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第108集〈『4』〉

『。』 | 2022-07-01 06:45:03 | 巴幣 1990 | 人氣 460


骯,大家好

最近越來越常出現休息日爆睡一整天

晚上才起床的情況了

黑眼圈好重,只能靠美白來遮

閱讀時推薦使用電腦版網頁,並且關閉闇黑模式來閱讀

搭配BGM服用效果更好哦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一百零八集要開始囉



  「唔…呃…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佩克痛苦地扭動身軀,想掙脫正抓著他脖子的海芋鬱鬱,他的視線模糊,斜眼望去卻看不清RPG製作大師的面容。

  「放開我……!」他有氣無力地說著,心裡想抗拒的念頭愈強烈,那道發出異樣光芒的傷口就愈疼痛。

  「海芋鬱鬱,放開他!」魂龍按捺不住驚愕的怒火,率先拔出腰間的細劍衝向海芋鬱鬱,對方現在兩隻手都掌控著人質,沒有餘裕施放法術,能行——

  「可以了,海芋鬱鬱。」RPG製作大師說完,和朵佩璐退到稍遠處,隨後,海芋鬱鬱也放開佩克和Shoco兩人,跟著退到一旁。

  對此一突如其來的應對,魂龍愣了一下,但還是馬上湊近關切佩克和 Shoco兩人是否安然無恙。

  「你們兩個沒事吧?」

  魂龍如此問道,只是想確定海芋鬱鬱剛才沒有傷害他們,畢竟他們現在的狀況確實不太好,在場所有人都看得出來,Shoco看來很害怕地蜷縮身體顫抖著;佩克則咬著牙用盡全力似地按住他左臂上那道傷口。

  「沒事了,大家都在,」魂龍攙扶起無力的兩人:「先進主帳裡休息吧。」

  「魂龍,很危險哦,」RPG製作大師忽然開口:「勸你離他們遠一點。」

  此刻,魂龍確實很想上前,好好制裁突然惹得眾人錯愕不已的那三人,但他停下腳步沉默幾秒後,將這股情緒給壓了下去。

  「不……」

  「等等…那是…?」Altale雙眼聚焦在佩克的傷口上,那道傷痕的詭異光芒似乎不再像剛才那般明亮了。

  「不要……」魂龍一心只想將他們兩人送回主帳安置,絲毫沒有注意到Shoco低著頭的喃喃自語。

  這名救下同伴的男子,在他的距離下同時也難以察覺眾人注意到的預兆。

  「魂龍!他說的是真的!快離開那兩人!」觸手勇者呼喊發出警告。

  「不要靠近!!!」

  「太遲了。」

  伴隨著Shoco猛然抬起頭一聲驚叫,RPG製作大師話才說完,魂龍、佩克、Shoco三人所在之處隨即被一團從地面衝上天去的黑色火柱給包圍,沒有巨大的轟鳴聲,火柱靜靜地燃燒著,偶有一兩聲柴火般的悶聲傳出,這景象震懾住所有人,漆黑的火焰不存在任何光芒,雖然站在一段距離外仍感受得到熾燥的熱空氣,圍繞在火柱周圍的調查團成員們,臉上卻未浮現半點火光。

  「目標處確定是那裡了嗎?」對於眼前的景象,RPG製作大師似乎一點都不感訝異,他就像沒發生什麼事似地轉頭和朵佩璐竊竊私語。

  「你到底做了什麼!?」風之王者大怒,也管不了眼前的異狀,決定先把罪魁禍首給教訓一頓再說。

  ——但是他的行動卻被一道竄出的的小火牆給擋住。

  「朵佩璐,開門;海芋鬱鬱,這裡交給你。」一道像是剛才浮現的黑色霧團再次被張開,RPG製作大師偕同朵佩璐進入黑霧中,頭都不回,對於被留在此處的調查團夥伴們沒有半點留戀。

