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深宵學院 神秘事件研究社II(黑、清、愛、西、沙、楓、四)

黑漆 | 2022-07-02 18:22:37 | 巴幣 116 | 人氣 68


本篇為合作小說計畫 深霄學院 的文章

本次參加者為:

黑色油漆

清月

愛德莉雅

西嘎歪斯斯

沙海孤京

楓殤

四弦



深夜之下……寂靜的帷幕覆蓋著校舍,漆黑的教室緊閉著門窗,四處都掛著一盞盞的提燈。不知為何,走道上瀰漫著一股迷霧,只有提燈的光芒照亮著走道。
 
瑟娜站在充滿迷霧的前方,鮮紅的眼瞳瞪視著迷霧之中。陰暗角落中的事物,與之對視後便緩緩縮回黑暗中,似乎不肯與她正面相見。
 
迷霧之下,瑟娜的足下蔓延著漆黑的影子,看上去有些漂泊不定,不知是燈光的關係……還是她本人的緣故?
 
銳利的尖牙上沾染著一絲血跡,她在其他人來到她面前之前,舔拭掉。
 
她的腰間掛著一把金色的槍,另一個腰包內裝滿了子彈,今日選擇放髮的她,飄逸著一頭熏金色的秀髮。從背影看上去,卻又有些形同鬼影。(黑)

形影飄忽,洋溢著幾分慵懶氣息的銀狐今天依舊準時。
她輕巧地來到沙發上坐著,翻開《世界巧克力圖鑑》,接續上回的閱讀進度。
閱讀的同時,她的身旁飄浮著一柄手臂長的狙擊槍,彈匣內依序以火、水、風、木壓縮填充進魔力子彈。這是她尚未當上神殿之主時的愛用武器,而如今也應景拿了出來,應對今晚的怪談討伐。(清)

據說,在校舍的深夜之中……
無底的黑洞將會出現在一間教室之內。如果踏進了教室,就會被若干的手拉進黑洞中,一旦被拉進去,現在的他將不付存在,取而代之是另一個他……
  by 深霄學院-校園不可思議傳說「黑夜中的無底空洞」
這是發生於某天深夜的一場意外。
校園的某一處,樹蔭濃密的遮掩住天上的滿月,一隻行跡鬼鬼祟祟的男性人影迅速穿過月照之地,竄進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樹蔭下。
被光明照射的短暫時刻,若是草叢裡正巧躲著人,便能清楚看見這隻可疑的傢伙背上背負著一大足以裝入一輛貨車的垃圾袋,以及左右手各拎著一小垃圾袋。
他的腳步匆促,像是追趕不可能出現的垃圾車,偷偷接近校舍後方偏僻的空地,躥進後門。
這隻可疑的傢伙不是誰,他是來自其它世界的龍,化為人形,跟隨石靈就讀深霄學院的墨逍。
墨逍轉進其中一間教室,教室中央有一個黑洞,至於何時所生何時消失,他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總之,剛入學時湊巧發現到這個異象,有些麻煩事就很好毀屍滅跡了。
例如,被石靈不小心毀損的校園設施。
墨逍毫無猶豫的把垃圾全部丟進黑洞裡。
漆黑的穴口裡升起無數隻手掌,猶如飢渴著、彷彿祈求著什麼,手掌爭先恐後地抓住垃圾袋,很快地,被撕裂的袋子裡撒出一堆扭蛋機、冰箱、雕像、奇怪的動物屍塊……漸漸沉入黑穴。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填不滿的黑色洞穴,真是太棒了。」
墨逍雙手插著腰,仰頭大笑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這樣就沒人發現石靈製造的大型垃圾啦!
一個不注意,腳踝被手掌抓住,連同垃圾一起,活生生被拖入無底空洞。

無底空洞邊緣,一雙手掌攀附地面,爬出一隻體型同墨逍如出一轍的黑影,步態蹣跚地離開教室,融入今晚的黑夜中……(西)

布蘭卡身穿著白色長袍,手持著法杖,敲了敲隔壁的房門。
「等一下!」房內傳來回應。
過了不久,門打開了,門後是諾艾爾穿著黑色旅者袍、腰間佩著單手劍
「走了吧?」布蘭卡問
「嗯,集合去!」諾艾爾回答(沙)

