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五百一十三章 日上三竿

草士 | 2022-06-30 20:00:04 | 巴幣 102 | 人氣 57


第五百一十三章 日上三竿

轟!只見槌子化作一道黑色流星砸將過去,空氣一震,更甚適才霍風揮槌的猛烈氣浪,毫不留情襲向觀戰的群英盟武者。

勁風襲面,所有武者眼睛被吹得生疼,紛紛瞇著眼睹,他們近距離感受黑槌子的衝擊餘勁,竟覺胸口有些悶,不禁心生駭然,均想這絕不是區區執者境武者能夠發揮的力量。

哪知又聽「轟」的一聲,聲響更甚剛才一擊,前一波氣浪未平,下一波又起,酒洞前的桌、凳、鍋碗瓢盆通通吹飛四散,離得稍近的岩壁被氣浪震成碎石,紛紛落下。

眾人耳中只聽得一道慘鳴傳來,循聲看去,當見霍風倒地痛吟,衣襟血跡斑斑,一對判官筆落在地上,微微流轉異光。

那霍家八名親隨先前只默然觀望,全因認為霍風手擁二樣道寶,袁昊境界又弱他一境,不管怎地比,霍風都是勝券在握,絕不可能會輸,是以根本不擔心會出甚麼亂子。

眼見霍風倒地落敗,八人大驚失色,紛紛搶上前,連聲道:「大少!」、「不好,大少被那槌子正中虎口……」、「廢甚麼話,趕緊替大少療傷。」

三人面露凶光瞪著袁昊,殺機頓起,另外三人輕輕撐起霍風上半身,最後二人伸掌貼在霍風背上,一左一右緩緩傳入道氣。

只見霍風頭頂熱氣騰升,連哇了三聲,吐了三口鮮血,臉色更加慘白,顯是受了不輕的內傷。
 
「師弟!你可還好?」旁觀群眾聽是文天義的急迫聲音。

他們回頭望去,就見文天義蹲著身子,望著整個人翻仰在地的袁昊,他手握那柄黑槌子,過得片刻,哈哈笑出聲來。

霍山臉頰僵硬,眼皮抽動,驚怒道:「這怎麼可能,大哥他……他……他怎地可能輸給這小賊!」

霍菲菲雖然愛武成痴,但更加關心家人情況,遠遠望著自家大哥,無心管是誰勝是誰負,她偷偷往旁一瞥,見文天義等人背對於己,想是脫身的大好機會,正想拉著霍山偷偷溜去,豈知左腳剛要踏出,忽有沉重壓力襲來,身子猶如負著數千斤重的重物,雙腿不停發顫,似乎要跨出一步都猶如登天之難。她轉動目光,發覺一旁黃源的冷淡目光,嚇得她不敢再動彈一步。

袁昊讓陸象鋒、顧老二攙扶左右,蒼白臉上全是笑意,道:「唉喲,霍大少,你……唉,你說你幹嘛這般放水,連自己手臂都弄斷啦,本小俠實是於心不安。」

那霍家八名親隨怒目而視,一人咬牙喝道:「袁昊,你莫要太過分了!」

「得了便宜還賣乖,若不是大少輕敵了點,你小子根本沒有半分勝算。」

「就是!快快把大少的道寶還來,那歸我霍家所有,絕非你這娃兒的玩物。」

張大狂怒哼一聲,道氣爆發開來,猙獰道:「屁話連篇,想打老子奉陪,袁小兄弟明顯趨近弱勢,但他臨危不亂,智取勝出,有何不妥!反觀你們霍家大少爺,自視不凡,挾道寶逼人,打輸弱一個境界的武者,哈哈哈,你們霍家還有甚麼話好說?」

文天義袖筒飄動,隱有微風拂過,凝視面前八人,淡淡道:「諸位若想動手,文某自當奉陪。」他話聲不怒自威,乃是多年來磨練而出的莊嚴之感。那八名親隨和他目光一對,登感自不如他,人人噤若寒蟬,不敢再發話。

這場切磋勝負,無論是誰心中均清楚是袁昊勝出,八名霍家親隨不過是心有不服,見不慣袁昊壓過霍風罷了。

霍風倚著親隨起身,額頭冷汗涔下,臉色不知是因疼痛還是恨意而扭曲,兩眼發紅,道:「袁昊,你別得意太早。」

「手下敗將,按照當日約定,你不得再糾纏令謙姑娘,那狗屁婚事,自然不再算數。」他吃下黑槌子一擊,經脈受了不小傷勢,只一有動作就會劇痛難忍,但想到總算還了竹雲堂一點小恩,還是忍不住仰頭大笑。

霍風氣得咬牙切齒,嘴角溢血,他根本不承認自己輸給袁昊,暗想:「這群英樓注定被我霍家所滅,今日我不慎落敗的事,江湖上不會有人曉得。竹爺爺雖對我不滿,無非是袁昊這廝從中作梗,只要殺了袁昊,讓爺爺苦口婆心勸竹爺爺一段時日,我再殷勤侍奉他老人家,皇天不會負了苦心人,他老人家必會回心轉意,成全我和令謙好事。」

