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如何幸福9》END

西河 | 2022-07-03 15:28:06 | 巴幣 6 | 人氣 47

  「我認為,也許……
  並沒有所謂的幸福,因為幸福其實無處不在
  而不幸的原因,
  因為概念;我們自己製造了不幸,
  這點一定要想辦法停止。」

  那是今天旅店裡黑板上的字。

  我就在黑板前茫然發呆許久。

  「走吧,Y。出去轉傳?」

  今天旅店休假。

  我們決定跑去釣魚,租了一艘船。開到定點之後便放出釣線,開始垂釣。

  一個小時後,他把放在保溫箱的冰飲料遞給我。

  「哇!這是我喝過最好喝的飲料了。」

  「哈,老弟。你太誇張啦!」

  「不、不,我是認真的。那是種……特殊時刻。就像你完成了一個重大考試,突如其來你媽媽給你準備了一盒巧克力當作禮物,你吃過世上的任何巧克力,但這和巧克力有某種……特殊的意義,讓它與眾不同。」

  「你是說,某種程度上來說,人們被自己創造的幻象所苦惱,迎來種種不幸。另一方面,人們也因為自己創造的幻象而感到幸福完滿?」

  「好像是這個意思吧?你說是這個意思嗎?」

  他也小酌了一口飲料,皺起眉頭仔細地品嘗。「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啊,Y。」

  「或許你太常來到這裡了?」

  「喔,對。我是很常來到這邊,也常常帶著保溫箱來喝各種飲料。」

  「這麼說,你太幸福了!」

  「幸福過了頭囉!」他說。「我敢說,一個剛橫越沙漠的人,要是碰上一瓶普通的水,他也能喝的……【口無遮攔】?」

  「我敢肯定你用錯了。」

  「唉,反正你懂我的意思。他會說:我一輩子沒喝過這麼涼爽、這麼清純的東西,覺得自己像個文明人。」

  「或是一個鄉巴佬,第一次感受到從未體驗過的喜悅。」

  「要是他喝飽了,不口渴了,肯定不會覺得水哪裡好喝。」

  「那他會想要加把糖。」

  「好多好多的糖。」老闆附和。「那樣他是否開始變得不幸了呢?」

  「感官變得遲鈍也算不幸嗎?」我說。「讓我們研究看看。」我繼續推敲。「要是他喝膩了糖水,說不定他會試著往裡加氣泡?」

  「這下變成了氣泡糖水了。我感覺這東西對現在的我們來說還是太普通,不如加個酒精怎麼樣?」

  「好耶!但到這時,他已經失去了領略前面幾種幸福的感官敏銳了。」

  「怪怪我的天。為什麼我們要把感官刺激的得分認為是我們客觀的幸福指數呢?感官會因為刺激物而變得遲鈍,也就是說,它根本無法成為客觀指標。」

  「這個時候我們就要問幸福在哪裡了!」我說。

  「對,問得好。說不定我是個天生不幸的人,因為我在水、糖水、氣泡水、酒裡都再也找不到快樂了。」

  「快!接下去。因為時間是不等人的,我有一天就要翹辮子啦。」

  「要不?囤積點東西?」老闆問我。

  「怎麼個囤積法?」

  「喔!你知道,開始搜刮,再不行用搶的,你覺得怎麼樣?」

  「不行。這樣的方式太粗暴了,你很快就會翻船了啦!」

  「那麼,我跟他們做買賣?」

  「這主意不錯。」

  「然後像我這種人開始積累起來後,人們便開始變窮。因為你知道,金錢這種東西本身就是勞動力沒有其他,而一個人終其一生的勞動力有一個界線。一般人大概只會越工作越窮。」

  「然後便會陷入這樣的窘境,世界為何變得如此不幸呢?我拚命地賺錢,但總是不夠,彷彿要榨乾我的勞力,才足以苟且安身立命。」

  「嘿!我不幸的朋友,要不來一杯純淨的零酒精飲料,清涼降火,快樂不成癮。」

  「這又是為何呢?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意義啊!」

  講到這裡,我們兩個哈哈大笑。

  「我說,這只是我們不幸的一部份而已。」我敬老闆一杯。

  「沒錯、沒錯。但真正說上來,還是我們與整個世界的關係啊!如果人們可以把自己像別人一樣如此看待的話……」

  「不那麼嚴肅?」

  「那大概就是我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我寫道:
  「人生是滑稽的、詼諧的。
  但是,人們卻想盡辦法把自己弄得嚴肅、硬梆梆。因為怕被人笑。的確,一個人滑稽、詼諧,的確會被人嘲笑。所以每個人盡量不做些蠢事來,又要盡力去努力嘲笑對方,好不被人發現自己也很搞笑。(人們總是認為自己是完美的、神聖的。)
  但人生,即便是聰明人,也是滑稽、詼諧的。本質上,綜觀整個人類,就是這樣。既然是本質,就幾乎不受影響、也難以改變。
  文學中想把人類變得嚴肅,這犯了根本上的錯誤。因為現實根本不是這樣,這犯了主觀的謬誤。

  因此,人應該拋棄讓自己變嚴肅的觀點。

  世界是滑稽的,詼諧的→(沒有這些詼諧的元素,書裡描述的世界就不完整)
  但並不荒唐,
  也不荒謬,
  不是悲觀的。荒謬不過是人們在滑稽上加了悲劇絕望的色彩上去罷了。」

  我會不會寫個童書?或許以後,老的時候會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