叩叩,愛德莉雅輕敲房門後便和愛莉一同踏入裏頭。
他們身上配有大馬士革短刀、炸藥包、打火機等現代裝備,
身為精靈卻配有槍械,讓人感受到強烈的違和感。
「假如遇到上次魔法失效就不妙了,雖然連臨時用的魔法石都準備好了,但還是有些不放心。」愛德莉雅拍拍手上的斯登衝鋒槍道。
「愛德莉雅,定位傳送魔法已經設好了哦~
揹著一把斯普林菲爾德步槍的愛莉攤開一張畫有複雜符號的魔法布,並牢牢固定在地板上道:
「這樣遇到危險就能馬上傳送回來了,應該吧?」(愛)

冬之羽與好友夏奈也在四處觀察,冬之羽並沒有武器,只有腰包放著符咒,而夏奈手持她的風妖精法杖做足準備對抗可能會到來的威脅。
「不過秋實到哪裡去了呢?」
「不知道,但應該只是還沒到吧?」
夏奈說道,一段時間後秋實才姍姍來遲,背上還背著她使用的戰斧:
「抱歉小冬我來晚了。」
「把我當空氣是吧?」
秋實無視夏奈跑去跟冬之羽談話,而冬之羽也有些疲態的說著她的準備:
「我這次加強了符咒的效力,雖然消耗的魔力變多,但可以避免魔法失效的情況。」
「那就讓我來幫妳『補魔』吧~
秋實抱著冬之羽說道,但馬上就被夏奈拿法杖敲,不意外的冬之羽在她們吵起來前阻止了她們。
「我們先去找其他人吧?」
冬之羽提議,夏奈與秋實在思索片刻後同意了冬之羽的提議並開始行動。(楓)

「對了銀狐醬。」愛莉忽然湊了上來:「要不要和我們做些快樂的事呀?
「不要這樣啦,愛莉....」愛德莉雅羞紅了臉,把愛莉抱得緊緊的(愛)

銀狐翻閱著手中的書籍,余光瞥見了一旁的精靈姐妹。
「快樂的事⋯⋯」她清冷的面容沈默了半晌,又瞥了眼湊向前的愛莉,淡然開口道:
「快樂的事,愛莉妳指的是什麼樣的事情呢?」
說話的同時,銀狐暫時闔上了書本,表情柔和下來,略帶調笑的目光凝視著愛莉。(清)

「當然是愛爾蘭舞囉!」愛莉走到空曠的地方開始跳起來:「跳舞會使人快樂!對吧愛德莉雅~
「可是....在大家面前跳還是有些害羞呀....」愛德莉雅回應到一半,忽然被愛莉拉進來跳。(愛)

銀狐翩然起身,來到愛莉身旁模仿她的舞姿,教室中響起音律有致的踏步聲,此起彼伏。
「愛莉妳跳得很好呢。」銀狐一邊學習身旁的舞步,一邊稱讚道。(清)

校園中庭。
A1班的社團成員們一個個陸續以作為定點的社團教室集合。
教室內發生的粉紅泡泡情景,化解了夜晚靜肅緊張的氣氛。
此時,頭頂的日光燈管忽明忽滅,閃爍了幾下便恢復正常照明,反倒是社團大樓外的路燈破碎,路燈周圍陷入了漆黑。
教室裡的眾人探頭望向窗外,窗戶正下方有隻高大的人影,正朝著眾人揮手。(西)

「謝謝銀狐,你也很棒哦~
清脆響亮的踏步聲縈繞整個空間,三人踏著相同的舞步,彼此精緻柔美的五官洋溢出喜悅之情
「銀狐很厲害呢,跳得很棒」愛德莉雅害羞地說著,順著舞步擺盪出波濤洶湧的壯闊畫面。(愛)

「妳們也跳得很棒。」銀狐微笑著點點頭。
一曲落幕,她偏頭看向陸續到來的學生們,今晚的怪談冒險似乎就要開始了。
她輕輕捏了捏愛莉和愛德莉雅兩位精靈少女的手,向兩人邀舞表示感謝:
「謝謝妳們邀請我來跳愛爾蘭舞,下次有機會再一起。」(清)

「「不客氣,以後還有機會~」」兩人被輕輕捏得臉頰泛紅,靦腆的回應(愛)

「盯~|ω。)
這時,愛莉忽然偷偷觀察小冬、小夏與小秋(愛)

