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104──無勇之大秦(三十六)

火火 | 2022-07-01 22:16:32 | 巴幣 2 | 人氣 32



  104.無勇之大秦(三十六)

  把人叫進來後,慕容蘭嫌惡地看著撒潑耍賴的老人:「你想要錢?」
  那老人立刻不喊了,戰戰兢兢地看著慕容蘭,露出貪婪的目光:「您心善,又不缺錢,求您幫幫忙吧。」他嘴裡不斷求著,一邊不斷地磕頭,將地板磕得碰碰響,「我也是沒法子了,求求您了。」
  「我給錢從來不是白給。」慕容蘭說,「我手上恰好有件事缺人去辦,你要是能辦成了,十兩銀子給你;你要是辦不成……」
  「小人一定辦成!一定辦成!」老人急忙道,「公子需要小人辦什麼事?」
  慕容蘭屏退左右,問道:「知道陳志吧?」
  老人一陣哆嗦,剛剛撞他的人就是陳志,在這裡可謂是一方霸主,誰都不敢惹,所以撞倒了他也沒人敢多管閒事,他本來也是自認倒楣,未料被慕容家的少爺扶了一把,便突然心生貪念,想要訛詐一筆錢來給兩個兒子買隻雞吃。
  快過年了,可是他們窮得連塊肉都買不起。
  「知、道……」老人遲疑地問,「公子是想……?」
  「我跟他,還有他的朋友們約了一場酒局,但是事情有點複雜。」慕容蘭說,「我要你在他們的酒裡面下藥。」
  「下藥?」老人手又開始發抖,「會、會死人嗎?」
  「你想多了,是幫忙助興的。」慕容蘭說,「事後,十兩銀子給你,你不能對任何人提及此事,否則我多得是辦法整你。」
  只是助興的藥物……那應該沒有關係吧?
  而且,有十兩銀子,那可以買多少隻雞呀?
  老人對慕容蘭重重嗑頭:「任憑公子吩咐!」


