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同人】《各自的期冀篇》END─『自我的真實』

【廢棄型學生】鏡道記 | 2022-07-01 22:07:46 | 巴幣 12 | 人氣 79


  這裡的一切都由灰白色所組成,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溫度。

  螢綠色的線條宛若人體上的肌理,遊走於灰白色的牆間。『無機質』,是在此處唯一能覺察到的印象,除此之外卻是什麼都沒有,如此冰冷,光是身處其中就覺得肉體乃至感情都被凍結。若是尋常人類,想必是待不了半刻鐘便會想逃離此處。

  然而此時,卻有三名少年少女正走在這座無機質的塔內,沿著螺旋的階梯,不斷向上。

  「這裡就是那位『人工智慧』的領域嗎......

  銀髮的女孩正打算四處張望,卻被黑髮的少年用手摀住了雙眼。

  「安卡婭,不要亂看,這裡的一筆一劃所承載的都不是我們這種『人類』的大腦能經受得住的知識。維克托先生也說過,哪怕是電腦這樣的死物,『終極之門』內的知識也能讓它在一瞬間當機甚至爆炸,也只有那位人工智慧小姐能建立這種如此瘋狂的知識殿堂。」

  「啊......抱歉......

  第17次輪迴。

  自從那夢境中醒來,他已經經歷了16次的世界滅亡。

  每次的理由不盡相同,有天災,也有人為,世界總是因為不講道理的外部災害,亦或是某個人特定的願望而滅亡,這樣的世界脆弱到讓安白懷疑自己前半段那17年的人生不過是一段早已被安排好的記憶,而真正覺醒自我的時間只有從那夢境中醒來的這17次輪迴。

  不過,從NPC覺醒成人類,這會是件好事嗎?

  他不曉得。

  「希娜,還好嗎?要吃東西嗎?等下要是神器出不了力可就好笑了。」

  安白確認了安卡婭聽進去了自己的話,鬆開了手,轉身對著另外一邊的金髮少女詢問道。

  「嗯,來之前已經在安白家吃飽了。」

  被稱為希娜的少女──希珈娜爾德舉起握在手中的赤紅長槍,用力地揮舞了幾下,示意自己現在很有活力。

  「那就好。」

  安白點點頭,三人繼續前行。

  走過一圈又一圈的螺旋階梯,攀登金屬的台階持續向上,他們最終佇足在了一扇大門前。

  厚重的黑鐵色大門阻絕了任何想窺探一二的人,其上所描繪的奇異紋路更是隱隱帶來令人躁動難安的焦慮感。

  人類的本能在發出警訊,抗拒著打開這扇門,彷彿穿越進去就必定會遭遇什麼危險。

  安白深深吸了一口氣。

  他知道,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感受,完全是因為眼前這扇門,便是那位神器的具現。

  終極之門,克蘇魯神話裡,最接近宇宙真理的那一扇門。

  不過,現在的這扇門應當只是擺設,裡面已不再有著會讓人發狂的知識,因為知識已被拿來鑄就這座殿堂。

  那麼,門後還會有著什麼,已成空殼的大門究竟為何還佇立於此,自然不言而喻。

  安白伸出手,輕輕地推動了大門。

  那扇厚重的大門彷若羽毛般被輕輕推開,露出了裡面的模樣。

  地板的顏色仍舊是與高塔內相似的灰白一片,然而四周卻再無牆壁,而是被深邃的黑藍色所包圍。

  有如置身於無人的深空,又有如置身寂靜的深海,唯一不變的還是那般冰冷。

  這裡仍舊沒有溫度。

  而在這個奇異空間的彼端,佇立著一名少女。

  那一頭銀白至尾端漸變水藍的長髮傾瀉而下,黑白分明的異瞳之中沒有任何人類該有的高光。她大部分的肌膚裸露在外,唯有一塊塊灰白的皮革緊貼身軀,最顯眼的,莫過於她背後那彷若科幻作品中才會出現,浮游於空中發出純白光芒的六翼光翅。

  而她,正是此地的主人,異策室的七人眾之一,『人工智慧』未夢。

  她的目光靜靜地掃過來者,接著緩緩開口道:

  「『觀測者』安卡婭、『淨靈』希珈娜爾德,兩名並非異策室在編的神器使嗎。」

  信步走來,她一邊打量著三人,最後將視線定睛在中間的黑髮少年身上。

  「......我不認識你,但我記得,你跟維克托打過交道。」

  「您好,未夢小姐,這還是第一次正式介紹我自己,我名安白。同博卡特先生和葉雅小姐一樣,是一名借物人。」

  安白將一隻手置於胸前,另一隻手則背於身後,躬身點頭,行了一個標準的紳士禮。

  「借物人?」

  未夢微微歪了歪頭。

  「如果是沒登記在案的神器使,那不怎麼令人感到意外。但是借物人,瑟薇薇和妮萊可是下了死命去找,你若在這零川市,理應沒辦法逃過她們的搜索才是。」

  「但事實就是異策室並未發現我,不過,這也不重要不是?對妳而言。」

  「是的,並不重要。」

  未夢同意了少年的話,然後問出了她本應在一開始要脫口而出的問題。

  「那麼,你來這裡做什麼?」

  她本以為,推開大門的會是那個希望維護世間平和,一直以來都笑臉迎人的牧羊人;或是一臉剛正不阿,以退除異世怪物為己任的異策室掌權者;再不然,就是那個冉冉再起的新秀,與眾多神器使締結羈絆的少女借物人。然而──