宛如宿醉般的暈眩與不適感朝黑麥襲來,那股悶痛以後腦勺與背部為起點擴散至全身。
「嘶——」黑麥揉著後腦腫起的包,疼得倒抽一口涼氣。他眨動雙眼,視野所見仍舊是一片虛無般的漆黑。
前不久似乎才遇到相似的狀況呢。
他試圖回想昏厥前的遭遇,只記得腳底突然難以施力,接著失去平衡的上半身向地面陷落。
這時,一束微弱的光跡射入,彷彿頭頂上方的空間出現了通道。
有甚麼物體迅速地掠過空氣,聲音由遠至近。
感覺......像是刺破飲料杯膠膜的吸管,精準地扎向奶茶中的珍珠。
而他就是那顆珍珠。意識到這點時,黑麥已經躲避不及了。
「原來我是掉下來的啊啊啊——」
碰!黑麥被墨逍壓在身下,再次昏死過去。(四)

冬之羽察覺到有一股視線在盯著自己,於是下意識的轉頭看過去:
「啊,是愛莉同學啊,妳好。」
「怎麼了嗎?」
夏奈有些疑惑,但秋實繼續黏在冬之羽身邊,彷彿保護自己最心愛的玩偶的小孩,讓一旁的夏奈看不下去:
「妳到底要纏著小冬多久啦!」
「我又沒給她造成什麼困擾,又沒關係。」
看著兩人又為自己吵架,冬之羽也只是無奈的苦笑。(楓)

「想知道進去之後,我們應該要做些甚麼?」
她食指頂住自己的雙唇向夏奈提問,爾後微笑續道:
「不過妳們感情真的很好呢」(愛)

眾人集合之後,一齊去到了黑洞所在的教室……
 
教室內飄散著迷霧,中央的課桌椅憑空消失,只剩下外圍的幾張課桌椅還有置物櫃。
 
巨大的黑洞位在教室中央,漆黑無光的色澤十分混濁,窗外則是正常的夜景,然而感覺不到半點生命的氣息。
 
關起的教室門窗,走廊上的景致被一片迷霧覆蓋,什麼也無法看見。
 
當眾人都來到教室後,瑟娜才出現在眾人身後。
 
她看著"課桌"、"置物櫃"、"講桌"、"黑板"、"燈飾",仔細的觀察著。
 
地面上有些許水漬,似乎是從黑洞裡落出來的……
 
(調查骰1D20 超過10則成功)
(使用專注可以必定成功,但是所有人必須降低至1D15,只可使用一次)(黑)

「先展開調查吧,看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利用的資源。」
夏奈說著便查看課桌,冬之羽則是好奇地跟夏奈一同確認,而秋實則是對燈飾產生了興趣。(楓)

1D20
18[18] = 18

1D20
5[5] = 5

課桌裡面,放置著文學作品,大多是一些色情文學,上頭都沾染了一層水氣,尤其是書內的模特兒,臉部十分模糊。(黑)

沒能勾到燈飾的邊緣,只見燈黯淡了下來,周遭被迷霧所覆蓋。(黑)

「這是甚麼啊?」
冬之羽有些好奇的拿起其中一本書想翻閱卻被夏奈阻止,而她也只是簡單說一句:
「別看,這對妳不好。」(楓)

「不要分散的太開,盡可能看得到對方」有別於平時的害羞,愛德莉雅認真道(愛)

「我先檢查這裡喔~
愛莉敲了敲黑板(愛)

1D20
7[7] = 7

黑板相當牢固,敲下去並沒有半點動靜。(黑)

銀狐悄悄湊到了瑟娜身邊,她目光淡然,似乎對調查沒什麼興趣。(清)

「可惡鉤不到。」
秋實低聲抱怨道,隨後便前去與冬之羽等人會合:
「有什麼發現嗎?」
「除了文具和不堪入目的書本之外沒有別的了。」
「不堪入目?」
聽了夏奈的回應,秋實有些疑惑,這言論也把冬之羽搞迷糊了,但夏奈也不好解釋,於是便把這件事暫時擱在一旁繼續尋找是否有其他可用的線索。(楓)

「講桌嗎?」愛德莉雅的目光看到講桌,決定嘗試看看(愛)

1D20
20[20] = 20

講桌內,有一本古書。古書的書皮由人皮縫製而成,裡頭的內容讓人不寒而慄。(黑)

「人皮...製作這種書的人真糟糕」愛德莉雅嘆了口氣,取出一顆驅魔用魔法石握在掌心(愛)

「哎呀?怎麼了嗎?」瑟娜面帶笑意的朝向銀狐問道。(黑)

「來偷懶的。」銀狐微笑著,看向瑟娜的目光中隱含幾絲深意。(清)

「原來如此……我有一些熱茶,要嗎?」瑟娜不慌不忙的說著,顯然對於現狀沒有動搖。
 
她的視線微微撇向一旁的角落,看著角落的水漬,上頭的反射有一個飄渺不定的人影。(黑)

