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都妖探 6-3 卸下布偶裝的偵探

伍德‧瓦懷特 | 2022-07-02 17:25:33 | 巴幣 550 | 人氣 183

連載中Case 6 蘑菇妖探
資料夾簡介
為了守住事務所,付不出房租的賀輔只好接下房東的委託,不料工作內容卻出乎他的想像。與此同時,惡意也在看似和平的晴朗下午蔓延著...

5
  似乎想起什麼的蝦蝦和帳棚下的瑋裕說了幾句話後,就見瑋裕臉色也同樣慌張,趕緊讓蝦蝦離開。由於突然來了一群遊客,賀輔忙完後才從瑋裕口中聽說原委。
 
  「什麼?等下四點還有帶動唱的節目?」
 
  見賀輔指著自己,隔著布偶裝都能感受到神色慌張,瑋裕輕笑了幾聲,示意他冷靜:「你沒跟我們排練過,不用一起上台啦貝貝。在台下幫我們遞麥克風和贈品就可以了貝貝。」
 
  「你想要上台也可以喲菜菜,跟著音樂搖擺就好了菜菜。」
 
  相對緋菜語帶調侃,賀輔趕忙搖頭:「那、那就不用了菇菇。」
 
  「不過蝦蝦竟然忘記要把菇菇獨秀的片段音樂剪掉。」瑋裕看了眼手錶,輕嘆一口氣續道:「希望來得及趕上表演貝貝。」
 
  「贈品還有嗎?前台的都發完了。」
 
  櫃台後的彩欣剛將紙箱內最後一包蔬菜遞給一名小男孩,隨即轉過身問道。而瑋裕一聽便閉上自己的貝殼,露出後面堆著的幾個紙箱:「在這裡,我……」
 
  瑋裕本想把箱子遞過去,但一伸手才又想起手被綁在貝殼上。彩欣見狀湊過去,把兩個紙箱搬到前台桌子底下:「沒關係,我來就好。」
 
  「謝嘍貝貝。」瑋裕闔上貝殼,邊走向帳篷外邊笑了聲:「多虧妳幫忙,以後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火鍋家族貝──」
 
  彩欣都還沒開口,賀輔就噘起嘴搶話:「彩欣她還是大學生,平時也有其他打工了啦。」
 
  是問彩欣又不是問你。瑋裕雖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見彩欣掩著嘴偷笑,似乎默認,他也不好追問。
 
  原先蒸騰的氣候隨著時間來到三點多,逐漸宜人起來。有著四人的攤位人手充足,而即便偶爾有調皮的小孩,仍能在瑋裕的貝殼攻勢下乖乖就範,讓賀輔著實鬆了口氣。
 
  「我去趟洗手間,馬上回來菇菇。」
 
  「順便幫我看蝦蝦剪音樂剪得怎麼樣了貝貝。」
 
  賀輔朝攤位上眾人揮揮手,隨即小心翼翼地走回管理處內。而一踏進室內,他就迫不及待把偌大的菌傘拔下來。走廊上仍能清楚聽見廣場上學生管弦樂團的表演,但當走近休息室時,便能隱約聽見另一股輕快的流行樂。
 
  他朝聲音的來源走去,發現蝦蝦坐在其中一間休息室內背對著門。從門上的玻璃口望去,蝦蝦披著外套坐在椅子上,醒目的蝦尾從靠背下的縫隙漏出來,眼前的電腦螢幕則顯示著音訊編輯軟體。
 
  「叩!」「嗨,蝦蝦──嗯?」
 
  賀輔輕輕敲門,但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蝦蝦沒聽見,她並沒任何反應。而當賀輔打算直接開門打招呼時,才注意到門從裡面被反鎖。
 
