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86.那些名字可不能輕易說出口

佐渡遼歌 | 2022-07-02 20:00:15 | 巴幣 506 | 人氣 37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根據夏羽所言,真正黑市的入口位於地下停車場。
 
  通往地下停車場的樓梯口坐著一名鯤島丐幫的五袋弟子,比起外面收門票的兩位還要多揹著一個布袋,滿臉鬍渣、容貌剽悍,用著低沉嗓音語焉不詳地說著樓梯下面並不屬於黑市的範圍,卻沒有明講究竟是何處也沒有禁止進入。
 
  夏羽笑嘻嘻地表示要過去,那位五袋弟子沒有多做攔阻,逕自起身讓道。
 
  相較於宛如廢墟的公寓群,地下停車場的環境相當整潔。地板一塵不染,日光燈管的光線晦暗,卻是沒有閃滅,顯然是故意調整成這樣的亮度。
 
  由於天花板較低,有種揮之不去的沉重氣氛。
 
  李少鋒偏頭看著好幾輛停在角落的千萬名車以及旁邊車道,突然意識到剛才在大門附近沒有看見停車場的出入口,大概那邊才是真正黑市的主要入口。
 
  「那麼接下來就看今天的運氣如何了。運氣不好的話,前面會是賣一些毒品、走私槍械的小混混,連談都不用談,可以直接回工房;運氣好的話則會見到五凶的成員,就算只是底層的跑腿也無所謂,能夠取得聯繫即可,今後要購物、委託也方便。」夏羽雙手插腰地說。
 
  「結果在最後關頭賭運氣喔……話說妳不是認識盜日團的現任團長嗎?如果想要取得聯繫,從上而下肯定更快吧。」李少鋒問。
 
  「團長又不是說見就見,而且還有身分問題啊。」夏羽說。
 
  這麼說起來,自己倒是沒有想過羽兒在蒼瓖城見到盜日團團長呂樂瀟的時候是使用阿撒托斯、瓦蘿莎還是其他身分……雖然追根究柢,她是不是在蒼瓖城見到的也是一個問題,當初提到這點的時候尚未確認就被敷衍過去了。
 
  李少鋒很快就放棄思考得不出答案的問題,瞥了眼站在身後的燕子沒有表示反對意見,隨即向前邁步。
 
  停車場另一端有扇鋼門,表面光可鑑人。
 
  門邊站著兩名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漢。
 
  「我們是第一次過來,請問直接進去可以嗎?」夏羽毫不畏懼地上前詢問。
 
  兩名大漢互相對視,發出輕蔑笑聲。右邊那位嘲弄性地揮著手趕人。
 
  夏羽也沒有客氣,當場「嘿」了一聲,旋身出腿,長靴靴尖正好穩穩停在大漢的鼻尖。
 
  下個瞬間,勁風轟然蕩出,震得大漢的髮絲鬍鬚全數往後吹。
 
  「說了我們要進去,如果沒有其他規矩就讓開。」夏羽保持微笑地俐落收腿。
 
  「不、不好意思,三位客人是玩家吧!請進!」左邊那名大漢急忙將怔住的同伴往後拉,滿臉陪笑著打開鋼門。
 
  「謝謝。」夏羽笑著更加燦爛,抬頭挺胸地進入通道。
 
  「那樣沒問題嗎?等會兒不會被報復吧?」李少鋒忍不住低聲問。
 
  「黑市就是這樣的地方啦。客人上門,負責顧門的理當行禮問好,剛剛那樣的態度就是徹底瞧不起我們,只好用拳頭講話了。如果在國外,那下還要真的踢實,就算沒有踢斷鼻梁也要踢出鼻血。」夏羽稀鬆平常地聳肩說。
 
