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仙野縣的嶋上晴也 - 第七章.自責於過去的被害者

雲水靜 | 2022-07-01 19:27:44 | 巴幣 1202 | 人氣 48


  「嶋上同學,你真的很擅長料理。」

  在料理實習結束之後,我們分別進到音樂教室。

  已經把便當吃完一半的她,為了解膩喝了一口味噌湯,然後這麼說道。

  儘管被她這麼誇讚,但那也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功勞。

  「都要多虧石浦同學把魚處理的好,而且煎魚也很好吃。」

  如果魚肉沒有處理正確,導致魚腥味太重的話,反而會讓味噌湯出現怪味。對於這一點,石浦同學很好的用鹽交出答卷。

  而且她煎的魚有經過很好的調味,不只用了醬油和一些糖,還使用金桔的酸香昇華整個魚肉的氣味。

  煎魚過程的溫度把控也掌握得相當完美,吃起來口感特別軟嫩。加上嘴裡噴發而出的香氣,就算說是職人料理的煎魚也不為過。

  「平常都是吃你的料理,偶爾也試吃我的。」

  「之後料理實習和妳們合班的話,就像今天這樣搭檔吧。」

  「……嗯。」

  可能是我邀請的太過突然,石浦同學露出一個尷尬的微笑,然後輕輕把筷子放到自己的便當盒上。

  當我以為是同組會有什麼困擾,準備把話題圓回來的時候,她卻突然把手摸進制服口袋。

  在我好奇她想幹嘛的時候,她毫不遲疑地把右邊瀏海撥了開來,露出單邊深邃的紫色眼眸。

  儘管教室的光源微弱,她的模樣卻清楚的映入眼簾。

  那眼睛看上去就像紫寶石一樣,雖然深沉卻透出熠熠光彩。一直以來都沒能看清的模樣,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一下子驅散心中所有好奇。

