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無名故事屋>四十三章:世界論

好多路人 | 2022-06-30 18:40:03 | 巴幣 4 | 人氣 37


回到飯店,嵐楓打算先去找颯凌,他來到房門口,敲了幾下,沒多久,颯凌就出來開門回應。
颯凌看見是嵐楓,他疑惑的問:「老闆,有什麼事嗎?」
「幾個小時前,我已經收到你們寄來的貨物,所以來看看你們的狀況。」
 
儘管通道信函相較起來比較穩定,他們仍然連續跑了幾個地區,他相信兩位應該都不好受。
颯凌是如嵐楓所料,對方的面色有些疲乏,只不過整個人的狀態看起來還不至於到隨時要暈倒的程度。
「剛回來時有點頭暈,目前沒事,至於弗蘭他——」
 
颯凌欲言又止,他把門打的更開一些,讓嵐楓看沙發上的那位縮成一團的白色物體。
 
 
「反正也死不了,讓他休息一晚,估計明天就能恢復原樣。」嵐楓並不以為意,「另外這幾天隨你們度假,兩天後我們準備離開德國。」
 
 
「好的。」
 
當颯凌目送著嵐楓離開,他忽然想起對方僅只說離開德國,這是否代表又有其他行程?
 
 
 
 
 
 
 
 
 
 
隔天——
 
魔界的天空擁戴著一片汪洋,魔力的根基穩定下方的世界發展,陽光透過水的折射到了下方。
 
清晨六點,不需要鬧鐘或者任何動物鳴叫,也不用明媚的陽光,床上的棉被與毛毯已經被疊的整齊有序,路朗換掉睡衣,穿上情報部的制服,看了一眼手錶,距離匯報時間還有兩個小時。
 
昨晚被半強制帶離後,使者讓他回去住處,並交給他一封牛皮紙封住的信件,而後離去。
 
紙袋內放著一本著作,與一封信。
 
信內無異於是幾句客套的問候與接見的命令,以及明天需交代的事項,最後再讓他調查書本作者的資料。
 
乍看之下上層給予最大的寬容,卻也是給他時間思考彙整,換作是普通人,等待的時間會讓他們隨時處於高壓狀態,這是何等俗套的作法,對於路朗來說,已經沒有什麼比待在嵐楓身邊半小時還來的糟糕。
 
現在從完好的睡眠品質,在到早上的拆信、閱覽報紙,用餐時的甜麵包、兩片鹹培根,再一杯黑咖啡,直到現在他甚至有充裕的時間消化他的胃疼。
 
這不是因為匯報,他對報告的完成度非常自信,可說是天衣無縫;受害者、施加者、旁觀者,再一點意外點綴,整篇報告書撰寫的宛如他真實見證這場災難過程。
 
 
現在真正讓路朗胃疼的主因是書的作者。
 
 
他不是很樂意幫忙調查,但情報部是完全獨立的部門,並非上層直系掌管,他們管理世界情報,部分使者們總以為他們跟那些街頭的情報販子相同,胡亂提供資訊,販賣高價無用的情報。
 
那些說詞荒謬無比,究竟誰會給予一間無名機構權利與合法化,那些人老把麻煩棘手的情報轉交予他們,簡直不可理喻。
 
尤其今日這一樁事件讓他陷入僵局,一本著作,上層指派他尋找作者消息,儘管上層口風再緊,也比不過一位狗仔的鼻子,現在異族報社開始有風聲傳出。
 
那位作者飽含對世界的熱愛,那份極具令人深思的文章被社會埋沒。
 
畢竟人們總是惡毒又愚蠢,時常對自身狹義的認知以外的事物視而不見,讓這位年輕有為的作者飽受一切折磨,可笑的是,甚至連世界都不願放過這悲慘之人,生前不被重視的著作在死後卻得到戲劇性的迴響。
 
路朗剛開始對這件事嗤之以鼻,人們總喜歡誇大事實的真相,一本沉迷於信仰的著作而已,可能還不如圖書室的童話書來得有意義,但這膚淺的想法僅在路朗腦內不超過三秒,當他看到名字的瞬間,是震驚、是無法置信,背脊湧上一股涼意,彷彿血液內的溫度瞬間盡失。

 
是他--

那人到底是誰,人類還是異族?
他的著作究竟在訴說世界真理,還是控訴信仰的不公?
他是人類鄙棄的對象,是世界論的作者——霍貝爾。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