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窮學生和大小姐(上)

佛萊曼 | 2022-07-02 21:22:34 | 巴幣 22 | 人氣 93

其他
資料夾簡介

烏托邦學園是台灣最頂尖的一所私立綜合型學校,由幼稚園到高中的配套教育設施俱全,每年上台清交成的占比約八成,是一所精英制的完全中學。
 
故事的主角林書和,拿下基測312分的滿分,原本應該會進建國中學的,卻因為家裡的緣故,選擇了離家較遠,學費全額補助,獎學金一學期高達三十萬的烏托邦學園,凡是基測成績超過305分的學生,皆可以用菁英入學制度拿到完整補助以及到國外念書的推薦函方案。
 
「好緊張啊,今天就要去那裡了。」林書和吃早餐時,和父母說道。
 
餐桌上是簡單的吐司夾蛋和鮪魚以及蛋餅。
 
林書和的父親是工廠的貨車司機,母親則是工廠的作業員,兩人學歷都只有國中,他們光是知道林書和基測成績能上建國中學就高興的不得了了,他們的家境並不好,林書和的爺爺先前留下一大屁股賭債,逃亡海外,這些債務通通讓父親給背下來了,因為還債,家境一直好不起來。
 
這也是為何林書和選擇烏托邦學園。
 
「我聽朋友說,那間是貴族學校呢,都是些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和公子哥在讀的,希望他們不會看不起我們家的兒子。」母親說。
 
