、黃萍接連受霍家欺負,心中又不平又焦急,實恨不得衝入大廳,只想:「不管黃大嫂等會說了甚麼,只要霍家膽再訛言謊語,我便衝進去說出真相,戳破他們謊言,看他們還敢如何。」

但見黃萍緩緩睜開眸子,兩眼直盯盯看著萬紅夫人,既不怒也不笑,更不看出半點恨意,她沒有應話,而是改口問道:「霍紅,我只問妳一句,妳肯不肯放了天義哥哥他們?」

黃萍一心為救愛人脫困,剛重見天日,便馬不停蹄親赴峨嵋派求援,她一路匆匆忙忙,別說貼身玉珮,連個信物也沒有,怎地可能有辦法提供證據?她清楚霍家這是刻意刁難,心裡也知奪回大宅的希望渺茫,但還是心繫文天義等人的安危,只盼救他們出來也罷。

萬紅夫人微微瞇著眼,道:「黃姑娘,妾身不明白妳的意思。」她等了片刻,黃萍只幽幽嘆息,沒有應話。她暗暗冷笑,續道:「既然姑娘拿不出任何證據,這鬧劇也該到此為止。來人,送客。」

袁昊再忍受不住,一溜煙奔到廳外,提氣就喊:「龜爺爺的,霍家狗兒,本小俠袁昊來啦,快快出來替本小俠接風。」

所有人聽得門口接連傳來「你!」、「攔住他!」的著急喊聲,循聲回頭,但見袁昊一閃一竄,展現詭譎步法躲過伸來的幾隻大手,昂首闊步走入廳內。

萬紅夫人等人一見來人是袁昊,臉上均露震驚困色,很快沉下,似是全然沒料到袁昊的出現。萬紅夫人斜瞪了霍風一眼,霍風愣了又愣,似察覺甚麼般,甚是窘急惱怒,一時不知該如何解釋。

峨嵋派一夥人又驚又喜,此回下山的弟子多是派中菁英子弟,後又經小琉璃親口說明,他們已然曉得袁昊並非殺人兇手,而是遭人惡意栽贓。她們此行目的,一來是替黃萍和黃家討回公道,二來就是尋回袁昊。

二位師太睽違數個月見到袁昊,一眼就發覺他武功進展迅速,不禁臉上露出安心笑色。

小琉璃喜道:「師……袁昊,你果然在這!黃姑娘沒有說謊。」

袁昊手中的雪中青芒隔著劍鞘輕輕敲肩,笑嘻嘻道:「二位師太、小琉璃姑娘,許久不見,這閒話家常之後再說,我是來了結恩怨的。」

他行經黃萍身旁,正色行禮,道:「黃大嫂,這點粗活由我來幹就好,妳受了好多好多苦,還是坐著歇會。」

黃萍聽到這話,心中一陣激動,想道:「爹爹他們都不在了,如今只有天義哥哥和昊弟弟肯疼我惜我。」伸手輕輕抱住袁昊,本來不見喜怒的臉龐,熱淚撲簌簌而下,低聲啜泣起來。

袁昊眨了眨眼,看著分明比他高出不少的黃萍,此時嬌弱無助之樣,心中義憤填膺,不平之氣再難壓抑,吼道:「霍風狗兒,十年前你們殺光黃家所有人,十年來你們囚禁江湖好漢,這回還想欺辱我黃大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