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後的異能者】58. 餐桌上的閑聊

KAG | 2022-07-02 17:31:45 | 巴幣 2 | 人氣 49

連載中最後的異能者
資料夾簡介
前面的章節在penana、角川上有稍微修改,但不影響劇情,喜歡的話可以來支持一下。 ps. 韋德是女的,所以我沒有在賣腐。

58. 餐桌上的閑聊
 
這一天,三人難得聚在一塊吃晚餐。剛好傍晚下起小雨,他們便將吃飯的地點移到了大廳的天窗旁邊。説是天窗,其實就是個洞,這是因爲古時候的房子要不是沒有窗戶,就是窗戶很小,因爲他們害怕小偷並注重隱私,也因此房子需要一些額外的光綫,當然啦,現在的房子已經裝上了玻璃窗戶,采光好了很多。除此之外,這個天窗也是天然的集水器,就在洞的下方是一個長方形的水池,還養著蓮花和金魚。下雨的時候,雨水從屋頂落下,形成漂亮的水幕,也爲炎炎夏日帶來一些清涼。
 
一旁小桌上擺著的電視機正在大聲播放韋德上午去電視臺錄製的節目,熒幕中他正在和一群哲學家唇槍舌戰,爭論大吉吉才是最棒的。
 
亞流看得津津有味,但就在精彩之處,電視機被掐斷了。他望過去,不意外就是熒幕中的真人放下了遙控器。
 
「嘿,我還在看呢。」亞流假裝抱怨道,但滿臉的笑容出賣了他。
 
聽到自己的聲音説出那下流的詞匯,韋德感到了後知後覺的羞恥。不過他不後悔,他做的一切都是爲了斯帕奇日民族的利益。
 
「你知道你被網絡上的人做成迷因了嗎?」吉吉並不大的埃迪迦本應對這個話題感到尷尬,但網民們實在太有才了,他忍不住掏出手機給正主分享幾張。
 
成功當選年度網紅的韋德撇了幾眼,不屑地點評道:「劣質的修圖,過時的幽默,下品的笑話,我都能做得比他們好。」
 
「但無奈啊,無敵太陽!」他仰頭長嘆,浮誇地像是戲劇演員,「這就是世俗必然加之于我們的考驗。」
 
「你這人梗也太多了吧。」埃迪迦笑話道,然後又想到,「你是故意的嗎?爲了什麽……知名度?」
 
「是也不是。」韋德答道。
 
看著韋德,埃迪迦忍不住又笑了出來,每次他看到他的好友吃飯他都特別想笑,但總覺得不好意思,像是在嘲笑殘疾人一樣。因爲韋德吃飯的時候并沒有摘掉他的面具,只是將它移到了上面,露出嚴重燒傷的嘴巴,畫面特別搞笑,尤其配上平時那麽嚴肅的人格。他曾經問過他的好友眼睛被遮住是怎麽吃飯的,他回答,心眼。
 
「這場辯論決定的是我們民族未來百年的國運,如果讓那群小吉吉的男人勝利了,無異於亡國滅種之災。這也是爲什麽即使戰火燒到了本土,我們還要繼續分裂國家的原因,再多戰役的成敗都比不上文化戰爭來得重要。」
 