  「突然怎麼了?」

  儘管被她的行為吸引住,但我還是想起之前和石浦同學隨口聊過的事情。

  印象中她有說過,自己很討厭被別人注視的感覺,所以才會像這樣把眼睛遮著躲避別人的視線。

  老實說……有著一雙這麼特別的眼睛確實很吸引人注意。

  「你有……想起什麼嗎?」

  一股典雅的香氣倏地撲進鼻腔。

  石浦同學把頭移到能讓我看見整張臉的程度,然後用著那隻眼睛不停地盯著我瞧。

  看著她這副纖弱的模樣,我突然想起自己在國小的時候好像有在哪裡見過。

  印象中那個女孩子總是喜歡一個人待在角落看書,盡可能讓自己不那麼顯眼。

  一想起那個女孩子的模樣,我就會不自覺地認為她如果長大了,一定會變成像是石浦同學這樣純樸典雅的美人。

  ……既然我會有這樣的印象,那就說明——

  「我們之前認識嗎?」

  「國小六年級的時候同班過,也受到你很大的幫助。」

  「抱歉,我沒什麼印象……」

  對於那個女孩子的記憶,我只能回憶到這個程度。

  可能是當時沒有特別注意石浦同學,自己對她才會只有這麼一點印象。

  雖然這樣說很過份,但應該已經從先前的舉止預料到這一點,所以她也沒有感到在意。

  「伊瀨同學說了,希望我能先把之前的事和你說清楚……」

  這麼說著的石浦同學,明顯把頭低了下去。看著她像是要躲避的視線,我就有種不知道該不該聽的感覺。

  只是一想起料理實習時,香織聽見石浦同學要一組而露出不願意的表情,我就忍不住想要知道原因。

  可能是我臉上寫滿好奇,石浦同學抿了一下嘴唇才接著往下說。

  「那是關於……你為什麼會被討厭的事……」

  「……我不是很在意。」

  「儘管如此,還是希望你能聽我說完……」

  至少這樣會讓我好過一點——石浦同學用著近乎快要聽不見的低鳴這麼述說著。

  我不知道香織和她之間有什麼過節,但從石浦同學的話裡聽起來,應該只是在替我抱不平才對。

  儘管我覺得這些事情無關緊要,但我還是聽著石浦同學說起過去的事。

  「我的個性比較內向……不喜歡交朋友也不會主動和人交談……」

  這樣的她,在學校裡應該是最不起眼的存在,也是別人不會特別關注的對象。

  只是那時候班上有個女生喜歡的男孩子剛好喜歡石浦同學,在那個女生被拒絕之後,就把所有情緒朝著石浦同學身上發洩。

  據說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了兩年,沒有誰出手幫忙也沒有人出來阻止。一直到和我同班受到我的幫助之後,她的情況才開始有所好轉。

  那時候好像是石浦同學在座位上看書被對方倒水,然後我從後面把整罐礦泉水倒在那個女生頭上的樣子。

  「我做的真好。」

  「也因為這樣被對方陷害,全都變成你的錯了……」

  儘管我毫不在意的認同自己過去做出的好事,石浦同學還是自責的沉下了臉。

  被抹黑的消息流傳開是在那之後的隔一天,因為她淋濕感冒的關係沒辦法來學校,所以也就沒辦法幫我澄清。

  結果那個消息就一直被誇大流傳到了現在,變成就算解釋也沒辦法壓下來的程度。

  對此她感到相當愧疚的再次低下了頭。

  「真的很對不起……全都是因為我的錯……」

  她相當誠懇的彎下腰來,聲音也開始變得有點沙啞。

  在我擔心的觀望她的表情時,卻看到她緊咬著嘴唇不停顫抖的樣子……

  自己獲救卻害別人受傷,這樣一定會非常自責吧……

  我沒辦法對她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為過去發生的事情幾乎都已經忘光了。

  但是從她說的話聽起來,自己反而要向她道謝才對。

  正因為有這些原因,我才有辦法把心思全都放在餐廳上,不需要花費時間維護和其他人的關係。

  雖然這麼說對一直有所愧疚的她感到很抱歉,但我真的覺得事情沒有她說的那麼嚴重。

  更何況……

  「石浦同學,這些事情才不是妳的錯,妳也只是受害者吧?」

  正因為看見她被欺負,我才會自顧自地站出來幫忙。

  從起始到尾末,不管是哪個時間軸,石浦同學都只是被害者的身份。

  像這樣耍帥導致之後一連串的誤會,反而是我從一開始就應該知悉並且承擔的風險。

  也就是說……

  「這些事情和石浦同學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妳不用在意,也不需要道歉。」

  「才、才不是那樣!如果我能……都是我……」

  「就算石浦同學出來澄清也不一定有效。畢竟都能傳到現在,一定還有人刻意在散播吧?」

  仔細想想,一件事能流傳好幾年一直流傳到現在,只可能是有人一直提起而已。

  既然有人惡意在散播謠言,就算要澄清也只是杯水車薪而已。

  光是從曜次他們願意和我交流這件事就知道了……有些事情相信的人就會相信,不相信的人就不會相信。

  「所以石浦同學並沒有錯。」

  我再一次這麼做出結論。那一瞬間,石浦同學撲到我的胸前,一直在眼眶打轉的淚水一瞬間決堤而下。

  她緊抓著我胸前的衣料不停啜泣,一直哽咽著說不出話。

  幸好午休時間還很長,可以讓她慢慢緩和情緒。

  一直以來都因為內疚背負著不屬於自己的包袱,一定束縛了她很長一段時間。

  只是和自己漠不關心的樣子相比,石浦同學就像笨蛋一樣白擔心了。

  在那之後不知道哭了多久,好不容易停下的她搬動椅子坐到我的旁邊。

  在我還在想著怎麼安慰她的時候,肩膀上突然多出一份重量。
  「謝謝你……」

  她的聲音聽上去有點無力,卻像是放下了重擔一樣輕快了些。 

  我沒有辦法回應她什麼多餘的話,只能讓她這樣靠著休息。

  一直到午休結束的鐘響前,她規律的呼吸聲都在耳邊縈繞不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