「他媽的!要是有誰敢欺負你,馬上告訴林北,林北會找以前幫派的朋友去海扁他們一頓!」父親說。
 
「不要啦!老爸,有錢人的背景都很硬的。」
 
「就是阿,你這傻老頭,我們可玩不過有錢人的!」
 
父親這才閉嘴乖乖吃飯。
 
「那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母親說。
 
要先搭公車,然後在台北車站換另一班公車到內湖,接著走路才到學校,學校位在台北市內湖區,林書和住在蘆洲的偏遠地區,到學校要花一個半小時。
 
他只好五點起床,五點半出門,到學校七點多,只要中間有一班公車沒搭到,就會耽誤不少時間,所以得這麼早出門,以應付突發狀況,畢竟通勤不總是那麼順遂。
 
說來奇怪,在轉搭前往內湖的那班公車時,公車上雖有學生,卻絲毫不見烏托邦學園的學生,反倒是去爬山的老人佔據多數。
 
林書和利用搭乘公車的時間看書以及補眠,等到學校所在的大道路上的公車站時,他才理解原因,原來,大家都是給自己家的車子載來上學的。
 
從這條路上去,有一段坡道,有人行道,可是卻不見走路的學生,而坡道上塞的滿滿的名貴的轎車,甚至連法拉利、藍寶堅尼和瑪莎拉蒂都有。
 
真正讓他驚訝的遠不只如此,來到校門口時,竟有直升機往學校大樓的頂樓飛去,在那降落。
 
「嗨,同學。你很健康嘛!一早還爬坡。」一名打扮像公子哥的少爺經過時,對他說。頭髮梳理整齊、抹髮膠,學校制服乾淨散發香味,手腕上竟是勞力士的手錶。
 
就在林書和要開口時,對方對他眨眼睛,一溜煙順著滑板車進入校園,這人竟用滑板車在校內代步。
 
就在這時,他又撞見更驚人的一幕,校門口,一名加長形的黑色賓士車停下,一條紅毯直接鋪開來,一路滑進了校舍的穿堂前的階梯。
 
一名金色長髮、外貌亮麗宛如模特兒的少女充滿氣質的踏出她的黑色平底鞋,上頭鑲嵌寶石,閃閃發光。
 
她散發的氛圍讓人難以接近,林書和看傻了眼,並不單單只是她姣好的外表和穠纖合度的身材,而是她給人的印象和感覺。
 
比起這一路上看見的公子哥和大小姐相差甚大。
 
「是林家的大小姐呢!」
 
「公主等級的吧?還真是浮誇鋪張的行為。」
 
「她們的當家主是台灣前三等級的富人,也難怪了。」
 
一下子,好幾名大小姐紛紛圍上去跟她說話,而她擺出一副高傲的姿態,卻又不失風雅和禮貌,向這些與她相形見絀的小公主打招呼和問候。
 
林書和感到格格不入,他突然萌生一種自卑的心態,好想找個地洞鑽進去,他根本比不上這些人。
 
於是趕緊低著頭,混入人群中進入校舍裡,不像其他有錢人一樣昂首闊步,充滿自信的談吐和閒聊。
 
「那個男生,我好像沒看過呢。」林欣盈說。
 
以烏托邦學園而言,大多數都是從幼稚園一路直升上來的,大家幾乎都認識,要不就是不同班,僅止於表面的了解,可像這樣一無所知的少之又少。
 
「你是說那個壓低身子,加快腳步的男生嗎?不愧是林大小姐,真有眼光,長的還蠻帥的!」另一名女生說。
 
其他女生聽了以後,開始七嘴八舌起來。
 
「可是為甚麼他要一副匆匆忙忙的樣子呢?現在才七點十五分而已,距離打鐘還很久。」
 
「對耶,難道是想上廁所嗎?那個樣子也太糗了吧,只有他一個人在跑步,難道不覺得羞恥嗎?」
 
林欣盈目送對方離去後說:「嗯,是有點突兀。不過如果是想上廁所就能理解,我剛剛搭車上來的時候,看到他一個人走路來上學。」
 
「他是走路上坡而已啦!他是搭公車通勤來的,我在下面那條路等紅綠燈的時候,有看到他在公車上看書。」
 
林書和在穿堂上看分班名單,好,他在一年七班。
 
這所學校真不是蓋的,大門如此的寬敞、嶄新,被擦乾淨到閃閃發亮的程度,有特別保養過嗎?一踏入校園便是校長的大理石雕像,還有色彩繽紛、包圍其中的花園。
 
壯麗的植物造景、白淨的維納斯女神的噴泉池、綠蔭步道、一望無盡的停車場,還有提供給駕駛和僕人專用的休息大樓(旁邊還有涼亭)。
 
建築物也是歐風的美輪美奐,用陶瓷、紅磚以及混凝土搭建而成,擁有尖頂的屋頂。
 
一體成形的美,連雕花梁柱都有經過裝飾點綴,與大自然的植物結合,營造出一種自然的美。
 
一路上,林書和就像個觀光客一樣睜大眼睛,走馬看花,此刻他不再將注意力放在人們身上,而是專注在這些鬼斧神工的藝術中。
 
走廊寬敞,而且竟有「一年X班的休息室」這種東西存在,還提供給學生休息區,這也未免太扯了。
 
來到教室外以後,林書和看見正常的交流氛圍以及情況,這才鬆口氣,看了貼在班級外的座位表,找到位置坐下來。
 
這種時候,主動去認識同學還挺重要的。他心想不能再看書,這時環顧四周圍,正想找人攀談,意外發現大多三五成群了,大家都找好對象正在閒聊。
 
他不好介入阿,該如何是好?他沒跟有錢人相處過的經驗,為此感到困擾,儘管有先上網看過與有錢人家的相處之道,仍不確定那套是否適用。
 
林欣盈踏入教室時,幾名男同學和女同學主動上前打招呼了,這也吸引了林書和的目光,原來那個女生跟他同班阿。
 
跟那些人寒暄完畢,林欣盈來到位置上,恰好坐在林書和的隔壁。
 
「早安。」林欣盈說。
 
「早,今天天氣真好。」林書和說。
 
「我沒看過你,同學。」
 
「這很正常吧?我也沒看過你啊,在這裡,大家應該都沒看過……」
 
「不,這個班只有你是我沒看過的,剩下的人雖然稱不上都認識,至少知道。你叫林書和,對吧,我是林欣盈。」
 
「我知道,剛剛座位表上看過妳的名字。你們都是直升上來的阿,我是考進來的……今天第一天來,有點緊張,這裡跟一般的公立學校差好多,彷彿世外桃源似的。」
 
「世外桃源?那你可能搞錯了,這裡的確是給人美輪美奐的感覺,可是課業和同儕相處可沒那麼輕鬆呢。」
 
林書和感到緊張,一方面是沒跟大小姐相處的經驗,一方面是擔心自己禮數不周卻不自知的問題,最後則是無法聽出對方話語中的弦外之音。
 
「這樣啊……」
 
「你是考進來的?難怪我不知道你,高中會選我們學校的很少呢。畢竟成績要求很高,PR值沒90以上進不來,如果有這成績,都會選前段公立高中。大部分PR不錯的會選延平那種升學學校。而且我們學費又比一般的私立中學要高很多,這麼說來,你是菁英入學制度進來的。」
 
「沒錯!優秀的推理和邏輯能力!」林書和知道,這所學校一學期的學費就要台幣六十萬,這絕對不是普通有錢人念的起的。在這裡的,身價沒幾個億說不過去。
 
「依照你的通勤方式……你連小康都稱不上,家境有困難嗎?我們學校給的獎學金的確優渥,讀滿三年有一百八十萬,而且還有其他獎助學金和比賽獎金方案。但這裡大多數人都是從幼稚園一貫升上來的,你能融入我們嗎?」
 
林書和感覺到其他人用虎視眈眈的眼光看著他,四周一下子變得黑暗無比,他幾乎無法看清這一切,憂愁和擔心湧上來。
 
「沒關係的!我會想辦法。」林書和以自信開朗的態度說:「反正大家都還是人類,沒什麼好怕的,努力適應!」
 
原本想要逗弄這土包子的林欣盈,此刻對這名帥氣的少年改觀,從原本有些欣賞和好奇,轉為崇拜。
 
他家境不好,卻考出好成績,利用菁英入學制度進來,一舉扭轉劣勢,邁向成功人生,這不是很戲劇化的劇情嗎?
 