  「真的假的,治安也太差了……」李少鋒暗自祈禱自己不會有需要到國外黑市的一天。
 
  通道莫約五十公尺,並不長。李少鋒隱隱約約覺得正在往下走,不過坡道頗為平緩,要不是習武練氣之後令五感更加敏銳,大概不會察覺到些微差異。
 
  「為什麼普通的公寓底下會有這樣的空間?這裡並不是停車場吧,難道像殲滅軍那樣後來才挖的嗎……總不會像冬花宮那樣原本是廢棄礦坑吧?」李少鋒思索著問。
 
  「對於有辦法在這邊販售商品的組織而言,從零開始挖出新的房間、通道也不是難事,順利的話幾天內就完工了。」夏羽說。
 
  「這個是防空地下室吧,應該是公寓落成就建好了。人家以前住的大樓也有類似的地下室。」燕子開口說。
 
  原來燕子學姊的老家是住在高層大樓啊。李少鋒獲得了不曉得何時可以派上用場的新情報,點頭應了聲。
 
  「從設計格局來看並不是普通的防空地下室,隱約有武學世家的影子……說不定當初上面的那些公寓群是某支隊伍的根據地,只是後來撤離或落沒了。」燕子補充說。
 
  「難怪會覺得牆壁特別厚,某些管線配置也不同尋常。」夏羽左右張望地說。
 
  「問題是前面似乎沒什麼人啊,真的在這邊嗎?」燕子蹙眉說。
 
  「這裡可不能像上面那樣隨意擺攤,勢力錯綜複雜,賣方內部都有過各種私下協議,因此賣方和買方都不會太多,一整天可能就兩、三組客人。當然啦,聽說國外的真正黑市就很熱鬧了,充滿各種閒雜人等、三教九流,有時候還會看到隊伍火拚,黑市直接變成戰場。」夏羽隨口說。
 
  「真不想去那種地方啊……」李少鋒再度嘆息。
 
  「畢竟利潤極端豐碩,即使不是克蘇魯遊戲的隊伍也會想要分點好處。如果台灣不是東方武術家佔多數,又沒有總榜第一的楚久樘坐鎮,說不定也會變成那樣。」夏羽說。
 
  「有差嗎?」李少鋒問。
 
  「東方武術家比較注重地緣關係,弟子也較多;反之,西方魔術師就比較……獨來獨往,如果缺乏能夠服眾的高手或大型隊伍,出現紛爭也比較難處理,最後就變成各種血仇、世仇了。」夏羽說。
 
  「這麼說起來,妳到底要買什麼?」燕子插話問。
 
  「玩家協會舉辦的隊長會議當日,台北車站周邊的監視攝影畫面檔案。」夏羽乾脆地說。
 
  「結果妳還是打算找出盜走藥方的人嗎。」李少鋒無奈嘆息。
 
  「當然了!我們當初冒著生死危險才好不容易盜出來,怎麼可以便宜不曉得打哪裡來的小扒手。」夏羽咬牙切齒地說。
 
  如果能夠常備大量寒黐膏,確實不是壞事。李少鋒妥協地說:「如果不會再將冬花宮牽連在內的話就隨便妳調查吧。」
 
  「他們早就全數撤離到不曉得哪個國家去了,不用擔心啦。」夏羽聳肩說。
 
  「現在的局勢已經夠複雜了,不要添亂。」燕子皺眉說。
 
  「不會啦,就是看看攝影畫面,要是找不到我也就放棄了。」夏羽說。
 
  「攝影機的檔案連警方、檢方都沒辦法全部弄到手了,而且又是在殲滅軍地盤上面,真的買得到嗎?」燕子懷疑地問。
 
  「只要給足金額,道爾・威森就會備好貨品。聽說是這樣。」夏羽說。
 
  「聽說……所以妳也是第一次進來嗎?」李少鋒訝然問。
 
  「聽過很多相關傳言,只是一直沒有合適機會。」夏羽說。
 
  「妳沒有證據裡面是道爾・威森的人吧?也有可能是盜日團、廷達洛斯不是嗎?」燕子反問。
 
  「能夠見到五凶的成員就行,他們的橫向連結很緊密的。」夏羽說。
 
  這個時候,李少鋒三人來到通道盡頭。穿過一扇大型阻絕鐵門,眼前豁然開朗,正是一間酒吧。空間寬敞、裝潢奢華,一側是桌椅區,一側是吧檯區。鵝黃色的光線搭配輕柔鋼琴背景音樂,宛如來到截然不同的場所。
 
  吧檯角落有著其他通道,顯然後方還有更大空間。
 
  酒吧內卻沒有任何客人,一名身穿酒保服的男子站在牆面擺滿酒瓶與酒杯的吧檯內,擦拭著玻璃杯。男子的容貌俊俏,略長的頭髮整齊往後梳去,卻是難以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類型,彷彿轉身就會忘記容貌究竟如何。
 
