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043 啟程 第三卷完

肥宅鯊J shark | 2022-07-03 10:00:03 | 巴幣 62 | 人氣 97


  前往佛爾弗王國王都的路上需要耗時幾個月,或許是擔心未來的時間會寂寞,我久違地來到瑟莉卡的房間想跟他們一起睡。

  我知道瑟莉卡他們已經買好特別的睡衣,不過他們沒有拿出來,只是單純地躺在我身旁。

  「沒想到妳會願意相信他們幾個呢。」瑟莉卡指的是卡多克以及提利康,而我則是點點頭表示對他們的信任。

  「能夠增加信任的人當然是最好,不過到時候在王國就麻煩了。」瑟莉卡摸摸我的頭說道。

  我的交際圈不在王國,到時候在王國能夠相信的就只有我的隊員。

  「不過妳還有一個祕密武器。」瑟莉卡摸了摸我依然戴在脖子上的項鍊,「如果真的需要幫助的話,就將妳的血劃在項鍊上,我就會出現在妳的身旁。」

  聽到瑟莉卡的話我有點驚訝,我居然到現在才知道有這種魔法,如果我有對項鍊分析一番或許就會發現,但這是他們送我的禮物,所以我不可能把它拆開之類的。

  「當初做這個項鍊可是困難重重。」德蒂凱炫忍不住唸道,能夠想像將一個傳送魔法刻印在如此小的項鍊中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這個魔法呢?」我忍不住問道,一開始送的時候就可以告訴我。

  「我們原先就打算等妳要離開王都後再說,畢竟妳只要在王都內,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都能夠幫忙妳。現在妳要前往王國,我沒辦法像之前一樣隨意出現,不過不用擔心,只要妳需要我的幫助就使用吧,我一定會幫妳解決難題。」瑟莉卡所說的話代表著絕對,只要她出馬基本上所有事情都能夠解決。

  不過我在心裡決定好,只有遇到生命危險等級的威脅時,才能夠使用這個魔法。

  「謝謝你們,我愛你們。」我肆意地在他們身上撒嬌,現在要補足未來無法補足的部分。

  ~★~

  這幾天要處理的事情都差不多了,要準備的東西我也都準備好,現在就只差明天出發而已,不過還有一個人沒見。

  「怎麼現在才來。」我看著遲來的諾顗歐說道。

  原本以為他會更早來見我,結果選在要前往的前一天才來找我,不過我也不會真的生氣,畢竟他有著王子的身份,無法隨意離開。

  「抱歉。」說出這句話的諾顗歐拿出一件包裝好的禮物給我。

  我好奇地接過後拆開來看,是一個翠綠色的手環,沒有什麼浮誇的設計,只有一個小小的藍色魔石在上頭,在燈光下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我拿著盒子伸出左手,諾顗歐隨即幫我戴上。

  「喜歡嗎?」諾顗歐問道。

  「喜歡。」我直勾勾地看著諾顗歐的眼睛說出想法,沒想到他會送我禮物,這讓我覺得很開心。

  「該不會沒來見我就是在準備禮物吧?」我貼近諾顗歐說道。

  「嗯…」諾顗歐被我說中後紅著臉的樣子好可愛。

  「謝謝你。」我牽住諾顗歐的手,不過他看起來不是牽手就會滿足的樣子。

  「我都要離開好長一段時間,沒有什麼想跟我說的嗎?」我故意直奔主題說道,諾顗歐看著我欲言又止,是什麼話讓他這樣呢?