  他嘖了聲想道:雖然外面的表演很大聲沒錯,但休息室的音樂開到外面能聽見也太大聲了吧?而且──
 
  「啊、賀輔。」
 
  就在此時,後方另一道聲音喚起賀輔的注意。他回過頭,只見還穿著A菜裝的緋菜小跑步著過來。
 
  「攤位忙的話我馬上回去。」「不是啦,是──朋友臨時找我。」
 
  緋菜邊說邊走進門微微開著的另一間休息室。賀輔覺得怪異,但當他一跟著走進休息室,就見到脫下布偶裝的緋菜。除了美艷的身材依舊,她的白色T恤浸滿汗水,其下的衣物若隱若現,讓賀輔腦袋一時難以思考其他事情。
 
  「別盯那麼久嘛。」緋菜也注意到目光,她微揚起嘴角、若無其事喝了口水,邊鎖上寶特瓶蓋子後續道:「我上台表演前會回來。」
 
  見緋菜將布偶裝靠在椅子旁、背起側包、走出休息室,賀輔下意識看了眼手錶:三點二十分。
 
  隔壁蝦蝦放的音樂突然停下,過了幾秒後又再次播放,聽來像是在編輯和確認音樂節點。賀輔邊聽著邊想道:這些人到底怎麼回事?一個把自己鎖在房間剪音樂,一個突然找藉口開溜,最後一個一開口就報假名。
 
  偵探輕嘆了口氣,卻難以驅走不祥的預感:「希望是我想太多……」
 
6
  「嘖,都快四點了。蝦蝦和緋菜到底在做什麼貝貝?」
 
  三點四十五分,攤位旁的瑋裕看著手錶,忍不住急躁地嘆了口氣。
 
  彩欣邊整理著桌上的文宣和贈品,邊隨口問道:「都過半小時了。只是剪個音樂,需要那麼久時間嗎?」
 
  「因為平常負責處理音樂的不是蝦蝦,是她男友──喔,就是今天沒來、平常穿菇菇布偶裝的那位貝貝。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才花時間貝貝。」
 
  「不過我剛才去休息室時,是有看到蝦蝦在工作菇菇。」賀輔說完後雙手抱胸思索起來:也有聽見在編輯音樂,但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到底是哪裡?
 
  「緋菜也是,說是朋友急著要找,但再不回來就來不及了貝貝。」
 
  「抱、抱歉!蝦蝦來遲了蝦蝦──呀!」「哇、哇!」
 
  在瑋裕嘟噥之際,蝦蝦揹著電腦包,急急忙忙跑了過來,不料卻踩到地上的塑膠袋。眼看她要滑倒,賀輔趕緊想抓住她,結果一個重心不穩,反倒讓兩人摔成一團。
 
  「對、對不起蝦蝦!」
 
  意識到賀輔成了肉墊,蝦蝦臉紅地像是煮熟的蝦子一樣,連連低著頭道歉。而賀輔有著布偶裝保護,雖沒受傷,但看著蝦蝦摀著胸口的羞樣,他不禁暗嘆著布偶裝有些礙事。
 
  「還好沒摔到電腦貝貝。」瑋裕接過電腦包後問道:「音樂剪好了嗎貝貝?」
 
  「好了蝦蝦。」「那個、在討論那之前,可以先把我扶起來嗎菇菇?」
 
  眼見倒在地上的賀輔招了招手,彩欣輕嘆口氣後,還是將他拉了起來:「這是今天第幾次了……」
 
  「我回來了。」
 
  另一方面,緋菜肩揹著先前離開時的包包,快步朝眾人走來。賀輔剛站起身,就注意到她手上多了個紙袋,外頭的甜甜圈吉祥物標誌格外引人注目:「喔?那是Whole Donuts嗎?」
 
