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心鎖系列第一篇章04「影居神」(2)

阿卡西亞 | 2022-07-02 18:00:02 | 巴幣 6 | 人氣 39

連載中心鎖系列第一篇章「Silver & Gold」
資料夾簡介
本篇故事採七分搞笑三分嚴肅、五分文戲五分戰鬥的奇幻冒險!歡迎大家閱讀與留言! 也有在Penana平台上更新,各章節約三千至四千字。

心鎖系列第一篇章04「影居神」(2)




  「『居住在影子裡的神明』,有些人視為神明,有些人認為只是擁有神力的魔物,但大家都用影居神來稱呼,畢竟他們確實是超出規格外的存在。」

  「他們創造世上的魔具,並以生命的情感為糧食,但就像人會挑食一樣,影居神也有偏好的情感,所以在一千年前,有些貪心的影居神從黑影湧出,引發災禍與暴亂,史稱『大暗災厄』。」

  喜愛恐懼的影居神創造出能破壞一切的巨人、享受鬥爭的影居神策畫部落間的戰爭、吞食憎恨的影居神將皇帝洗腦成暴君、渴望悲傷的影居神奪走數千性命只為了讓哀號遍野。

  黑影之神們以最直接的暴行榨取所有生命的情感,他們都想重新打造世界,讓世界充斥自己喜歡的情感,越濃烈越好。

  「那最後是怎麼結束的?」

  「由其他注重平衡的影居神們出面阻止,或許他們不想讓世界變得如此單調,所以──」秀雅看向引燈示意交棒,接下來的故事由人類接手再適合不過,於是引燈說道:「所以心鎖出現了。」

  有人看見女孩、有人看見龍、有人看見年邁的老翁、更甚至有人看見一隻平淡無奇的貓,就好像那位負責出面的影居神不想以某種形象被記錄在世間,他讓所有人看見的樣子都不一樣。

  但做的動作是一樣的,只見他在高空中合掌,一道壟罩全世界的光芒從指縫間散發,就像嶄新的、能照亮所有地方的太陽,在光芒渙散之後,那位影居神也消失了,不同其他作亂的影居神,他沒解釋自己的存在也沒說半句話,所有種族都不知道他渴求的是什麼樣的情感。

  在那之後,原先沒有任何特殊能力的種族「人類」,突然出現六名能創造奇蹟的個體。

  「他們說的奇蹟,就是現在人類稱呼的『心鎖』,打倒了影居神的他們,被稱為『六光明』。」

  「原先大家以為只有被選定的英雄能得到這份恩賜,但在英雄逝去的平安盛世,也慢慢有其他人擁有心鎖,現在心鎖變成誰擁有也不奇怪的力量了。」

  而席格,也萌發了所有森靈在聽完這則傳說後,在心裡浮現的第一個疑問。

  「為、為什麼只有人類?」

  「不知道。」引燈回答得乾脆。

  「為什麼想維護世界的影居神們不親自出來平定、為什麼心鎖會越來越多人擁有、心鎖的成因又是什麼,這些事情誰都不知道,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世界曾毀於影居神的暴行,也因為影居神的神蹟開始重建。」

  「這個世界是影居神說了算,而且他們沒有解釋的義務,就是這樣任性的存在。」

  席格的眉頭不禁垮了下來:「難怪有些人不把他們當神明看。」

  「但也確實是至高無上、超出規格外的存在。」秀雅感嘆道,所以他們才被尊稱為影居「神」而非影居魔或影居者。

  「不過被打倒的影居神沒有死絕,他們的軀體消亡,但靈魂寄宿在他們生前打造的一件魔具裡,它們被稱為影居神的遺物,我要尋找的就是那些東西。」

  「感覺怪陰森的……」席格直白的感想引得其他獵人發笑。

  「沒錯,但那些魔具都擁有無可比擬的力量,所以很多人就算背脊發涼也想得到,而且打倒殘存在魔具裡的影居神就等同於淨化,不用怕他們跟背後靈一樣騷擾你。」引燈同樣以開玩笑的方式回應,但一點都沒說錯,以詼諧的方式去解釋確實如此。

  「所以引燈就是想要那些遺物囉?」

  引燈搖搖頭。

  「只要打倒五次殘存的影居神,就能實現一個願望,這不是傳說,而是歷史上也有過記載的事實。我想實現一個願望,從小就有的一個願望,我對遺物不感興趣。」

  「所以這就是我的報酬了,我雇用的獵人除了年薪外,更可以把五樣淨化的遺物挑一樣帶走。」

  「我還差四次。」引燈把手伸出,手勢像提著什麼東西,但什麼都沒拿,聽見他人的驚呼,席格以為只有自己看不見,直到他順著大家的視線一同往下看,引燈那被照映在桌上的手影,提著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頭顱。

