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為你一世情深(26.27)

星星魚 | 2022-07-03 18:09:18 | 巴幣 2 | 人氣 26

連載中為你一世情深
資料夾簡介
異界來的三個吸血鬼踏上征服人類之旅,未料人類世界正逐步走向滅亡… 這大概是一個人類女子征服了男人的故事。
最新進度 為你一世情深31

26.劫


落希拳頭一下一下的打上大門,劇烈的聲響足以看出落希的狠勁,很快,一道溫熱流淌而下,腥紅的氣息染上大門。落希很痛,卻不是為了手上的傷。在赫拉的身影消失的剎那,他的心臟好像被一隻看不見的手緊緊捏著,疼得他喘不過氣。

"赫拉…我…我…"落希跪倒在地,手上的血逐漸浸溼地面,他卻還是不管不顧。許久,落希又開始垂向地面,期望以這種方式轉移心口上的疼。他目光不離大門,獨自喃喃

"你會回來的…我等你"

……

如果說天下最無情的,便是時間了吧,在你希望停下時它走得飛快,卻又在你不斷奔跑時調皮歇息。

這已經是落希第無數次看向指針了。起初他希望時間過得快些好早點見到赫拉,讓他不再那麼難受。而後來…

"啊啊,不要…不要再動了!"落希的雙眼遍布血絲,嘶吼的道。'後來'這個詞,從來不是盼望。

都說快樂的時光過得特別快,但落希想,明明他是那麼的難受,為甚麼時間卻不停下來,十二時辰為甚麼就要到了,他們不是才剛來嗎。

不行…不行的啊,不可以這樣,赫拉還沒出來呢…

時間啊,你是不是記錯了,明明還要再慢一點,只要一點點就好,只要,等到赫拉出來就好…。求求你…




(赫拉)

另一頭,赫拉進門後來到一個純白華貴的大殿,四周瀰漫著聖潔氣靈,讓赫拉體內的神血躁動不已。前方坐著一個神聖高潔的男人,他的身上湧起白光,讓赫拉看不清他的長相,卻不自覺想跪地膜拜。

"神的子明啊,汝接受試煉所為何事"男人開口。

"我想,守護一切我想守護的"

"神捨棄了七情六慾,因為情感是阻遏,模糊理智與判斷。汝感情過重,無法通過神的試煉"

"即便是死,我也還是想拚盡一搏"赫拉臉上泛起溫柔的笑。

"吾為半神之身,在三千世界設下試煉,前來此地之人無數,卻無人活著離開。願汝,得償所願"而後男人大手一揮開起一道秘境,壟罩住赫拉。

"此為精神試煉,心如磐石者,過"隨著男人的聲音逐漸遠去,試煉開始。

"心如磐石…嗎"

赫拉之所以能在隱族一眾脫穎而出成為少主,不惟有超世之才,更因其堅忍不拔之志。當初在競技場時,也輕而易舉破了陌白的瞳術。赫拉的心志一直是她的依仗也是最大的本事。可是…赫拉自嘲的一笑,不知何時起,她的心落在了別處,從此,因那人而跳動,因那人而動搖,因那人,模糊了自己。

曾經的意志堅定,終是化為曾經。

落希…你是我,唯一的弱點啊。但如果真的栽在你手裡,我亦無願無悔。


世間萬象紛呈,誰是誰的劫


27.後悔


<後來我總算學會了說愛,可是你卻不在>

十二時辰,終究是到了,赫拉還是沒回來。落希眼眶無神,卻還是死死盯著大門。

啊啊,被騙了,赫拉你騙我…不是說就十二時辰嗎,那你又在哪裡。

兩行清淚緩緩流下,循著俊美的臉落在了地上,一滴一滴染溼大地,又浸潤乾枯的雜草,不知道來年會不會長出一地的記憶與悔恨呢。

突然一陣風吹過,落希全身激靈,開口就道
"你回來了!"……

啊,是風。真是可恨,我不要風的啊。落希將頭埋在膝蓋之間,身體顫抖。

他想著赫拉走前的情景,心中又一陣劇痛,為什麼要猶豫,他明明知道赫拉想聽什麼。落希懊悔不已,他無比憎恨自身的懦弱,為甚麼總是那麼害怕改變。難道一輩子就要這樣,最重要的話永遠說不出口,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嗎。

落希抱著頭著了魔似的砸向地面,鮮血很快湧出,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


而時間還是一直在走,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又過了十二個時辰。

赫拉,求求你告訴我該怎麼辦。如果說指針轉一圈的速度是八萬六千四百秒,我該用什麼速度才能等到你呢…



"落希,醒醒"熟悉的女聲自耳邊傳來,我猛的驚醒,發現赫拉一臉笑意的看著我。

"赫拉!" 我激動地說

"怎麼了,叫的那麼大聲"語畢,赫拉抬手摸著我的頭,一臉寵溺。

"我終於等到你了!"

"你在說什麼呢,我不是一直都在嗎"

我愣了好一會,擺頭看向四周,他們竟在一片紫羅蘭花海中。清風徐徐,朵朵密集的紫舒展開來,帶來陣陣清香。原來,只是夢啊。我好開心。突然,我感覺到手指的異樣,無名指處有一圈戒指。

對了,他們結婚了呢,真好。

"沒什麼,我做惡夢了,我夢到你不回來了"我好笑地想,多麼荒謬不是嗎。

"你又沒有做錯事,我怎麼會不回來呢"她臉上揚起幸福的弧度

而我又看呆了眼,熱意逐漸蔓延。赫拉看到我的反應,笑著湊過來。我看著她逐漸放大的臉,沒由來的就想起夢境,心中鈍鈍的痛著。

我想著,這次我不會再猶豫了,我要說出來。於是我彎腰折下一朵紫羅蘭,對著她就說

"我好喜歡你"

她還是那樣動人的笑,但說出口的話卻讓我一瞬間從天堂跌回地獄

"你太遲了"



……

落希嚇得彈起來,動作太大腳一歪,以臉朝地重重摔下。他飛快抬起滿血的頭,看到的卻還是毫無動靜的大門。落希看向時間,竟只過了十分鐘。所有的美好與幸福,到頭來不過是夢一場。

落希覺得他快瘋了。流出的血越來越多,暈眩感襲來,但他好想就這樣解脫,但不行啊,他還沒等到她呢。

神啊,如果等待能換來奇蹟,我用我的一生可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