他心念甫轉,不由遙想佳人在側的美滿日子,怒容歛去,自信復笑,道:「袁昊,今日本少就承認是你贏了。」

袁昊聞言,眨了眨眼,又挖挖耳朵,看了看一旁文天義,以為是自己聽錯,文天義輕輕搖頭,這才讓他反應過來,還不及說話。

就聽霍風又道:「不過當日在撫仙鎮,你不戰而逃,所以是本少勝了。咱們都是一勝一負,本少聽說你和舍妹時不時相約切磋,不如這樣,敢不敢跟本少切磋一回?」

袁昊眼珠子一轉,看了一眼霍菲菲,心道:「我和霍菲菲是一心比武切磋,沒人在乎勝敗,但你這狗子一心要我性命,如今笑盈盈邀我切磋,不就是擺了鴻門大宴等我上當?這一赴約,不管輸贏,我都會丟掉性命。」

霍風見袁昊沒有答話,似在思量,唯恐他不答允切磋,道:「袁昊,你怕了不成?」

袁昊呸道:「我誰都怕,就不怕你霍家。」

霍風諷笑道:「那你就是怕輸給本少,你不願切磋也行,就算是本少勝了。」

袁昊翻翻白眼,心中實是無奈至極,想道:「龜爺爺的,打了會賠掉小命,不打會害了令謙姑娘,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文天義挪步來到袁昊身側,喃喃道:「師弟,這事不能答應。」袁昊更為苦惱。

正感糾結萬分之際,忽聽一道無賴般的笑聲悠悠傳來,道:「人家找你打架,你答允就是,反正是比武切磋,傷不著人命,霍大少,你說是不是?」

霍風一聽有人替自己說起話,大是高興,沒多加細想就道:「不錯。」

袁昊認出這聲音是誰,一陣驚喜,趕忙循聲探去,果見是藏身人群中的都爭先和黃逢二人。

只見都爭先臉上略有疲態,還是朝袁昊偷笑,他先是看了看天井上方的日輪,又向他連眨三次眼,一切舉動細微巧妙,周遭武者、霍風等人似都未察覺過來。

袁昊和都爭先從小相識,彼此有時不說話,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能知道對方心意,他當即看出都爭先的意思,眼中一亮,朗聲就道:「好!比就比,不過得由本小俠決定切磋時日。」

霍風愣了半晌,不等八名親隨阻止,率先道:「可以。」

袁昊眼珠子往左轉了一圈,又往右轉了一圈,抬頭望了眼天井外頭,想道:「姓都的這是玩謎語,天上烈日,眨三下眼……啊,是了,日上三竿!」又想:「姓都的這是提點我,峨眉派的二位師太將至,明日就是機會。」

當下就道:「明日三竿日上,你我恩怨一戰!」

霍風點點頭,示意親隨帶他往前幾步,後面七名親隨擔憂袁昊突施殺招,忙也跟上。就見霍風伸出手掌,道:「一言既出。」

文天義等人亦在提防,而袁昊同樣伸掌拍去,道:「駟馬難追!」

霍風低哼了一聲,望向霍山、霍菲菲二人,見他二人既擔憂又期盼的目光,臉上一時五味雜陳,嘆了口氣,帶著八名親隨準備回宅。

袁昊道:「等等。」喊住霍風,指著霍家兄妹二人,又道:「把這二人帶走,他們是你霍家的人。」

此話一出,旁觀武者譁然一陣,霍家兄妹、親隨等人均是吃驚不小。反觀文天義等人聞風不動,宛若早料到袁昊會如此說,平靜瞧著霍家人。

霍風突露疑色,似想說些甚麼,袁昊聳聳肩搶先道:「本小俠光明磊落,不像某家人,區區人質,本小俠還不屑去用。」

霍風聞言頓惱,似是動作一大,牽動到傷口,痛得悶哼一聲,和一旁親隨低聲說了幾句。那親隨點點頭,承受文天義等人冷峻視線,來到霍菲菲二人身前,替霍山解了繩索。

霍山經過袁昊身邊時,惡狠狠瞪他一眼,恨聲道:「袁昊,你會後悔的。」霍菲菲頗是顧慮看了袁昊一眼。

霍家兄妹三人互看一眼,簡單低語幾句,十人不敢多作停留,快步離開群英樓。

眼見霍家十人漸行漸遠,群英盟武者知風波已過,紛紛吆呼人手,齊心協力整理酒洞前的亂狀。如今再無二幫之別,眾豪都當自己是群英盟一份子,沒有多加抱怨。

只見彼此或有恩怨的武者笑罵幾句,紛紛上前幫忙抬桌、拾碗拾筷。

袁昊深明酒洞慘況有一半責任該算在自己頭上,本欲上前幫把手,走沒幾步,猛覺頭暈目眩,雙腿一軟,幸有顧老六二人在旁攙扶,才免於摔倒在地。

文天義好生愧疚,連連和老陳賠不是,老陳卻是笑而不語,不似上一回張大狂大鬧酒館那般生氣,只聽他緩緩說道:「時候終於到了,文兄,要緊事重要,其餘瑣事,就交由老夫處理。」

文天義見老陳一雙老眼精光大盛,堅定無比,心中澎拜,抱拳低頭道:「大恩大德,文某不再言謝,但若有朝一日,有文某幫得上的地方,定當湧泉相報。」

老陳呵呵笑道:「老夫也不閒話家常,這大多事雖已安排妥當,但凡事不得不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