  「你打倒了影居神?」秀雅驚呼。

  「我和隊友,只是恰巧與能打倒影居神的人一起戰鬥罷了。」引燈將手放開,那顆頭顱不知掉到何處,桌上的影子恢復正常。

  「據說就算是影居神的殘存體,也起碼是皇后級別的啊……」一旁獵人驚嘆地低語著,影居神的殘存體恐怕不及全盛期的千分之一,所以並不能與六光明的偉業相提並論,但與殘存體戰鬥後的倖存者,也能稱作豪傑了。

  秀雅揚起眉,若她再年輕十歲就會有興趣,實在是精彩的表演,打倒過一次影居神,隊伍又已經成型而不是從零招募,不管是對引燈實力的質疑還是對隊伍的成員存疑,都已經一掃而空,再加上能帶走一樣遺物,實在吸引人。

  但她只是微笑,她已經迷戀於平凡,培訓森靈、與未婚夫談情說愛,這樣的日常已經比冒險和神器更有吸引力,然後是滿意,因為沒有畢業生馬上離開座位,年輕就是該這樣野心蓬勃,她看了一圈,沒看見某個人讓她意外。

  「嗯?薇呢?」

  「哦,今天輪到那小傢伙值班救援,不過應該晚點就回來了。」一名靠著牆的培訓官布魯克冷笑,估計等等能聽到她埋怨引燈通過測驗,所以不能去長老樹海慢跑。

  「薇?」引燈問道,他可不願意忽略任何人才,尤其是被刻意提到的。

  「也是我們這邊的畢業生,你應該會對她有興趣,因為她是庭園唯一的人類哦。」

  「人類?」引燈的眼睛比剛才睜得更大一點,這讓席格不禁疑惑,不就是有個人類素質不錯可以跟森靈一起訓練嗎?所以他不解地問:「人類怎麼了嗎?」

  秀雅先以一個眼神示意,引燈表示沒關係,秀雅便開口反問席格。

  「席格有討厭過人類的時候嗎?」

  你搞清楚,我是森靈!可能人類在面臨這種絕境會激發出心鎖這種鬼東西,但我沒有這麼方便的力量!

  得到心鎖的人自以為是地大談那些冠冕堂皇!明明實際上就連怎麼得到都沒有人能確定,只是得到了結果所以肯定自己的過程,否定了他人的過去!

  太不公平太可笑了,就連艾索那種人渣也有心鎖,荒謬!

  今天說過的話、有過的想法,都像回聲一樣在席格心中傳開,席格不禁掩嘴,暗罵自己不該問這麼敏感的事,但引燈聳肩,讓秀雅繼續說。

  「在庭園的獵人或是培訓官,就算不討厭人類,也不會到喜歡,畢竟一個人類得到了心鎖,可能就跨越了我們訓練的成果,所以人類本來就不該在庭園接受訓練,他們該去其他地方,不該佔森靈的名額。」

  「但那也只是在『薇來之前』是這樣,那個曾經痛罵『人類就是一群只會用心鎖顯擺的狗兒子』的布魯克,現在會親暱地稱呼薇小傢伙呢。」秀雅調皮的往後指,正喝著啤酒的布魯克差點咳死並享年於四十歲,調整下呼吸後抱怨道:「秀雅!幹嘛說得那麼細!妳不也……」

  「我怎麼啦?」

  「……妳好像沒抱怨過人類啊?」

  「廢話,我可是親和派的呢!除了引薦她的培訓長雷昂,第二個主動接觸薇的人就是我欸!」

  「席格看過人類的心鎖吧?有些人僅靠著信念就能得到強大的力量,而且不論正邪都是如此。」秀雅一說,艾索那把劈開一切的劍又映在席格眼前,他依然不明白有些人夠邪惡就算了,還能得到與那份惡意匹配的武器。

  「但薇不是,她的心鎖需要透過體能訓練來強化,所以她從沒在訓練中用心鎖偷懶,踏實的個性也與那份心鎖相符,更虛心受教,從沒埋怨過有些森靈對她的態度差,對我們的尊敬、想從我們這裡學習技術的心態,也未曾改變。」

  「不知不覺,這裡的氣氛被默默改變了,她也得到大家的認可,順利畢業。」

  「瞧妳說話的語氣像她媽一樣,明明才差不到十歲。」布魯克笑著說。

  「閉嘴啦!」

  「這樣啊…...那我就一定要在這邊等她回來了。」引燈微笑,被培訓長引薦更得到森靈們認可,這樣的背景確實值得加分,但粗魯的聲音打破了和樂的氣氛。

  薇或許得到了認可,但並非「大家」。

  身穿白色制服,同樣是畢業生的一名男森靈用力站起身,椅腳往地板摩的聲音格外刺耳,染有一頭往上梳的白髮,他以鄙夷的眼神回應那些看他的視線,碎唸著。

  「果然還是人類嗎?」



影居神是我很喜歡的設定,希望大家喜歡呢,有什麼想法,例如未來想看見吞食什麼情感的影居神,也歡迎提出哦!

本篇故事採七分搞笑三分嚴肅、五分文戲五分戰鬥的奇幻冒險!歡迎大家閱讀與留言!
也有在Penana平台上更新,週更,連結如右:https://www.penana.com/story/97986/
每個章節約三千至四千字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