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在異世界?的那些事》第23話:使命的由來(下)

緬因吉 | 2022-06-30 18:54:37 | 巴幣 20 | 人氣 111

連載中在異世界?的那些事
資料夾簡介
常睦民因一場詭譎的車禍癱瘓在床,在醫院休養的期間,竟墜樓,是自殺?是他殺?但這都不重要了,他轉生了,以原本的身份,轉生到都是獸人的異世界!

       「神賜之地裡有庫伊斯多獸嗎?」常睦民問,「我想庫伊斯多獸是不是從神賜之地來的呢?」

     「聽去過裡面的『護衛』說,裡面只有長得像恐龍的無眼『神獸』,沒有其他生物。」

     「那神獸是庫伊斯多獸嗎?」

     「只聽他們的口述形容,無法斷定是不是庫伊斯多獸,」西賓一臉失望,「那日進入神賜之地,如果能親眼見證,就能即時判斷了。」

     「我還有個疑問,」常睦民說:「即然神賜之地裡的水晶那麼多,為什麼要選擇狩獵庫伊斯多這種危險的取得方式?」

     西賓的臉轉為嚴肅,「的確,將近六年的時間,水晶都是由『祭師』大人和護衛進入神門經過一番儀式後帶出,每次進入都是五十九天,經過五十九天的祈禱後,才將被允許的水晶攜出神門,供必斯伊爾族使用,六年對水晶認識和使用,大大改善了我族的生活,一直到十多天前,那件事發生,導致我們無法再取得水晶。」

     常睦民聽到這兒更為凝神專注的聽講。

     「那天,神門突然發生爆炸,神門被炸壞,通往神賜之地的入口也因此關閉,才剛進入的祭師大人和眾多護衛被困在神賜之地,沒了音訊,但有兩名守衛在爆炸前逃了出來,一名輕傷,一名重傷昏迷,輕傷的人整日胡言亂語行為詭異,問他發生什麼事,他只是重覆的說,是神獸暴走,但事件後第三天,重傷昏迷的人醒來說出爆炸的真相。」

     「真相?所以那個輕傷守衛講的不是真相?」

     「不完全是,照重傷守衛的說詞,是因為他看到那名輕傷守衛偷盜水晶,想進行抓捕,輕傷守衛為了脫身逃跑,竟然使用火槍射擊受重傷守衛,結果逃到神門附近,開槍不小心打中一旁的神獸,神獸發怒自爆,連同神門一同炸壞。」

     「那輕傷守衛沒有辯駁嗎?」

     「沒有,他似乎得知重傷守衛清醒後,就逃離安納金島了,接著次日晚間,理當只出現在安納金島的庫伊斯多獸,竟出現在納威亞特並大肆破壞,據目擊者敘述,是一種人型的庫伊斯多獸。」

     人型的庫伊斯多獸?是猩猩之類的嗎?還是……常睦民心中一陣恐懼,腦裡浮出他車禍失去意識前看到頭上長有水晶的『浩克』,那是幻想?是車禍後的記憶錯亂?

     西賓見常睦民面有難色,以為他是有什麼疑問,便試著從可能產生的疑惑處作解釋:「啊,納威亞特要解釋一下,那是必斯伊爾族所處的島國,在安納金島的西邊,而貝特律村裡的人,全都是從那裡過來的。」

     「那人型庫伊斯多獸……是人嗎?」

     「狛犬先生說,他有做過動物和人體實驗,確定不能用水晶將動物或人,變成庫伊斯多獸,所以理論上,納威亞特的襲擊者不會是偷竊水晶的人,但不排除是他偷運回納威亞特的庫伊斯多獸。

     「這狛犬拿人作實驗也太恐怖了吧!」常睦民雖然覺得有實驗精神很好,但用人體作實驗,心理上無法接受。

     「所以阿樂隊長奉村長的委託,回納威亞特去調查偷竊者和攻擊事件是否有關,一直到前幾日才查出,原來偷竊者不是必斯伊爾族的人,而是『祖魯基』族派來潛伏許久的卧底,但偷水晶的理由是什麼,是否與攻擊事件有關都還未知……」

     祖魯基!這三個字如針般狠狠刺了常睦民的腦袋,這不是前世車禍彌留時聽見的詞句嗎?和這裡的祖魯基有關聯嗎?

