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3-221 閃光、震動與血泥

空想能手 | 2022-07-03 03:25:12 | 巴幣 1026 | 人氣 96


  與掠奪團的獸人們對峙著的拉緹娜,眼神閃過狠厲的殺意,沒有多餘的廢話,也沒有給對方說出廢話的時間,左手的斧頭就毫無預兆的朝著貓族女半獸人投擲出去,拉緹娜的頭髮也因為左手一瞬間所施放的鬥氣而被向右側吹去。
 
  接著左腳猛然施力讓身體有了向右轉動的力道,腰部同時向右轉動提供拉緹娜整著身軀向右的力道,然後才剛剛丟出斧頭的左手前臂迅速後收,並將鬥氣瞬間聚集在自己的左手手肘處,直接對面前那個注意力被投擲物吸引而挪動黑色巨劍的熊族半獸人手中的武器發動了肘擊。
 
  由於拉緹娜刻意的製造出投擲與肘擊間的時間差,肘擊比飛在空中的斧頭還更快的擊中了大劍,讓熊族半獸人雙手猛然一震,向後退了幾公分,稍微使巨劍偏離了熊族半獸人所想的位置。
 
  而這一點點偏移,就讓熊族半獸人睜大了眼睛,第一時間更加的握緊巨劍,看起來相當慌張地把巨劍試圖移回原來預定的位置上。
 
  而會讓他如此慌張的原因就是他自己面對拉緹娜這個強敵,一直都太過於謹慎的行動所引起的。
 
  身體不做出會產生破綻的大動作,並更進一步的幾乎以防禦為優先,只要無法確定自己可以進行防禦就絕對不先出手攻擊,這就是熊族半獸人面對拉緹娜的行動方針。
 
  而同樣身經百戰的熊族半獸人,的確也有這樣的判斷力和反應力,有足夠的能力讓自己在身體最小幅度的動作下確保自己無傷。
 
  然而那也是僅限於熊族半獸人自己與拉緹娜一對一對峙時的狀況,要同時保護數個同伴對他來說負擔還是有點太大了。
 
  再加上拉緹娜剛才刻意丟出斧頭,雖然並沒有讓熊族半獸人破壞自己的行動方針,還是能穩住姿勢,就算拉緹娜再進行任何攻擊,大概也都會被阻擋下來,無法傷到熊族半獸人分毫—
 
  但是已經飛出去的斧頭就不同了,因為熊族半獸人只採取了最小幅度的防禦,這也導致只要稍稍偏離位置就會無法完美地進行阻擋,無法替自己身後的兩人提供保護,這就是熊族半獸人緊張的原因。
 
  『移回去就行了』,一般都會這麼想,但是熊族半獸人沒有這麼天真的認為對方會給自己這個機會。
 
  就在他觀察拉緹娜的動態,剛剛為手指施加更多力道導正巨劍位置的瞬間,拉緹娜已經揮動了右手,把被鬥氣完全包裹、散發著耀眼白光的斧頭揮向了熊族半獸人的頸部。
 
  強力肘擊至少會讓左手有一兩秒左右的空檔,但是飛斧和右側的斧頭攻擊,必須同時擋住這兩個攻擊,並留意她雙腳的動作才行—熊族半獸人這麼想著,剛剛才被拉緹娜踩過自己肩膀的熊族半獸人不可能忘記小心拉緹娜同樣致命的雙腳。
 
  熊族半獸人雙肩和背部的肌肉猛然收緊,並同時轉動手腕,扭動腰部,把自己左半身向後微傾,原本緊握在巨劍劍柄上的右手暫時離開了原位,瞬間匯聚起大量的黑色鬥氣;左手則單手抬握著巨劍,瞄準拉緹娜右手斧頭攻來的方向,同樣聚集起鬥氣,向自己的前方斜揮出去。
 
