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婚禮1》

西河 | 2022-07-03 15:31:33 | 巴幣 4 | 人氣 44

  飛機駛離聖城,往西移動。下了飛機後,見到幾位同樣目的的老朋友,大家寒暄,擁抱在一起,就像當初完全沒離開過一樣。然後我們便租了台車,往一處世外桃源前進。

  「我說人們千萬不能染上這種惡習,」我跟我的朋友X打趣地說道。

  「什麼惡習?」

  「買書。那是個奢侈的嗜好。當你開始嗜書如命的時候,那開銷可不是鬧著玩的。現在一本書多貴啊!要做研究就更貴了。如果說買幾本小說看,那不如去買二手書。三本的錢抵人家新書一本。」

  「你可以去圖書館借啊!」

  「呃……對!但是那有時間壓力,我不喜歡時間壓力。有壓力總是看不完。」

  「總之,」我說。「好險人們不太清楚書的內容價值,那些經典作品,現在都是一個便當的價錢,真是太好了。」

  我們的目的是那座在山上的城堡。主角也是我們的朋友,是這次的新郎。

  「他竟然結婚啦!」

  要是以前,我們鐵定要這般調侃,調侃這兒、調侃那兒的。現在,這句如此合時宜的話,卻沒有一個人提及。大概現在大家有些事已心知肚明了,有些事做起來是真的費力、又困難,很多事情得來不易。比如:工作。

  知道大家都在奮鬥打滾、掙扎,心裡有些安心、安慰。
  不,我不嫉妒那些朋友了。畢竟大家都不容易啊!

  新郎發給我喜帖的時候我挺意外的,因為我們幾乎十年沒有聯絡了。
  真的太久了,久到根本不知道如何開口說話才好,這可比搭訕還需要勇氣的多。天啊!這真是太尷尬了。天知道我花了整整一個禮拜才整理好情緒回覆他。
  打電話過去時還緊張得半死,我還要跟我朋友一起打這個電話,他還一直說他不要打。誰想過,以前這麼熟的人現在連要開個口問候都這麼困難?

  「但真的恭喜他結婚了。」與我們隨行的另一位朋友C像是沒事找個話題,碰巧而說。

  我們見到了新郎。真的是好久不見。我沒從時間從他身上發生他的變化,依舊是那個又高又瘦,就像是我高中時對他的那個印象。也就寒暄了幾句,他說後面他還要處理些事情,便先離開了。

  「唉,畢竟結婚的人了,要處理的事情自然多。」我說。

  X說。「結婚啊……很好啊。」

  「那你想不想結婚?」我問他。

  「不,沒有。」

  剛聽聞時我有些驚訝,但事後又沒有那般驚訝。畢竟我那時的對象也跟我說她不想結婚,我媽媽也說她本來不想結婚。他們給出的理由各異,我總感覺後兩者對愛情抱持著某種既定的悲觀態度,不具備什麼特別的理由。

  X呢?我問他為什麼。「你看,現在的世界這麼亂,壓力這麼大,汙染這麼嚴重。要是把他生下來,我還真的想掐死他。」

  「嗯……你說的好像有一點道理。」我附和他道。「但又好像沒那麼有道理。」

  是啊……道理、道理。凡事只要腦袋瓜找到點邏輯,說得通,就好像有那麼點道理,沒什麼問題,但若拿到現實的陽光下,就又沒那般有道理了。就說說我聽到的一則西方趣聞:「某一個國家,男女權的對立魔怔到認同難民的地步上……一起大規模的難民性侵某國女性的案,正常人都會要求政府嚴懲、趕走難民。但女權團體卻這樣說:『性侵犯不是難民潮特有的附屬品,這起性侵事件不能被當成你們宣揚種族主義的藉口。』還有一個被難民強姦後的女權主義者對難民的公開信:『最讓我傷心的是我受到性侵事件,使你們遭到更多的種族歧視。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種族主義份子把你們視作問題。』」

  「不過我記得你好像挺受異性歡迎的。你之後有什麼豔遇嗎?」我問X。

  確實,人們往往一問到這些問題,總好像有那麼幾次心悸時分。總有人,被我們記憶在記憶的最深處。那是他住院復健的時候遇到的一個女人。X說他自己的審美奇特了點;我感覺大夥的口味都有些獨特,就連我有時也不了解我自己。有些人會喚起那種肉體的歡愉,有些人會使我內心獲得平靜。

  總之,兩個人相處久了難免要嘻笑打鬧一翻。不過,我聽X的描述,他那個朋友竟然會為他和一個清潔的外籍員工吃醋(應該是真的吃醋吧?至少字裡行間的感覺是放感情的?)。

  「然後呢?」我急切地問。

  「然後?沒有然後。我出院了,我沒敢聯絡她。之後就這麼散了。」

  「唉……」

  「嘿,那你呢?說說你那邊的事吧!有什麼好消息能讓我知道的?」

  「好消息?哈!你說那個啊!我告訴你,那已經完蛋了。」

  「完蛋了?」

  「我會慢慢地向你抱怨。但我現在有點渴,咱們邊走邊聊?」




  (我們家整天吵架,我怕我以後組建家庭後,會天天吵架。你懂嗎?)


  (我還知道很多人因為時間上配合不了所以婉拒)
  (我為何有空?因為我的工作性質是:整天在聖城遊蕩,花時間看書、體悟,有時一兩天花整天打字。是個遊手好閒的人)
  (團體的話題,會一直輪轉向去,就好像我們團體裡說話都不經過大腦。我們雖然在交流,但我們其實並沒有真正的交流)

  「愛情,愛情啊!」C對我們說。「它讓我們能學會很多事。如果人們真的很認真地去戀愛的話。(用高爾基的……人物對白好了)」
  男人愛女人,又把女人當作蛇蠍看待。
  害怕啊,因為他們害怕被傷害。(高爾基,第二本:)
  你看,除了生理上,其實兩者差異不大


  我帶他去看我的草稿:給蘇恩的信。
  我告訴他,這始於我的一個夢,那時我很想她,但是莫名其妙的就分了,我本來很糾結,但因為這個夢,我釋懷了,然後寫了這一篇,想做告別。我寫完後,卻遲遲沒有寄出去。最後因為其他的事情耽擱了,最後想起這件事的時候,沒了情緒和興致,就不太想寄了。

  以前我很希望能夠抓住什麼東西,男人啊!這一生也不過就是為了點面子。但當真正經歷過後,我對這件事就不那麼看了。以前我會說你應該去跟你那對象回覆她,現在,也許放著會比較漂亮?

  怎麼這麼悲觀呢?

  不,不是悲觀。你知道,我們在世上的機會一大把。既然她沒法成為我們心中醜陋的婆娘,就把美麗留給她們吧?


  你強求過嗎?
  當然,竭盡全力的強求了,但失敗了。我認為只有奮力邁進的人才能領會那種失敗的痛快,才能領會那種放手的旨趣。而一個停駐的人,無論處在哪個狀態都不能令他盡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