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四疊半時光機藍調-日版小說翻譯~其之三

幽靈子彈 | 2022-07-02 15:18:52 | 巴幣 2 | 人氣 55

      昨天八月十一日,是從早晨開始的電影拍攝時間。
      「幕府末年弱者列傳武士‧戰爭」
      透過它三流感滿滿的標題,都能感受到它那濃厚的爛片味,順帶一題原作是我和小津。
      在明石同學興致勃勃得聽著我們在四疊半裡所說的蠢話時,不知不覺便將腳本完成了,還說了「我想把它拍成電影。」
      那是幕府末年,慶應年間所發生的事。
      從二十一世紀的四疊半進行時空穿越到那樣的背景的大學生「銀河進」,迷失在幕府志士們的藏身之處。在那裡遇見了,西鄉隆盛、坂本龍馬、高杉晉作、岩倉具視、勝海舟、土方歲三等,在幕府末年維新時期的有名之士。
      不過,那位銀河似乎是個有著可怕才能之人,會將他人化作如自己一般,毫無用處的怠惰者。
      受他感化的幕末男子,接二連三的失去霸氣,倒幕派也好,佐幕派也罷,轉眼間全都瓦解。他說著「這樣下去會改變未來啊」感到慌張時已經為時已晚,告訴他改變歷史的危險性的幕末男子,如今只是哇哈哈哈的開懷笑著。
      最終佐幕派和倒幕派圍著圈圈瘋狂的舞蹈著,說著「那又如何」「那又如何」,時空無法承受大幅度且連續的歷史改變,開始了大規模崩壞,全宇宙迎來了悲劇性的毀滅。令人不勝唏噓。
      以上,終了。
      剛看完腳本時,我不禁說到「這樣真的可以嗎?」
      「可以的。」明石同學用力的點了點頭,「這樣沒問題的」
      明石同學所屬的電影社團「禊」的成員中
      有個以自大的態度,橫行於那個素人電影集團的男人,就是整個社團的老大‧城崎。過去曾說到「這樣的公寓,不是人住的地方。」便咋舌走了進來,不把我當一回事,長期霸占我提供的209號室作為拍攝後台,還實施了開冷氣的同時將房門敞開的暴行。電錶以前所未見、前所未聞的態勢轉動著,不用說我心中的怒火與那時的電表相差無幾。城崎還對明石同學的腳本指指點點,開始高聲的指責那部腳本的垃圾之處。
      指責的內容確實是合理正確的。是該聽取的建言。
      但是,最不想被你這傢伙這麼說。
      「可是原作是我完成的」我說道。明明不是電影社團裡的成員,卻自願性的擔起了拍攝的工作,作為原作者的責任感油然而生。
      「啊,這樣啊。嗯。」
城崎注視著這裡。
眼神彷彿在說著,那又如何。
這個時間點成為我和城崎對立的決定性關鍵。
今後我要盡我所能地想出各種陰險的方法,來扯這個人的後腿—我如此想著,便把房內的冷氣調整成「暖房模式」後,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公寓的二樓走廊,原本已堆滿雜物,現在更是擠滿工作人員和演員,跟滿員電車沒兩樣。明石同學跟蜜蜂一樣忙進忙出,一邊確認服裝,一邊和社員商討事宜。她那凜然的側臉令人心神當樣。這時從209號房傳來了「為什麼變成『暖房模式』了」來自城崎學長的怒吼,我霎時感到神清氣爽。
這時210號室的房門打開了,我看見了樋口清太郎的臉。
      「喂,你」他朝這裡喊道。
      樋口氏將長長的頭髮束在了後腦杓,一身深綠色的浴衣,將手插進了袖口中。雖然一副準備要去拍電影的裝扮,但與能在一般公寓中看到的服裝實在相差甚遠,樋口氏反覆搓著他那如同被鐵砂打磨過的大茄子般的下顎,爽朗的說著「這將是日本的黎明!」。
「你是坂本龍馬的演員嗎」
「嗯,我果然無法拒絕弟子的請求啊」
樋口氏從懷中取出了模型槍。
「這將是日本的黎明!這將是日本的黎明!」
正想說從走廊的的方向怎麼有個有個塗著白粉,陰森森的人類靠近,才發現是扮演岩倉具視的小津。他用金光閃閃的扇子遮住半張臉,以猥褻的姿態扭來扭去,說著「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實際上自己就吵得要死。樋口氏將模型槍的槍口對準小津,回應道「黎明將至!」「黎明將至!」時,209號房中扮演西鄉隆盛的城崎不愉快的現身,開始說著「正是」「正是」。
借了房東的公寓,終於默默地開始電影的拍攝了。房東驚訝的看著這些跑來公寓的學生們。
「哎呀哎呀,看來是要玩真的」
攝影部隊奪下了庭院對面和室的陣地。
雖然從庭院樹叢的方向就能夠拍到一臉窮相的晒衣場,但如果不下點拍攝的功夫,是無法展現出「維新志士們的藏身處」的。