  「看來中獎了。對方是魔法師,而且很強。」夏羽暗自握拳,大步走上前。
 
  李少鋒和燕子互相交換一個眼神,默默跟上,站在夏羽身後兩側。
 
  夏羽毫不客氣地拉開男子面前的高腳椅,尚未坐下就問:「道爾・威森、廷達洛斯、黑曜玫瑰、灰雀蜂部隊,能夠聯繫上哪支隊伍的人?」
 
  「四個都是鼎鼎有名、如雷貫耳的組織,然而正因如此,可不能輕易說出口呢。」酒保男子平靜地說。
 
  「這個是外面那兩位大哥的東西,剛剛不經意就順了過來。希望幫忙還回去。」夏羽從口袋取出兩個錢包,放到吧檯上面。
 
  咦?她什麼時候偷的?李少鋒大感愕然,暗忖至今為止,羽兒也動手偷過不少東西,然而自己一次都沒有注意到異狀,接著用眼角觀察燕子的反應,看到她同樣露出難掩詫異的神情。
 
  「失禮了,原來是盜日團介紹的客人……或者是盜日團的成員?」酒保男子不動聲色地放下正在擦拭地酒杯,平靜詢問。
 
  「這個似乎不是回答呢。」夏羽問。
 
  「在下名為斐狄斯・費爾南斯卡,在此擔任酒保一職,並不屬於任何隊伍,不過若是客人希望購物、委託也會盡力達成。」酒保男子說。
 
  「那樣真是太好了。」夏羽說。
 
  「各位看起來都未成年,不含酒精的飲品有限,然而一邊期望著數年後可以嘗到真正的味道也是不失為一件樂事,請問想要喝點什麼?」斐狄斯問。
 
  「不需要飲料,那麼……我希望找道爾・威森。」夏羽說。
 
  「在酒吧這麼說是否有些不解風情呢?順帶說明,本店的飲食都是免費招待。」斐狄斯說。
 
  「第一次進來,我也不曉得裡面原來是酒吧,購物時候還提供餐點真是貼心,不過希望可以在其他客人進來之前買完,能否乾脆地說明是否有辦法和道爾・威森取得聯繫呢?」夏羽催促著問。
 
  「客人真是性急呢,不過畢竟是這幾天台灣最為受到注目的幾位,行程忙碌也在情理當中。」斐狄斯淡然瞥了李少鋒一眼。
 
  果然被認出來了……自己也在不知不覺間變成名人了。李少鋒暗自嘆息,沒有表露情緒地繃著臉,靜觀其變。
 
  「既然指名道爾・威森先生,不曉得客人希望購買什麼?」斐狄斯轉而問。
 
  「這個時間以及這個範圍內的所有室外監視攝影機畫面。所有就是所有,一個都不能夠漏掉。」夏羽從口袋取出一張事前寫好的小紙條,向前遞出。
 
  「沒有問題。」斐狄斯看也沒看地說。
 
  「不愧是道爾・威森,那麼請問費用怎麼算?」夏羽鬆了一口氣地問。
 
  「難得『受到啟發之人』願意光臨本店,本次免費贈送。」斐狄斯說。
 
  「那樣太不好意思了。」夏羽說。
 
  「若是能夠在今後繼續光顧就太好了。」斐狄斯說。
 
  這麼說起來,情報機關只販售「克蘇魯遊戲相關的情報」,不過那些情報也會直接、間接與其他情報有所關聯,價值不斐,其中想必也擁有五凶亟欲取得的情報,從「狂王」阿瑪迪斯的態度來看也是如此。
 
  在情報機關成員全數撤離台灣的此刻,他們必須倚靠著原本並不屬於旗下成員的修練者,或是透過暗中刺探、賄賂購買的方式間接取得台灣方面的情報……教團聯合大概也是採用類似手段吧。
 
  今後希歐如果有什麼要求,很有可能透過眼前這位作為五凶中間人的酒保傳遞過來,反之,自己這邊也有機會傳遞訊息讓他們知曉,瞞過殲滅軍、蒼瓖派的耳目。李少鋒一想到此,突然意識到羽兒此行的意義重大。
 
  「沒有購買商品不需要付錢的道理。」夏羽再度從懷中取出一整疊用牛皮紙信封裝好的現金,向前遞出。
 
  「……客人的心意堅決,在下就不再堅持了。購買的商品會在備妥後立即送至府上。」斐狄斯說。
 
  「希望今後有可以愉快合作。告辭。」夏羽毫不猶豫地跳下高腳椅,抬頭挺胸地領著李少鋒、燕子踏出酒吧。
 
  穿過通道之後,門口兩名大漢立即九十度鞠躬送客。
 
  李少鋒三人原路折返,穿過地下停車場與公寓群,離開黑市。
 
  「──這次確實中獎了,那傢伙沒有意外就是道爾・威森的成員。今後不管要買什麼,只要有足夠資金就都可以買到手。」夏羽暗自握拳,高興地說。
 
  「真那麼厲害的話就直接買下藥方啊。」燕子冷哼說。
 
  「燕子學姊,商品還是有『很難買到』和『不可能買到』的差別啦,真的提出那種要求,到時候被開了一個付不出來的天價也是自取其辱呀。」夏羽無奈地說。
 
  「這麼說起來,殲滅軍現在正嚴格管控機場、港口吧,五凶成員即使和教團聯合沒有直接關聯性,也會被列為重點觀察人物,有辦法輕易行動嗎?」李少鋒插話詢問。
 
  「真要出去還是有各種辦法。對於高手而言,四面環海的台灣根本就來去自如,最簡單就是那個俗稱的……水上飄的變化。」夏羽說。
 
  沒想到不只壁虎爬牆功,連輕功水上飄都真的有嗎?李少鋒大感訝然,不過轉念一想,羽兒都可以踏塵在天上飛了,單純在海面上走似乎也不是特別值得大驚小怪的事情。
 
  「當然普通的輕身飛縱沒有辦法在海上走太遠,百多公尺就是極限,不過香港、澳門和新加坡都有家族門派發展出更高階的變化,記得被稱為『踏浪』、『奔水』和『縱海』,配合特殊步伐,據說可以隻身渡海……雖然那也是在克蘇魯遊戲場所的情況,在地球能夠飛掠個幾十海里就很了不起了。」夏羽補充說。
 