  「『碎空波』。」熊族半獸人用低沉渾厚的聲音說著。
 
  就在斧頭與巨劍即將相碰的剎那,熊族半獸人的右手朝正要飛過自己右上方的飛斧揮出了一記重拳,把手上的鬥氣像是砲彈一般的射向空中的斧頭,想藉此偏移斧頭的軌跡。
 
  但是有點不對勁,飛行速度實在太慢了,果然只是想讓我露出破綻的障眼法嗎?—熊族半獸人的心裡浮現出不安的想法,不過很快的就因為注意到拉緹娜掠過巨劍的邊緣,猛力踢向自己頭部的左腳,而讓他確信了飛斧只是拉緹娜的障眼法,而又稍微抬高了揮動中的巨劍的一側,來確保可以同時擋住所有的攻擊。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這只是他個人的誤解,故意讓他產生顧慮的雙腳,才是拉緹娜給出的誘餌。
 
  移動中的左腳短暫的擋住了熊族半獸人對自己右半邊的一部份視野,也就是在這一刻,拉緹娜握緊了被熊族半獸人忽視的左手拳頭,高抬上臂,把重新聚集好充足鬥氣的左拳用力砸在了飛斧的握把底部上,讓原本還在空中慢慢轉動的飛斧硬是停止了轉動,像是弓箭一樣的筆直向前射出。
 
  那幾乎就是按了開關後射出的雷射光,熊族半獸人在『開關』被打開時才意識到這點時,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意識到這點的熊族半獸人用力的咬緊了自己的牙齒,無視自己的身後,向著前方因為做出暴雨般的連續攻勢,而使身體明顯不能靈活動作的拉緹娜用剛才空下來的右手揮出一記包裹鬥氣的重拳。
 
  拉緹娜左手斧頭和巨劍碰撞時的撞擊力,提供了熊族半獸人更大的扭腰的力量,讓右拳得以更快的向前揮出。
 
  拳頭才剛揮出,熊族半獸人就察覺到了後方發散開來的白光,與劇烈的爆炸聲,爆炸所產生的衝擊波讓熊族半獸人的拳頭變得更快更猛,拉緹娜才剛要包覆全身保護自己的鬥氣根本就還來不及完全聚集完成。
 
  在被全身被白光淹沒的前一刻,熊族半獸人的重拳打在了拉緹娜的胸口上,地下有著許多坑道的地面也因為那記宛如雷射光的攻勢而發生了大崩塌,熊族半獸人與拉緹娜兩人在雙方人馬的注視下,與碎石和泥塊一起掉落了下去,緊接著被耀眼的白光所吞噬,一時失去了蹤影。
 
  白光消失後,在眾人眼前的只剩下一個布滿砂石和岩塊,直徑數百公尺、深度數十公尺的大陷坑—
 
 
 
  操了個蛋,這要老子怎麼擋得下來?—鼠人『阿朗索』雙眼的目光短暫的停留在噴發出大量白光、即將向自己所在位置飛來的斧頭上,隨著離真正的噴發時間越來越近,『危險感知』的提示在阿朗索的腦中也迴盪的越來越頻繁、急促。
 
  媽的,擋是肯定擋不下來了,但是老子至少可以閃啊—阿朗索在自己心裡大罵著,轉過身正好和剛發現那即將襲來的攻擊而瞪大眼睛的貓族女半獸人『珮兒』對上了眼。
 
  接著阿朗索就不浪費時間的直接邁出腳步,拉起珮兒的手,跑出一、兩步讓還沒完全反應過來的珮兒意識到他們需要逃跑的這個事實,不過就在珮兒也邁出腳步的那一刻,被白光完全包裹的斧頭也接觸到了地面。
 
