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神觸手怪 第二章 光與暗的博弈

夯特大大 | 2022-06-30 11:35:55 | 巴幣 142 | 人氣 212



  「遊戲?什麼遊戲?」我滿腹疑惑問向眼前的帥哥。話說回來,奈亞拉托提普?這個名字似乎有些耳熟啊……

  「啊!奈亞拉托提普,這不是那部動畫『邪神美少女!』的主角名字嗎?」我驚訝的說出口。邪神美少女,是以大作家「霍華‧菲利浦‧洛夫克萊夫特」為首一群作家所創造出來的克蘇魯神話當作背景藍本,再加上假面騎士元素以及娛樂梗所組成,是曾經紅極一時的戀愛喜劇動畫片。

  裡頭的奈亞拉托提普可是個青春洋溢的美少女啊,如果說要和眼前的帥哥有什麼相似之處的話……我不知不覺看向他頭上那根特別長的呆毛。

  「哦?你聽說過我的名字啊,那事情就好說了。」奈亞拉托提普對我笑著說道:「我被稱為無貌之神,擁有數千種不同的面貌。至於您剛剛所見到的那位存在,祂的名字叫做阿撒托斯,是我們的老大。是宇宙中最終極黑暗、邪惡與混亂的代表,嗯……您可以想像成是終極大魔王那般的存在。」

  「等等……所以克蘇魯神話是真的?」

  「…………」奈亞拉托提普對著我露出一絲鬼魅至極的陰森笑容。半晌後,他反問道:「您覺得現在這種狀態的您,是真的還是假的?您認為人類的科技有沒有辦法證實您現在的存在?如果人類的感知與科技無法證實您存在,您就是假的了嗎?」

  「…………」我無言以對。奈亞拉托提普的問題太過於哲學,背後的涵義也太過恐怖。

  「話題扯遠了,我想要跟您談談這局『博奕』的事情,這也是請您來到此地的目的。」奈亞拉托提普將他的右手在半空中隨手一翻,一附類似於西洋棋的棋局投影立即在我們兩人之間出現。

  仔細一看的話,這並不是西洋棋,只是概念無比相近,棋盤上依舊是黑子與白子兩大勢力針鋒相對。即使是完全門外漢的我,也能看出絕大多數棋盤被白子給占滿了。宛如風中殘燭的黑子則是躲在角落苟延殘喘著,就像隨時都會被白子給徹底吞噬掉。

  「光明神與吾等的主人黑暗神正在進行一場七局定勝負的博奕,如您所建,現在黑暗勢力已經陷入了絕對劣勢。吾主雖然擁有宇宙中最強大的力量,但是祂沒有腦袋。由於祂實在是太笨的緣故,所以現在已經六連敗了……如果再放任不管的話,絕對會以七局全輸的慘敗收場。」

  「………………」我該從哪裡吐槽起?奈亞先生你這樣海嘴你的主人真的沒有問題嗎?想了想,我還是問道:「不是說七局定勝負嗎?都已經連輸六場了……正常來說應該是光明神已經贏了才對吧?」

  「規則不是這樣算的。」奈亞拉托提普搖了搖頭,說道:「在這場遊戲裡面,只有贏到最後的人才是真正贏家。前面都算是測試和試驗的階段,只有這最終的第七局才是真正定勝負。講白了,我們現在所追求的就是所謂的『逆轉勝』。」

  最後贏才算贏的概念嗎?這倒是不難理解。

  「但如您所見,在前面六局裡面,白方已經將優勢的雪球給滾動起來,我們黑方想要逆轉這個局勢並不容易……」奈亞拉托提普看著我,對我說道:「蘇克強先生,你是我們最後選擇的棋子。我們會給你相應的力量,講白了就是外掛,希望你能夠幫助我們贏得這場博弈。」

