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巫女*穢神 第八章 極限

玄陽 | 2022-06-30 09:46:23 | 巴幣 1002 | 人氣 98


  還好趕上了,最近真的很忙,但還是有在一個月之內更新。
  如果有任何指教的話歡迎在下方留言,你們的留言都是我進步的機會。

  第八章,極限
 
  「流炎。」
  火光劃開戰局,黑暗之中,流動的火焰,尋找著能夠打入的破口。
  「流炎.闇。」
  卻見對手依樣畫葫蘆,同樣的招式,卻是陰邪的冷火。
  一冷一熱交會,平分秋色,火焰在剎那停滯,下一瞬間,是更激烈、更迅速、更無間斷地迅速交鋒。
  刀鋒與刀鋒交會,金屬碰撞的鏗鏘聲迴盪在空間之內。
  「離火九式.兵燹。」
  「離火九式.闇.兵燹。」
  又是模仿的一招,但威力卻毫不遜色,火光交擊,雙方各自被震開。
  「除了模仿,你是不是不會其他的招式了?」
  「哈,本座只需要模仿,就足以跟你一戰。」
  穢神模仿著無焱的動作,刀刃入鞘殺氣鎖定對方的咽喉:「離火九式.闇.瞬火。」
  陰火在一瞬之間擴散,轉眼就延燒到無焱的跟前,同時,凜冽的刀光從陰火中竄出。
  無焱也提刀防禦,短暫的拚力過後,穢神與無焱同時收勢,轉為近身的刀鋒交會。
  火光在兩人之間交會,銀鋒削出激烈的火花,金屬的敲擊聲不絕於耳。
  「本座可是知道的,你的狀況撐不久了。」
  「……」
  無焱沒有理會對方的言語譏諷,專注應對對手刀刃的動作。
  「離火九式.闇.燄舞。」
  「離火九式.燄舞。」
  同樣的招式,卻是異樣的表現手法,陰與陽、正與邪,在刀鋒與刀鋒交鋒時的火花中對峙。
  然而,隨著每一下的交鋒,陰火的勢力都越發猖狂,道消魔長,正不勝邪。
  「只有如此嗎?」
  強悍一刀,將無焱的身子給打出戰圈,震動從刀身一路傳遞至了雙臂,修修補補的靈魂漸漸顯露出原本龜裂的面貌。
  「果然是這樣,放棄吧,憑你現在的狀況,勝不了本座。」
  「大意可是會要了你的命。」
  無焱刀刃重新入鞘,吐納之間,穩住破碎的魂魄,同時也為下一刀蓄積力量,追求速度的極快一刀,朝著穢神斬出:「離火九式.瞬火。」
  身影一瞬逼近,銀光由下斬上,穢神橫刀一擋,卻見無焱身形一退,閃過穢神的防禦,向前突刺,貫穿穢神的左肩。
  「離火九式.焱爆。」
  貫體的刀刃發散出點點星火,隨後以驚人的氣勢爆發開來,將穢神的左肩連同整隻左手臂炸個粉碎。
  「就這樣?哈哈,可別太小看本座了。」
  然而,穢神僅僅只是一抬手,周遭穢氣一聚,自動替他補足了手臂的傷口,轉眼間,斷去的左臂又再度復原。
  「呿,骯髒的小手段可真不少。」
  無焱重新握緊刀刃,刀上火光熠熠,在一片晦暗之中點起一絲光明:「那我就把你砍到沒辦法恢復。」
  「離火九式.熠燿。」
  火光閃爍,凝聚不凡的威力,伴隨著無焱的每一次的吐納,刀上的火光更熾。
  「有意思,本座也得認真了。」
  穢神意念一動,手中刀刃轉化外型,變成一把外觀扭曲駭人的血色大刀:「鬼哭.喪弔。」
  刀鋒劃破空氣,發出刺耳尖銳的噪音,恍若是冤魂不散,幽幽低鳴。
  哭號聲時近時遠,忽快忽慢,交錯變換的距離,干擾著距離的拿捏。
  「離火九式.燄舞。」
  無焱以火為舞,以攻為守,火光覷準血刃出招的瞬間,連綿不絕的數刀連擊,交織成一片抵禦鬼邪的防線。
  乍然,火與邪交鋒,濺散的火花,映照出無焱詫異的表情。
  「唔……」
  無焱的左肩受到另一把黑色的匕首貫穿,點點紅血,染紅了身上一襲的白衣。
  「本座可不是正人君子。」
  「奸詐的傢伙……」
  無焱抽身退開,與對手保持著一段距離。
  肩上的傷口比想像中來的更深,熾熱的液體不停地再干擾著無焱的專注。
  「畢竟你的體內可是穢氣濃厚,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呀!」
  穢神舉起小把的匕首,凝聚周遭濃厚穢氣,形成第二把長刀:「來!為本座獻上你的軀體吧!」
