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尼特創造神-第八十九章

傑出荷包蛋 | 2022-07-02 16:47:54 | 巴幣 1004 | 人氣 82


八十九、失去一切
  「尼歐里斯大人!尼歐里斯大人啊啊啊啊!!!」大祭司那潰爛的眼眶中不斷流出鮮血,他痛苦地哭喊著自己主人的名字。
  其他幾個紅衣祭司跟導師伊格也受到了同樣嚴重的創傷,跪倒或是躺倒地上。貌似是感應到了他們的存在,刻劃於整個村莊大地的紅色魔紋,開始爬上他們的身軀。
  「啊啊!啊啊啊啊……」
  「呃啊啊……」
  隨著魔紋、咒語逐漸覆滿他們全身,他們也跟所有村民一樣,開始失去力氣,痛苦的吶喊逐漸減弱,生命能量慢慢地被『尼歐里斯之心』吞噬。
  在昏黃的天空下、血紅的大地上,白髮少女浮在空中。她那從未睜開的雙眼,如今已然睜開、化作鮮紅的雙眸,睥睨著大地。『尼歐里斯之心』鑲在她的胸口,取代了心臟,吸取著整片大地的人們的生命,並轉化成自己的魔力,肉眼可見的血紅魔素從少女的身上飄出。
  「希爾芙……?」亨米爾跪坐在地上,呆滯地看著變得陌生的希爾芙。
  『為什麼……』
  『為什麼這一切會變成這樣……』
  『我哪裡做錯了嗎?』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是希爾芙?」
  『因為我沒保護好她。』
  「是我太弱小。
  『是因為我的血統。』
  「不,是我太弱小。」
  『那希爾芙又做了什麼,為什麼要遭受到這種事?』
  「罪魁禍首是尼歐里斯教的祭司們。」
  『但他們死了,就算沒死,也跟死了差不多。』
  「那還能怪誰?」
  『那就是我自己的錯。』
  「但希爾芙還活著啊?」
  『那怪物不再是希爾芙了。』
  「她還活著!她還活著就有希望!」
  『但我可以感覺得到吧?』
  「閉嘴……」
  『我身為魔族那一半可以感覺得到……』
  「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
  『希爾芙現在是魔族。』
  「閉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亨米爾錯亂而模糊的視線裡,出現了白色的裙擺。
  他緩緩抬起頭,看向前方,白髮少女就站在那,兩人間隔了一小段距離。
  亨米爾彎起嘴角:「哈哈……希爾芙,妳可以站著了……」
  他看著對方陌生的緋紅雙眼:「也可以看到東西了……」
  但希爾芙沒有回應,她沉默地舉起左手,向著亨米爾。
  亨米爾抱著一絲希望,也舉起左手回應少女:「妳的左手,也能動了……」
  然而,一道彷彿細絲般的紅光從少女的左手指間發出,越過亨米爾,飛向他身後極遠方的山巒間。
  遠方上下起伏的山線中央突然空出一塊大洞,後面的其他山頂也完全消失,甚至可直接望向其後方的天空,天上的雲被瞬間打成環狀,萬物遭到紅光貫穿。
  亨米爾的臉頰此時劃開一道細小的傷口,鮮血從中冒出。
  「希爾芙……?」他臉上的微笑僵硬。
  爆炸與山崩的巨響此時才從亨米爾身後傳來,爆震引起的風也從他身後襲來,捲起大量沙塵,吹亂他的頭髮。
  但亨米爾不在意這些:「希爾芙……妳聽得到我嗎?」
  希爾芙依舊沒有回應,她往亨米爾的方向走來。
  「妳還記得我嗎?」
  她越來越近,看起來已經不再是那個溫柔的希爾芙。
  「這樣啊,不記得了啊……」
  亨米爾低下頭,聽著希爾芙的腳步聲,卻有點開心。
  「從沒想過,有一天我竟然能聽到妳的腳步聲。」
  他笑了笑。
  「忘了我那也沒關係……只要妳還活著就好……」
  希爾芙停在亨米爾前方,他看著地面,隱約看到紅色的光,明白自己即將在這結束。他沒有留戀,只要希爾芙還在就好,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仔細回想,教養院就是在他小時候建立的,想來奇怪的回憶,至今都有了解答。若不是自己的血脈,也不會害所有人遭遇這種事,村子裡的人們、內瑟斯大哥、希爾芙,都是自己害的。那自己落得這樣的下場,也是應得的,就讓希爾芙結束一切吧。
  ……
  ……紅光漸漸消失。