  在他思考怎麼說出口的時候,我發現瑟莉卡和德蒂凱炫正在一旁偷偷查看,我突然有種應該要把諾顗歐帶開的感覺。

  「諾顗歐等…」

  「我愛妳!我希望能夠跟妳結婚,兩人一同白頭偕老!」諾顗歐將自己所想的話大聲說出,同時從口袋內拿出一枚戒指。

  雖然諾顗歐之前就經常示愛,但是現在的狀況跟之前不同,害羞、緊張等等情緒湧上來,而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拉著諾顗歐到我的房間。

  回到房間我馬上鎖起門,同時使用魔法阻隔聲音,製造出與諾顗歐兩人單獨相處的空間。

  「再說一次…」我看著諾顗歐說道。

  「我愛妳…嫁給我吧…」諾顗歐剛剛的氣勢完全消失,留下害羞的大男孩在這裡。

  「再說一次…」我再次重複。

  對我來說,諾顗歐這次的求婚不同與以往,如果接受了,下次見面都不知道是幾個月後的事情,要是這個等待的過程中,我或者是諾顗歐變心了怎麼辦?

  所以我會擔心,只要是人都會擔心。諾顗歐或許是察覺到,直接抱住我。

  「我會永遠愛著妳,我發誓。」諾顗歐低下頭看著我,「我愛妳,妳願意嫁給我嗎?」

  看著諾顗歐的眼神,我覺得擔憂什麼的完全不存在。

  我緊緊抱著諾顗歐,深呼吸讓自己稍稍冷靜下來後,「我願意…」

  諾顗歐聽見後隨即直接將我抱起,突然被這樣做害得我連忙擺動雙腿,緊張的我只好緊抱著他,不過當我看著他開心的表情時,我就慢慢地冷靜下來,享受著現在兩人的氛圍。

  「不過這枚戒指我先不能收下。」

  「為什麼?」

  「第一是身份,突然被加上帝國王子妻子的身份會讓旁人有所懷疑,第二是我想要更好的求婚以及結婚,可以嗎?」

  「只要妳想要一定沒問題!」

  面對諾顗歐的誓言,我將嘴唇貼合在他的嘴唇上,並且學習之前的經驗,試圖讓他沾染上我的味道。

  諾顗歐感覺有點緊張,他的牙齒一直不停地刺到我的舌頭,不過我不是很在意,我依然享受這個過程。

  酥麻的觸感如同電擊刺激著我的腦部,感覺自己好像快要撐不住,不過感受到諾顗歐緊抱著我的手,就覺得還能夠繼續。

  直到諾顗歐好像不能夠呼吸為止,我才願意分開。

  「結婚之後,我們再做更多事吧。」我輕聲地在諾顗歐耳邊說道,隨後從他的懷抱掙脫安穩落地。

  諾顗歐紅著臉好像還想要做更多,明顯因為剛剛的吻慾望大開。

  我抱著他,並輕輕用手撫摸著他的褲檔,「願意忍耐到我回來嗎?」

  比起單單一天後就要分開的痛苦,我更願意為了一個人忍耐,並在重逢的那天盡情纏綿在一起。

  「我也會一直忍耐的。」我向諾顗歐保證道,同時表達不是只有他在忍耐而已。

  「我願意…」諾顗歐說出口後緊抱著我,是想要趁現在補足一些吧。

  性愛可以說是一種毒品,所以我現在還不想要沾染,不過在結婚後,你就可以盡情地讓我沾染上你的顏色。

  當我送走諾顗歐的時候,瑟莉卡隨即過來調侃我,並且試圖問出什麼,我只說了願意與諾顗歐結婚的想法,除此之外就沒有多說什麼。

  ~★~

  「今天就要離開了呢。」瑟莉卡帶著幾分惆悵說道,我只是離開幾個月的時間而已,不過她還是有點寂寞的感覺。

  「路上要留意周遭的狀況,食物不要亂吃,睡覺時要蓋好棉被不要著涼…」德蒂凱炫則是化為母親拼命地將所有注意事項告訴我。

  「還有一個東西。」德蒂凱炫利用魔法拿出三束已經包裝好的花朵,不過花朵最上端還是花苞,並未綻放出自己的美麗。

  「這是思念花。」思念花相較於其他植物更會吸收魔力,同時會依據吸收的魔力不同綻放出不同的花朵。

  因此在世界上有個共同的習俗,就是握著它的尾端灌輸魔力,等到它綻放出花朵的時候,送給自己喜愛、思念等等之人。

