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劣幣:油漬會議✒

Komi(貴霜雜食動物) | 2022-07-01 16:53:46 | 巴幣 274 | 人氣 145

連載中六、貳夢 —〈南〉
資料夾簡介
認識明夢後,圓香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明夢的皮囊底下隱藏的是正直?抑或邪惡?總之她永遠無法預測明夢的行動。

Komi向大家問好~
接下來的發展讓我很意外,是說書寫當時到鐵道部園區采風果然沒錯。



    「西塚,佐久間沒跟你在一塊嗎?」

    「我人都進教室了,妳是沒長眼睛喔!菱川,我三對三打一半就趕來,快曬成人乾了,妳不會倒點水嗎?」鳶尾花大使團團員--西塚大鹿,劈頭把器材長,菱川飛鳥,當奴婢頤指氣使。菱川扯下紙杯,杯子被指頭捏出凹痕,她加快動作以讓飲水機的水聲沖走拂逆西塚的渴望。

    西塚至少高她三十公分,又練過拳擊,服務他是她在團內安身立命的唯一途徑。五天前有個籃球隊的前輩笑他投球不準,西塚請前輩吃了五十顆籃球作為回禮,那名前輩還掛在球框上「吊單槓」,隊友沒一個敢去救。

    「靠!妳沒加冰塊!」西塚差點翻桌。「印度番婆子,妳進得了我們團是誰的功勞?我幫妳在團長面前美言過耶!不然妳那移工老爸有能耐送團員證給妳喔?」

    菱川側過臉枯瞪著最古老的廳舍的花磚牆,原本她久聞大使團的名聲,日夜揣摩著在校際交流室切磋琢磨英語,靈魂浸淫學術氣息,洗洗心理層面的三溫暖,西塚這大老粗散發的腐敗氣味摧毀了浴場。

    不堪入耳的黃腔在她擦流理台時輪番汙染空氣,巡堂老師沒盤查前,西塚和趣味同樣低級的蠢貨還會繼續。

    「所以說,我才不想回答一個胯下長得像蝶豆花的人的問題。」

    「擊掌!你太絕了,每次我經過五班前面,總覺得有誰把她的胯下忘在花盆裡......」

    她不理解五班的小幫派,公爵幫解體和鍛鍊語言能力有何關聯,一年五班何德何能,讓團長急到加開會議。團體裡的國一生大多滿足遊手好閒、且身兼某班領導者這兩項條件,與王權緊密相連的紫鳶花團徽說明了現況--每次團員聚會更像是交換管理班級的心得、談論統御之術並分析各班勢力消長的政務大會,絕非外界所認知的分組呈現活動。

    「西塚,是我託她問你的。」團長,二年級生岩島塩泰進門救火。岩島邊用手推保鮮袋包著的吐司邊啃,絲毫沒團長的架子。「佐久間他從生物課就不見人影,他們班的班導已向教務處提報了。我憂心公爵幫的餘黨尋仇尋到無辜者身上,今天的主題改成『確定佐久間的行蹤』。」

    大使團集會時,佐久間總跟西塚形影不離,但那並非他倆的友誼堅固的證明。事實上,佐久間考進團後遲遲未找到頻率相近的同學作伴,西塚相中佐久間有些積蓄,假裝陪他玩,換取佐久間替自己墊錢、跑腿、背黑鍋。公事應接不暇的西塚,哪撥得出閒工夫留意佐久間。

    「你倆不是雙人組嗎?團長帶國際議題的時候,你們一人回答一句,少一個人就答不出來了?」坐岩島右手邊高腳椅的女學生,壽村榮跋扈地刺著西塚,她故意鬆掉手使約克夏布丁掉落地面。不必壽村啟朱唇,菱川即認份地拿小掃把及小畚斗清理摔爛的食物。壽村滔滔講述菱川的勞力有多好用,企圖說服岩島欺壓菱川,岩島不答腔。

    「安靜點,阿榮。我幫忙問吧,在場這兩天有遇見佐久間的,請舉手!」

    猶如晚鐘的霸氣聲調降低了教室的分貝。七班班長,山名錆乃,由於校長孫子的身分與敦厚的性格,受到同級生敬重、愛戴。他被直屬學長姐當成團裡的儲備幹部培養,更是角逐下屆學生會長的有力人選,而他本人尚未表示參選意願。

    此言既出,三隻手臂立刻舉得老直。六班的長谷寺說佐久間去交作業、連頭也沒抬,四班的板垣則回答佐久間拜託他幫忙找錢包、接著問他三樓那間很大的處室平日幾點開門,他說「已經開了」,佐久間謝過板垣之後衝上樓梯。

    「我買完牛奶,向佐久間打過招呼喔。」明夢自中間偏後的位置起立,彎腰協助菱川打掃酥皮屑,引發壽村嘖嘖嘆息。壽村道破明夢不管今天或昨天都在刷好感度,並摻雜情緒化字眼直指他所言所行不過假清高。

    「我們團少一個打仔,你反而比較好過吧?乖寶寶。」她不留情面地講。

    「我哪有那樣想?我心目中,每位團員都是紫鳶團的梁柱啊,我們肩並著肩念過入團誓言的......學期初就東缺一角、西缺一角,大家明明約好了拚搏到卸任的!」

    一張桌子隔開正反兩方,一邊形象廉潔、另一邊牛鬼蛇神。會議主軸從探討明夢個人行為的是非對錯,轉移至自我行銷的合理性。想也知道,那幾位班長級的團員站在明夢的立場為其辯護,西塚一句「聖人就愛合縱連橫啦」引爆無數言語炸藥,團員各自以舌當矛短兵相接,完全不關心佐久間。