  許多聚集在店前的人們看著老人昏迷被拖出來,頭上還腫了一顆大包,都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紛紛散去。
  老人在街上昏了一陣無人搭理,半個時辰不到,自己醒了,罵罵咧咧地叫囂離開了。
  這事情連個新聞都算不上,自然也沒有傳到陳志的耳裡,到了跟慕容蘭約定的那一天,見被派來的馬車非常氣派,高高興興地上車了。
  「幾位大爺好,奴家小翠,是蘭公子的貼身丫鬟,被派來服侍幾位爺的。」小翠對陳志等人拱了拱手,「這是慕容家的獨家祕香,能夠讓人精神放鬆,請幾位品鑑。」
  香一點上,陳志立刻飄飄欲仙:「好香、好香。」
  小翠在心裡冷笑,這香可是奪魂香,除非事先服下解藥,不然聞到的人不到一個時辰就會陷入深度昏迷。
  果不其然,有幾個身架較小的已經閉上眼睛,呼呼大睡了。
  「這是慕容家的獨門美酒,請幾位大爺品嚐。」在車內負責倒酒的老頭將酒杯斟滿,遞給陳志。
  「不是小美女敬的酒,本大爺可不喝。」陳志壞笑道,「你說你是慕容大公子派來伺候我的,是不是該有點表示呀?」
  小翠不慌不忙:「爺請稍等,不喝慕容家的酒,就是對慕容家不敬,既然對慕容家不敬,奴家又何必伺候?若是爺先乾了這杯酒,表示敬意,那奴家多陪爺喝幾杯,也無不可。」
  陳志本來聽到小翠拒絕,還想發火,但是身體軟綿綿的使不上力,然而又聽到小翠說只要他乾了,多陪喝幾杯無妨,立刻就消火了,還為了顯示自己的酒量多喝了好幾杯。
  一邊的劉繼濤覺得有詐,剛想提醒,卻抵抗不了突來的強烈睡意,一頭栽倒。
  「終於都倒了。」小翠滿意地看著垮了一車子的人,吩咐馬夫將車開到某一處非常偏僻的地方,那待在車上的老人隱約覺得事情不對,有些懼怕地看著小翠。
  「姑娘,公子吩咐的事情我辦完了……那銀子……?」
  小翠從懷裡掏出一枚銀子:「瞧把你嚇的。」
  「公子說這是助興的藥,可是怎麼這群人都睡著了?」老人吞了吞口水,膽顫心驚地問。
  「教你兩件事。」小翠微微一笑,帶著復仇的恨意望向陳志,「第一件,不該問的事情,不要問,拿錢走人。第二件,不要惹女人。」
  緊接著,馬車就在中途將老人放下了車,一直駛入到某處森林邊緣才再度停下,那個年輕馬夫跳了下來,將還昏迷不醒的陳志幾人五花大綁,丟到森林邊緣。
  「第一刀,你來我來?」小翠從袖子中掏出一把匕首,望向一地的人。
  「我來,姑娘家別沾血。」馬夫說,「髒活我幹。」
  他接過匕首,狠狠插進陳志的大腿,劇烈的疼痛讓陳志瞬間驚醒,痛苦地嚎叫出聲。
  「你們幹什麼!」
  馬夫不理他,如法炮製地叫醒了其他人,匕首已經被染得鮮紅。
  「這就是慕容家的待客之道嗎!」陳志罵道,「惹上揚家,你們以為你們可以平安無事?」
  「誰給你的臉,自以為是楊家的人?」馬夫輕蔑道,「惹上慕容家的下場,才是你們不想領教的。」
  「你們這對姦夫淫婦!」陳志罵道,開始掙扎扭動,但是藥力卻讓他四肢發軟,毫無反抗之力。
  「我的朋友,死在你們一群人的輪暴下。」小翠握緊了拳頭,做了好幾個深呼吸,「今天,老天開眼,我終於有了報仇的機會。」
  「妳這賤丫頭!妳欺瞞主人!勾結外人!私通馬夫!」
  「饒命、兩位饒命……我知錯了。」劉繼濤沒有陳志那樣不識好歹,他清楚感覺到自己快要沒命了,便舔著臉求饒。
  其他跟著他們混的雜魚小弟,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要說一起上的話,他們絕對有勝算,對方只有兩個人,可是他們現在被五花大綁,還被下藥,根本動彈不得。
  「我的朋友死狀太悽慘了……我的夢裡都是她臨死前的樣子,她的眼球被你們打飛了。」小翠哽咽道,馬夫也紅了眼眶,匕首直接將陳志的眼珠挖了出來,「腰也斷了……」
  馬夫踩上陳志的背脊,匕首準確插進要害,瞬間陳志就成了下半身癱瘓的廢人。
  「大哥!」幾個小弟掙扎得撲過來,被馬夫一腳踢開。
  「你們這群人,平日喪盡天良,幹的都是禍害百姓的骯髒事。」小翠往後退了幾步,「就算動手殺你們,我都覺得髒了手。」
  馬夫像是一個無情機器,將每個人的動脈都給畫開,鮮血噴了一地。
  「看看你們,疼成這樣還能勃起,果然是渣滓。」小翠譏笑道,「你們平日最喜歡風流,所以我選了最適合你們的死法。」
  「知道這裡是哪裡嗎?是三眼蜘蛛群的巢穴,為了避免你們孤陋寡聞不清楚,三眼蜘蛛的母蜘蛛尤其凶悍,會強制與捕捉的獵物進行交配,不論物種,事後再將獵物吃掉。對了,他們的體型,有三個男人加起來那麼大。」
  陳志、劉繼濤都白了臉色。
  「而最能吸引他們的,是血腥味。」小翠殘忍地看著他們,「你們就在這裡風流快活,然後成為他們的食物吧。」
  忽然,森林裡面吐出了一張白網,將某個小弟給拖進了森林。
  「不要、不要!放開我!救救我!救命啊!」看不見的森林深處,傳來淒厲的哀號,「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滾開!啊嗚!」
  緊接著就再也沒有聲音了。
  「接下來,會輪到你們誰呢?」小翠雙手環胸,已經有人嚇到便溺了。
  「姑奶奶饒命!饒命啊!」
  一幫雜魚終於意會過來了,慕容蘭請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酒局,沒有什麼美女美酒,是一場死局!
  他們後悔了,他們不應該惹上慕容家的人!
  「姑奶奶,喒知錯了,您高抬貴手!」幾個雜魚哀求道,「饒我們一命吧!我們也只是跟著幹而已,主意都不是我們出的!」
  「你們這群牆頭草!」陳志氣得大罵,可惜他因為中毒又失血過多,聲音氣若游絲,毫無威懾力。
  「哦?知錯了?你們錯哪裡了?」小翠問道。
  「我們再也不敢惹慕容家了!發發慈悲吧!姑奶奶!」
  一群不知羞恥的敗類!
  小翠不再多言,轉身回到了馬車上。馬夫倒是在陳志身上又多刺了好幾個窟窿,一邊刺卻一邊給他止血:「你可千萬不能死得太痛快了,好險你肉多,多刺幾次無傷大雅。」
  陳志飆出一連串髒話,可惜全都含混不清,最終馬夫確認了所有人的傷勢,即便不成為蜘蛛的餌料,也會因為失血過多死亡後,這才跟著回到馬車上。
  他們便在馬車上等,等這群敗類統統被三眼蜘蛛強迫交配後成為食物。
  直到陳志也被拖進幽謐的森林,空氣中再也聽不到任何慘叫,兩人才動身離開。
  「你說,為什麼少爺突然想要對付楊家了呢?」路上,小翠緩緩地說,「還親自計畫了這一齣……」雖然她很高興自己可以親手為好友報仇,可是,她以為慕容蘭是壓根不屑管這種爛事的。
  「少爺這次回來後變得好多,不知道是不是那位吳公子的影響。」馬夫說,「感覺少爺好像在琢磨一些事情。」
  「我也覺得。」小翠說,她本以為要徹底獲得慕容蘭的信任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但是誰都能感覺到現在慕容蘭最重視,也最重用的丫頭就是她,地位都要趕上之前的多事公了。
  「不過,對我們來說是好事情。」馬夫望著自己的手掌,那裡隱約還傳來匕首的溫度,「我到現在,依然不懂那群敗類……恃強凌弱的樂趣。但是剛剛,面對一群手無寸鐵的人,我竟然也能毫不猶豫地下手……」
  「那不一樣。」小翠說,但是具體哪裡不一樣,她一時間也說不上來,「我們回去覆命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