  太多問題在我腦海中出現。

  「為什麼選我?」我第一個問題問的是這個:「那個……不管廣義上還是狹義上來說,你們就是所謂的邪惡黑暗勢力對吧?但我上輩子可是刑警哦?是正義的代表哦!我是守序善良陣營的哦?」

  「嗯……實際上,你是由我親自挑選的。」奈亞拉托提普笑著回答道:「前面六名黑暗代表,確實是相當符合『混亂邪惡』風格的對象,他們也被阿撒托斯大人賜予了強大無比的力量。但他們最後還是輸了,所以我想要反其道而行,挑選像你這樣『自詡為正義一份子的人物』來成為我們的代表。」

  當他說出最後一句話時,我能感受到他那極度輕蔑又毫無掩飾之意的嘲諷感。

  「這場光明與黑暗的最終博奕,黑暗側贏了最後會怎樣?輸了之後又會怎樣?」

  「如果蘇先生你幫我們贏了這場遊戲,不管是對你、對我、對阿撒托斯大人、甚至對整體宇宙的平衡來說,這大概都是最皆大歡喜的結局。頂多讓光明神輸了一點面子。」奈亞拉托提普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回答道:「而且我們會為您準備『您內心最渴望的東西』當作您努力工作的獎賞。」

  我內心最渴望的東西?先不提我內心最渴望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奈亞拉托提普的話真的可信嗎?魔鬼給人的印象就是謊話連篇,傳說故事中和惡魔做交易的人,從來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幫黑暗邪惡勢力取得最後的勝利,可以得到歡喜大結局?這不管怎麼想都覺得有問題啊。

  「接著來說,如果您最後還是輸了這場博奕的話……」奈亞拉托提普左手一伸,像變魔術一樣從虛空中掏出一杯裝著黑色液體的馬克杯,輕輕在嘴邊啜飲了一口,然後放到我們中央的小茶几上。

  「輸了的話……」我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阿撒托斯大人會惱羞成怒,非常生氣的親自出關把整個宇宙給毀滅過一遍。」奈亞拉托提普說道:「反正以你過去身為人類的價值觀而言,我們輸了絕對比贏了還要悽慘很多。整個宇宙都會進入新的輪迴當中,那可不是區區幾個文明消失的程度,整個宇宙星海都會變成原初的混沌。」

  「是輸不起的小學生嗎!」這是怎樣?下棋下不贏人最後選擇翻桌?未免也太沒風度了吧!

  「雖然阿撒托斯大人沒有理性思維,但是輸了遊戲一樣會很生氣。」奈亞拉托提普說道:「就你的立場而言,可以想像成贏了這場遊戲就是拯救宇宙,而且會得到我為你準備的獎勵。」

  「就我個人而言,也不希望阿撒托斯大人摧毀如今的宇宙,因為現在的宇宙衍生出了很有趣的玩具和娛樂。如果宇宙被毀滅的話,不曉得還要等多久才能發展出這樣的文明了。」

  這個奈亞帥哥該不會跟美少女邪神的主角一樣是個肥宅吧?

  「那個光明神什麼的阻止不了祂嗎?」

  「光明神是無比自傲的傢伙,祂自認為比阿撒托斯大人更強大。再祂六連勝後,又對自己比吾主還要強這件事更加堅信無比了。」奈亞拉托提普又冷笑了一聲:「但我就跟你明說了吧,那個光明神是無法阻止阿撒托斯大人的。如果你要把希望寄託在祂身上,那這個宇宙就沒救了。」

  「…………所以我就是你們第七局的棋子嗎?那我的勝利條件又是什麼?」

  「很簡單,你只要作為魔王,去『征服一個小小的世界』就可以了。」

  「…………啥?」我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

  「『當魔王,征服世界。』」奈亞拉托提普語氣加重的對我說出遊戲勝利的條件。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我怎麼可能做得到啊?」

  「哦蘇克強先生,或許您誤會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跟您做不做得到其實沒有絕大關係,而是您必須去做。」奈亞拉托提普笑著說:「從頭到尾,您就沒有拒絕參與這場遊戲的權利。」

