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小說:《七時四十四分的報告》(0)

魚子壽司 | 2022-07-01 18:49:53 | 巴幣 1418 | 人氣 234


沐依梳洗後就拿起載有信封的手提包直上酒店的十二樓吃早餐,雖然這酒店的早餐品質與她平時吃的牛角麵包和泡麵相比是天差地別,不過她吃不出什麼滋味,因為她與十五小時二十四分鐘之前的自己一樣,在想之後餘下的十小時十分應該怎樣過,然後什麼都想不到。美其名的思考不過是放空,不過是浪費時間,而她理論上不應放棄僅餘的一分一秒。

吃完早餐,她就直接離開酒店,退房手續沒有辦,也無需理會。她前往郵局,把所有信都貼上郵票,然後一腦兒把它們投進信箱,這樣,她就沒事情可以做了。

其實,她現在就可以去死,現在的她與七時四十四分的她沒有分別。她漫無目的在繁忙的街道行走,她與行人和行人之間的距離是那麼相近,卻自動自覺避開對方;走動的途人太多,她不記得其中一個面孔,他們看起來如此不同又如此相似,而沐依相信自己也是其中一員。不過他們應該不知道,剛剛那位與他們擦身而過的人,不久之後就會死掉,或許她可以隨機截停一個人,然後跟他說:「我不久之後就會死。」,讓他那一天多了一點點意外和趣味。或許每天她上學下課KTV上班約會回家時經過時看見的那些不記得模樣的人已經死了不少,或許他們也與自己一樣,知道死亡將近,然後無事可做。

她從擁擠的街道,不知不覺走到沒什麼人的紀念公園。看著那一個她依然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值得紀念,似乎是隨便找個理由就造成的政治人物雕像,就想起那些歌頌「每一天都是生命最後一天」的人。想起之前看過一套漫畫,說國家讓國民認識到「每一天都是生命最後一天」,這樣就可以讓市民積極面對生活,讓國家繁榮穩定。

知道今天是她最後一天的她,不知道他們每個「最後一天」到底是做什麼。

他們會集體去死吧,她想。

或許他們會 —

原本沐依還想繼續想下去,直到她聽到令人不安的尖叫,她沿著聲音嘗試找到源頭,最後看到一個平日應該不太常看到的場景。

旅遊巴士在燃燒,裡面有人。前門已被打開,但火勢太大根本進不了去;安全門沒有開啟,反而是玻璃被砸碎,而巴士的不遠處坐著或躺著大概二十多位衣衫不整、或全身赤祼的人,裡面有三位是大人,其餘的是兒童旁邊則是被燒焦、剪碎的衣服。有兩個人用瓶裝水沖洗他們的傷口,也有三個人把一瓶一瓶的水送上,用毛巾或衣服蓋著他們的傷口。

不過巴士依然有人,他們依然在尖叫,巴士外那些滿頭大汗,衣服焦黑的人氣喘呼呼看著正在熊熊燃燒的巴士,看著裡面被火焰掩蓋卻依稀能看見的人影,身體動彈不得。

他們不想死去,他們不想被烈火纏繞,然後悲慘地被吞沒,這可能是最為慘烈的死法了;他們也不認為今天是自己的最後一天,他們可沒有被奇怪的占卜男告知未來的死亡 —

這裡是剛好有一個,不過沐依不想這樣死去。

燒死也太痛苦了吧?如果要自殺,她要選最舒適的死法。

她的憐憫或不捨遠遠未能驅動她的身體,她卻與自己的意願所違背,動了起來,彷彿身體不再屬於自己。

她無法不無視身邊人的呼喊,踏上那個被燒成骨架,搖搖欲墜、似乎只餘下火焰的前門,她感受到烈焰的壓迫,卻無法感受她想像中那恐怖的溫度。踏上了如煉獄的車廂,早已沒有回頭的道路,眼前的是幾位被濃煙弄到窒息,生死未卜的小孩。她將那些素未謀面、以後也不會有什麼交集的小孩從安全門的破窗裡拋出車外,由外面那麼不知實情,眼神裡深存感激的人接起。

那些人把小孩接走後不久,車內就傳出一下又一下爆炸聲,他們不禁流淚,知道自己會懷念那位奮不顧身、衝進火場救人的女孩……

然後沐依就這樣走出來。

她除了衣服破到似乎不能稱為衣服,她身上沒有任何一處稱得上受傷。

其他人目瞪口呆看著她,她就尷尬地隨便在地上找一些衣服遮蔽自己,然後迅速逃離現場。

沐依不知道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只知道進入車廂時連手提包都沒有放下,結果手提包現在變成漆黑的炭包。原本她擔心裡面的東西同樣被燒到一點不剩,結果好不容易把被燒成變形的拉鏈打開,發現裡面的錢包沒有任何損傷,看來這個牌子的手提包是物超所值。她拿著僅餘的錢,在眾人奇怪的目光下進入服裝店隨便買些衣服換上,現在的她是一位穿著隨便貓圖案T恤和短褲的女孩。