  「?」
  「你在做什麼呢?小亨。」
  亨米爾猛然抬起頭,希爾芙微笑了下。
  她搖搖晃晃地蹲下來,亨米爾趕緊扶住她,看來是還不習慣雙腳。
  「怎麼……這怎麼可能?」亨米爾看著她,又看了看她胸口的『尼歐里斯之心』。
  「看來是多爭取了一點時間呢。
  亨米爾抓上她雙臂:「等、等下!這、這表示妳還有救,我們馬上……」
  希爾芙搖了搖頭:「來不及的。」
  「別、別這樣說……妳不會有事的,我們一定能找到辦法的……」
  『尼歐里斯之心』彷彿抗議般,加大了躍動的幅度、照耀出更強的光輝,寶珠中的魔力血管開始侵占希爾芙的身體,在她的胸口如同血絲般延展開來。
  「嗚!?」希爾芙痛苦地捂住胸口,冒出冷汗。
  絕望再次襲向亨米爾:「希爾芙!?」
  忍著強烈的痛苦,希爾芙苦笑道:「小亨,我已經撐不下去了,再過一下,我就會被這東西變成完整的魔族,那將不再是我……」
  她的視線移向亨米爾身後那被貫穿的群山:「你也看到了吧?那樣有多危險。」
  亨米爾掙扎著,用懇求般的眼神說:「說不定我可以幫妳分擔,我可以承受那個東西,這樣妳或許就不會失去自我!」
  希爾芙緊緊抓上亨米爾的手:「小亨!這東西在不斷吸取著村子人們的生命,它必須要被摧毀!救救他們吧……拜託了……」
  若是摧毀了『尼歐里斯之心』,亞爾薩斯的村民們會得救、自己跟內瑟斯大哥都會存活,只有希爾芙會死去。
  若是不摧毀『尼歐里斯之心』,村民們會全部死亡、大哥跟自己不見得有辦法存活、希爾芙會被轉變為魔族……但她會活下去。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啊啊啊?我只想要妳活下去啊!?」亨米爾抱頭。
  他感覺到希爾芙纖細的雙臂環繞住他,還有溫暖的體溫與微微顫抖。
  「小亨,拜託了,就算我存活下去,變成魔族後那也不再是我了。求求你,讓我作為『希爾芙』直到最後吧?」
  她放開亨米爾,握住了亨米爾的雙手,將雙手舉至自己的胸前。
  「你做得到的,小亨。」希爾芙的表情堅定。
  亨米爾看著希爾芙,他的雙眼流下兩道血淚,即使難受,希爾芙的雙手溫暖仍然給了他力量。
  彩虹色的魔法陣從兩人緊握的雙手上亮起。
  「希爾芙……」他眼神懇求著、祈禱著,希望希爾芙能夠反悔。
  希爾芙笑了下:「雖然這東西是如此的邪惡、不祥,卻讓我第一次走了路、第一次能用兩隻手抱人……」
  她看向亨米爾的雙眼:「第一次總算看到喜歡的人的樣子。」
  但講完後又馬上臉紅:「雖然這是第一次看到人,不過我很喜歡小亨的長相……這就是所謂的『長得帥』嗎?」