接下來這名帥哥將與上流社會的大小姐相處、結識和交往,這完全是偶像劇的劇情阿,林欣盈忍不住開始幻想未來的樣子。
 
其實上課的時候,大部分的人都跟一般學校上課沒兩樣,可是舉手投足,說話的態度、音調和口音,都聽起來受過專業的訓練,禮貌的素養充足。
 
絕對不會有人上課打瞌睡、分心或發呆,大家都神情專注,認真傾聽講課,老師也相當認真,講課的內容專業、講重點、不時穿插一些範例和小幽默,讓人不至於聽到睡著。
 
第一節下課了,林書和正打算去找別人說話,卻被意想不到的人攔下來。
 
「我帶你去參觀學校,怎麼樣?」林欣盈說。
 
「好、好啊,真的嗎?這所學校看起來很大呢!」他有點緊張,手足無措,小鹿亂撞。
 
「畢竟是一所綜合型的完全中學嘛!只是國中部、國小部和幼稚園都分布在不同的地方就是了,畢竟內湖的占地有限。」
 
在走廊上,兩人的存在沒有特別突兀。看起來大家都認識林欣盈,只是對從沒見過的他感到好奇,林書和能感覺到有些人用好奇的目光打量他。
 
「不過這裡真的好大阿。我知道很多政商名流和研究家都是出自這所學校,我想這所學校的教育方式肯定有過人之處。」
 
學校也有供宿,那些希望孩子能早點獨立和學習社交的貴族們讓孩子從國小開始住宿。
 
「因為烏托邦學園從小開始鼓勵學生們探索自己,追求自己熱愛的事物,與學習並行,成績並不是放在最前面。而且重視品德教育和待人接物,不管怎樣,台灣還是重視成績至上,所以成績最基本的要夠好,否則其他地方再亮眼,也難以被家長放進眼底。」
 
一開始,林欣盈先從校內博物館開始帶他逛起,講解起烏托邦學園悠久的歷史,創辦人是來自荷蘭的愛德華先生,為了拓展天主教的版圖以及達到教育普及的目的而建立,當時還是只有國中小的階段。
 
而後幾百年,才將高中以及幼稚園等必要的教育納入課綱。
 
有錢人和普通人從小受的教育就差好多阿。林書和心想。
 
「喂!你有在聽我說話嗎?你剛剛恍神了吧?」
 
「抱歉……」
 
「真是的!浪費我的時間,本來想說你是個很特別的人,結果居然沒有認真聽我說話!」林欣盈氣的鼓起腮幫子,雙手抱胸。
 
林書和覺得她好可愛。
 
「我只是在想,這裡真的是太美好了,好的讓我難以想像。像你這樣的有錢人家小姐,也願意這樣帶我,讓我很高興。我可能產生了一點自卑的心態,幻想自己是不是不值得擁有這些。但就算我讀了有錢人家的學校,也不會因此變成有錢人,我得時時刻刻提醒自己。」
 
林欣盈看了看他,嗤之以鼻地說:「你的小劇場還真多,想法簡直跟女人一樣細膩。」
 
「我爸媽都是小工廠的基層人員而已,我從小到大都被窮養長大的!哈哈,加上爺爺那邊的欠債,頑固的老爸堅持要還,說什麼不想成為像爺爺一樣不負責任的人……結果家裡就變成這樣。」
 
「喔,所以呢。你怎麼看待這件事情?你對你爸爸是怎麼想的?」林欣盈感到好奇,很多窮人整天東罵西罵,就是不檢討自己,難怪他們都很窮。
 
「我嘛……覺得老爸很傻、很蠢,不過他具有道德感和善的執念,這件事他根本不必淌渾水,要是我一定不會這麼做的。老爸他……有很多缺點,不過就這點來說,他是值得學習的對象,而他也希望我讀好書,將來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我不想辜負他,也希望自己能跳脫貧窮的循環。」
 
「你老爸有後悔那麼做嗎?」
 
林書和笑了笑,說:「我認為後悔是人之常情,如果有再來一次的機會,人當然想避開不幸、追求更好的生活,但光是趨吉避凶,就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嗎?我不這麼認為。人一味逃避不幸,不願面對曾經失敗的自己,終究學不會如何接納並省思自我。」
 
「明明只是個窮人,還真會說一番大道理呢。」
 
大小姐心想,果然沒有看走眼。她要定了。從今以後,你是我的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