「好啊,我這裡有各種即溶苦巧克力粉,佐熱茶是絕配。」銀狐說著,從半空中拿出幾罐玻璃小瓶,裡面盛裝深棕色的細粉末。(清)

「哎呀?那可真是巧克力奶茶呢。」瑟娜說完,拿出一個保溫瓶,裡頭裝著一大杯的奶茶,她遞給了銀狐。(黑)

「謝謝。」銀狐點頭致謝,接過保溫瓶,在自備的瓷杯中盛了些許茶水。
將保溫瓶遞還瑟娜,她在瓷杯中撒了些苦巧克力粉,隨即看向瑟娜的方向,開口詢問:
「瑟娜,要來點苦巧克力粉嗎?這苦澀味值得深品哦。」(清)

「當然沒問題。」瑟娜笑著伸出手。
 
她撇了一眼人皮書,嘴角微微揚起,意味深長地笑著。(黑)

「這是知名產地的可可精製而成,運用了一些魔法的力量,讓粉末入水即化⋯⋯瑟娜妳中意的話,這支小瓶就送給妳了,就當作是替那位好友的回禮。」
銀狐微笑著遞出玻璃小瓶,等待瑟娜的回應。(清)

「那我就不客氣地收下了。」瑟娜笑應,隨即接過了玻璃小瓶。(黑)

銀狐端起苦巧克力奶茶,輕抿一口,繼續待在瑟娜身邊,看上去似乎沒有想前去探查的欲望。(清)

lamp」布蘭卡先試著詠唱了簡單的咒語,一盞燈輕輕照亮了布蘭卡的周圍
諾艾爾輕輕敲了一下她身旁的置物櫃
「小心點」布蘭卡提醒(沙)

1d20
9[9] = 9

置物櫃受敲擊後沒有反應,似乎有上鎖,應該去找鑰匙或是強行拆開。(黑)

「打不開呢…...」布蘭卡說
「要敲敲看嗎?」諾艾爾問
「不用了」布蘭卡說,隨即掏出鐵絲,準備開始進行解鎖(沙)

開鎖並沒有成功,但是鐵絲沒有斷,依然可以繼續嘗試。(黑)

「還是沒開喔……」諾艾爾說「算了,放棄吧」
「這材質看起來可以用高溫切割」布蘭卡說「幫我最後一次吧」
「好吧,先說一聲我要那些在講桌的書喔」諾艾爾說
刷的幾下,布蘭卡手中的鐵絲變得比原本更尖銳了
hi-heat」布蘭卡詠唱了另一個魔法,鐵絲尖端開始發紅、發燙,她開始用這支鐵絲切割置物櫃(沙)

1d20
18[18] = 18

切割開來後,裡面有一把相當長的釣竿,釣魚線上連接著一個大鉤子。(黑)

「這根釣竿能做什麼事啊」諾艾爾問
「這是個好問題呢」布蘭卡回答「我們問問其他人吧!」(沙)

「不知道能不能把掉進去的人掉出來呢?」愛莉道

「嗯....只是聽說而已,所以對釣竿產生這樣的疑問」
愛莉打量了一下對方,耳朵挺得非常厲害

「愛德莉雅,通常這種書都可能會有夾層喔」
聽聞愛莉這麼說,愛德莉雅決定仔細翻看看,同時數顆驅魔石已擺成十字架形狀(愛)

1D20
17[17] = 17

「原來釣竿是這樣用的啊!」諾艾爾驚嘆的説「我還以為這是流星鎚的一種欸!」(沙)

「石靈同學」諾艾爾喊道「聽說你知道這玩意兒怎麼用,可以請你教教我嗎?」(沙)

「怎麼這麼多人聚在這裡,是在辦什麼活動嗎?」墨逍教室門口,探頭望著裡面的人,然後看見了自己???
「堵在門口做什麼,進去。」石靈踢了他一腳。(西)

「嗯??」兩人的耳朵晃動了一下

「居然是流星錘嗎ww」愛莉對小諾的發言感到十分有趣(愛)

「外面有一堆墨逍走來走去」石靈說。(西)

石靈抬起左手朝半空中一撈,手掌指縫間一條一條絲線無形生有,當手掌收束時,已獲得一束長絲線。(西)

「這是能夠綑綁密珈蘿老師的線,十分牢固。」石靈將線交給諾艾爾。(西)

「這樣啊」諾艾爾道「有人可以幫忙嗎」
「這東西先拿著吧」布蘭卡説「也許現在我們還沒辦法使用這根釣竿」(沙)

人皮書翻開,裡頭記載著密密麻麻的誘拐殺人日記,受誘拐的對象大多都是小孩。
 
要詳細看看嗎?(黑)
 
愛德莉雅深呼吸並仔細閱讀,至於愛莉則是警戒四周(愛)

????年十月九日
 
我入手了一名非常可愛的孩子,她就與我以前的女兒一樣可愛,所以我不禁把她打扮成了最美的樣子。
 
但是,我總覺得哪裡不對。
 
她看著我的眼神沒有女兒的敬愛,所以我挖走了她的雙眼,這樣她就能敬愛我了吧?
 
