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奇幻長篇】《救濟的魔女》CH11-終焉七日-4

湛藍琴海 | 2022-07-01 19:44:42 | 巴幣 398 | 人氣 2527


  【2

  當旭日再度升空,我就明白,距離末日來臨,只剩下兩天了。

  假使可以,我希望這不是我倒數第二次看見朝陽,但我毫無信心。

  真的能藉由完成小說,來破除死亡預言嗎?即便可以,現在也只剩兩天,依照目前的進度,恐怕也寫不完──從昨天接受了那位魔女的建言後,我花了許多時間沉澱思考,好不容易終於找回靈感,重新「認識」自己的作品後,開始沒日沒夜地振筆疾書,進度也很有限。

  更遑論,光是徹夜未眠一天,我就快撐不住了,更不可能接下來的兩天還能持續不眠不休,現在我就已經疲憊不堪了。

  這種情況下,我也逐漸無力思考,靈感再度流失。筆桿也逐漸握不緊,視野逐漸模糊,意識逐漸朦朧,就連呼吸都越發薄弱了。

  恍若垂死。

  這就是瀕死的感覺嗎?是不是根本活不滿七天,即將在此時此刻,迎來終結了?

  終焉之日,就要來臨了嗎……

  會不會是我做錯了什麼選擇,才會淪落至此?別說活過一週,就連一週都活不到是嗎?真可笑啊……

  畢竟也沒規定,一定會活滿一週吧?也有可能是末日會先到來,但到真的終結,可能還需要點時間吧……

  我不確定,這種事……誰知道呢?

  或許只是我神智不清了,開始胡思亂想吧。可能是我太悲觀了,但是……我也想不到樂觀的理由。

  一切的一切,都往越來越不妙的方向發展。

  我不怪任何人,只怪我自己。一切都是因為我無能,無力為自己的故事拉下帷幕,讓故事的演員,遲遲下不了台。只能一直留在舞台上,演著尷尬的戲碼。他們尷尬,身為導演兼編劇兼唯一觀眾的我更尷尬。我想結束這一切,卻找不到拉下帷幕的方法。

  是我想歹戲拖棚嗎?是我不願謝幕嗎?絕對不是。

  我絕對比誰都想終結這一切,但是……

  我放下筆桿,趴倒在書桌上。

  已經到達極限,動彈不得了。我必須,好好休息一下,否則……

  視野,似乎越發朦朧不清了……這樣不行……

  絕對……不行……

  我輕聲喘息,呼吸逐漸急促。不好……再這樣下去的話……

  不能,還不能,還不到時候……至少先讓我活到七天啊,到此為止的話,不就太可悲了嗎?

  因此……還不能放棄,絕對不能放棄!

  必須想出辦法,否則一切都結束了……首先要換個思維,不能再堅持原本的寫法了,不,甚至不堅持延續原本寫的內容了,照原本的安排,就是使出渾身解數也不可能在兩天內完稿。若是想大幅精簡內容,可能就無法真正意義上地將作品「完成」。就只是類似腰斬,強行省略過程,直衝結局。這樣作品的完成度肯定不足,根本不是真正完成。

  若退而求其次,只精簡部分內容,讓部分劇情單純化,就行得通嗎?也不盡然,所謂的完成作品,應該是要對作品感到一定程度的滿意。只要不滿意,可能就無法跨越門檻,通過考驗了。雖然也不確定這到底是否為考驗,但唯有心安理得,才能突破萬難吧?

  對我而言,依照目前的編排,已經沒有任何能夠精簡之處,顯然延續原本的故事去寫,已經行不通了。

  若真如此,必須徹底打掉重來了嗎?先前的心血盡數白費?

  不,別開玩笑了……不對,這不是玩笑,我是認真這麼想的。原本寫的故事,我無力完成了。不只是時間不夠,還有……

  慢著,我是寫什麼來著?怎麼又像忽然失憶般,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我使出渾身氣力,勉強撐起身子,拾起桌上的稿紙。

  ……這是什麼?好像是異國文字?怎麼可能……這些應該是我寫的沒錯吧?但我怎麼可能寫出這些?完全看不懂……是因為我神智不清了,才會有這種錯覺嗎?還是因為視野有點模糊,才會看花了眼?

