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今晚,我隔著璀璨的夜空把心意送妳

御晴 | 2022-07-03 15:07:25 | 巴幣 6 | 人氣 51

連載中前.2020經典閣樓
資料夾簡介
回顧經典系列。2021年暫離巴哈之前的小說創作重新上架,收錄在此。

餐桌上立著一個小小的火鍋,沸騰的水開始冒出濃濃的蒸氣煙幕,早已軟透的泡麵在鍋裡翻轉再翻轉。

沒錯,聚餐剛剛才開始,但是已經吃泡麵。

朋友教我要把霜降留到最後才下鍋,這樣就最大化減輕脂肪的攝取。

「我看應該可以了,肚子餓的不得了。」我用竹筷子開始攪拌,把吸滿日式濃湯的泡麵夾起。

怎料,麵條在途中滑走了,熱燙燙的倒在我的手背上。

雙手早已凍的沒有知覺,即使突如其來的熱也不是很痛。反而我的朋友比我本人還要關心我呢!

「你還好嗎?」
「單是看見也覺得痛。」
「手指都紅了。你先去廁所沖點冷水吧!後面就是了。」

他們就是挺好的朋友,當然我也聽他們的話:「好,那麼我就去。」

即使我沒有提出請求,對坐的朋友替我把泡麵舀到飯碗裡。

「謝謝了。」如此,我離開了餐廳。

廁所裡空無一人,鋼琴聲敲在青色的玻璃鏡上。我打開水龍頭,冰冷的水沖擦那散著微熱的手背。

這時,手機的提示音響了。一看,上面標示了一封未讀簡訊。

我一看,是一段很漫長的心聲;是讓人顫抖的話語,在歇斯底里地呼喚,喊破喉嚨想要得救。我知道,妳定是一直孤獨面對。

這時,一個念頭閃過,我應該要去找妳。既然是內心給我的想法,那就去吧!

出來後,我沒有馬上回到餐廳,反而在熙來嚷往的商場裡穿梭,不熟路的我左顧右盼,彷彿已經迷途。就如我想找妳,卻從不知妳在何方。

經過一道畢直而長的電梯,我來到冷清的廣場。

一束束吊燈掛在白色穹頂上,對稱的樓梯沿著環形牆壁往上延伸,光滑的大理石瓷磚點綴了金粉,如置身在貴族的宴會廳裡。

乘上往更高樓層的電梯,大堂地上的花樣變得清晰,淡綠、冷白與櫻粉交疊在一起,長出一朵無名的花。

如此,我一直往上,金碧輝煌的空間漸漸遠我而去,黑夜和天空逐漸投奔到我的手上。這景色喚醒依稀的回憶,到大阪遊玩的時候到訪時空廣場,夜幕穿透天幕降臨地上。

越過玻璃與古式時鐘,我在頂樓的平台上停下。

這裡種滿了各種樹木和花,在夜晚發出屬於自己的生命之光。花槽上整齊地安插燈箱,照亮地上那些紅黃色的道路。

時至晚上,加上這天天氣實在是很冷,這裡的情況完全反映了「高處不勝寒」了。冷風不斷從海港吹來。澄明的天空、純黑的海水彷彿讓一切添了冰塊,冰冷冰封了臉上的觸感。

圍欄外是海濱大道,站在這裡能夠同時看見兩個城市地標,西邊是青馬大橋,東邊是維多利亞港。

東邊的夜景遠比另一邊璀璨,銀行總部外的燈緩緩往下流瀉,空白的玻璃被一些隨機的圖案填滿。

更遠處的海港冒起一層薄霧,在燈光映襯下凝結出一塊塊棉花糖,甜意隔空傳到味蕾,再爆開一點點糖粉。

我猜,妳應該喜歡這裡?因為在某次,我看見妳把它設定成背景照片。

也許吧!這裡應該沒有討厭妳,想傷害妳的人。

我的雙眸往彼方眺望,彷彿這刻妳在附近。當在夜裡萬物俱息,心境恢復靜寂與清澈,我就會不時想起妳。

即使不能相見,我為妳預留靜謐的時刻,全心全意聆聽妳的說話。

身邊沒有一個好友,沒有要做的事情,沒有讓自己分心的玩意。我把時間分下一塊贈妳,小小的一塊卻是美麗而奪目的存在。

我和妳在這個背景下認識,所以這種晚上有特殊的意義。

一種只能藏在我心,只有自己明白的意義、重視。

每天的生活依舊忙碌,休假之時像今天一樣應了朋友約外出見面,寒喧一番,像今天一樣聚餐。

可是,不論何時我還是會記住妳。

在城市的中心當然看不見星星,可手心上的機器源源不絕發出藍白色的光,彷彿帶有感情地閃爍,要訴說著甚麼。

雨,偏偏在這時落下了,零散而斗大的不是冬天常見的。我不禁想起妳的臉,妳寫這篇文的後也許都是淚如雨下。

第一次的相遇換個舞台上演,我依然獨個兒在夜裡隔著發光屏幕聽妳的聲音,到最後不爭氣讓眼淚跌出了。

只是為了打抱不平,為荒唐之事而感到悲憤。

一個女孩要承受這麼多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她應該像我一樣,無憂無慮地追逐自己的夢想。平時在學校探索智識,為考上心儀的大學而每天奮鬥,到累了,同讀的朋友互相送上鼓勵。畢業散離之時,彼此祝福前程錦繡。