  「一海里是1852公尺吧,那樣很遠耶。」李少鋒訝然說。
 
  「至少抵達外海接應的船隻沒有問題,因此才說台灣其實來去自如。」夏羽聳肩說。
 
  「……妳會嗎?」燕子斜眼問。
 
  「不會啦,我不喜歡游泳。」夏羽笑著說。
 
  「怎麼有點答非所問?」李少鋒說。
 
  「話題扯遠了,總而言之,這次先過來探探口風,下次就可以購買更加貴重的物品。」夏羽說。
 
  「妳還想要買什麼?」燕子有些不耐煩地追問。
 
  「算是與學長切身相關的情報喔。」夏羽說。
 
  「情報、紀錄、人脈與管道嗎?」燕子收斂神色,低聲說。
 
  先使用情報機關的「即時情報」與銀鑰的「過往紀錄」確定出李韶涵失蹤之後的行蹤,接著利用廷達洛斯的「人脈網絡」與盜日團的「銷贓管道」從人、物的兩方面去尋找。
 
  這是夏羽提出最有可能找到失蹤許久的李韶涵的辦法。
 
  既然情報機關選擇傾向教團聯合,靠著「受到啟發之人」的稱號多少可以得到合作,夏羽本身就是銀鑰的成員又與盜日團有所聯繫,四支隊伍當中已經和三支隊伍產生聯繫了,接下來只要有辦法接觸到廷達洛斯的高層幹部就行了。
 
  李少鋒原本知道那個不是短時間內可以達成的事情,刻意不去深思,沒想到會在這邊有所進展,心情也隨之變得複雜,忍不住握緊手指。
 
 





創作回應

黑狼
但是少鋒,你的摳摳也要準備很多耶,
不過我剛剛才想到,
如果要情報的話,千帆的師傅也有不少管道吧?
雖然少鋒可能不好意思麻煩他們,
但如果師傅的師傅知道了,依照他的個性可能直接插手幫忙了?
2022-07-02 20:10:45
佐渡遼歌
少鋒錢包,危!

是的呢,維洛妮卡師父目前都還只有出現名字
根據已知情報,從上次聖誕節寄了一封恭喜入學的明信片就沒有下文了
所以也有可能不曉得自己的弟子又收了一位男弟子
(少鋒:!?
師父的師父登場時候應該也很值得期待XDDD
2022-07-02 20:23:47
赤月狼
看夏羽這樣答非所問,她肯定會其中一招
2022-07-02 21:16:31
佐渡遼歌
咱妹可愛的學妹答非所問或有所隱瞞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XD
2022-07-02 21:43:03
露米諾斯 Luminous
不喜歡游泳和水上飄完全沒關係吧
反正銀鑰圖書館一定有,大概順便學了吧?

是說夏羽是怎麼搞到合法身份的?
2022-07-02 21:52:09
佐渡遼歌

練習的時候如果飄失敗就會沉下去了XDD
是的呢,她尚未說明過轉學到隔壁國中的細節,只是信誓旦旦地表示絕對不會被發現...
今後或許有機會知道......
2022-07-02 22:16:35
露米諾斯 Luminous
理論上其實一灘積水也可以拿來練習?還是這個變化是體外的,要操控水,所以太少不行
是說有沒有變化可以施加電磁力
2022-07-02 22:19:55
佐渡遼歌

不同變化有不同的原理或竅門,即使最後結果很像,運氣方式也有可能差很多。

本章提到的幾個變化其中一個原理是「單純加強基礎體能」。
理論上在右腳沉下去之前邁出左腳,然後在左腳沉下去之前邁出右腳,高速重複就可以在水上跑了XD
以前也曾經看過科學節目,普通機車的油門催到破百公里也可以騎在湖面上(當然轉彎的瞬間就會直接沉了),差不多是那樣的感覺XDD
2022-07-02 22:28:11
佐渡遼歌
如果要用真氣魔力干涉、影響其他物質,那樣會是非常高深細膩的變化。
比較偏向西方魔法師的「結晶」、「偽造迴路」這方面的範疇,又或者是冶煉外星兵器的技術層面XD
2022-07-02 22:30: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