  強烈的白光向四周發散開來,將大地炸開、震碎,與砂石一起被吹飛的還有阿朗索與珮兒,衝擊的餘波破壞了他們的一部分的骨頭,強風削去了他們大面積的皮膚。
 
  雖然看起來很淒慘,不過至少沒有立即性的生命危險,當然,這也是阿朗索盡全力替自己和珮兒阻擋的結果,否則他們現在就已經是和沙土不分你我的碎肉堆了。
 
  只不過就算一時避免了死亡,卻有新的問題等著他們,那就是他們也處於地面下陷的範圍中,而且還是在正中心,無處可逃的他們只能隨著自己作為落腳點的幾塊岩塊一起向下掉落。
 
  在一片陰暗和漂浮著細沙的坑道空間中,還有些許視力的阿朗索也看到了白虎獸人、野牛族半獸人和其他埋伏著的掠奪團成員們一起掉落坑洞的身影。
 
  然後才剛下落五秒左右,地底下又傳來轟天巨響,巨大的震波又破壞了脆弱的岩層,讓無數的砂石從阿朗索等人的上方傾瀉而下,使所有人被阻隔開來,砂石組成的帷幕徹底隔絕了他們彼此的視野。
 
  轟鳴聲和震動都沒有停止,崩塌持續著,甚至連大塊的岩石都開始掉落,無數的砂石不斷地掩埋、擠壓著他們,讓他們就算一時用鬥氣或魔力重新打通了上方的空間,也很快就會被新的砂石掩埋。
 
  也有少量的人靠著氣勢衝出了坑洞中,不過大部分都被空中盤旋的飛龍騎士們所剿滅,手臂被巨石撞斷,好不容易爬出來的白虎獸人就是遇上了這樣的狀況。
 
  在他探出上半身的瞬間,遠距離的魔法和武技就全部招呼到了他的身上,無法退後的他只能硬是跳出了砂石中,全身匯聚起鬥氣來阻擋攻擊。
 
  然後不到十秒的時間,鬥氣就耗盡了,在宛如野獸般垂死的嘶吼後,鮮血淋漓的白虎獸人終是倒臥在了自己的鮮血滲入地面所形成的泥濘之上,在更多次的震動後背心的砂石所掩埋,悄然無息的被埋葬與此。
 
  這就是選擇往上方逃竄的人最終的末路,他們只能在廣大的坑洞上短暫的留下像是蚊子血般的印記,然後永遠的陷進了地層中,在石塊之間的磨砥中變成了不成人形的模樣。
 
  阿朗索並沒有選擇往上逃,而是發揮自己鼠人的特性,盡可能安全且迅速的向珮兒大致的方向挖洞前進—
 
  位於阿朗索那條用手腳索挖通的脆弱小道的終點,是一塊長寬高都有十公尺左右的巨大岩石。
 
  阿朗索本想繞開這個巨大的障礙繼續尋找珮兒的蹤跡,卻在自己的腳邊發現了一抹鮮紅。
 
  那是阿朗索十分熟悉的靴子和宛如特徵一般的幾乎與三角褲差不多的黑色皮革熱褲,以及褲子後方,被只露出下半身的屍體壓著的—一條灰色長尾巴。
 
  這讓阿朗索確認了屍體的身分。
 
  「……這下…可沒有臉去見那個死臭貓了呢。」阿朗索的眼皮微微下垂,已經十分疲憊的臉上多出了幾分哀傷。
 
  「…雖然死亡肯定是我們該有的結局,我們也無法決定死法和該死的時候,但是我希望…。」阿朗索為了拿取空間袋中的東西,摸了摸自己的腰際,卻發現什麼都沒有。
 
  「…草…對啊,老子剛才被砍掉了下半身,空間袋跟下半身一起留在那裡了…然後你是只剩下下半身了啊……如果你也是被砸中下半身或許就有機會得救了吧…。」阿朗索說到這裡後,突然搖了搖頭,接著說到:「不可能呢,這樣就會變成你的空間袋被壓在石頭底下,我就沒有藥水可以救你了。」
 
  阿朗索蹲了下來,沉聲說到:「東西…我就借走了。」
 
  說完後,阿朗索解開了屍體腰上簡陋的老舊小皮袋,把皮袋纏上自己的手臂後,再次看向了屍體。
 
  「…我們不能決定自己的死亡,但是我希望你至少是毫無痛苦的死亡,或許現在這樣也是不錯的選擇,就是不太美觀,不過反正是在地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埋了,大概也沒幾個人會看得到吧,所以你也不用太在意了。」阿朗索自言自語地說完後,站起身來。
 