  「是呀。」緋菜原先有些心不在焉,聽到提問還愣了一下才回神:「是我朋友要請大家吃的。」
 
  「謝謝春雨高中管弦樂社的表演!等下四點鐘我們有火鍋家族的帶動唱,還有大家最期待的摸彩,請各位大朋友小朋友千萬別錯過喔!」
 
  聽到台上主持人的預告,本還想稍聊個幾句的瑋裕嘖了聲:「總之緋菜趕快去換衣服貝貝,蝦蝦跟我去後台準備,至於賀輔你在台下就行貝貝。等等見貝貝!」
 
  「好、好的蝦蝦!」
 
  蝦蝦應了聲就緊跟著瑋裕離開;緋菜只點點頭,隨即也往休息室走去,只留下站在原地的賀輔和彩欣。
 
  說謊的氣息還沒完全散去,賀輔也只是微微哼了聲,暗自想道:不是去找朋友,那是去做什麼?而且看她一副好像有心事的樣子──
 
  「賀輔先生?」
 
  彩欣的呼喚倏地把賀輔喚回現實。他聳聳肩、抓著自己的菌傘,就怕又再跌倒:「沒什麼。我們也趕快準備吧。」
 
7
  表演和摸彩結束時,已是下午五點左右。回到休息室的賀輔一脫下蘑菇布偶裝,就如釋重負地嘆了口氣:「呼、熱死了熱死了。」
 
  彩欣在桌旁坐下,喝了口水說道:「才穿一個下午你就抱怨成這樣,其他人可是常常穿。」
 
  「是、是,各行各業都很辛苦啦。」
 
  看著賀輔邊將折好的布偶裝塞進行李箱,邊敷衍地附和著,彩欣實在分不清他是不是真心學乖。而收拾好後,賀輔的目光轉向桌上Whole Donuts的紙盒:「喔?這是剛才緋菜說要請大家吃的吧?」
 
  「等一下,賀輔先生,等她回來再──」
 
  「沒事的,想吃就吃吧。」
 
  就在此時,還穿著A菜布偶裝的緋菜抱著一疊資料,悠哉地晃了進來:「我也想補充一點糖分呢。」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啦!」
 
  賀輔打開紙盒,只見其中裝著十個左右口味各異的甜甜圈。他迫不及待地拿了最靠邊的巧克力口味,津津有味地享用著。
 
  「謝謝緋菜小姐和妳的朋友。」彩欣也微笑著拿了一個甜甜圈,而當事人聽了只是禮貌性地笑笑、並未多說。
 
  「喂喂,你們沒等我回來就自己開吃啦貝貝?」
 
  先前就已卸下兩片貝殼的瑋裕抱著一個大紙箱,側過身、有些艱難地擠進休息室。他將紙箱擱在地上時,還發出砰地一聲。
 
  「今天多虧你們來幫忙貝貝。」瑋裕咬了口甜點,都還沒吞下去就笑道:「尤其是賀輔,那件布偶裝很難穿呢貝貝。」
 
  「整個下午都頭重腳輕咧。」賀輔邊將手伸向第二個甜甜圈,邊隨口一問:「是說活動都結束了,還是說著貝貝呀?」
 
  「入戲太深貝貝,大概睡一覺起來就沒事了貝貝。」
 
  「這樣沒問題嗎……」
 
  賀輔也只能苦笑:穿著布偶裝另當別論,但平時的瑋裕身材壯碩,說起疊字實在和外表形象差太多了。
 
  「對了,你們晚上有事嗎貝貝?沒有的話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餐貝貝?我請客貝貝。」
 