  「謝謝。」

  我將三朵花放置於空間魔法內的空間,並打算在旅途中灌輸魔力,隨後抱住德蒂凱炫表達謝意。

  當馬車抵達魔法師協會的時候,我知道是分開的時候了,我再次抱了兩人後就離開。

  「再次體驗到了父母的感覺。」瑟莉卡待在馬車上遲遲不下去慵懶地說道。

  「妳是指結婚的事情還是要前往王國的事情呢?」

  「都有,不過我能做的就是等到她需要我的時候再出面。」瑟莉卡看著窗外靜靜地等待著,明明只是幾個月的時間,自己居然會感到傷心。

  「這代表妳再次成長了。」德蒂凱炫先行下車,瑟莉卡只好跟進,並直直走向辦公室。

  ~★~

  魔女們按照預期的行程起床,他們滿心期待地坐上馬車。馬車不像我平常坐的馬車,有著華麗的外表、不受風吹雨打的車廂,以及舒適的內部設計。

  為了節省空間,馬車只有後方一個能上下出入的空間,同時沒有階梯,要上去就勢必要用撐的或是跳的。

  我先行跳上來檢查內部的環境,內部沒有所謂的座位,就是一大塊木板而已,或許是因為還要載貨,空間比想像中還大。

  我拉起不方便上來的隊員們,將行李放好後就準備出發。

  為了安全考量我坐在最外側,我看著在馬車上笑嘻嘻聊天的隊員們。

  他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有手環,因為我沒有辦法無時無刻使用萬縛之水。

  出發後,我看著熟悉的街道慢慢遠離我們,讓我感受到自己真的要暫時離開了,不知道之後會是什麼時候回來。

  不過我們才剛離開王都就發生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

  「好難受…」夏看起來很虛弱地倒在地板上。

  「夏沒事嗎?」我關心夏的狀況,同時讓希爾薇查看她的狀態,結果只是嚴重的暈車而已,不是什麼特別的病況。

  上次看到夏這樣是在對付比較魔女的時候。沒想到夏會暈車到這種地步,我們可是剛出發沒多久而已。

  「要吐不要在車內吐啊!」駕駛不悅地說道,一開始他就明顯露出對魔女們的不喜歡,估計是無可奈何之下才接受這個工作的吧。

  我只好先扶著夏到最邊邊,她隨即吐了出來。

  我馬上讓古拉變出水來清理夏的臉以及車上微微碰到的嘔吐物。

  駕駛在前面不停地向後看,在夏吐出來的時候甚至還想多說幾句,不過我隨即瞪向他。

  我拿出水瓶讓夏喝下水,隨後拿出行李內的衣物用成代替的枕頭讓夏好好躺著。

  古拉好奇地戳著夏的臉,估計是覺得稀奇吧。

  「古拉,讓夏好好休息。」

  古拉聽到我說的便不再用夏,而是跳到我身上親暱地撒嬌。

  希爾薇則是坐在我身旁,貌似想拿書出來看,不過怕她暈車的我就沒有讓她這樣做。

  離王都最近的一個城鎮快馬加鞭的話,只要幾個小時就能夠抵達,但是王國並沒有強迫我們要快速抵達,因此我們慢慢來就好了。

  在坐的過程中,我能夠感受到瑟莉卡為什麼說不要用公會的馬車,這輛馬車坐起來一點也不舒服,只是幾個小時而已,就覺得屁股不太舒服。

  優花梨估計也躺得不舒服,時常翻身調整姿勢,古拉和希爾薇則是靠在我身上,不舒服感可能少一點吧。

  我們趁著午餐時間停車休息,夏隨即恢復活力,和古拉兩人吃完午餐後到處跑來跑去。

  這裡離王都還很近,附近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存在,所以我只是待在馬車附近。

  優花梨悠閒地躺在草地上,希爾薇則是坐在樹陰下看書,不時的按照書上的教學訓練魔力。