  漆黑的火柱消散,那頭只剩魂龍和Shoco兩人,當下已不見佩克蹤影,Shoco則失去意識昏倒蜷曲在草地上。

  此外,魂龍模樣相當怪異,他的瞳孔不再像過去河谷的天空蔚藍,轉而變成像現在的天色般,釋放出一抹不自然的火紅色彩。

  「魂龍……」

  更駭人的是,他背上背負著如翅膀般的黑暗火焰。

  什麼調查團,看來自己和其他同伴們都被騙了,事到如今,他們仍然不知道RPG製作大師的真正目的,也不知道自己這些日子來所做的「調查工作」實際上到底幫他達成了哪些野心。

  即使是平時沉默寡言的風之王者,也忍不住在此刻扯開嗓子仰天高聲咒罵。

  「混帳——!!!」


* * *


  「啊哈哈哈哈哈哈!去死吧、都去死吧!」漣漪飛翔在半空中,宛如投彈一樣,在緊跟著弗萊明行動軌跡的飛行路徑上射下一根根羽毛,黑色羽毛每一支都像是利刃,深深插入地底,弗萊明抓準攻擊間隔,在每一支羽毛落地前都精巧迴避掉,不過在這波攻勢後仍不可大意。

  「『林』,影武者聽我號令。」十名如黑霧般的人形體做出揮刀似的動作,一致劈砍向弗萊明身處的位置,這些人形體能量聽從夜路的指示行動,只要夜路大旗一揮,它們便會服從,儼然是一批訓練有素的士兵,雖然行動魯鈍,但必須同時迴避十人的攻擊,對於一般人來說也是非常吃力的事情。

  緊接在夜路攻勢之後,是十把飛舞的寶劍,它們移動軌道不規律卻一致地朝弗萊明飛去,那景象就像被激怒的蜂群起圍攻,死纏著目標不放。

  「縱情天下,你的收藏還真不錯!」閃避掉數以百計的攻擊,弗萊明卻仍有餘裕開口說話而毫不喘息:「崐囵、墨暘、武瘍、邪鷈、天紡針、金胤、棘圖騰、霞楓堇、太切、寒夜暴雨……不管哪一把都是留名青史的絕世寶劍,這些是打哪來的?」他緊盯著懸浮在縱情天下身邊的十把寶劍,任一把都是工藝精湛的藝術品,同時卻也鋒利到彷彿能切開空氣,是美感與殺戮兼備的絕品神兵。

  「那與您無關,」縱情天下挑起眉毛,對於有人竟能看出自己所用兵器的價值,他稍感驚喜,卻在喜形於色之前把情感藏了回去:「不過,也難怪您能看出這些寶劍的的價值了,該說是意料中的事情嘛,畢竟您可是『夜光神使』的一員。」

  「看來你也知道挺多的?」弗萊明聽到關鍵字便緩緩點頭帶稱讚回話。

  「不敢當。」

  縱情天下答完,再度與其他兩人配合展開合擊。

  對方三人都擅長遠距離作戰,弗萊明在難以拉近距離的情勢下,只能不停躲避襲來的攻擊,每當成功躲開羽毛,此時又會被十名黑霧士兵給拉遠距離,緊接在後的飛劍則會打亂行動方向,當這三重攻擊以後,即便成功閃避,弗萊明卻又得再重整態勢,重新嘗試靠近他們三人。

  V2只能在一旁目睹這幅景象一再重複發生,他終於開口。

  「弗萊明先生,為什麼不拔刀?」

  自戰鬥開始起,弗萊明就不曾現出手臂上暗藏的袖劍,V2臉上掛滿憂心,為了讓弗萊明聽得清楚,他稍微提高音量說道:「不使用武器的話,只會讓你愈來愈劣勢而已啊!」

  「是啊,V2說得對,畢竟你的能力那麼沒用,對戰鬥一點幫助都沒有,」漣漪又附和又嘲弄著給予提議:「要是你拿出武器,搞不好能擋下一兩根羽毛,這樣就不用一直費力靠閃躲來避開攻擊了,不如就聽他的,拔出武器抵抗到死吧,大——叔——!」

  「……我還在等你。」

  弗萊明一面迴避著,靜靜對身後的V2留下一句話。

  「這……恕我無法理解,不過再這樣下去,我們的處境會越來越糟的!」

  「那就快跟我說,」眼前的男人在巧妙閃避以後稍微撇過頭來,V2見到了,在眼神相交瞬間,他完全沒看到那眼眶裡帶有一分一毫的不安,弗萊明轉過身繼續躲開襲來的飛劍,一邊說道:「你也發現了吧,為什麼他們三個的攻擊自始至終都鎖定我?或許和那道結界有關。」