  紅光再次加強了力度,『尼歐里斯之心』並未給兩人留下多少道別的時間。它不斷增強魔力,寶珠內的血管開始爬上希爾芙的雙頰,她完全轉化成魔族的時刻即將到來。
  「好像必須要說再見了。」
  希爾芙深吸了口氣,做了最後的準備。
  「動手吧,小亨。」
  亨米爾面露不捨,但看著希爾芙的覺悟,此刻他終於明白已經沒有其他辦法了。亨米爾閉上眼,將所有眼淚擠出,然後擦去,這是他最後一次掙扎。
  他手上虹彩的魔法陣綻放光芒,尖銳的長槍瞬間從地面竄出,精準貫穿了『尼歐里斯之心』。寶珠破裂,躍動的紅光乍然黯去。
  長槍化作沙塵消逝。
  隨著長槍的消失,希爾芙無力地往旁邊倒下,亨米爾接住了她。
  在亨米爾懷中的希爾芙流下了兩道淚水:「對不起,小亨、對不起,我說謊了,其實人家很怕……根本不想死的……明明、明明看到了小亨,卻要死了,真的、真的好難過……」
  亨米爾緊緊抱著希爾芙:「對不起……對不起……」
  「謝謝你……小亨……」
  她輕輕地閉上了雙眼,嚥下最後一口氣。
  「我也愛妳,希爾芙
  亨米爾抱著她,看著她失去血色、一直抱著她,直到她全身變得冰冷。
  天黑了,昏厥的內瑟斯醒來,發現了他們,亨米爾還是抱著她。
  天亮了,內瑟斯找來了其他村子的人們來救援,亨米爾還是在原地,抱著希爾芙的屍體。
  第二天的傍晚,六神教的支援到來。
  「聖女大人,這少年該怎麼辦?屍體都已經僵硬了,他還是死都不放開。」
  沉穩的聖女思考了下,隨後向著教會的人員說道:「……你們先去幫助村民們,給他一點空間吧。」
  「明白了。」
  其他人離開後,聖女亞瑟蓮恩緩緩蹲下,望向緊緊抱著死去少女的黑髮少年。
  「你們的哥哥跟村民們都得救了,崇拜魔王尼歐的邪教人員也全都被我們捕獲……你做了非常偉大的抉擇,救了所有人。」
  亨米爾沒有回應。
  聖女再次開口:「六神教的決定,是希望能夠研究她胸口的寶珠,以預防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不過我不會讓他們這樣做。」
  她輕輕伸出手,伸向亨米爾的懷中、希爾芙的胸口,停在那顆寶珠上。
  「意外的是,『這裡』還留有這女孩的力量,肯定是你的溫柔所創造的奇蹟吧。雖然她已經死去,但你仍然可以將她的力量留下。」
  「希爾芙……離開了,對吧?」
  聖女輕輕點頭:「她安詳地走了。」
  亨米爾抱著希爾芙的屍體站起來。
  「那……一切都……」
  ※※※
  「……無所謂了。」
  「你在發什麼呆?神槍亨米爾唷。」
  亨米爾回過神來,淡淡地回應皇帝:「沒事。」
  皇帝瞇起眼,再次強調:「你可要知道,現在教堂之槍的命令權在余手中。余的命令你必須要遵守。」
  他沒有回應。
  白色的神座廳內,剩下皇帝、兩位皇子跟亨米爾,還有封印著一皇子的血色棺材。
  皇帝有些不耐煩地說:「哼!像在跟死人說話一樣。余再重複一次命令,余已經等不及了,你去結束所有戰鬥,並且將那個什麼〈血王活棺〉給帶著,我們要出去,繼續進行聖女的繼承儀式。」
  「要殺死嗎?叛國的人。」
  第三皇子搶著喊:「殺死他們!折磨他們!尤其是那個席亞.范德堡!」
  三皇子凱爾看起來相當急躁,恨不得馬上報了之前的仇,反觀二皇子菲利普依舊是沉默不語。
  「不行,我們還不知道誰能夠解除〈血王活棺〉,讓他們無法行動就好。」
  「遵命。」亨米爾答。
  「父皇難道想留他們一命嗎!?」
  皇帝嗤之以鼻:「等到這一切結束了,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處理他們。」



待續

※※※※※



※※※※※

神座廳的大戰已經快到最終戰,但還有些細節我還沒定好,更新可能會稍微慢下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