過去庭院深處有座令人在意的石像,雕刻著一名渾身肌肉,散發著不詳氣息,盤腿而坐的妖怪人類,讓人想起了H·P·洛夫克拉夫特的恐怖小說。據說是曾經棲息在此的沼澤之主·河童的雕像。
「不好好對待的話,可是會大難臨頭喔。」由於房東這般提醒到,至今為止沒人敢動它。
明石同學看著石像說道。
「不覺得它長得很像城崎同學嗎。」
它那壯碩的體格的確很像城崎。
飾演成功從二十一世紀的四疊半進行時空穿越的蠢蛋大學生「銀河進」的,是一位隸屬於電影社團,名叫相島的高年級生。戴著時髦的眼鏡,有著格外顯眼的細長身形的他,和明石同學搭話時假惺惺的諂媚聲著實令人不悅。
相島和城崎同樣都執意地攻擊這部劇本的垃圾之處。他主張捨棄劇本上主角瑣碎的行動,滔滔不絕的說著「完全無法理解這個主角的心理,這部份不用演出來吧」之類的話。忍無可忍的我當然持反對意見。
「如果全都那樣改的話,不就變得不有趣了」
「我從剛剛就覺得不可思議,請問你是哪位」相島說道。
從他的眼鏡深處透出了細冷的目光。
「我是個路過的幫手」
「然而我並沒有尋求你的幫助吧」
「我可是劇本的原作者喔」
「啊,這樣啊。嗯—」
相島盯著這裡說道。
像是說著「那又怎樣」的態度
城崎也好,相島也罷,完全無法理解他們為什麼要針對明石同學,連任何一點可理解的要素都找不到。實際上近似於一群強加自己的觀點於他人的傢伙。
就在我因此陷入憤怒之時,忽然間恍然大悟。
—我不也是一丘之貉嗎。
我自發性的擔起攝影的工作,是從自我陶醉在適當地提供明石同學,關於垃圾電影的建議時開始的。然而我卻沒有從明石同學那裡收到任何「請幫我改善這部垃圾電影吧」的請託。既然如此我的所作所為,以及如蠢貨般說著「來改善它吧」並摩拳擦掌的我,還有繼續堅守對這個垃圾電影的愛的必要嗎。想要與正在經歷這場戰鬥的她培養堅不可摧的感情,我應該要先脫離路邊小石子般的存在才是。
就採用這個方針,我暗自決定。
「那麼各位,我們開始囉」
明石同學自一旁站起,宣布開始拍攝。
從結論而言,我暗自下的決定沒有任何用處。
自從法國的盧米埃爾兄弟發明電影機以來,一個問題都沒有的電影大概是不存在的。有數不盡的電影就會有數不盡的問題。
沒有任何人說過演員們的演技是優秀的。飾演西鄉隆盛的城崎不服從劇本指示,堅決要修改台詞。相島執著於內心層面的表達,不斷要求重新拍攝,臉上塗滿白粉的小津,其噁心的外貌令攝影者不堪負荷,樋口氏堅持不說「日本的黎明要來了」以外的台詞。
太過入戲的新選組演員們,演技時常過於死板。針對中午的便當要吃什麼吵得不可開交,聲音擔當和攝影擔當的戀情糾紛一發不可收拾,房東的愛犬kecha亂入片場,對眾多的問題感到厭煩的成員在留下信後便離開了。在動作戲中,小津不小心壓倒了河童的雕像,還被房東臭罵了一頓。
即使如此明石同學還是想盡辦法讓攝影繼續。經過了腳本的多次修改,登場人物的替換,和攝影順序的更改。即使說謊來讓演員們出演也在所不辭。說是彩排其實是當作實演,說是實演其實是當作彩排,「等一下再重拍」實際上根本沒重拍之類的。
這部電影究竟會走向崩壞,又或是順利完成,參與者中沒人知道—只能期望明石同學了。
下午三點後,所有的出演者像是群聚的殭屍般,喊著「那又怎樣?」跳起舞來,隨後明石同學便宣布拍攝工作的結束,但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任何一位相信她所說的話。沉默支配了整個拍攝現場,在出演者們茫然自失的同時,kecha鄭重的進行它的排遺作業。「感覺會成為一部有趣的作品」樋口氏的話語在空中回響著。
過了一會兒,小津向明石問道。
「真的結束了嗎?」
「結束了,辛苦了」
「怎麼感覺有些過於簡潔」
「才沒有這回事,必要的畫面全都拍到了」
明石同學果斷地說道「接著只要想辦法剪輯就行了」
那種事情真的有可能嗎?
電影真的完成了嗎?
「明石同...」我向她喊道一半時,停了下來。
她站在庭院中,抬頭望向明亮的天空。
她的身影是我從未見過,十分滿足的樣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沒想到這次的翻譯會拖那麼久才出(中途跑去打瓦羅蘭和馬娘了,真好玩)
總之,如果我不像四疊半主角般頹廢的話,今後也會持續翻譯的工作吧
如此這般,那麼次見嘍。
老話一句:
我的日文跟中文都很爛,一切內容以日版小說為準。
如果未來有出台版的話,請支持正版,謝謝。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