  「如果我的猜測沒錯,恐怕除非我們雙方其中一方被打倒,否則這結界永遠無法解開,」話說到一半,他刻意閃身至V2身邊,然後再迅速移開身軀,本該直直朝V2刺進去的羽毛,卻神奇地又往弗萊明的移動方向飛去,「看來除非我倒下,不然他們是傷不到你和句點的。」男子夾緊食指與中指,將羽毛接住後下了這番論述。

  「不知道你有什麼堅持,不過我也有我的堅持,為此,我不介意就這樣讓這場戰鬥持續下去。」數個畫面在弗萊明腦海裡閃過,他已經明白了,單只是把這場戰鬥結束,對這整件事毫無助益:「告訴我吧,『本質』是什麼?『凶獸』是什麼?」

  「還有,那些碑文、這片河谷又是什麼?」掌握關鍵的人,是V2,惟他願意回答,這整起事件才能夠被推出泥淖。

  「弗萊明先生……」

  V2低下頭,思索著……

  「接下來我要說的……請聽仔細了。」

  「『風、火』!漣漪、縱情天下,我強化你們了,上吧!」夜路大旗一揮,號令黑霧成群為漣漪以及縱情天下兩人衝鋒陷陣,受到強化的兩人身體由內而外感到一陣輕盈,拍動翅膀的風阻、同時指揮十把寶劍必須要保持的專注力,這些阻力都不復存在,現在的漣漪可以連發出數根羽毛,這些黑色利刃如滂沱大雨般毫不停歇地集中射向弗萊明,羽毛高速墜落,在空氣中摩擦出咻咻咻的響聲。

  陣陣聲響空隙間,他聽見了。

  弗萊明板起臉色,這就是他想知道的嗎?

  對於V2到底是何許人也,如今這個謎卻更加難以參透。

  不過,至少眼前看得到的一切都說得通了。

  縱情天下十隻手指頭一致碎動著,飛舞的寶劍因為速度提升,飛翔時劃破空氣產生蜂鳴,很快,在漣漪協助下,弗萊明被羽毛利刃給逼到十把寶劍擺開的圓陣中心。

  「弗萊明先生,我現在也可以這樣叫您吧?」三人攻勢驟然停下,然而寶劍擺開的圓陣緊緊盯著弗萊明,讓他難以抓到空隙逃出,縱情天下此時開口向弗萊明搭話:「二十年前,有個叫做廖宇的人,您還記得嗎?」

  「算了,您應該不記得吧,」縱情天下眼神露出鄙惡:「殺人無數的『夜光神使』,又怎麼可能記得他們的刀下亡魂呢?」

  「如果我說我記得呢?」

  「哼,耍耍嘴皮而已,」縱情天下不以為意聳聳肩,笑得輕蔑:「對你們這種殺手我太清楚了,為了利益什麼髒活都能幹,在你們眼裡哪有人命這回事?」

  「說穿了,殺人還不簡單?只要拋下基本的禮義廉恥之心,任憑刀刃、子彈穿過對方身體不就了事了?」縱情天下越說越激動,情緒從嘲諷轉變成一股盛怒:「現在我就要拋下那些是非觀念,讓你知道你們這些滿手血腥臭味的殺手在幹的事情有多骯髒多容易!」

  「反正你們這些殺手,除了殺人就什麼也不會了!」御劍者發出一聲咒罵,雙手交叉擺動,十把嗡鳴的寶劍聽取號令,朝向圓心目標穿刺過去!