  「那麼,大概還有一個人需要我,我得離開了…永別了,珮兒。」
 
 
 
  時間回到整個地層向下陷落的那一刻,上方傳來的巨大聲響和留在上方的襲擊組從通訊石傳來的悲鳴、驚呼聲,還有突然出現並接連不斷傳出的轟鳴與震動,都讓位於下方地道中的掠奪團成員們陷入了恐慌之中。
 
  「不要吵!」團長的吼聲響徹這個『蟲造』洞窟中,成功的遏止了恐慌的聲音。
 
  「對方可是『流星戰斧』,這種情況雖然很危急,但是也還在我們的預料之中,沒有需要害怕的地方,只要正常的撤退就好了。」團長看似平靜的陳述著,和兔子相同的面孔上看不出喜怒。
 
  「可…可是副團長和先鋒隊長都還沒有回來…我們真的要這樣就走了嗎?」花豹半獸人有些膽怯的舉手問到,不過從表情來看,比起擔心那兩人是否還活著,似乎是更加擔心眼前的團長和莉奧娜是不是有辦法保護自己的樣子。
 
  團長回答到:「帕寧達跟史東都沒有那麼容易死掉,放著不管肯定也能跟上的,先顧好我們自己的安危才重要。」
 
  聽到這樣的回應也讓眾人稍微安了心,但是不知道是老天對他們開了個玩笑,還是有人刻意而為所導致的結果—
 
  他們頭頂的天花板碎裂開來,從碎裂口噴出了大量的砂石,讓洞窟中瞬間充滿了沙塵,視野和空氣品質更加的惡化,讓不少人開始咳嗽。
 
  然而不幸並不只有如此,在瀰漫的沙塵中,一個黑影完全沒有用手撐地的動作,靠著自己的雙腳和腰力緩緩地站起身來,雙手似乎還拿著什麼像是棍棒一般的武器。
 
  當黑影稍微扭動手腕後,所有人很快就發現那根本就不是什麼棍棒,而是更加具有威力的斧頭。
 
  那個雙手各持一把單手斧的身姿,也喚醒了掠奪團所有人的恐懼。
 
  「流…流流!…流星戰斧!?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呃,怎麼辦啊!?副團長不在這裡啊!難道只能靠莉奧娜想想辦法了嗎!?」「快逃啊!那種怪物根本打不過啊!」
 
  就算對方甚至都還沒發起一次攻擊,掠奪團的人們就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中,就算團長再次站出來恐怕也很難平息事態了。
 
  更何況,連團長自己都無暇顧及他們,必須擺出戰鬥架式來應對接下來可能的攻擊呢。
 
  而擺出這樣的架式的確也是非常正確的舉動,因為當團長的鬥氣把粉塵吹開,讓對方那一頭醒目的銀髮顯現出來的時候,所有人便確定了對方就是流星戰斧本人這個事實。
 
  「哇~真是操了個蛋~竟然是流星戰斧這鬼東西~。」莉奧娜頭頂的長耳朵似乎很是興奮地抖動著。
 
  莉奧娜就保值這樣的狀態舉起了魔杖,帶著瘋狂的燦笑說到:「要是阿朗索在這裡的話肯定會這麼說呢~。」
 
  就在莉奧娜似乎在說完沒營養的廢話時,本來低著頭,像是在發楞的銀髮女子慢慢抬起頭,將有著混濁模糊眼神的雙眼望向了掠奪團的人們,純白色的鬥氣再度匯聚於銀髮女子的雙手,看起來隨時都會朝他們發動攻勢—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說到拉緹娜 我一直套用那個為了女兒的那個形象(摀臉
2022-07-03 17:10:45
空想能手
哈哈 我取名的時候的確也有點擔心撞名的問題呢 雖然最後還是決定用這個名字了啦[e12]
2022-07-10 14:00:1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