  「當然,想要積極作為還是消極怠工,這點程度的自由還是擁有的。只不過……博奕勝敗的結果也都告知您了,還請您好好考慮下一步該怎麼做。反正不管怎麼說,這對阿撒托斯大人或者對我而言,也都只是一場遊戲罷了。」

  奈亞拉托提普繼續笑著說道:「不過……既然都要玩的話,自然還是要贏的對吧?我相信不久之後,您也一定會全力配合我們進行這場遊戲的。」

  也就是在這一瞬間,空氣中開始從天花板處落下紅色、紫色與黑色相間的詭異線條。我感覺空氣好像開始震顫與扭曲起來,而眼前的畫面與聲音也都開始變得模糊不清。

  「哎呀呀……時間到了呢~那麼,蘇克強先生,就祝您旅途愉快囉,也希望您能夠盡情享受這場遊戲呢。」在奈亞拉托提普將這句話說完以後,這個房間的所有一切,包括奈亞拉托提普整個人全部都消失了。

  唯一沒有消失的就是那些詭異能量線條。這些線條開始包覆著我,糾纏著我的身體。下一刻,我開始感覺自己被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往上拉扯,被這些糾纏起來的線條拉扯的不斷抬升、抬升、再繼續抬升。

  周圍的一切場景又開始變成那無盡深淵般的扭曲混沌調色盤,只不過這次不是下墜,而是不斷抬升。我知道我逐漸遠離了深淵之底,並且前往那個需要由我來進行征服的世界。

  紅色、紫色與黑色的線條不斷包覆著我,但我的感知並沒有受到干擾,反而有種越來越強大的感受。這些線條逐漸和我融為一體,成為我的血肉,變成我自身的一部分。

  只不過讓我覺得無比遺憾的是,我全新的身體很顯然不是人形,而是一大團形狀不規則的扭曲肉塊。

  蠕動、滋生、長出觸手與眼睛、在身體變得越來越龐大的同時,難以言喻的龐大資訊也同時灌入我的意識當中。讓我知曉了該怎麼操控這附身體,扭動的肉塊最後會變化成什麼樣子,以及能使出什麼技能和超能力之類的東西,熟悉的就好像我天生就長成這副模樣似的。

  與現在的身體比較之下,前世身為人類的我,果真如同螻蟻般既渺小又脆弱。

  現在的我,相當有自信能夠以一己之力摧毀地球上的人類世界。感覺就像一轉生就成為滿等的大魔王一樣。人家勇者還要從等級一開始慢慢打怪練等變強,我都不用,一開始就是滿等狀態了。

  但即使如此,得到如此龐大的力量後,我卻沒有任何輕鬆的感覺。原因很簡單,因為阿撒托斯已經六連敗了。在我前面的六個棋子,肯定也是被賦予了我這種程度的龐大力量,卻還是輸給了光明側。

  雖然說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邪不勝正是宇宙間亙古不變的永恆真理。我看都不用看就知道劇情大概是怎麼演,反正每場英雄劇都長得差不多。真正的問題是,我現在不是當英雄,而是當魔王啊!

  而且還是快要被光明側清剿光的黑暗勢力魔王。

  自殺或投降貌似會帶來更加悲慘的下場,所以也不在選項內。這到底是要我怎麼玩?

