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為你一世情深25

星星魚 | 2022-07-02 22:29:29 | 巴幣 2 | 人氣 43

連載中為你一世情深
資料夾簡介
異界來的三個吸血鬼踏上征服人類之旅,未料人類世界正逐步走向滅亡… 這大概是一個人類女子征服了男人的故事。
最新進度 為你一世情深31

25.祖地

自始自終還是沒見著摩洛斯,一行人只好回到地下國度。落希斜躺在軟塌上,打了個哈欠道"累死我了,白跑一趟" 即便知道不合時宜,但赫拉瞧他慵懶的模樣,心理不斷活躍著,好可愛,好想吃了他。曾幾何時,她對落希的心意,從一開始的不自知到如今的難以自拔。

愛情不知從何起,卻在不知不覺中,一往情深。

如果能跟他在一起…赫拉不禁想像著那情景,嘴邊忽然就藏不住笑了。落希眼尖,被那笑恍了神,不禁大腦地隨口就問"笑啥呢"語氣似乎暗藏著無奈與寵溺,他話一出自己也被嚇到了。

落希將拳頭抵在唇邊咳了一下掩飾尷尬
"咳,我是說你笑得好醜,別笑了"

赫拉笑的越發燦爛。圖博亞瞄了陌白一眼,陌白卻低著頭,不知在想甚麼。

"真是計畫趕不上變化。也不知是好是壞,不過我們又有時間了"圖博亞切入正題。赫拉收回黏在某人的視線"是的,既如此我想去一次祖地"
祖地是他們隱族的聖地,也是無數英靈的埋骨之地。先族長曾在那裏得到獻祭的方法,所以赫拉一直想去調查,無奈沒有機會。如今,到是一個好時機,摩洛斯失了消息,他們在此空等也不是辦法,不如放手一博,爭取一切機會。說完,赫拉又看了落希一眼,她咬著唇眼神柔軟

"嗯……你跟我去吧?"

落希剛緩過神又被赫拉眼神爆擊,說不出拒絕的話"好……"

赫拉開心極了,這算不算他們的第一個約會。
一旁的陌白還是一附眼觀鼻鼻關心,沒人知道,她還在跟腦中的某個聲音對抗著。

赫拉是行動派,落希一答應後就馬上拉他出去了。祖地似乎有著特殊磁場,前往的路上風暴劇烈,一閃神似乎就會被捲走。赫拉牢牢抓著落希的手腕,不容拒絕的帶著他走。落希只覺得手腕發燙,不知是自己的還是赫拉的溫度。落希內心嘖的一聲,要抓也是他抓她才對吧!

……

祖地是一個有罩式的圓形碉堡,許是長期遭受風化,外觀破損嚴重,而裏頭果然很有墳墓的氛圍,四周雜草叢生,白霧充斥,而夾雜在其中的是一堆堆的土丘,看起來陰森又可怖。

一滴水自頭頂低落,恰好落在落希肩上,落希整個人被嚇得跳起來,反手抓住赫拉的胳膊,嘴上還硬撐"別怕我保護你"。赫拉開心之餘也很無奈,你都是吸血鬼了還怕什麼。

兩人四處調查,卻一無所獲。眼看又要白跑一趟,落希不耐煩的跺腳,空蕩的迴音聲傳來,下一秒本就破敗的地板裂了,落希腳一空向下墜去,赫拉也因為手被抓著跟著掉下。落希背部與大地母親來了個親密接觸,而赫拉重重地砸在落希身上。兩人眼對眼,鼻對鼻,身體貼的極近,落希甚至能感覺到赫拉的睫毛輕輕拂過。

什麼情況…赫拉緩過神後,臉頰紅的滴血。她不是柳下惠,喜歡的人就躺在自己的身下,叫她如何把持住。

赫拉抓起落希的雙手牢牢定在地上,紅唇落下,吻地又深又急,將落希的呼吸徹底奪走。落希的胸口大力起伏著,而後忍不住發出一聲喘息。赫拉眼神變得深幽,動作越發激烈,她將一隻大長腿抵在落希雙腿之間微微出力,雙手也不再抓著反而到處遊動。落希早已被弄得神智不清,自由後的手不自覺的環著赫拉的脖子,想將赫拉拉得更近,身體更貼些……

"砰"破壞的地板又掉了幾個碎片,不看氣氛地喚回兩人的理智。

……

兩人繼續走著,沿著古怪的圖騰來到一個哥德式大門。赫拉彎下腰將一快破碎的石頭撿起,上面有字,似乎是個石碑的殘骸。兩人四處找尋相同碎片。拼湊七七八八後,赫拉皺著眉讀完了一串文字。"上面…是一個好消息。這個大門後是一個半神遺留下的試煉,通過者得以活化血脈,也就是說原本就只有部分神血的我能傳承到純度更高的神血,對封印的影響更多,且你們吸了血後短時間也能提升更多力量"

"那你…為甚麼皺眉"落希想抬手撫平赫拉的眉間,那樣的表情不適合她。但他想起剛才的情景,略微抬起的手最終還是沒動了。

看落希那樣,赫拉反而輕鬆了起來,她挑眉"因為,有可能回不來喔~"赫拉在落希震驚的目光下續道"畢竟是半神的試煉嘛,十死無生都很正常。所以啊…如果我回不來了,之後就只能靠你們囉~別想我"

落希看赫拉語調輕鬆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生命,一股憤怒油然而生"管他媽的破試煉,不准去!"

赫拉看他氣得爆了粗口,心中溫暖的一蹋糊塗,她嘴唇微動

"…你…擔心我,是因為什麼"
赫拉目光炯炯地看向落希,期待著落希的回答。

"我…"
落希似在掙扎,擺在身側的手用力握起,形成拳頭狀。最終,他還是鬆了手

"我……你路上小心"

語畢,赫拉卻不作聲只是一直看著落希,落希撇開目光不敢和她對視。許久,赫拉才湊向前,輕輕撫摸落希的臉

"我可以等你的,對嗎"

未等落希回話,赫拉輕笑一聲便又行動了,她將手移到落希的腦後將他拉近,而後緩緩的印上,但這次赫拉沒有深入,僅僅蜻蜓點水,淺嚐即止。落希張了張嘴,赫拉卻驀地推開落希,打斷他尚未出口的話,轉過身很瀟灑地擺擺手

"最多十二個時辰,我會回來的”

落希看著女人的背影逐漸走遠,心裡好像有什麼也跟著走了。在大門關上的前一刻,落希就後悔了,他忽然衝上前,大喊著

"等下!赫…" 門徹底闔上的聲音卻打斷他的話。

該死的,該死的啊。落希手中凝聚力量,不停的砸向門,卻毫無作用,有股力量在門關上的瞬間形成屏障,阻擋一切攻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