  不對,都不對,我很確定對稿紙上的文字,毫無實感。怎麼看都不像是我寫的,不只是語言不同,筆跡也不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儼然是某個陌生人,不知何故遺留下稿紙,我只是偶然撞見其作品的路人而已。

  但是,不可能,這不可能發生……

  ……無法思考。意識似乎……越來越……

  視野……開始被溶解了……

  啪磯。

  啪磯、啪磯、啪磯──

  支離破碎的聲響,於耳畔迴盪響徹。

  恍然,已經……什麼,都……

  都……

  ……就要化為空氣了吧,我。無色無形,看不見也碰不著的,無人在意的空氣。

  身體已經麻木,喪失知覺了。支離破碎的視野,持續崩盤裂解。滴滴答答地散落一地。

  猶若、粉身碎骨、的鏡面。

  (恍恍惚惚)

  (恍恍惚惚)

  (恍恍惚惚)

  殘破不堪的鏡面,映射出破敗不堪的我。

  (無聲吶喊)

  真的、迎來、盡頭了……嗎?

  我這一生,就如一場可笑可悲的鬧劇般……落幕了?

  這比……我寫過的故事,都還要……荒唐吧……

  ……咦?

  等等,剛才想到了什麼?鬧劇……對吧?還有故事……

  沒有人規定,故事非得是虛構的吧?這樣的話,我──

  說不定能夠……

  我緊咬牙關,撐起破敗的殘軀,使出渾身氣力,拾起周遭的破片,重組自己──

  【1】

  「原來如此。尤里先生的意思是,為了促進靈感,因此希望接續前天的話題,對吧?」

  坐在我對面的黑髮藍眼魔女(今天她比較有空閒,加上我也沒那麼排斥被她招待了,這次就答應她來招待我,故這次是坐在待客桌)放下茶杯,與我四目交接。

  「正是如此。現在分秒必爭,若沒有足夠的靈感,肯定來不及完成作品,來迴避死亡的厄運。即使所謂的『終焉』不一定是指死亡,但姑且做好最壞的打算吧。」我舉起茶杯:

  「昨天我就決定,要將手邊的作品打掉重來,這樣反而更有效率。說到這個其實曾發生一些詭異現象,先是想不起來原本在寫什麼,再來是一度完全無法理解『原本』寫的內容。無論橫豎怎麼看,看起來都像異國文字,也完全不像是自己的筆跡。」我垂眼,凝視茶面上的倒影:

  「我知道這很荒唐,但確實發生了,這一點我很肯定。當時我認為可能是自己神智不清,才會產生這些幻覺。事實上當時也差點喪失意識,但在我想到解決之道後,就努力振作起來,神智就逐漸恢復了。那些詭異現象,也逐漸消失了。」

  我舉杯啜飲(似乎是玫瑰花茶,挺香的,也很好喝),隨後放下茶杯。

  「不過,雖然可以用因為神智不清,才會失憶、產生幻覺來解釋,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是哪裡不對勁,我也不太確定。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之後我又能想起並理解原本寫的內容,也覺得這些內容不見得要完全捨棄,一些構思可以保留,加入到新作品中。」我話鋒一轉:

  「由於撿現成的是最快的,因此我直接從現實取材。而且考量到戲劇性,及記憶鮮明度等,我便從『被預言』後的七天為藍本創作。不完全是真人真事,會有一些虛構成分。」

  「原來如此,這或許是個好方法。不過剛才有說,會來這裡是為了促進靈感吧?是需要哪方面的靈感呢?」

  「跟魔女小姐聊天,就會有很多收穫吧。前天我們聊了很多話題,提到一些關鍵字,諸如坦率、成熟等。我聽取魔女小姐的建議,努力坦然面對自己真心的內心,從中發現了許多事情。但是,我覺得還不夠。」