    大長桌子加兩行椅子,凝聚團隊的最小單位。有團長寄發的開會通知必定座無虛席,可是這次少了森永玲而只有森永家二公子報到。

    「聽說阿玲被痛毆了。」

    「他真是丟我們團的臉!要他管好自己班,他操之過急,不僅他、連日高他們也落網了。再說,公爵幫本就是我等紫鳶團的分會,這樣分崩離析也太......我們還怎麼控制五班?萬一學生會徹查、學生會到底打不打算查啊?」

    岩島反將壽村一軍:「學弟妹間的恩怨自己解決,直屬們不插手。你們這群渾鳥蛋是不是累積太多惡行惡狀,才引來反撲的啊?」

    團員交互作用的眼神降溫了熱烘烘的空氣,會議桌下各懷鬼胎,壽村梳理兩條馬尾、頭髮頻頻打結,她悶哼、索性冷暴力岩島。

    一旁棕黑膚色、不起眼的菱川飛鳥,老早鑑別出紫鳶團的本質不過是眾多小集團合組的黑暗聯盟,學生會受到教務主任的監督、主任在其內安插自己人,影響力不大,有嚴重戀權情結的學生便將事業移轉至紫鳶團的暗處,打著團體名義逞欲。

    她夾住紀錄簿,本想出聲點名,但岩島說「妳記阿玲缺席吧,阿玲又翹班了」,他說話的音量滿大的,以至於阿玲從前門入場時,岩島慌得聲帶緊縮。

    「午安啊,團長。我帶了嘉賓來喔!」阿玲背後走出畏畏縮縮的圓香,圓香輕輕地揮手、硬擠笑容。

    西塚朝他一陣虎嘯:「你這病貓,不來倒好,敢讓我們等!」兩隻手拎住他衣領,他不但嘻嘻笑還刺激西塚,西塚終於發威。「我要拍碎你!」

    「玲玲,快逃呀,小心西塚的無影掌--」

    紫鳶團眾人倒抽涼氣,因為大喊這話的人是阿玲,他喊給誰聽呢?座位區的明夢,忽然從兜裡拉了幾條懸掛式的假髮辮子,像磁鐵一樣放置在頭髮末端,他瞬間綁起一束髮辮、編織出包包頭:「我才是阿玲啦。謝謝妳喔,壽村,大家嘴巴真甜!」

    包包頭甩下披肩遞送給帶圓香來的那位「阿玲」,「阿玲」從後腦杓拉下數條假的玉米辮,驗明彼此正身--包包頭且先來的是阿玲、披披肩但晚來的則是明夢。

    不只壽村,長谷寺、坂垣一干人等忙於推託,岩島內心痛斥自己連兄弟二人臉部的痣在哪兒都傻傻分不清,虧他身為閱人無數的團長。該死的,誰猜得到邋遢成性的阿玲也會化妝?甭說岩島,自帶妝髮雷達的壽村榮竟沒察覺兄弟檔的異樣,他倆的騙術又精進了。

    「歡迎光臨茶會!彩瀨同學,這邊請吧......」壽村極力掩飾大型穿幫現場,先安置圓香、蹩腳地劃清界限。

    桌子上的手機剎那一亮,菱川瞧了瞧,是發給她的加油訊息。

    「致盡責的器材長:辛苦妳了。壽村牙尖嘴利,但她再強也只有嘴上功夫厲害。西塚那邊我會擺平,如果不放心,下課我在綠色隧道等妳。明夢」

    學生事務處辦公室,金庫。

    大保險箱的門不知被何物撬開,三層夾層放的銀錠、債券、存摺等一覽無遺,那門厚度不小,大概需要一番力氣及心機方能解鎖。金銀碧亮的簿本分散程度好比稻草堆,可以確認竊賊亂翻過。

    這名膽大包天的竊賊被一串鐵鍊鎖在木板中央、手銬拴住四肢、反光膠帶黏合嘴唇,他身體周圍釘滿尖端朝上的鐵釘,有苦難言的模樣儼然捕鼠夾上的老鼠。

    倒楣鬼--佐久間洋,由於向同學勒索得來的贓款不翼而飛,他賭了把更大的、異想天開地認為學務處的失物櫃會撿到他的錢包;倘若遍尋不著,還能「借」金庫的財產來湊數,豈料誤中陷阱。

    佐久間「唔唔唔」地叫著,腦海模擬過限制他行動的犯人被推落天台、重踹胸骨,跪地求饒的畫面,短短三分鐘他就跟犯人結下血海深仇。

    該死的,異力感應不到那傢伙啊啊啊--!

    犯人離去時一身黑色制服外套,因為戴面罩行凶,不好鎖定目標。這所學校幾乎每位學生都穿制服,總不能逐位檢驗。

    佐久間邊理清思緒,內心邊哀嘆道:「西塚,你交付我重責大任,我卻狼狽不堪......慘了,女皇不知會怎麼罰我。」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西塚也太霸道了吧,未來變落水狗時一定特別精彩XDD
2022-07-01 19:11:32
Komi(貴霜雜食動物)
這個嘛,雖然不能劇透但是可以形容一下,我在安排的時候充滿了愉悅XDD
2022-07-01 19:14:5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同意樓上w
2022-07-01 19:50:35
Komi(貴霜雜食動物)
等著看好戲XDD
2022-07-01 19:51:2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