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白神

Asterio | 2022-07-01 15:12:14 | 巴幣 34 | 人氣 99

餘孽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白神





蓬萊的街道總是百鳳爭豔,各類奇異的招牌與建築風格互相穿插,一邊是18世紀的西洋建築,另一邊則是20世紀的現代東亞風。無論喜好為何,任何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角落,為此,如此雜亂醜陋的土地,依然網羅來自八方的旅客,包含——一人獨處古木樓台的王者。
王靜視沉靜夜空,感受冷冽的夜風撫過臉龐,聆聽遠方秋日祭典的喧嘩,默默感受這片土地上的一切生機脈動——蟬鳴、寒氣、人聲、燈火、陰暗處。
行者攀上典雅的木梯,獨自與王者會面,出乎意料,王者並未備妥茶點。
「難得今天沒茶?」行者打招呼。
「如果你想喝……」王者手一揮,茶點的殘影逐漸浮現。
「說說而已,別當真。」行者搔首。「在忙嗎?」
「曼德拉效應。」王未回應他的問題,但化散了心中的疑問。
「曼德拉。」行者頷首:「所以……集體誤謬記憶?」
「或許事實更棘手。」
「怎麼說?」
「記憶並非事實。」
「唔,這解答倒是得來容易。」行者靠上木製欄杆:「假記憶,簡單明瞭。」
「這個嘛……」王者跟著靠欄。
「喔……!」行者愣了一會,才發現另一種觀點:「嗯……原來如此,所以『事實更棘手』。」
「反應很快。」
「我猜猜,除了你和我,還有一部分的人保有記憶?」
「正確。」
行者推斷:「想必蘭絲也是。」
王默示:「不凡的論點需要不凡的證據。」
行者低咕:「啊,少來,我的腦袋就是你的腦袋。」
「百聞不如一見。」
聳聳肩,行者拿出玻璃片,讓王者查看訊息:「大概算不上證據,但……」
王頷首退後:「雖不中亦不遠矣。」
「言歸正傳,沒發生的事就算不上事實。」行者輕撫木欄的古質結構:「現在,我們身處何處?」
「未知領域。」王者直言:「過往的我們從未走到這步,蘭絲也沒,因此……從今起何去何從,誰也說不準。」
「來點有根據的猜測?」
「沒有神的琉璃最終將迎來『闇神』」
行者困惑:「但……蘭絲確實是神。」
「很遺憾,她並非『符合定義』的神。也因此,災禍尚未結束,只是換個模樣,改改時程。」
「任何阻止手段?」
「假使神之海心情愉悅……或許……」
「就是說,聽天由命了。」行者感到不存在的偏頭痛。「真荒謬,擁有燒盡億萬世界能量的能源體在神的面前也只是浩海滴水。」
「『我們只是在海灘上玩耍的孩子,眼前的真知之海仍有待探索』。」
「少牛頓我。」行者忍不住嗤笑。「假設記憶為真,我們……是唯一走到這步的時間線?」
「無法百分之百肯定,事實只有蘭絲知悉。」王簡單解釋:「當然,即便其他時間線曾經成功,也已流失,真相難以追蹤。」
「或者……即使曾經成功,最後也難逃闇神?」
「不無可能。」
身穿白色洋裝,白髮白膚的少女踏上樓台,瞧見行者的瞬間稍受驚嚇,微微退了一步,踩空階梯,向後傾倒——行者及時抓住少女手腕,替她取得平衡。
「謝謝……對不起。」少女小聲道歉。
「沒事。」行者感到些許困惑,他總覺得少女並非為此致歉。
「啊,您來得正好。」王轉向行者:「她是……伊莉亞,相信兩人是初次見面?」
「伊莉亞……?瑪娜.伊莉亞?」行者皺眉。
王點頭:「正是。」
「她是……」行者感到片刻跼蹐,一個念頭閃過心中——伊莉亞?放棄神格,讓世界自生自滅的神?
行者沉默,他注視眼前無害的少女,潔白無瑕宛如璞玉,毫不突出,猶如隨處可見的小石塊。白神二世,瑪娜.伊莉亞,自主放棄神的身分,放棄統御琉璃,導致世界陷入無主的混亂,間接引發古神戰爭,舊神侵亂,據實為此付出生命與代價的萬物蒼生遠遠超越當今生還者數百萬倍,一切只是因為——神的任性。