  圓陣中心的被穿刺得細碎——

  ——然而,縱情天下十把寶劍所刺中的,僅僅只是一塊碎布而已。

  「我想,你的話應該說完了吧?」


  聲音從夜路身旁傳來,三人此時才察覺弗萊明的身影。

  「不好意思,我沒時間陪你們玩耍了,」弗萊明指間併攏,指尖頂向夜路後頸:「我知道在這距離下你束手無策,你也不想被自己的士兵和漣漪的羽毛波及吧?」

  「『山』!」

  「漣漪,儘管攻過來吧,我已經強化自己的防禦,他傷不了我的!」夜路立即反應過來並揮舞大旗以後,放聲喊道。

  「切…你以為那沒用的能力能嚇得了我嗎…?」漣漪面露不悅,從翅膀下拔出兩根長羽,如手握雙劍的姿態朝向弗萊明和夜路之處俯衝而去:「看你要為了面子死撐多久,不拔出武器的你又能做得了什麼啊?虛張聲勢的臭大叔!」

  「沒有一項能力是完全沒用的,看你怎麼使用它而已,」

  「我很喜歡自己的能力哦,所以請你把『沒用』兩個字收回去。」

  ——橘紅色的輪弧在眼眶中打轉,噔地一聲,寫有「風林火山」的旗杆應聲斷成兩截,而掌旗者被重重摁在地上;女孩手中的黑色長羽倏然恢復柔軟的原貌而低下頭,弗萊明另一隻手一發向後肘擊,不偏不倚正中漣漪腰間脆弱的部位!

  「夜路!漣漪!」縱情天下眨了眨雙眼,此時他雙眼正視之處只剩下倒在地上的兩人,一滴冷汗從他側頭部緩緩流下——有個人正站在他的視線死角處,雖已察覺,卻不敢轉頭查看。

  「看來你對我們組織有所誤解,縱情天下,除了利益之外,『動機』對我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條件……」

  一陣宛如雷劈的疼痛感和眩暈感隨著這句話一同冒出,縱情天下周圍的聲音越發模糊,最後雙腿重心支撐不了眩暈,他倒地了。

  弗萊明擺起手刀,這場戰鬥從始至終,這名男人不曾抽出武器。

  「少瞧不起人了,『夜光神使』還沒有弱到對所有敵人都需要下殺手。」


結界內一對三之戰

勝利方 弗萊明拉麵叔叔


碎碎念:

期待這集很久啦

平常愛搞笑的拉麵叔叔終於開秀囉

上啊,拉麵叔叔,讓他們知道「夜光神使」的實力!

這週心不在焉,就是因為滿腦子都在想這集啊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歡迎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也歡迎留言提醒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麥麥豚
我身體因為免疫機能不太好,不太能曬太陽,外出包緊緊,所以一直都不太會曬黑,就沒什麼美白的需求。
不過睡不好+鼻過敏也一樣有天生的黑眼圈,這個沒救,雖然戴上眼鏡就不大明顯了,我是覺得你比較講究。(哈

發覺句點大大的新特質:給人很有都會感、心思纖細、然後身體感覺有點饞肉,說錯 是孱弱 (?
2022-07-01 20:52:49
『。』
我也是一曬太陽皮膚就會出問題的那種欸,連汗都不能流,所以很少在戶外運動
阿鼻子過敏這個……應該算現代通病了(尤其是對某中部城市居民來說) [e8]
黑眼圈的話我稍微好一點,作息正常的話就會消下去,但是好像自從十幾歲開始就沒完全消退過

最後麥麥豚下面的評價,我做個總結,簡稱飼料雞[e42]
2022-07-01 21:00:41
艾爾琈
一直老神在在的拉麵叔叔,冷靜又信心十足的樣子越覺得帥氣呢
2022-07-02 13:04:30
『。』
骯,平時不正經,認真時秀爆全場的反差感真是太棒了[e16]
2022-07-02 13:08:03
桑妮雅
上班時間長的話 平常都睡不夠 那就只有放假才會睡久點了QQ (不過放假現在也懶得出去 都在家耍廢ww
2022-07-02 17:15:43
『。』
骯,疫情嚴重嘛[e3]
2022-07-02 19:58:33
疤疤
本柴帶著濃厚的黑眼圈來看看大大了
希望彼此一起加油囉~
2022-07-04 14:13:07
『。』
骯,我們都有濃厚的黑眼圈~哈哈哈
2022-07-04 15:25:55
珀伽索斯(Ama)
拉麵叔叔弗萊明面對眼前的敵人絲毫不畏懼,真是厲害[e24]
2022-08-14 00:58:39
『。』
骯,句點表示:是啊,拉麵叔叔可是很強的喔
2022-08-14 01:16: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