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99 四大災殃篇(18)

小光光 | 2022-07-02 19:57:54 | 巴幣 2 | 人氣 23


在曉月等人踏上長途旅行之前,有一件事情很重要。

那就是補給!同時也要將損毀的匕首交給妲拉芬,看是要換新還是打造自己的武器。

途經之前無趣的城市『圖迪爾』曉月終於找到了新的樂趣。

關在地下城許久的鹿迪,彷彿就像年幼的小孩子一樣,對全部的事物都感到好奇、快樂。

看著這樣的他,曉月一不注意笑出聲來。

「幹嘛?笑我?」

「沒有沒有,你不要誤會了」

「如果我開心、傻傻的樣子,能夠讓親愛的不再繃緊臉頰,我很樂意~」

被竄過來的鹿迪拍了拍頭,曉月意外地感到安心。

「鹿迪只要做好自己就好」

捏了捏她的小臉,兩人決定放鬆一下。

儘管沒有幹什麼只是到處走走,到處看看,但是緊繃的狀態也因此得到舒緩。

同時在後面看著這種酸甜戀愛劇的拉格爾很不是滋味!要不是自己說好不干涉其中,一定會戳他們兩人,要求自己要看狗血劇情而不是戀愛喜劇。

附帶一提,真的講出口會被打,已經有親身經歷了。

當戀愛喜劇進行到了黃昏時分,兩個人才有所意識到,時候不早了。

簡單的進行晚餐後,等著拉格爾的是期盼已久,成人的戀愛喜劇,只不過在此之前有點小插曲。

曉月跟鹿迪酒量都不太好,一個人是喝完就會去到處拈花惹草,一個是會發瘋砸場子。

其中砸場子的最麻煩,為了拉住發酒瘋的鹿迪,商家損失慘重,客人則是各自有輕、重傷。

要不是拉格爾把一旁在跟其他女人親暱的曉月拉來處理,怕是這個夜晚不會結束。

而他的處理方式,反而讓人感到疑惑。

「各位阿~~看來我家小~可可愛惹了...麻煩~那麼!今天我來買單!」

雖然有點酒醉的樣子,但是那副悠然自得的神情更像是假裝喝醉,好去到處播種的感覺。不過在他對別人播種之前,鹿迪就已經半醉半醒的掐著他去房間了。

賞心悅目的度過一晚,拉格爾負起責任叫了兩人起床準備繼續趕路。

然而睡得還沒有忙活得多,兩人根本不打算理她。

看著自己像老媽子一樣,還又被人忽視,下一個剎那包裹兩人的棉被就「咻!」的被抽走了,原地翻轉一圈後腦子想不醒也難。

「醒了嗎?」

「醒了醒了」x2

儘管粗暴,但是效果是一流的。

就算身體疲勞,腰痠背痛,兩人也仍舊爬起床來,下去吃早餐。

「親愛的你不吃嗎?」

自己吃了兩三口,鹿迪才注意到曉月沒有動手,剛想推他輕微的鼾聲已經傳入耳裡。

「有這麼累嗎?」

撥了撥他那凌亂的頭髮,鹿迪笑著繼續吃著自己的三明治。

簡單的享用完早點,鹿迪便拍了拍他的臉頰叫人起床了。

「親愛的~」

「恩...呃?怎麼了?」

一開始看鹿迪笑瞇瞇的,曉月還以為怎麼了,結果等她拿起手帕擦了擦自己睡覺時留在嘴角的口水,這才明白笑容的含意。

「你是不是在偷笑我?」

「怎麼可能~只是親愛的這樣子好可愛」

被笑的更加燦爛的鹿迪擦著嘴巴,他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既不該生氣,也談不上害羞,就只是覺得怪怪的。

而在尷尬之餘,鹿迪的一點點小破綻打破了她自己沉溺其中的時間。

「你也很不小心呢」

奪過手帕,輪到曉月幫她擦嘴巴了。

將其嘴邊的三明治碎屑清理掉,他就把手帕嘟還回去了。

看著兩人甜蜜幸福的樣子,拉格爾就很不是滋味。

單身狗看到別人秀恩愛就會感覺到一肚子火,但是活了上千年也讓她懂得如何保持冷靜。

「既然你們都吃飽了,該繼續上路了」

掐斷他們的打情罵俏,拉格爾便拿上名為曉月的錢包去結清帳款。

從旅店出來,剛想朝城外走去,曉月便將人攔了下來。

「就這麼一昧的趕路,過程顯得不是那麼有趣」

「親愛的你想幹嘛?」

看到那若有所思的樣子,鹿迪也很好奇他有什麼主意。

「我們來接點任務如何?」

「你缺錢?」

對他的話提出質疑,拉格爾換來了一張頗具嘲諷性質的臉。

「怎麼會呢~只是想要豐富過程的味道。像是採集點草藥、野菜或是討伐一點野獸或魔物這樣」

「如果你可以正經一點就更好了」

「我盡力」

捏捏了自己的臉,曉月勉強收起浮誇的表情。

「既然要接任務,那麼我們趕快走吧」

鹿迪拉起兩人的手,徑直的走去探索者協會。

而接任務的過程比想像的還要漫長,相互不熟悉的櫃檯人員不敢給出過高的任務,而水準之下的任務曉月等人不能接受。

相互不理解之下,三人只能選擇各自去公佈欄挑選任務,不過裡面發布的基本都是必須當地完成的任務,這並不適合需要長途旅行的隊伍。

看了快半小時,曉月是一點收穫都沒有。

不過另外兩人就不一樣了,都有挑到至少1個,自己想做且適合的任務。

「你們接了什麼阿?」

好奇一問,在鹿迪那邊得到一句「秘密~」而拉格爾則是直接丟了過來。

看到內容是討伐魔物,曉月大喊「喔!NICE!」心情愉快到走路都飄飄然的,在櫃台確認任務時,甚至都被投以異樣的眼光。

不過等到真正上路,他的雀躍慢慢轉變成失落。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