     西賓猜測的道:「我猜那祖魯基人卧底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想刺探我們到安納金島做什麼,結果發現水晶的價值後,開始長期偷竊水晶並將其賣掉,想便賣換取資金重振祖魯基族或是想……」

     常睦民見西賓說到一半停下,便問:「是想什麼呢?」

     「啊,我扯遠了……拉回來,」西賓抓抓頭,又繼續說:「神門修復後,通往神賜之地的入口並未開啟,三神教會的人,認為是我們的失誤,觸怒神獸,進而導至必斯伊爾族不在被神所接納,便想利用獻祭大量水晶,祈求神的寬恕,讓通往神賜之地的通道重新開啟,並救出困在神賜之地的祭師大人和護衛們……而這獻祭水晶的儀式就是所謂的『神門祭』⋯⋯呼——以上。」

     「我瞭解了,謝謝西賓老師——。」常睦民傾身行禮。

     「應該沒別的問題吧?」西賓希望不要有。

     常睦民手撐在下巴提問,「萬一,入口再開,不是通往原來的神賜之地……那怎麼辦?」

     「不行這種事不能發生!」西賓激動的回。
      
     常睦民被西賓的反應嚇到,是不小心侵犯到他們的信仰嗎?

     西賓察覺常睦民的驚嚇,便緩緩的問:「你……也沒辦法接受這種事發生吧?」

     「我?」常睦民輕輕斜了一下頭,思考片刻,慢慢的說:「當然……希望要好的結果呀,不然我不就白來了。」

     「對!決不允許這種事發生!」西賓堅決且大聲的說。

     常睦民睜睜的看著西賓不語。

     西賓這才發現自己的情緒過激,馬上調整情緒後說:「抱歉……救出祭師這件事,對你真的很重要。」

     「祭師?」常睦民不解為何提到祭師,停了半響說:「如果,幫助神門祭的完成是我來這裡的使命,那救出祭師算附加成果,所以……應該對我算重要吧?」

     西賓臉僵了一下,一臉心虛的說:「是……是啊!說不定救出祭師後,他有辦法祈求神,將你送回你原來的世界。」其實他根本不知道可不可以。

     常睦民聽到這兒,想起重生之神在自己訓練時也碎念過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帶著無奈的微笑,「一個月後,我在原來世界的身體不是在棺材裡爛到一半,就是被燒成灰了。」如果回去,若是活的好好……一定會把在這兒裡發生的事寫成小說。

     「停!」西賓將手掌立起,「負面禁止!」

     「抱歉……」

     「聊這個吧!」西賓拿出他那厚厚的筆記本,「我的探索筆記。」

     「有記錄巨大庫伊斯多獸?」常睦民一下就把負面拋到腦後。

     「內容包你滿意。」西賓露出賊賊的微笑,配上他的瞇瞇眼表情顯得有些邪媚。

     兩人看著筆記聊了許多島上的大小事,不知不覺聊到深夜,原本說要守夜,值第一班的西賓竟然先睡著了。

     常睦民沒叫醒西賓,只是朝營火加了更多的木柴,避免睡著的兩人,受入夜後逐漸降低的溫影響而著涼,接著把滾到沙攤上的愛歐塔抱回乾草上,自己則走到離營火稍遠的暗處望著夜空。

     他遠眺半月照耀的靛藍海平線,耳邊寧靜的只剩海浪聲,此景讓他想起兒時與父母到宜蘭玩,因正值旅遊旺季,沒訂到旅社,爸爸便將休旅車開到沙灘上過夜,那時一家人也是這樣站在沙灘上,只不過……那時看的是銀灰色海平線,耳邊則滿是父親的冷笑話與母親的笑聲。

     常睦民站了十數分鐘後,才坐回營火,拿出筆記本,寫下今天發生的事。





     感覺上了兩堂歷史課,希望能幫助讀者能確實瞭解,常睦民被召喚來此的使命,喜歡請給我個GP,能留言批評指教的話,能讓我成為更成熟的寫作人!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骯,上課啦,世界觀好像又補足了一點[e23]
2022-07-01 06:55:20
緬因吉
謝謝句點,一直都陪著我(泣)
2022-07-01 15:57:1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