  「當然好嘍!」「我也能去嗎?」
 
  相較於一聽到請客就雙眼發亮的賀輔,彩欣指著自己,還有些遲疑。瑋裕立刻爽朗一笑:「當然,妳一定要來!要不是有妳在,三點多那時人手還真不夠咧!」
 
  對她這麼熱情做什麼?賀輔先是噘起嘴,而後像在賭氣般地把手上的甜甜圈全塞進嘴裡。
 
  「大家在聊什麼呢蝦蝦?」
 
  表演完後在後台整理器材的蝦蝦揹著電腦包走了進來。瑋裕邊接過器材擱在桌腳,邊解釋一起吃晚餐的計畫。
 
  「那人家也去蝦蝦!」蝦蝦靦腆一笑,將目光移向桌上半空的甜甜圈紙盒:「咦?巧克力的都吃光了嗎──呀!」
 
  她話說到一半,就踢到腳邊的紙箱,幸好她撐著桌子才沒又跌倒。瑋裕連忙將箱子往牆邊推:「忘記還有這箱剩下的贈品蔬菜貝貝。唔,也不能抱去餐廳貝貝。」
 
  「那先放在宇崇家怎樣蝦蝦?」
 
  「也好呢,剛好他家離這裡很近嘛。」剛才一直沒發言的緋菜用手巾擦著手,輕笑一聲附和道:「剛好看看他休養一天,身體有沒有好點。」
 
  「那方向剛好有家火鍋還不錯貝貝。」瑋裕撫著下顎,邊想邊揚起微笑。他隨即彈了個響指:「好,蝦蝦妳打給他,我們馬上過去貝貝。」
 
  見賀輔和彩欣一臉納悶,緋菜在收拾隨身物品之際解釋道:「宇崇就是今天你代班的那位,他家剛好住這附近。」
 
  正如她所言,從管理處旁的公園出口走出,穿過一個街口後再鑽入小巷,路程不到十分鐘,便能看到一排低矮老舊的平房,和大馬路上櫛比鱗次的景象呈現鮮明對比。
 
  眾人的腳步在其中一棟前停下。窗戶雖拉上窗簾,看不清內部景象,但從縫隙透出的燈光仍傳達著有人在家的訊息。
 
  抱著蔬菜的瑋裕回頭看了眼蝦蝦,她一手握著手機搖了搖頭:「奇怪,從剛才開始他就沒接電話蝦蝦。」
 
  「叮咚!」
 
  瑋裕按了門鈴後,卻只等到數秒沉默。他將蔬菜遞給賀輔後,隨手探向鐵門門把:「咦?門沒鎖貝貝?」
 
  「他不是會忘記鎖門的人呀蝦蝦。」
 
  眼看瑋裕和蝦蝦一起走進房內,緋菜若有所思地遲疑了一下才跟上腳步。至於手上還抱著贈品的賀輔和彩欣交換了眼神,也決定跟著進去。
 
  「宇崇,你在家嗎?我們進來嘍貝貝。」「燈都開著,為什麼人不在?」
 
  一進門便是客廳和廚房連通的空間,桌上及沙發上隨意散佈著個人物品,看上去毫無異狀。瑋裕和緋菜張望四周,卻不見屋子的主人。
 
  「宇崇,感冒有好一點嗎蝦蝦?」身為宇崇女友的蝦蝦敲著深處右側臥室的門,卻同樣無人回應。她輕輕推開門,從門縫望進去,臥室雖然凌亂,卻依舊空無一人。
 
  「也不在洗手間貝貝。」
 
  「賀輔先生。」「感覺不妙。」
 
  彩欣納悶地喚了聲,而賀輔將蔬菜擱在客廳桌上後,表情也嚴肅起來。他抬起頭,嗅了周遭空氣一會後示意彩欣靠過來,才小聲在她耳旁說道:「好像是血的味道。」
 
  彩欣一手握在胸前,忍不住往後退了一步:「咦?血?」
 
  賀輔示意她降低音量,隨即才叫住走回客廳的蝦蝦:「可以再打電話給你們那位同事嗎?」
 
  「呀、好蝦蝦!」「鈴──」
 
  「方向是……」
 
  微弱聲音的來源是臥室對面的書櫃,正當眾人面面相覷之際,先開口的是瑋裕:「喂,書櫃後是不是有門貝貝?」
 
  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見擺著玩偶的書櫃邊緣隱約露出喇叭鎖的門把。連身為女友的蝦蝦都難掩驚訝:「咦?蝦、蝦蝦不知道蝦蝦。」
 
  「總之先看看再說吧。」賀輔連忙湊了過去,而瑋裕也配合地走到書櫃另一側。兩人移開書櫃後,便發現一扇漆成白色的木門。
 
  一推開木門,只見室內一片漆黑。撲鼻而來的血腥味讓眾人心跳彷彿停了一拍,而賀輔在門邊摸索一陣,才終於找到開關。
 
  「咔!」「咦?哇、哇──」「宇崇貝貝!」
 
  一片狼藉的室內中最顯眼的莫過於趴在房間正中央的青年。他身穿白色T恤及牛仔褲,半張的雙眼和嘴中早已看不見生氣,原因也極其明顯:他的背上插了一把水果刀,滲出的鮮血已然乾涸,將傷口附近染得殷紅。
 