「有那麽嚴重嗎?」但他轉念一想,「不過,就連二皇子發表了政見……」
 
一想到那個眼皮故障的男人,韋德就氣得牙癢癢的,那家伙居然橫插一脚,利用韋德引起的事件藉刀殺人。
 
「他不過是想借此打壓異己罷了。看來,他也終於打算從幕後出來了。」
 
沒有政治敏感度的埃迪迦大驚,「他想當皇帝?!」
 
「怎麽可能,民衆還沒做好準備。」韋德可惜地説,「他只是想鏟除凡人黨中不服從他的極端分子罷了。不過,既然他針對了首相,或許他想競選成爲獨裁者。」
 
「這有區別嗎?」亞流無精打采地嘲諷道,他對政治向來不感興趣。
 
「當然,獨裁者是民主選舉的。無論如何,這麽大的政治變革,他需要澤倫或是克蘇拉的支持。」
 
「他們不本來就一夥的嗎?」埃迪迦可沒忘記歷史教科書上那三人的聯盟照片,他們在關鍵時刻選擇了合作,打敗了包圍首都的敵人。
 
「新的時代,新的條約。克蘇拉想要戰功,澤倫……想要截然不同的東西。他們關係並不好,克蘇拉還在不滿澤倫搶走了首都保衛戰的功勞。亨里克真正針對的或許就是澤倫。」
 
「澤倫好像沒説過……他支持哪個吧?」埃迪迦真想象不了澤倫會説那種詞匯,不過既然二皇子都能發表一篇支持大吉吉能量的論文了,似乎現實也離魔幻不遠了。
 
「他肯定支持小吉吉。」韋德憤憤不平地説。
 
「畢竟愧疚嘛。」亞流隨口説道。
 
「愧疚什麽?」
 
「你不知道?」亞流有些驚訝。
 
韋德還真不知道,因爲澤倫對他知根知底,他不敢去調查澤倫的事情,在這個國家沒有什麽能逃得過調查局的監視。
 
「直接告訴我吧。」
 
「也不是不行……」但他看了一眼埃迪迦,「不過你這家夥應該知道,這種事不能告訴別人吧。」
 
埃迪迦無奈地點點頭,他賴著不走,因爲他也挺想知道澤倫的八卦。
 
「我的……那個老頭告訴我的。」他們知道他指的是他爸,消息的可信度瞬間就拔高了
 
「澤倫的爸爸是個戰犯。他被派去耶利亞當稅務官,你也知道那些吉賽特人總是起義,他領導了幾次血腥的鎮壓,屠殺奴役了上百萬人,當然這些都不違法,他甚至被獎勵了幾枚勛章,任免他成爲地方總督的呼聲也十分高。但在一次行動中,他將一名頂撞他的吉塞特小孩殘忍虐殺,這本來沒什麽,但後來發現那名小孩是耶利亞國王的長子。耶利亞國王本來是斯帕奇日的附庸,但因爲他一個人的失誤,和平吞并的道路沒有了。儘管澤倫的爸爸沒經過審判很快就被吊死,但吉賽特人仍然叛亂不止,後來的事你就知道了嘛。」
 
吉賽特人被斯帕奇日再一次大屠殺,然後繼續沒完沒了的叛亂,直到世界大戰,斯帕奇日無暇東顧,甚至自身都分裂成了南北兩個國家,耶利亞也趁機獨立,不過沒多久就被納什拉帝國占領了,由於地理位置和宗教的關係,淪爲納什拉和阿薩辛兩個帝國的交戰場。通常,韋德會爲這些叛臣賊子糟了報應而幸災樂禍,然而不幸的是,這群可惡的吉塞特人喪失家園後,反而跑來他們最痛恨的斯帕奇日當難民。政治正確的凡人黨還真就接納了數百萬異端,搞得社會犯罪率飆升,這群吉塞特人不是在犯罪就是在犯罪的道路上。
 
「呃?怎麽聽著好像我們是壞人?」斯帕奇日人的埃迪迦尷尬地説道。
 
「定義好壞。」韋德冷漠地說道。他對埃迪迦最不滿意的地方就是那可笑的道德觀。
 
「殺人……是壞的?」埃迪迦不太自信地說,他有預感他説不過韋德。
 
韋德沉默了一會,點評道:「你聽起來像是個吉塞特教的異端。」
 
那群吉塞特人天天就是念一些沒用的東西,不要殺人、不要强奸、不要偷竊,把人當作小孩子對待,成年人都知道……
 
「道德是虛幻的。」
 
「啊?」亞流不給他面子地問,「你之前不是和托米傳教說有道德有真理,所以也應該有神明嗎?」
 
韋德一時啞口無言,真沒想到自己説的話會被用來反駁自己。
 
「哼哼,那到底有沒有道德?」亞流露出得意的笑容。
 
説實話,他並不在乎哲學問題,言語只是一個手段,只要能達成目的,什麽鬼話他都能編出來。如今也是,他不想輸給亞流。
 
「道德……是虛幻的。」他重複了先前的回答,但改善道,「你能感覺到它,但你看不見它。也因此我們不能將虛幻的道德納入理性的推理中來。」
 
「你一個無敵太陽的祭司談理性不好笑嗎?」亞流咬了一口鷄腿,他其實也沒有很在乎哲學問題。
 
「……」
 
一聲微弱的鼻息,韋德及時蓋回了面具,趴在桌上顫抖起來。
 
可惡,這亞流怎麽那麽懂他的笑點。
 
 
——
KAG:其實……我挺喜歡道德和基督教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