接下來她遇上的是更多光怪陸離之事:她遇到有人溺水、遇到有人快要被車撞到、遇到被暴力對待的途人,而最嚴重的一次,是她遇到持械的搶劫犯。她一邊抱怨這個世上也太少做正事的警察,一邊抱怨她那最後一天也太多怪事發生,然後不自覺地拯救眼前的人,明明她不懂游泳,也不懂防身術,也沒有救人應有的情感。

她跳進水裡,以驚心動魄的下沉方式接近對方,強行把他扯出來,再慢慢爬上水面;
把那些快要被車撞到的白目推開,她被車直接輾過,然後若無其事地站起來;
明明對方有刀子,刀子卻無論怎樣都無法傷害沐依的身體,總是被她若無其事地躲開;
搶劫犯明明對著沐依開了十幾槍,卻沒有一發子彈擦過沐依的身體;
對方看到沐依就有如看到鬼一樣,而她樂在其中,這是她從未想過,卻最為快樂的時刻。

下午六時五十五分,接待員小盈百無聊賴坐在雙林醫院的接待台,看著右手的小巧手錶,還有三十五分鐘,她就下班了。

她伸一下懶腰,看到眼前的自動門打開,是一位頭髮濕透,身穿奇怪鱷魚圖案的T恤和黑色運動短褲,背著漆黑、有如煤灰手提包的長髮女孩。她的頭髮還在滴水,卻毫不在意,直接走到小盈面前,說:「你好,我預約了七時十分,看黎民醫生給我的報告。」

小盈從未看過如此怪異的病人,看到那位病人的後方有著以水滴形成的行跡,她道:「黎民醫生還在看診,還有三個病人等著,可能你要先等等……還有,你需不需要毛巾把頭髮弄乾?」

「好啊,謝謝。」病人說,小盈於是在後方的紙箱拿出一式一樣的毛巾,遞給眼前的女孩。女孩接著毛巾,直接在她眼前擦乾頭髮,然後隨便找個椅子坐下。

奇怪的女孩,小盈心想,然後沒有理會她,再次等候七時三十分的來臨。


沐依看著醫院掛在牆上的時鐘,由七時正變成七時十五分,再變成現在的七時四十分,她再也沒想「餘下」的時間要怎樣過,已經夠了,現在的她只想等待到七時四十四分,等待醫生宣告她已定的結果,然後去死。

「沐依,請到五號室。」時間為七時四十二分。

沐依走到醫生的房間,醫生面無表情看著她,說:「請坐。」

沐依坐下,看著時鐘的時針與分針,指向「七」與「四十四」。

「這是你的報告。」醫生說。

「檢查過後,發現你的腫瘤是良性,可以切除也可以不切除,就看你的決定。」醫生露出僵硬的微笑。

「如果沒什麼事,你可以走了。」

沐依拿著這份七時四十四分的報告走出醫院。

沒有大劫、沒有絕症、也沒有死亡。

她可以如常地生活,準備工作的面試,尋找一份適合她的工作,向家人朋友解釋之前的事,然後平淡如常地生活下去,可以玩手機看電影與朋友玩睡覺吃飯做平日一直在做的事,僅餘的時間不再是「零」,而是不知何時會終結的每一天。

沐依卻沒有劫後餘生的感覺。

然後她看到一位死小孩在馬路旁邊玩球,她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事,今天她看過這類似的場景太多次了,這種發展,老土並無趣。

她唉了一口氣,看著球跳到路中心,死小孩白目地跑去撿球,然後不遠處正在有貨車衝過來 —
所有事情都是套路,但她不得不去做。

於是,沐依衝了上去,推走她一點都不想救的死小孩,然後貨車往她瘦弱的身軀撞去—

後記

還有一段( ᐛ )
不管了,先看怪奇物語。

全文完

創作回應

下午八點三十三分
閱畢。給糖( ᐛ )
2022-07-02 10:50:22
魚子壽司
好耶₍₍٩( ᐛ )۶₎₎♪
2022-07-02 12:28:00
ソケノ‧諾
時辰未到不會死感覺有點強ww 這意味現在沐依就算想跳樓,下方也會剛好有彈簧床嗎(x
魚子也可以順便看看奇蛋物語(
2022-07-02 12:47:13
魚子壽司
聽說後面很奇怪(?
但我先記住了:)
2022-07-02 20:12:39
大膽預測結局圖
https://i.imgur.com/e9z6p2m.jpg
2022-07-02 12:53:43
魚子壽司
幹嘛劇透(
話說這是什麼漫畫
2022-07-02 20:13:12
千緒
喔不 怎麼會這樣°(°ˊдˋ°) °!!
該不會死小孩是占卜師的誰 所以才說報酬(夠了#
2022-07-02 18:04:03
魚子壽司
夠了(X
2022-07-02 20:13:19
風夏,一樣也是被卡車(ry
2022-07-02 20:38:42
魚子壽司
哦,就是叫風夏然後風夏快速死去那一個
2022-07-02 20:39: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