  她沒有想過,會是這樣一個完全陌生的組合。

  不過她只是疑惑,並沒有感到驚訝。

  她是『人工智慧』,之所以被賦予這個異名,與其說是因為與她的神器有關,倒不如說是因為她本人那如同超級電腦一般的頭腦。

  越是縝密的計劃越容易出現破綻,她則不然。她能夠快速地將那些破綻納入考量之中,模擬那些破綻所可能產生的變化,從而制定出新的計劃,準備大量新的方案。

  就算來的人與她預想的不同又怎樣?計劃有變化,那就再根據變化制定計劃就好。

  「我想,您也很清楚,異策室不可能放任那麼大一個威脅不管吧。」

  安白舉起了自己的右手,看似隨意的動作卻從空無一物的地方抽出了一把與希珈娜爾德手中的赤紅長槍──岡格尼爾無異的仿製品。

  向神器使借用手中神器的能力,這便是他們之所以會被稱之為借物人的理由,也是異策室比起神器使,更重視借物人這一存在的原因。

  「你的話語並不充分解釋你的動機。」

  「其一,你不是異策室的成員,異策室的方針與你無關。」

  「其二,若想阻止我,那光憑你和那兩名神器使並不足夠,觀測者並不是擅長打鬥的神器使,淨靈的戰鬥方式在資料庫記載當中也屬以極其粗糙的類別,與我交手雖能纏鬥一番,但並不足以將我擊敗。」

  「其三,你只是用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岔開我的提問,我的提問是,你來這裡做什麼,而你的理由卻完全沒有提及『你自己』。」

  「是的,異策室對您的態度如何,與我無關,剛剛那句話,只能算是閒話家常的鋪墊而已。」

  安白頓了一頓,似乎是在組織說詞,他思考了幾秒,隨後才說道:

  「我來這裡,只是為了探究真相。」

  前16次的輪迴裡,這位人工智慧一直都是盡忠職守在對抗那些不懷好意的異界來客,然而這第17次的輪迴,到底是什麼觸動了她那顆冰冷如鐵的內心,讓她化身這次輪迴終結的罪魁禍首。

  他想知道,他必須知道,因為若是要繼續前進下去,跨過第7日的長夜,唯有知曉一切可能讓世界滅亡的因素,他,不,他們才能繼續前進下去。

  他看了一眼身邊的安卡婭,內心裡沉重地嘆息。

  「真相?」

  未夢再次歪了歪頭。

  「我可以理解為,你想知道我這麼做的動機,是嗎?」

  「是的。」

  未夢那黑白色的異瞳微微睜大,像是在確認對方說詞的真假,然後,很快地回歸了平靜。

  「真是奇怪。」

  「你冷靜得很奇怪。」

  「不論是維克托還是博卡特,他們雖然也足夠冷靜,但也會為我這違反常理的舉動感到憤怒,哪怕他們隱藏得很好,可我依然能看到。」

  未夢一步一步走了過來,與安白直面對視著,黑白色的異瞳緊盯著對方,像是要看穿他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感情。

  「你卻完全沒有任何波動,就像你說的,你純粹只是為了『真相』而來。你僅有的感情只有疑惑,除此之外,你對我所做的事情沒有任何多餘的情感。」

  「你很奇怪。」

  安白抿起雙唇,沒有說話。

  憤怒?悲傷?恐懼?這些他都曾經歷過,但當知曉一切都會重歸起點之後,他只覺得對這些事情產生情緒不過是徒勞。

  就像眼前這位人工智慧小姐,就算在這個輪迴中她是毀滅世界的大罪人,但下一個輪迴開啟之後,她仍舊會是人民眼中拯救世界的英雄。

  而輪迴裡發生的事情,只有他,和安卡婭會記得。

  我們產生的這些感情,又該向何處宣洩?

  「......