很可惜的是……她卻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偷逃跑了。
 
所以我把她抓回來,砍了她的雙腳,這樣她就不會在逃跑了吧?啊……我可愛的女兒啊。(黑)

愛德莉雅神情冷漠的繼續翻閱著,與平時的模樣判若兩人(愛)

「夏奈說的對喔,這個不建議看」愛德莉雅又恢復到靦腆的微笑提醒小冬,之後繼續翻閱

「?」愛莉上膛步槍,耳朵挺了起來
她舉起步槍,仔細觀察四周動靜(愛)

????年十月十一日
 
她為什麼像狗一樣在吃飯?為什麼不好好坐在餐桌上與我一起用餐?她就那麼看不起我嗎!?不,不,不,冷靜一會,我必須有點耐心。
 
她吃飯時,總是掉的滿地都是,和我可愛的女兒截然不同。
 
也是,她不過是冒牌貨。
真正的她已經死了……(黑)

「即使找了替代品,逝去的都不會回來了啊....」此時她瞥了一眼背對自己的愛莉,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但我的愛莉會永遠陪著我』
她依舊表情冷漠的繼續翻閱下去(愛)

????年十月十四日
 
她在發燒,然後死了。
 
我想挽留她,但她開始發臭,只好拖去後院埋了,只挖走了必須的部分。
 
為什麼誰都留不住……?啊哈哈哈哈……
 
距離一百個孩童的心臟,只缺一個了。(黑)

「愛德莉雅,你在看什麼呀?」
回過神,發現愛莉已經與自己面對面
「是小孩子不該看到的東西,看來裡頭沒鑰匙」
她靦腆的回答愛莉,馬上蓋住書本(愛)

無底空洞。
跌落底部的墨逍一躍而起,拍落沾到衣服的毛皮血塊,他踢開纏在鞋子上的一團亂髮,環視四周一圈,這裡像是大型的廢物回收場,包山包海什麼都有。
這時,眼尖的墨逍發現一台全身按摩椅,令他驚訝的是,竟然有電力能動!
他捶捶最近做粗活有些痠疼的肩膀,坐上按摩椅,好好享受舒緩肌肉的時刻。(西)

「說起來……黑麥先生沒有出現呢,說不定已經與某些人一樣,墜落進去了。」瑟娜用非常細小的聲音說著,她幾乎將嘴靠在銀狐耳邊,似乎是刻意說給對方聽的。(黑)

「唔.....」愛莉嘟嘴,繼續張望四周(愛)

「對了.....」愛德莉雅把書收到包包裡:「搞不好以後能提供線索」(愛)

「是這樣呢。」銀狐姣好的眼眉微瞇,彎成了兩彎明月,像是一隻在思索著壞主意的狐狸精。
她朝向瑟娜的方向看去,似乎想從對方的表情中探查到事情的眉目。(清)

瑟娜僅是優美的笑著,從中看不出一絲的情報。(黑)

「嗨~你們好啊,good night~」
墨逍走進教室,用著宏亮的聲響朝眾人打招呼,裂嘴一笑,試圖闖入圈子。
「你們在做什麼?」(西)

「你好,墨逍先生。」瑟娜平穩的回應。(黑)

銀狐又端起瓷杯,湊近杯緣抿了口苦巧克力奶茶。
恰到好處的苦澀在口腔中暈散,她的表情舒展開來,發自內心的喜悅盈滿面容。(清)

「美麗的女士,誰掉進去了?」墨逍歪頭詢問。(西)

「是一頭優美的龍與一位神秘的男子。」瑟娜笑回。(黑)

「喔,淘氣的孩子。」墨逍露出心疼的面容。「也許他們很快樂,做著爽快的夢。」(西)

.....
愛德莉雅偷偷掏出注入聖光子彈的消音手槍,對準墨逍的腳周圍地板射擊,藉由彈痕形成聖光辨別邪物(愛)