可是女孩甚麼都得不到。她每天就在永無休止的欺凌中度過。辛苦種下的心血輕易被全盤竊盜;原來的朋友因為抵不過壓力與利益一一遠妳而去;僅餘的避難所也被那個可惡的人操縱騷擾,流言蜚語日夜在耳邊縈繞。

她嘗試申訴,然而世上的聲音都被他擺弄。謊言騙過所有人,完美表面把內裡的惡質包裝得太好了。

逐漸,女孩的眼前只有灰諧。傷心的時候,她選擇合上眼睛,讓自己看不見。

反正,那些都是不喜歡自己的東西。

世界彷彿離女孩而去,沒有甚麼包袱的她想過到另外的世界旅行,盡情歡樂過,永遠不張開眼睛。

沒有結局,離時代遠遠,沒人間煙火,也沒有要傷害妳的人,能樂極忘形跟心上人遊玩。堅持下來的夢想,延續或放棄,也不是太重要了。只要是自由自在活著到永遠,隨時可以在雲頂拾回。

女孩徐徐推開通往天堂的門……寒冷讓她纖幼的雙腿發抖,略現不支之狀。

不要啊!

我的腦海裡閃過一些可怕的畫面,就像妳如何在裡面說。

不是說好了要努力活下去嗎?

我靠在圍欄上,說道。

妳已聽厭這些空虛的安慰說話,對它麻木了。然而我可以做甚麼?

看見朋友在絕路的深淵徘徊,我在遠方卻不能多做些甚麼。時間過去,一切只有被動的接受。

我恨不得馬上就來找妳,成為妳的後盾,妳的守護天使。

是個很可笑的想法嗎?

我不過是個普通人,留下的痕跡多過幾個小時後就會消失了。我不是神,不能懲罰那些在逍遙快活的壞人。

一切只恨……

我不出現在正確的時間。如果我從以前認識妳,也許能多陪伴妳走更多難走的路。
我不出現在正確的地方,如果我住近妳多一點,也許能借給妳肩膀、成為妳助力。
我不出現在正確的身分。如果我得到更高身分,也許能在對手進攻之前扣下板機。

一個嘆息,白氣旋即就消失了。

我的力量果然是太少了?

即使這樣,我還要咬著牙關過,盡力為妳做一切能做的事。

屏幕逐漸填滿冗長的句子,是我在心裡的呼喊。
花園開始響起清澈的歌聲,是我真摯激勵的歌。
畫紙最終染上漂亮的圖案,是我想的美滿結局。
禮堂傳遍靜謐優美的旋律,是我要寄妳的心聲。

如今,只希望我的心意能夠傳遞到妳的心。

只想說,妳永不獨行;
只想說,請妳想起我;
只想說,永遠支持妳。

不單是我,希望妳在心碎的時候會想起在遠方的人。

我逐漸唱到副歌,也是情感的高峰。在這裡,淚水早已染滿臉,海港的燈飾化成光點,點出一幅滿滿的彩虹泡泡圖。頂著因顫抖而沙啞的聲線,我開始唱不下去。

要是有人看見這樣的我,大概會笑我幼稚吧……

就讓幼稚放大我的情感吧!因為那是我的初心,一份只想對方過得快樂的想法。

不要緊。就算沒人認同,只要我還相信這個信念就好。如同即使全世界都背叛妳,遠方還有一個默默替妳加油的人。

妳曾說,世上沒人了解妳。

在妳傷心的時候,我會與妳一起哭,當為自己的過去而哭。
在妳絕望的時候,我在夜空下閉眼,感覺底下的黑色深淵。

我儘量讓自己跟妳一樣,為了嘗試了解妳更多,替妳分擔那份痛苦。

手上只有微小力量的我,能做的只有這樣了。

果然是很冷……果然得了感冒的我上來吹風不是太好,幾聲乾咳是身體給我的反應。

時間到了,我該離開了,回到那些朋友身邊。

只是,一部分的記憶體會一直留給妳。

溫暖的光越來越接近,最後從前到後包裹我的身體,滋潤了、呵護凍僵的雙手,讓他重新發熱,彷彿在黑暗中也會發光。

舉起手,希望那溫暖和安慰臨到妳身上。

我祈求著,光與熱在指尖上消失,化成靈氣在漫天星空中往四方八面飛散。

那些祝福,將要寄至何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