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拾壹繪 魔障 -3

看著我的眼睛 | 2022-07-03 13:00:03 | 巴幣 130 | 人氣 61



「休想得逞!」千鈞一髮之際,蟬時雨做出了驚人舉動,竟將幽藍氣瀑匯聚於右手掌上,並搶先一步挖出了自己的心臟。
六月雪雖感驚詫,無奈殺招已難收勢,貫向蟬時雨胸膛心口處,凝聚的妖力爆發,竟將蟬時雨的胸膛開了一個大洞!而招畢同時,無數鬼手亦重回幽冥,箝制霎時失效。

殺招落空的六月雪,滿臉不悅全寫在因憤怒而扭曲的臉上。「你用那奇怪的湛藍妖氣維持住心臟的功用,躲過了致命一擊是嗎?竟挖出了自個心臟,你這瘋子⋯⋯」

「不夠瘋,豈敢獻身成妖!」蟬時雨以織弦法修補肉體,將心臟放回弦絲編成的支架內。「『編弦一瞬,萬物織就。』軀。」
「你這招竟然還能拿來重造血肉,真是棘手啊!但對於儲藏魂魄的心就無法再造了對否?所以你才會不惜自殘以求生。」
「無須言語試探,妳我本是同類型的妖怪,故雖型態有異,弱點並無不同。妳的假設正確,但此番試探也無疑自曝了妳的要害。」
「沒錯,吾的要害和你一樣是心臟!你本來也不確定這一點只是懷疑,但吾的攻擊卻讓你確信了,但真的是這樣子嗎?」六月雪鬆懈了警戒,將雙手自然往下垂,露出毫無防備的心口。「何不來攻擊吾的心臟一試虛實,或許能將吾一舉擊殺也未可知啊?還是你不敢⋯⋯」

不踏入激將法的陷阱中,蟬時雨反倒以溫柔語氣低首傾訴說:「雪馨,一直很溺愛她唯一的妹妹,我答應過她,只要是她所愛的,我也都會義無反顧去愛⋯⋯」
一陣不安的暗潮湧上六月雪的心湖,她知道再不出手恐怕會後悔莫及。
「住口!你想幹嘛?吾不准你再賣弄唇舌!」六月雪指甲伸長似尖鋒,猛然撲向蟬時雨。
怎奈,究竟晚了一步。蟬時雨抬頭凝望著六月雪的雙眼:「雪桐,我也愛妳。」深邃的眼,深情的話,在剎那間喚醒了沈睡在六月雪體內的宿主,這副軀體原始的擁有者——簡雪桐!

「莫問大哥,是你嗎⋯⋯?」簡雪桐短暫復甦了。
「不要出來,給吾回去!」六月雪奮力抵抗著宿主的意識覺醒。
一邊是還不曉得怎麼了的懵懂,一邊是焦慮如焚的憤恨,同一張純真可愛的臉上,左右兩邊竟是截然不同的情緒神態,是非屬人類能有的表徵,望者只感詭異。

「『編弦一瞬,萬物織就。』牢!」捉住一隙身形停滯的空檔,蟬時雨編弦忽出,六月雪四肢皆被束縛上連接著巨大鐵球的手銬腳鐐,重逾千斤,短暫遲鈍了她的一切動作。「抱歉了。」
「這是什麼意思⋯⋯?」被簡雪桐意識主宰的半邊臉,露出了疑惑不解。另歸屬於六月雪的半邊臉則嘶吼著:「妳這婊子,快滾回去,再這樣下去會被殺的!」

蟬時雨旋即將妖力聚斂在半空中,無數弦絲纏繞編織,霎時烏雲蓋頂,鬼煞蔽日,黑影渾渾於暗空凝佇,匯成一物至陰至邪至沉至厚,赫然籠罩在六月雪頭上,如判筆圈死,盡掩生機。
「鳩佔鵲巢的惡靈啊!此招是我給予妳那污穢的靈魂,最後的葬滅!」蟬時雨高舉的隻手在轉身後驀然往下一揮,凝聚之巨物同時急墜,伴隨著一滴哀淚滑落臉龐。「『古鐘鬼響』!」

那蟬時雨妖力凝聚之物正是一口古樸巨鐘,周身散發著慘綠,疑似碧磷焰火圍繞,鐘腹極大足可容納數人,憑空罩下,但聞轟然一聲響碎裂地表,陷入了土壤數吋之深。
而六月雪已被困在鐘內,任那鐘聲鬼響無盡迴盪,將神經條條繃斷,將軀體吋吋震碎,將魂魄片片剝落,苦痛往復,直至形神俱滅為止。

六月雪遭受鬼響侵襲的煎熬叫聲,竟彷彿尖銳地穿透了鐘壁,令在場眾人同感撕心裂肺之痛。
蟬時雨緊握拳頭,緊抿著嘴,不斷壓抑著暗湧於心底的澎拜潮浪,各種情緒、猜想都不該再左右了殺意,此刻唯有殺,才是最聖潔的救贖!無論對誰都是一樣。
他明白。
他比誰都要明白。

豈料,自鐘腹內傳出的悲鳴竟倏然轉變成了笑聲,笑聲並不淒涼,也不悲傷,而是輕蔑,帶著種瘋狂的輕蔑,這無疑已是在嘲笑!眾人心頭不禁冒出疑問,就是她究竟在嘲笑些什麼?

突然猛烈的撞擊聲自鐘腹內沉沉傳出,本該如山麓般屹立不搖的巨鐘竟開始震動微移,堅實厚重的鐘面由內部被打得突起,一個接著一個,仿若一座座圓頂丘陵接連隆起,使得巨鐘的整體結構因而崩壞,並逐漸變形。
「死亡指令,壞⋯⋯壞、壞、壞、壞、壞⋯⋯」

嘣然聲響,但聞驚爆貫耳,堅不可摧的鬼森古鐘已被摧毀,破裂的碎片蒸騰出黑紫色的氤氳邪氣,逐漸消散於虛空之中。而該被消滅的妖,卻還未消失!
「你還是心軟了,在聽到『她』的痛苦嘶喊後,終究還是削減了加諸於這垃圾鬼鐘的妖力。」再度出現在眾人眼前的六月雪,模樣已是狼狽不堪,披頭散髮,血跡滿佈全身,使出連番重擊的右手還在滴著血。她將手抬往唇邊,舔舐著傷口。「呵呵,你的弱點果然是『心』啊!」

蟬時雨鬆開了緊握至滲血的拳頭,卻仍背對著剛逃出囹圄的六月雪,緘默不語。
可怕的是,他竟不覺得憾恨。
可悲的是,她仍舊是執迷不悟。
可憐的是,這一戰還未到了盡頭。
可笑的是——

蟬時雨轉過身來,眼神異常冰冷如凍結般凝住了冰錐,射向六月雪的瞳眸,此乃至死方休的宣戰。

——方才留情的不殺,此刻只是換來更加決裂無情的殺戮!

「吾說過不准你再用那種眼神看吾!」被觸動了憤怒神經的六月雪,持洋傘猛衝向前一刺。「吾要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

創作回應

Reineke
破防啦,哈哈
2022-07-03 14:10:28
看著我的眼睛
愉悅[e12]
2022-07-03 20:43: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