  「哪裡不夠呢?」

  「即使我承認自己真實的情感與想法,也不代表我就能憧憬未來;即使我肯定情感的價值,還是無法參透許多事情……這樣的話,我還是沒有多少成長,也因為對未來沒有足夠的期待,可能還是會無法過這一關吧?」我緊握茶杯:

  「正因如此,現在的我就算終於能再提筆寫作,也不確定有多大意義。寫的內容是否能夠滿意,又是另一回事。總覺得在許多層面上,依舊相當貧乏,才會回來找魔女小姐聊聊。」

  「明白了。若想接續前天的話題,是想談哪個部分呢?」

  「成熟吧。我左思右想,覺得自己最缺乏的就是成熟。我畢竟才十七歲,閱歷也太少了。這樣的我根本寫不出好小說,無論是文筆或內容,肯定都還很青澀。」我垂下目光:

  「當然我也很清楚,長大是要時間的。我不可能一夕之間就變得很成熟,只是我想明白,到底什麼是成熟?連定義都不明白的話,是無從開始的。」

  「成熟啊……涵蓋的層面很多呢。之前提到的是,適度的坦率才是真正的成熟,還記得嗎?」

  「記得,就是這點不太明白。到底該怎麼樣才是適度的坦率?要如何拿捏?光這點我就越想越糊塗,遑論其它層面了……」我連忙補充:

  「我知道魔女小姐說過這點連自己都還在學習,但是,再怎麼樣都一定比我懂,才會想請教您。」

  希望別被認為厚臉皮,我也是走投無路,只好這麼做了。

  「嗯,我明白尤里先生的迫切。沒關係,我就盡我所能吧。」她溫柔莞爾:

  「像願意表達自己的困難,向人求助,就是一種坦率不是嗎?您也沒有用讓人為難的方式求助,而是保持禮貌,以誠懇的態度徵詢意見。這就是得體的表現,也就是『適度的坦率』。」

  「真的嗎?」

  「當然。這也是一種成熟,要說是『成熟的坦率』也沒問題。雖然成熟包含許多方面,但至少您有做到一部分了。」

  她眨眼,優雅地舉起茶杯。

  「這、這樣啊……但是,距離真正的成熟肯定還很遙遠,我想知道的是,該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好……」

  「就如之前說的,先誠實面對自己吧?知道自己哪裡不足,勇於去承認,並認清可能需要許多時間,一點一滴地進步,如此腳踏實地去努力,就會成為越來越好的自己。」魔藥工坊的主人嫣然一笑:

  「尤里先生現在不就正在做這種事嗎?」

  「……確實。意思是……我不該過於躁進嗎?」

  「不,我相信您不至於如此。只不過,在努力的過程中,可能難免會對自己失望,甚至討厭自己。希望您別如此,而是堅定信念,盡其所能地努力就夠了。」

  「討厭自己啊……」

  確實,我可能滿厭惡自己的。若是過去的我,可能不會如此坦率承認這點。畢竟已經被那麼多人討厭了,若連自己都討厭自己,那還有誰能接納我呢?

  況且,我還希望錯的不是自己,是別人愚昧、沒眼光才會厭惡身為異類的我。

  只是,我早已心知肚明,會淪落到這地步,也跟自己無能有關吧。

  「怎麼了嗎?」

  「沒事,請繼續。」

  應該沒必要坦率到,連剛才想的那些都跟魔女小姐說吧?不過她要是追問,就還是說好了。

  「好的。那麼,您現在就正為自己的作品不夠成熟而煩惱吧?但這是必經過程,既然是在這種年紀寫作,有所侷限也再正常不過。」她舉杯啜飲:

  「因此,不用擔心自己是不是寫得太青澀,是不是無法讓自己滿意。自己是否能夠滿意,取決於自身的標準。」

  自身的標準嗎?那我……

  「想要寫出成熟的好作品,就必須展望未來。這樣一想,還有不期盼未來的理由嗎?」

  「咦?」

  我赫然,心頭一震。

  ──尤里先生可能也有點不明所以吧,沒關係的,這不是一時半刻就能理解,需要更多時間,才有可能慢慢體悟。

  ──不過,要有更多時間的話,就是必須破除預言。在此之前,就先展望未來吧。

  對了,我想起來了,前天魔女小姐就有說過這番話。看來這道理,也能用在寫作上吧。這樣的話,我似乎突破盲點了。

  「簡言之,為了達成自己理想的成熟,就必須追逐未來。未來就像不斷延伸的道路,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斷追逐,直到盡頭。」她話鋒一轉:

  「無論等待我們的盡頭是什麼,至少我們都努力過了。我也為了夢想努力過,即使受挫了、失敗了,對此心灰意冷。但是,那都讓我變成熟了。」

  眼前的黑髮魔女,唇角滲出一絲苦澀。果然她可能經歷過什麼,只是這不是我能過問的。

  「那……盡頭不只一個嗎?是有分階段的嗎?比方達成了某個里程碑,或是失敗了而放棄目標,就是來到盡頭了嗎?」

  「也可以這麼說。看如何定義盡頭,不過這不是討論的重點了。只要知道要達成某種目標,就是追逐未來就夠了。」

  「嗯,我明白了。」

  當然肯定還有許多不明白的事,但多少有所領悟了吧。

  「還有,多多反省自己吧。不一定是因為犯錯才需要反省,每天思考自己今天做了什麼,有什麼地方可以改進,就是一種反省。也就是培養自省的習慣,知道自己與目標的距離,可以更有效率地追逐目標。」

  黑髮魔女舉杯啜飲。

  「自省的習慣……聽起來不錯。或許寫作也能用上,這樣的話,說不定就能更有內涵了。

  將自己的所思所得,化為文字,融入到作品中,也能讓故事更有血肉吧。

  「是啊,或者寫日記就是最簡單的方法。某些時候我也會寫日記,這是從旅行時培養出來的習慣。不過都只是很簡潔的紀錄而已,因此對於寫作我還是不太了解就是了。」

  「這樣啊,寫日記嗎……對我而言寫小說就取代寫日記的功能了吧,不過我還是考慮一下好了,感謝建議。」

  每天寫小說不見得很麻煩,但每天寫日記就很麻煩,似乎也是挺微妙的。可能是因為,我更喜歡編故事吧?

  「不會。簡單來說,想變成熟的話,就是要盡可能給自己時間沉澱,並深思熟慮。這樣就比較不會衝動行事,言行能夠更得體。」她輕輕放下茶杯:

  「眼光要放遠,凡事要先想後果,三思而後行。若能做到這點,才是真正的成熟,否則只是馬齒徒長而已。」

  「確實如此,要避免成為這樣的大人啊。」

  我頷首同意。不得不說這位魔女說的句句在理,讓人越來越認同她了。

  「是的。說來簡單,做起來並不容易。剛才說的那些,其實一大重點是,要盡可能保持頭腦明晰,這樣才能理性處事,不會被情緒控制。而要不被情緒控制,最好的方法就是盡可能保持心情平靜,無論遭遇什麼都能泰然處之。但要做到這點就十分不容易了。」

  「是啊,聽起來就很困難……我雖然情緒起伏通常不大,但還做不到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緒。若能做到這點,我肯定會更加睿智吧。」

  「每個人都能朝更睿智的方向前進,在這旅途上,您不孤單。」

  滴答。

  溫柔的話語化為小石子,投入心湖中,漣漪四散漾開。

  「不孤單嗎……那真是太好了,我不是孤身一人,這樣就夠了。」

  並不是只有我在努力,也不是任何事我都被排擠在外。身為異類的我,還是有機會為了共同的目標,與眾人同行吧。

  「嗯,我自己就還在努力,共勉之。」

  她對我展以微笑。

  「好的!真的很感謝魔女小姐,跟我分享這些,獲益良多。我都不知道該如何答謝才好了,真的,感激不盡……」

  我將之前沒好好感謝的部分,一次償還了。當然口頭感謝肯定是還不夠的,必須多給報酬來答謝才行。

  「沒什麼,我也只是粗略講講而已,您太客氣了。」

  「不不,我是真的非常感激!感覺應該能獲得不少靈感了,這樣應該就能在期限內寫完小說了。」我舉杯,將剩茶一飲而盡:

  「我會好好答謝您的!只不過我身上帶的錢不多,我看看……」

  「不用了,別這麼客氣。何況您還這麼年輕,應該沒有收入吧?這樣的話──」

  「沒關係。畢竟我也麻煩魔女小姐這麼多次,想一併報答。不然實在是過意不去。」

  「其實也才三次而已,不會太多。」她話頭一轉:

  「不過,感覺尤里先生的態度轉變許多呢。跟一開始來的時候不一樣了,或許這就是一種成長吧。」

  「是、是嗎?成長應該沒有那麼快吧……不過,確實我的態度跟一開始不同了,一開始是有點……該怎麼說,我也不太會解釋……」

  不好,我又支支吾吾了。果然我還是有不太善於言辭的一面,可能是不夠坦率吧,因此某些時候也不好理清自己的想法,或不願表達出來。這跟我平常的模樣有些落差吧。

  而且,現在似乎又無法直視對方了。總覺得很怕跟對方對上視線,一對上就會害羞得撇過頭去……為什麼啊?

  「沒關係,可以之後再慢慢思考。這就是對自己坦率的好機會吧,有些時候坦率一點會更好。」

  「我、我明白啦……我會在努力坦率一點的──說到底,我也沒那麼彆扭吧?對,我、我沒有那麼彆扭才對……」

  這下慘了,怎麼好像越描越黑?而且臉都開始發熱了,這也太失態了吧?恨不得直接鑽地洞躲起來……

  「您不用急著解釋,這種事自己明白就好了。」

  「好,我真的不是急於為自己辯解啦,就只是、就只是……怕被魔女小姐誤會而已──對,怕被誤會自己還是很不坦率而印象變差什麼的,這種事絕對沒有……」

  死定了,我到底在幹嘛?這完全不像我啊,平常的冷靜理智去哪裡了?即使不敢說自己始終理智,但像今天這樣如此失態,前所未有也說不定……

  果然這傢伙是魔女,還是可怕的魔女,就某方面而言是這樣,我才會如此不知所措吧?

  「呵呵,尤里先生真的不用那麼緊張啦,我不會隨意評價一個人的。」

  她輕笑出聲,似乎刻意放柔語調來安撫我。

  「是嗎?好吧……那,」我半掩微熱的臉,望向眼前的美麗魔女:

  「總之,真的很感謝魔女小姐──嗯,還是換個稱呼好了,請問芳名?」

  雖然有點難為情,但還是鼓起勇氣問了。

  「克勞迪雅‧舒瓦茲。不用刻意換稱呼也沒關係,這種事隨意就行了。」

  「沒關係,那麼就再讓我鄭重地道謝一次──十分感謝您,舒瓦茲小姐。」

  在鄭重道謝的同時,我將錢包所有的錢,全部倒入手中,再放到舒瓦茲小姐的面前。

  【0+】

  若說最近最值得慶幸的事情,大概就是修‧尤里先生成功破除預言了吧。

  他成功度過了「末日」,更正確地說,末日根本沒有到來。他成功在期限內完成小說,為自己的末日前最後七日,做出了總結。

  據他所言,在完成這篇小說後,依舊文思泉湧,因此已經在撰寫下一部作品了。

  我彷彿找回從前的自己了──他是這麼說的。

  會有這麼不可思議的變化,我認為肯定不單純。就跟他會莫名其妙地被「預言」同樣,這兩者可能是密切攸關的。

  於是我進行一番調查,一段時日後,大致有底了。

  尤里先生會遭遇這一切,並非偶然。

  所謂的「生命在七天後會迎來終焉」應是指若這七天他無法突破創作瓶頸,繼續在寫作的道路上前行的話,他的意識就會被取代。

  而會取代他的對象,就是前來預言的神秘人──若推斷無誤,應該是來自異世界,而且是死後轉生。比方死後藉由某種手段,試圖轉生於此,為此尋覓適合附身的對象。為了確定是否適合附身,會給予考驗,這可能就是會先來「預言」的原因。