銀狐默默移動身子,輕點幾步,正好用瑟娜的身體擋住了身周隱約漫出黑氣的高大男子。
然後繼續喝茶。(清)

漆黑的深淵中,一名畸形的男人十分高大。
 
他背對著掉進洞內的人,手中拿著一把刀不斷的磨著,其餘的人都在後方安靜的凝望。
 
地面由一個鼓動的心臟構成,無數的鍊子綁著一個只有上半身的女孩,大量的刀將一個只有上半身的女人釘在牆上。
 
而人們的後方,有許多的廢鐵塊。(黑)

「釣竿理論上是用來與黑洞下的人溝通用的,代表底下的人勢必要先拿走些什麼,我們再把他拉上來,是吧?」瑟娜低聲對銀狐說道。(黑)

瑟娜從腰包中拿出一條金色的繩索,綁上一個紙捲,往下丟入黑洞中。
 
黑洞上方隨即掉下了一個紙捲,由金色的金屬繩索綁著。

愛德莉雅見沒什麼好調查的,決定繼續翻閱書本的後續,當然發現這裡可以使用魔法後,便用聖光結界保護好自己與愛莉(愛)

「原來如此,足以跨越異空間的物件嗎⋯⋯,那可要底下的人耐心尋找了呢。」銀狐笑語,看了眼漆黑的無底深淵。

銀狐又抿了口巧克力奶茶,杯中的茶水仍然半滿,沒有將要見底的跡象。(清)

????年十月二十一日
 
大批的警察來到我這裡,將我圍困在這間小屋,無路可退了。
 
明明只缺一個完美的心臟!就只缺一個了!
 
只要巫術成功,我的女兒就可以回來!我也可以向妻子報仇!(黑)

「妻子?」愛德莉雅驚呼,當然這也吸引了愛莉的注意力
「愛德莉雅,我也能一起看嗎?」
「好呀」
於是兩人依偎在一起繼續翻閱(愛)

????年四月七日
 
當年,我和妻子結婚,生了一個女兒,我們的女兒十分可愛。
 
但是我的第一任妻子早逝,我只好再娶。
 
然而新的妻子對女兒經常有不滿,我也開始注意到女兒身上滿滿都是傷。
 
為此我與妻子大吵了一架,她卻派了許多黑幫分子來逼迫我妥協,放棄本來的女兒,只選擇和她在一起。
 
一氣之下,我殺死了妻子。
 
她的家族為了報復,把我的家族與我的女兒都殺了,這個仇我不能不報……
 
我……(黑)

「請問,我可以一起看嗎?」諾艾爾輕輕拍了愛莉的肩膀,問(沙)

????年四月八日
 
為了我的女兒,我要重操家裡的舊業……
 
復活死者的儀式,需要一百個孩童的心臟,我該開始準備了。
 
然後我要讓惡魔寄居於我的身體,來殺光那些仇人……(黑)

「嗯......
秋實看著漆黑的深淵,冬之羽在手中形成光球放了下去,光球隨著落下深淵慢慢消失,彷彿是個無底洞。
「光芒消失了。」
冬之羽露出有些擔憂的神情說著,萬一掉進去可說是萬劫不復了,而夏奈在冬之羽身後把對方帶到自己身邊,以免對方掉下去,而秋實看著沒法看到地步的深淵也退後幾步。(楓)

「……」瑟娜沒有回覆,僅是在等待底下的人接過紙捲。
 
她心想:我是不是變成作者的工具人了?(黑)

石靈從他人口中拼湊出事件原貌,考慮到洞底的真*墨逍可能會宅化,決定跳下黑洞。
落入洞底的石靈撿起紙捲,上面寫著......(西)

黑麥悠然醒轉,記取上回教訓的他不敢再摸黑行動,立刻掏出便攜式手電筒探查洞底,卻見到一個身影佇立在幾步之外,端詳著手中的紙捲(四)

「周圍應該有許多奇怪的雜物,從裡面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物品會吸引奇怪的生物,用那個引走它,拿走看起來最重要的東西。剩下交給我吧。」(黑)

兩人專心的繼續翻頁(愛)

「恩……你沒死啊。」石靈意味深長的看著黑麥。
然後把真正的墨逍踢醒。(西)

放眼望去,周遭有大量的廢鐵片,許多都是用來撬開肋骨的器具,上頭都染著鮮血。(黑)

石靈撿起地上的廢鐵片,然後咀嚼吃掉。(西)

吃起來有一股鐵鏽與血腥味,還略有臭氣。(黑)