  「可惡!」
 
  賀輔啐了一聲,單膝跪在男子身旁。就在此時他才注意到地上佈滿了碎玻璃,男子背上也未能倖免。而比起碎玻璃,男子身上另一個和現場格格不入的物品更吸引了他的注意。
 
  「為什麼他身上灑滿了蘑菇?不對,這種蘑菇應該是──」
 
  「怎、怎麼辦蝦蝦?是不是要叫救護車蝦蝦?」「他、他還好嗎?」
 
  「所有人都不准進來。」聽見後頭蝦蝦和緋菜的聲音,賀輔只搖搖頭,語氣沉了下來:「彩欣,打電話給夏斗。」
 
  「啊、好!」「等、你到底是誰貝貝?」
 
  「再跟各位自我介紹一次吧。」賀輔嘆了口氣後續道:「我叫做穆坦特‧賀輔。平常的工作──」
 
  他站起身,一手叉著腰轉過頭,目光銳利地盯著因震驚還有些不知所措的眾人:「是名私家偵探。」
.
作者補充:
  事件發生!賀輔的認真模式終於又On了。這次的字數比平常還要多,但畢竟是想斷在這裡,不然就太沒進度了(?)
  本來有考慮讓賀輔也上去帶動唱,但想想這傢伙大概只會把表演搞砸,就把他留在台下了(欸)。平常要照顧這廢柴,真的是難為彩欣了(O?)。至於某些人下了戲還是陷在角色裡,真是太熱愛工作、太入戲了XD
  賀輔代班的火鍋家族團員在自家被殺害,而這竟然也和夏斗和添賓追查的案件有著奇妙的關聯。究竟發生什麼事?下一次的《魔都妖探》搜查篇開幕,請你千萬別錯過!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賀輔終於進入認真狀態了,不過緋菜有幾次說謊不知道會不會和這案件有關( ´・ω・`)
是說每次看到口癖就感覺很萌ww
2022-07-02 19:14:12
伍德‧瓦懷特
緋菜的謊言到底代表什麼,請期待後續發展~
蝦蝦也就算了,瑋裕入戲太深加上壯碩的身材,說口癖實在很違和XD
2022-07-02 21:32:56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e405e7dedbbf9c6ed7a50612adbe8dbe/tenor.gif
2022-07-02 20:05:28
伍德‧瓦懷特
謝謝句點哥的打氣和贊助~
2022-07-02 21:33:33
悠閒紅茶
道理我都懂,但為什麼要在命案現場撒滿蘑菇啦XDDDD
2022-07-02 20:17:31
伍德‧瓦懷特
那可不是普通的蘑菇喔,搜查篇會有更多線索的。
2022-07-02 21:36:09
該隱
賀輔又、又色色!居然偷看人家脫(吉祥物)衣服
怎麼緋菜感覺不是主犯就是從犯了[e15]整個超級可疑
2022-07-02 23:59:48
伍德‧瓦懷特
賀輔沒有偷看,他光明正大地看(挺胸)
緋菜會被懷疑──果然就是告訴大家不要說謊XDDD
2022-07-03 00:30:18
ソケノ‧諾
緋菜應該是單純的慣性偷懶才會說謊(x
最後一幕賀輔的動作有夠像討厭的to be continue的橋段,幸好各位都已經知道賀輔是偵探了,不然效果大概更強www
上集的彩欣大概也覺得賀輔的玩偶裝很礙眼(・∀・)
2022-07-05 22:23:18
伍德‧瓦懷特
緋菜到底去做了什麼,或許跟案子拖不了關係呢。
最後一幕就是標準音樂收在高點(或下ED前奏),然後進ED畫面的寫法XD 畢竟伍德都是先想到畫面才轉化成文字QQ
礙眼大概不至於,不過肯定是覺得賀輔到處需要人照顧XD
2022-07-05 23:29: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