行者感到一股異樣的情緒湧上,一股足以與理性抵抗的強烈情緒。
即便早已失去神的力量與記憶,伊莉亞依然感受得到行者心中的惡意,她向後退開,顫抖害怕:「對不起,對不起……請原諒我……!」
「多少……多少不必要的犧牲得以避免,倘若神從未離開?」行者低語,直視少女。
王:「多如繁星,或許也不會有今日的蘭絲。」
行者持續注視少女:「伊莉亞……什麼也不記得了?」
王為她代答:「記憶、神格、權限、能量,所有一切神性,不復存在。」
「想必很多人……能源體,生物,各勢力都想除掉她吧?」
「千軍萬馬。」
行者靠近少女,單膝跪地:「我很抱歉,妳一定很難受。」
「你……不恨我嗎……?」少女唯諾。
「冤有頭。」行者起身:「妳已不再是過往的神,對一個無辜的陌生人發火,毫無道理。」
少女感受到行者體內的惡意,同時一股強大的理性緊緊箝制,讓他保持在穩定的平衡點。伊莉亞不再感到害怕,而是興起些許好奇心。
行者問道:「如果伊莉亞能取回神性,闇神是否不會出現?」
「依照過往的經驗,是。」
「妳……想取回記憶嗎?」行者注視少女。
少女再度道歉:「我、我不知道……對不起。」
「有無計畫?」行者看向王。
「一、兩個吧,還在研擬階段。」王語帶隱晦。
行者望向遠方,深呼吸,讓腦袋空轉片刻,重新聚焦:「伊莉亞……白神當初是如何拋棄力量?如果她能做到,蘭絲也能嗎?」
「好問題。」王以少許能量在空中繪製簡單圖形:「伊莉亞大人的軀體有一部分與神之海連結,藉由將多餘能量排回神之海,並切斷連結,她能『自我精煉』成人類。蘭絲的……內部機制很不同,除了本身不斷倍增的能量外,屬於逆轉神之海的她,沒辦法簡單切除連結,至少目前無法,但如果神之海逆轉的話……很可能將有變數。」
「芙蘭曾提過其他神,有辦法請他們協助嗎?」
王只是莞爾。
行者馬上理解箇中道理:「當然,你肯定試過了。嗯……他們無法幫忙?」
王說道:「任何世代,琉璃只會擁簇一位神,當有神統治,其他人就會進入『無法觸及』的狀態。」
「無法觸及?」
「完全處於不同的狀態,不具有任何可互動的性質,不具時間、空間、質量、自旋、電荷等可觀測特質,比起緲子更要來得虛無飄渺,甚至……不存在任何物理定律特性,就連本體位於何處也不盡明朗。」
「徹頭徹尾的現代隱士。」行者嘆息。
「在找到任何與之溝通的手段前,不讀不回。」王簡短作結。
行者頷首:「好吧,如果需要幫忙的話……」行者晃晃玻璃片。
王點頭:「必定聯繫。」
「那麼,回頭見。」行者轉身離去。
「請……請等等……」少女發出微弱的喊聲:「您……也希望我取回記憶嗎?」
「無可無不可。」行者停頓半晌:「既然決定丟棄記憶的不是妳,就沒有人該強迫妳接受選擇,即便最後決定不幫助世界,妳又何過之有?責任這種事,就該交給自願承擔的人來挑,是吧?」他默默瞅一眼王者,王只是點頭默認。
「……」少女一時感到震驚,靜默無聲。
「妳喜歡吃冰嗎?」行者突然發問。
「冰……?」
「嗯……我猜猜,草莓?」
「呃……嗯,西瓜!」
「我知道哪裡有賣好吃的西瓜冰,下次帶來。」行者與王者點過頭,接著便消失離去。
「啊……沒能和他說再見……」少女露出失望的神情。
「還好嗎?」王遞給少女水杯。
少女接過啜飲:「很神奇的人……明明很憤怒,卻很溫柔。」
「是啊,確實如此。」
「里歐。」
「是?」
「可不可以……帶我去見蘭絲女士呢?」

創作回應

Saint
阿勒特:抗議!怎麼沒有我品牌的牛肉麵!說好的代言呢!?
2022-07-01 17:09:37
Asterio
哈哈是我不好,我以後要放個「本節目由阿勒特牌牛肉麵提供贊助」哈哈哈[e12]
2022-07-02 17:08: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