石靈隨意撿起地上撬開肋骨的器具,啃食吃掉。(西)

「姑且算是半死不活了。」黑麥狼狽苦笑,一邊將手電筒照向紙捲,示意大家查看內容。(四)

上方的瑟娜,知道紙捲被拿走後,便收回繩索。
 
她走去拿起了釣竿,往下丟入黑洞,巨大的鉤子似乎能乘坐人。
 
「周圍應該有許多奇怪的雜物,從裡面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物品會吸引奇怪的生物,用那個引走它,拿走看起來最重要的東西。剩下交給我吧。」(黑)

「我看到了惡魔。」石靈向一人一龍說出書裡的記載。
「不如從裡面找找看,有沒有什麼物品?
墨逍翻到一根狼牙棒。(西)

銀狐放下瓷杯,讓杯子飄浮在半空。
她伸手拿起另一側的狙擊槍,略微瞄準,朝著漆黑的深淵下方扣下扳機。

1D20
2[2] = 2

銀狐微微皺眉,似乎感覺到射中了不是什麼重要物品。
她柳眉輕挑,將射擊模式調整成三連發,再次扣下扳機。

1D20
1[1] = 1

1D20
4[4] = 4

1D20
6[6] = 6

命中了一個廢棄鐵罐,鐵罐上有著貓咪圖樣。

又分別命中了鐵片、鐵罐、鐵夾子,清脆的聲音讓底下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然而前方的怪物依然不為所動。(黑)

「我盡力了。」銀狐收起狙擊槍,再次端起苦巧克力奶茶。(清)

銀狐不知想到了什麼,清冷的面容漫上幾分笑意,看向身旁的瑟娜,一字一句清楚開口道:
1D20
20[20=20」(清)

「呵呵。」瑟娜笑而不語,刻意避免回答自己能打破第四道牆的部分。(黑)

銀狐又喝了一口茶,她手中的茶點似乎永遠都喝不完似的。(清)

金屬摩擦聲不絕於耳,隱約與心跳聲共鳴。牆上女子殘破的軀體與枯槁的指尖彷彿在輕微顫動,不知是仍有一息尚存,抑或是眾人因恐懼而看走了眼。
黑麥小心翼翼地躡足而行,試圖在不驚擾偌大怪物的前提下,從散落一地的雜物堆中找出能防身的器械。(四)

1D20
12[12] = 12

翻找的過程中,裡面有一個破舊的熊布偶,散發著一股令人感到懷念的氣息。
 
怪物的身體隨之停下了動作,牠緩緩的轉過頭……(黑)

一看見怪物的目標對準熊布偶,墨逍當機立斷,背起石靈,往黑麥的反方向快跑。
「你等著,一有機會,我絕對會救你。」(西)

「你們不覺得......牠正轉頭朝這裡看過來嗎?」黑麥驚覺有異,準備叫住兩人,卻見到墨逍早已跑的老遠,背上的石靈還不忘揮手道別。
「喂!等、等等我啊!」黑麥連忙拔腿跟上,慌亂中沒有意識到自己仍握著布偶。(四)

石靈豎起耳朵,撇除奔跑中的墨逍,彷彿身體感覺洞底有風流動,且心跳聲撲通撲通的逐漸接近......
他思索,這附近是否有生物仍然一息尚存,決定查看。(西)

怪物回過頭,朝著手握布偶的黑麥直衝而來。
 
「啊!!!找到了!找到了!第一百個心臟!」他一邊大吼一邊奔來。(黑)

周遭沒有半點生命的氣息,但是遠處女孩的胸口特別閃亮,似乎有某種物品。(黑)

「回頭,那隻怪物說了"心臟",應該是重要的線索!」
墨逍勉勉強強跑回黑麥的位置,一手臂將他勾起,往那女孩的方向奔去。
「去查找那女孩的胸口。」
墨逍勉勉強強再跑到女孩屍體的位置,似乎有某種物品。(西)

縱橫交錯的鎖鏈纏繞住女孩,卻掩蓋不住胸口流洩而出的光芒。而怪物逼近的速度之快,很快便來到眾人身後,近在咫尺。顧不得身後震耳欲聾的吼聲,黑麥伸手探向女孩——(四)

胸口處有一塊鮮紅的結晶,被一把拔了出來。
 
不遠處,鉤子似乎早已等待著眾人返還。
 
怪物見狀,憤怒的吼著,轉身拿起刀再次追了上來。(黑)

石靈丟出一把線將怪物五花大綁,趁此機會,墨逍跑到鉤子下方,大聲要求地面的人將他們拉回。(西)