  雖然轉生也有可能從零開始,但似乎也有中途覺醒的模式,附身就有可能是這種狀況。

  正因如此,尤里先生才會曾在末日逼近時,一度神智不清,發生喪失記憶,認知被顛覆的情況。小說不像是自己寫的,還看起來像異國文字,應該就是意識開始被侵蝕的結果。之所以沒被徹底奪舍,應該就是因為找到解決之道,燃起了鬥志,就喚回自己的意識了吧。

  意識被喚回後,他憑藉堅韌的意志,維持住意識,成功度過七天,保住了性命。「寫完小說」並不是他打破預言的關鍵,那只是堅定自我的手段。通過這種手段,心智獲得很大的成長,也就沒有被趁虛而入的機會了。

  這樣一來,一切都說得通了。包括為何預言者會使用「未來視」這種陌生名詞,應該是因為他雖然知道可能的未來,但並非因為擁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只是通過某種方式,看見可能的未來,才會使用這種名詞吧。

  也有可能是這種名詞,在他原本的世界就存在,並用來說明這種情況,若真如此就更合理了。

  不過,這些終究沒有被完全證實,加上尤里先生似乎對這個「陌生人」有莫名強烈的敵意。或許真相不僅於此,他跟「預言者」可能有某種因緣也說不定。

  只不過,也沒機會釐清了吧──誰知道呢?

  重點在於,尤里先生成長許多,變得比較隨和大方了。他甚至為了答謝我,送我先前完成的小說(他特地去複印一本,並用禮物包裝紙包起來)。

  ──舒瓦茲小姐是第一個讀者喔。沒想到我會有分享自己作品的一天,真是作夢也沒想到啊。

  尤里先生如是說。對此我深感榮幸,我本來就是喜歡看小說的人,若非工作太忙,不然會更常看吧。

  如今我終於騰出空檔,可以閱讀他的小說了。

  他究竟如何詮釋,並改編他的「末日前七日」呢?

  真令人期待。

  我拆開包裝紙,拿出書本,看見了書名。

  書名是──

  《終焉七日》。



  這次一樣是七千多字,但將剩下的天數講完了,本章就此告一段落。倒數七日結束後就歸零了,但因為又過了一段時日,所以小標就變成0+這樣。

  總之又提到了異世界穿越相關,而尤里跟預言者的關係就不說破了,任君想像XD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fbf048a72479ae61a9160c873fdaf857/tenor.gif
2022-07-01 20:05:30
湛藍琴海
感謝句點贊助QWQ
2022-07-01 20:23:28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7-01 22:08:53
湛藍琴海
不會
2022-07-01 22:14:45
艾爾琈
多多反省自己吧。不一定是因為犯錯才需要反省<<這句很實際,反思是可以讓自己更快醒悟的方法,有時候當下會覺得自己又沒有錯,為什麼要反省,但其實這些反思更深入,就會發現自己做的哪些事情確實需要再改進,透過反思也可以讓自己更認識自己
2022-07-02 13:14:09
湛藍琴海
是啊,時常反省可以讓自己更加清醒,也更有智慧吧。
2022-07-02 13:26:03
戒子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已經閱讀完畢,啪磯、啪磯、啪磯──支離破碎的聲響令人感到恐怖,所以尤里先生就這樣消失了嗎!? 記得上次琴海的小說有出現過一個男人的胸口有空洞...應該就是類似這種的吧,本以為七日會有七章(一日一章),沒想到這章就結束了XD
2022-07-03 22:38:36
湛藍琴海
但當然尤里沒死,人還是好好地回來了XD

戒子應該是在說這篇(都兩年前了):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830434

這兩篇沒啥關聯就是了XD

最後感謝戒子贊助!
2022-07-04 00:14:2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