  肉塊蠕動的越來越慢,我真正的身體逐漸成形。整體來說,巨大的跟一座山一樣。整體而言呈現油亮亮的綠色,體表包裹著黏糊糊又滑溜溜的體液,有著西方龍身、充滿觸手鬚鬚的章魚頭、粗壯的四肢前端都有宛如能撕裂一切的巨爪,背後有著蝙蝠狀肉翼翅膀。

  雖然最終型態是這個樣子,但這並不是固定的,我的身體由詭異的果凍狀物質所組成,想要長幾個眼睛、幾根觸手,甚至調節整個身體的大小,都可以任由我的意志來自由變形。

  用簡單一句話來說,就是「轉生成為克蘇魯了」。我甚至開始認真懷疑阿撒托斯和奈亞拉托提普,究竟是不是因為我的名字才來叫我幹這份活。

  最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我的新身體變成了這個樣子,我可以百分之百保證我的心智還是人類最原本的樣子。道德理念和善惡價值觀,都跟原本在地球上作為刑警的我沒有差別。

  雖然這或許就是奈亞拉托提普對我抱有期待的原因,但我完全不曉得該怎麼做啊!我既不想要當魔王征服世界,卻也不想要讓整個宇宙毀於阿撒托斯之手……

  「不要啊啊啊啊啊!」

  突然間,我遠遠聽到一個少女的求救聲。也就是在這時,我發現我的「抬升」速度逐漸變的緩慢,就好像電梯即將到達頂樓一樣。

  「誰都可以……誰來……誰來救救我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女的求救聲突然變得清晰無比,而「抬升」也停止了。

  我的本體還繼續待在亞空間裡面,但我將意識投射在這片黑暗地下空間的屍體傀儡。在睜開眼睛後,剛好看見三男二女很顯然在追殺這名少女的一幕。未免也太過分了吧?以多欺少算什麼英雄好漢?而且欺負的對象還是如此柔弱的少女!

  所以我決定拯救這名少女,並嚇一嚇他們。

  我先伸出觸手抓住那名拿雙刀的青年,讓他無法再朝柔弱少女更進一步,首先確保了少女的安全。

  在這片地下的黑暗空間當中,所有黑暗都可以是我身體的延伸。我不僅睜開了本體的眼睛盯著他們瞧,還讓地面天花板上、自己身體的其他部位上、四周圍的牆面上也一起長出了眼睛,同時盯著他們五個人瞧。

  「呃啊……呃……呃呀……呃咿呀啊啊啊啊啊啊&%︿&$%#%︿*%%#%*$︿︿%*&%︿……」突然間,年紀看起來最小的那名少年開始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說著連我都聽不懂的胡言亂語。

  下一瞬間,他劇烈顫抖的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長出肉瘤、變形、延伸。他的四肢變得腫脹,最後爆裂,而後開始長出了新的四肢。他的眼球掉了下來,卻又馬上長出了新的眼球,再接連著掉了下來……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喂!這是怎麼一回事啊?我只是看一眼而已啊!這可不是我幹的啊?這不是我幹的吧?應該不是我的錯吧?光是被我看一眼就會變成這種樣子嗎?

  我仔細查探周圍,發現那是阿撒托斯殘存的一丁點黑暗力量還瀰漫在這片地下空間裡面。這股力量既然能夠改造我的身體,自然也能改造青年的身體,但很顯然這名人類少年無法承受這樣的改造。

  嗯……果然不是我的錯,都是阿撒托斯的錯。

  「全員注意!準備戰鬥!這次的敵人完全是不同層級的,給我拿出最強的實力,直接唱名吧!」在那名年紀最大的男子怒喝一聲後,其餘的四人身上同時爆發出耀眼至極的強烈白光。

  「哈哈哈哈……我早就等這個等很久了,未知的強大邪惡啊!讓我們戰個痛快!殺戮吧!狂瀾的天使奧巴克!」

  「討厭!感覺空氣又變得更臭了……淨化所有的罪惡吧,祈雨的天使沙利耶!」

  「不要大意了,這次的敵人很顯然不一樣……賜予罪人救贖吧,拯救的天使辛蘿拉!」

  「這一戰誰都不准給我在留手!降下您的制裁吧,終結的天使亞里安達!」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一開頭就不小心弄瘋別人,這也是沒辦法控制的阿ww
2022-06-30 13:25:01
夯特大大
主角表示:「不是我的鍋!」
人類們:「去死吧!」
2022-06-30 17:36:5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