  站在教導者的身分上,讓她先一個人學習比較好,有時候一個人會得到不同的經驗。

  稍作休息後,我們再度出發。

  我拿出行李內的衣物以及長袍充當坐墊,並做好決定,抵達城鎮的時候,一定要買幾個坐墊。

  為了解緩旅途中的無聊,我不時會講一些故事吸引古拉和希爾薇的注意力,或者是示範一些魔法的效果。

  不過能夠在這空間內使用的魔法有限,所以要節制的使用。

  或許是因為不舒服的夏和優花梨都在睡覺,於是兩人自然而然地也打起哈欠,並把我充當抱枕開始睡覺。

  而我則是靜靜地閉上眼睛休息,雖然這裡不會有什麼魔獸之類的存在,但我不想放鬆警惕。

  直到入夜,馬車停下來休息。

  不管是午餐還是晚餐都是偏向乾糧的部分,大概要進城後,才能夠吃比較新鮮的食物。

  當大家睡覺的時候,我則是在四周佈下魔法,為了方便,我讓大家睡在馬車上,並用衣物充當被子。

  夏已經睡著,因為睡姿差的關係,腳居然壓在古拉身上,古拉因此露出不舒服的表情。

  我只好幫古拉移開,再幫夏蓋好被子,看她一直穿這麼少,真的擔心她會感冒。

  優花梨的睡姿也不好,但她或許是知道旁邊有別人,因此只有把身上的衣物亂丟,我只好幫她蓋好。

  「隊長…」聽到希爾薇的聲音,我馬上查看,結果只是在說夢話而已。

  確認好大家的狀況後我才安心入睡。

  ~★~

  在過了十幾天的旅程後,才到達我的目的地。

  在靠近的前幾天,我就不停地看著周遭,試圖尋找熟悉的風景。

  由於摩勒村不是什麼大村子,不會有什麼顯著的地標,但是從大路上一眼看過去就會看見幾間房子以及農田。

  當我看見後馬上呼喚駕駛放慢速度,直到一條小路出現,我才讓駕駛停下。

  「你們先在這裡休息吧。」我對著隊員們說道。

  由於摩勒村周遭都是森林或是農田,很容易迷失方向,所以只有這麼一條通往外頭的小路,然而這條路已經因為沒人經過而長滿雜草。

  「要去哪裡?」古拉好奇地問道。

  「我要去辦點事情。」他們聽見我這樣說後,還是想要跟過來,我不打算強迫他們留下,就讓他們跟吧。

  在走過小路的時候,我利用魔法將這些雜草清除,雖然我更想用手慢慢清理,但是這樣要耗費許多時間。

  當我走出小路的時候,看著一棟棟熟悉的房屋以及大片的農田出現在我面前,忍不住深吸一口氣才走向村莊內。

  荒廢的農田早已長滿雜草,無人居住的房屋被植物所佔據,因為沒有人照顧這些房子,牆壁以及天花板出現一個個破洞。

  我在每棟房屋前都駐足觀看一會,回憶起關於這棟房屋內的成員的各種回憶。

  最後,我回到自己的家中,不過我沒有馬上進去,而是站在家門口靜靜地看著並做好心理準備。

  我輕輕地推開家裡的大門,然而大門像是為了我盡可能維持原貌支撐著,在我推開後就倒了下來。

  我趕緊伸出手扶住門,並將它放置在一旁。

  裡頭的環境擺設跟那一夜一樣,不過最讓我害怕的事情沒有停留在原地,爸爸媽媽的遺體已經被搬運走,廚房內也沒有留下痕跡。

  我伸出手將地板上長出的雜草拔除,隊員們或許是看出我想整理這裡的環境,紛紛開始幫我。

  我決定將房間外的環境交給他們,隨後走向我和妹妹的房間。

  已經長大的我看著握把上的鏽斑,如果是現在的我,肯定能夠保護好妹妹的吧。

  走進房間,第一眼就注意到掉落在地上的娃娃,我馬上抱起它,它早已沾滿灰塵,眼珠子彷彿透露著只有獨自一人被留在這裡的悲傷。

  「對不起,我回來了。」我將娃娃放回床上,並拉起殘破的被子幫它蓋好。

  隨後開始動手整理環境,彷彿這樣就能夠回到以前。

  我坐在已經整理好的地板上看著房間,原人格貌似正在跟我一同看著這片光景,感覺內心有些東西好像改變了。