怪物掙扎了一陣,弄斷線並朝著眾人大吼。
 
此刻,上方的瑟娜快速收線,將三人拉回教室中——
 
飛升的三人快速衝出黑洞,底下則傳來了一陣哀號。
 
瑟娜拋開釣竿,看著一旁的人們重回地面,漆黑的深淵隨之顫動,怪物的手伸了出來,打算直接爬出來追上眾人。
 
「那我先溜了~水晶我建議拿給密珈蘿喔。」瑟娜笑道。(黑)

1D20:
15[15] = 15

瑟娜一溜煙就閃人了,原本鎖死的教室門打了開來,她直奔進迷霧的長廊之中……
 
身影消失在盡頭。
 
怪物此刻爬出了黑洞,血紅的雙眼緊瞪著眾人……
 
(請骰1D20逃跑,大於10成功)
 
(小於10則施展絕技繼續逃,或是打算正面迎擊,但過關是水晶交給密珈蘿)
 
(怪物殺的死,但是會復活)(黑)

墨逍背著石靈
1D20
13[13] = 13(西)

夏奈與秋實帶著冬之羽(楓)

1D20
5[5] = 5

「欸,布蘭卡」諾艾爾問「這個情況啊,是不是只能那個了?」
「是啊!」布蘭卡說(沙)

1d20
9[9] = 9

黑麥,持有殷紅如血的水晶(四)

1D20
4[4] = 4

「黑麥同學,你加油!」石靈朝他揮手說再見。「大家要加油喔!」(西)

看著怪物令人畏懼的氣息,夏奈當下認為能避開就盡量避開,於是下意識帶著兩人試圖逃離。(楓)

1D20
1[1] = 1

怪物顯然被取走水晶和熊布偶的黑麥給激怒了,當頭便劈出一刀,霉運纏身的黑麥早已預料到,順利飛撲在地,驚險躲過第一次攻擊。(四)

1D20
17[17] = 17

跑了一段距離,諾艾爾被地上凸起的小石塊絆倒了
arenamovediza」布蘭卡詠唱了一個咒文,後頭的怪物陷入了流沙內
arenamovediza是西班牙語的流沙)(沙)

1d20
8[8] = 8

「看來是逃不了了呢。」
秋實拿起戰斧說著,而夏奈也做好作戰準備,但夏奈與秋實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確保冬之羽的安全。
而冬之羽拿出兩張符咒擲了出去......(楓)

怪物陷進流沙中,顯然非常有用,導致它在其中不斷原地揮刀掙扎。(黑)

(1D20,5以上即可成功)

1D20
20[20] = 20

銀狐收起了茶杯,準備逃跑。(清)

1D20
19[19] = 19

銀狐身影淡散,消失在怪談甦醒的教室中。

布蘭卡轉頭看了看諾艾爾,兩人對了一眼後說「跑吧!!!」(沙)

原來丟出去的符咒是相位轉移,而另外一端就是貼在夏奈與秋實身上,在符咒飛到門口時觸發術式呼喚兩端位置,而兩人在瞬間被送出了教室。(楓)

唯獨留下來的冬之羽也再次嘗試逃跑。

1D20
9[9] = 9

怪物當下揮爪阻止冬之羽撤離,雖然被冬之羽用屏障擋下,但還是被接踵而至的從屏障的防禦死角攻擊命中擊退。
「唔......
冬之羽忍著痛迅速起身並閃過怪物的爪擊並迅速逃離。(楓)

趁著其他同學牽制住怪物的同時,黑麥在大樓的長廊間狂奔,迫切尋找著蜜迦蘿的蹤影(四)

黑暗中,一隻手爬向了黑麥,手相當細小且白皙。
 
手倒轉過來,似乎是在索取物品。(黑)

黑麥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將水晶遞出(四)

白皙的手掌中央,張開了一張黑色的嘴,將水晶吃了下去。
 
此刻周遭的迷霧漸漸散去,怪物的聲響消失,夜晚的校園燈光再次恢復。
 
所有的景色回到了正常。
 
轉眼間,手在說話:
 
「男人原本也是個慈祥的父親,只是受到衝擊染指巫術,接觸不該接觸的東西而失去心智,造就了這般糟糕的景色。」
 
「去找人皮書吧,裡面記載了一切。」
 
說完後,手便爬離了,一切都回歸於寧靜。(黑)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那個顏文字好岀戲ww
2022-07-02 19:04:49
黑漆
笑W我覺得很有趣
2022-07-02 21:18:3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