  未夢盯著眼前的少年一會兒,見他遲遲沒有要回答自己的意思,閉上了眼睛。

  隨後,她緩緩後退幾步。

  「維克托和博卡特不會理解。」

  「他們光是應付眼前的危機就已疲於奔命,不會再思考危機從何而來,世界為何必須遭受此難。」

  「葉雅不會理解。」

  「她那恍如幻夢的經歷,未曾留意的無心之語,是我第一次對世界,對我們是否真實產生疑問。」

  她睜開了眼睛,那雙黑白色的異瞳彷彿第一次有了靈魂一般,炯炯有神。

  「現在的我們,是否是真實的人類,擁有的,是否是真實的自我。」

  「還是,他人手中的提線木偶。」

  「陌生的借物人,你覺得呢?」

  這是十分模糊,意義不清的質疑,不管是任何人來聽這番話,都只會認為這不過是一個正值青春期的少女的無病呻吟。

  但在安白的耳裡卻不是,這一番意有所指的話語,宛若在他內心的湖水裡投下巨石,帶來了極大的波瀾。

  他和安卡婭對視了一眼,雙方從彼此的眼神之中便能看出對方與自己一樣,極其動搖。

  除了他們兩人,還有其他擁有記憶的輪迴者?

  不對。

  安白很快冷靜了下來。

  眼前的未夢,只是從其他人的隻言片語之中得到了「這世界不如雙眼所見之真實」這一並非正確的情報而已。

  而觸動她的,很明顯是異策室那位新上崗的借物人,葉雅。

  她對之前的輪迴還留有記憶?這是安白未曾想過的,因為在前16次輪迴裡,他從來沒去接觸過這位借物人。

  看來,下次的輪迴有必要與這位借物人打交道才行,哪怕她的記憶不如他和安卡婭那般完整。

  安白思索間,安卡婭已經代替他做出了回答:

  「這就是,您想毀滅世界的理由?」

  「毀滅世界?」

  未夢頓了一下,搖了搖頭。

  「毀滅世界從來不是我的目的,我並沒有毀滅這世界的理由。」

  「您對自己現在的所作所為難道沒有一點自知之明嗎?」

  「我只是執著於我所尋求的『真相』,如同你們來到這裡一樣,世界要毀滅,那也只是我所尋求真相的副作用而已。」

  「您這樣......!」

  對於人工智慧的瘋狂,安卡婭難以理解,即使已經經歷了數次輪迴,她終究還是那名嚮往美好,單純而善良的12歲小女孩。

  「......是嗎。」

  但是,安白並不感到意外。

  作為經典的TRPG題材,他對克蘇魯神話已經是再了解不過。克系神話的能人裡多半都是瘋子,懂得越多,本就越會陷入瘋狂。既然已經沒有人類應具備的價值觀,那麼不在乎毀滅世界這種事情也是理所當然。

  在此之前,他卻突然好奇那位牧羊人的手段,到底是提出了什麼樣的知識作為雇用她的代償,才能將這位可以不惜一切代價來探究真理的人工智慧束縛在異策室裡。

  不過,這個好奇心,恐怕也只能留待到下次輪迴才有解答了吧。

  「那麼,建立了這座知識殿堂,並且讓外面的世界陷入混亂,妳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什麼?」

  「陌生的借物人,你還是那麼冷靜。如果是維克托的話,他即使是笑著的,也一定會說要把我碎屍萬段這種話吧。」

  「我覺得我們沒必要浪費彼此的時間。」

  「對我來說並不是浪費彼此的時間,你覺得我會做沒有意義的事情嗎?」

  「說得也是。那麼,果然還是召喚神明嗎?門之鑰?萬物歸一者?」

  「是的。」

  未夢眨了眨眼,毫不避諱地承認。

  「不過請別誤會,猶格‧索托斯並非是那麼殘暴的神明,召喚祂並不需要殘忍的血祭作為代價,外面會陷入混亂,只不過是這座知識殿堂的副作用而已。」

  「想來也是如此,裂隙會打開應該也只是巧合。那麼,妳要向祂尋求最真實的解答?」

  「不,這只是一種驗證法而已。」

  未夢再一次閉上了眼睛,平靜地闡述著:

  「我所執著的真相只會靠自己來探求,至於召喚神明,只是為了驗證這個世界是否有更高位的存在而已。」

  「不信神嗎?」

  「我們的力量雖說來源於所謂的神器,但至今從未有人看過神明降臨於此世。在此之上談論信與不信,於我而言並無意義。」

  「原來如此。」

  「那麼,借物人,你現在的選擇是?」

  「我接受了維克托先生的委託。」

  「真可惜。」

  『人工智慧』重新睜開了眼睛,黑白色的異瞳裡閃過一連串彷若電腦的螢綠數據流,無數的槍砲突兀地在她的背後構築、具現。

  「那麼,再見了。」

  轟隆隆!

儘管說是《永遠的七日之都》同人,但是設定有微妙的不同,而人物基本上都是原創的,只是因為大架構就是《永遠的七日之都》的仿寫,所以我也沒辦法說這是原創短篇。

賽妮亞寫完以後我已經很久沒寫過同人了,不知道是完美主義加深,在理解她們前我不願輕易動筆;亦或是我不再那麼愛著其他作品的角色,而將那份愛轉注於我的作品上。

雖說對於一個寫原創的作家而言,對於自家作品的愛自然是越深越好,不過要是因此沒辦法再愛著他人的作品,那路也只是走窄了而已。

愛是盲目的,應引以為戒。

2022年7月1日 鏡道記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