  「妳沒有錯。」我對著自己唸道。

  確認完房間沒問題後,隨後前往父母的房間。

  我小心翼翼地將父母的房間打掃乾淨,雖然已經有許多地方破損,不過我想要維持好這個原貌。

  打掃完後,我疲憊地躺在床上,試圖回憶起躺在媽媽懷裡的感覺,不過只能感受到涼涼的床單,聞到的也不是媽媽的味道,而是雜物擺放已久的味道。

  爸爸媽媽,我想說聲對不起,不過這個對不起毫無意義,因為你們一定也在心中說著對不起,埋怨自己為什麼沒有保護好女兒。

  我走出房間,外頭已經被隊員們打掃乾淨,不過他們不在,或許是不想待在室內,於是待在門外休息。

  看見我離開房子他們隨即跟上,不過我不是要離開,而是向村莊的後方走去,因為德蒂凱炫有跟我說過,他們將所有人都葬在那裡。

  我看著一大片什麼都沒有的空地,魔法師協會因為事出突然的關係,臨時找了塊空地埋葬,因此沒有做任何標記之類的。

  我只好拿出三朵預備好的思念花,將思念花放在墓地上,闔起雙手悼念在土中的遺體。思念花吸收我的魔力後,綻放出藍色的玫瑰花瓣。

  玫瑰花有著思念的意思,代表著我的想法,而藍色單純只是我的魔力罷了,不過同時能夠代表我的家人。

  「謝謝你們。」我向身後的隊員說道,「你們先回去吧,讓我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

  我坐在原地安靜地等待著,等待著什麼呢?也許是希望這一切都是騙局,也許是希望這一切都是幻象。

  不過當我感受到脖子上的項鍊以及手環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應該要真正地放下過去。

  「謝謝爸爸媽媽,謝謝你們生下我,如果有機會的話,希望下輩子還能夠成為你們的兒女。」我鄭重地說道。

  「還有克莉絲汀,很抱歉我沒有守護好妳,如果還有機會,下輩子繼續當我的弟妹。」

  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向墓地闔手祈禱。

  隨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我回到馬車旁看著正在休息的隊員們,「走吧。」我笑著說道。

  或許是受到我剛剛的影響,他們每個人都沉默不語。

  「謝謝你們陪我一起整理我家。」我向他們說道。

  我想他們大概在心中猜測我為什麼會討厭魔女的理由,不過我不會討厭他們的,畢竟我該恨的對象不是他們。

  我故意變出冰塊丟到躺在我身上的古拉的背後。

  古拉感受到冰塊後隨即跳起來,她想變出水來反制卻因為手環的關係沒辦法使用,我趕緊抱著她安撫她,並把冰塊拿出來。

  隊員們看到這一幕都忍不住笑出來,我希望他們就這樣笑笑的就好。

  我注視著無法預知的前方,感覺內心遺失的一塊好像補上了。

創作回應

社畜小香腸
那個項鍊真方便,不過需要血液才能發動感覺痛痛的
2022-07-03 21:07:47
肥宅鯊J shark
方便雖然方便,但是製作過程很麻煩,因為傳送魔法很大。

不用擔心,稍微咬破手指就有血了,不過我不敢這樣做⊙﹏⊙
2022-07-04 17:52:20
小短腿
原本還一直擔心會不會被魔女教團的陷阱埋伏....幸好平安的結束了qq
2022-07-04 13:52:26
肥宅鯊J shark
會怕就好XD

不過之後會不會還是平平安安的就不好說了~
2022-07-04 17:52:5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