  雙刀齊舞,穢神的身影恍若死神逼臨,兩口揮舞的大刀替無焱扣響了酆都大門。
  「鬼舞.幽冥。」
  「離火九式.燄舞。」
  無焱也運刀已對,然而肩上的傷口卻使的防禦的架式無法盡展,火焰架起的防護再轉瞬崩塌。
  見此情形,無焱不再防禦,轉守為攻的刀鋒,是與對方以傷換傷的決心。
  刀刃貫體,雙方各自負傷,可無焱的傷勢更重,三個被刀刃砍傷的傷口,不停地流失著生命的力量。
  「你殺不死本座。」
  穢神納入周遭邪氣,傷口頓時復原。
  「離火九式.通明。」
  不顧身上傷勢,無焱將刀刃收回鞘中,火焰在刀鞘鐘內聚,配合著出刀的一式,在一瞬間攻向恢復中的穢神:「離火九式.瞬火。」
  「唉呀,真危險。」
  穢神向後一退,無焱以踏穩的前腳為基礎,連續砍出第三刀。
  「離火九式.兵燹。」
  連續的三招,徹底打斷穢神的恢復,但穢神卻是早有預防,兩刀合力一擋,擋住了落下的火焰。
  「哈,本座對於你的連招,早就已經熟悉,本座說過,你殺不死本座。」
  雙刀合力,將火焰給彈了回去。
  「是嗎?希望你能完整記下所有排列方式。」
  刀刃重新入鞘,無焱再度擺出準備架式:「我會讓你體驗,人世間至為華麗的殺招。」
  「既然如此,那本座,也回賜你一死,作為回報。」
  高聲一喝,體內積存的穢氣順著氣脈流通全身,與外頭的穢氣產生連結,源源不絕注入雙刀刀身:「鬼舞.幽冥。」
  「離火九式.鬼燐。」
  面對來勢洶洶的殺招,無焱不與之強攖,揮出的刀刃,引動火焰緩慢流動,恍若停滯一般,卻是以慢打快,以虛擊實,在消耗最低的狀況下,防禦著穢神狂風驟雨的攻擊。
  虛實交錯的刀路,在漫天的邪氛之中殺出空隙,在雙刀所沒有防備的缺口,火焰貫穿了穢神的身軀。
  「離火九式.焱爆。」
  火花四散,爆炸的威力重創了穢神,眼看對手又要再度吸收穢氣恢復,無焱不顧一切,提刀朝著穢神砍去:「流炎。」
  「你上當了。」
  然而,就在刀刃斬首之時,龐然穢氣,突然從穢神的體內竄出,有如無數發強而有力的箭矢,在極盡的距離下,射穿無焱的身軀。
  「該死……」
  細小的孔洞遍佈全身,強烈的痛覺不停地傳至大腦,就連握著刀的手,也因為那一記意外的偷襲,而止不住顫抖。
  「同樣的錯誤,本座可不會重蹈覆轍。」
  一擊得手,穢神這才緩緩地吸收周遭穢氣,修補身上所受到的傷勢。
  「這還得謝謝你,之前替本座張羅了各種穢神的穢氣,本座今天也才懂得使用這招。」
  穢神剛才所使用的,正是當初貓妖斷尾復生時所使用的招式。
  當初無焱有所防備,才沒有被擊中,但這一次,出奇不意的偷襲成功地重傷了無焱。
  「離火……」
  強催功體,但受傷過重的身軀連維持站立都十分地勉強,喚出的火焰在轉眼間熄滅。
  「放棄吧小鬼,把你的身軀贈與本座,本座會好好替你照料那兩人的。」
  高舉雙刀,穢神不願拖延,殺招毫無保留地發出:「鬼哭.喪弔。」
  就在刀鋒逼臨之時,無焱腳下出現了一道朱紅色的結界,照亮了穢神震驚的表情。
  「喔?你說不會重蹈覆轍是嗎?」
  一瞬之間,無焱身上的傷口盡數恢復,火焰由下而上竄出,先削掉穢神的左臂,向下一劈,又再斬掉穢神的右臂,回身一刀,正要斬斷穢神脖頸時,卻見穢神體內穢氣凝聚,又要再度用同一招重傷無焱。
  當機立斷,無焱抽身而退,果不其然,穢氣化作箭矢射出,若不是有所防備,必然又是一次的重傷。
  「還敢說我耍小手段,你不也沒有很正當嗎?」
  穢神快速吸納周遭的穢氣,雙臂頓時再度重生。
  「兵不厭詐。」
  無焱刀鋒入鞘,即將再度發招:「離火九式.熠燿。」
  「離火九式.明夷。」
  刀刃反覆出鞘後又迅速入鞘,一招又一招的蓄積,在刀鞘中醞釀著無可匹敵的威力。
  「離火九式.焱爆。」
  蓄積著龐大的力量,整個刀鞘都在顫抖,彷彿隨時都會失控,就在瀕臨臨界點之時,刀鋒出鞘,伴隨著無法再壓抑的火勢襲出:「離火九式.瞬火。」
  「鬼劫.神懺。」
  明瞭對手之強大,穢神不敢大意,雙刀合璧,收斂起輕佻的態度,謹慎應對。
  火勢在前,刀氣在後,火焰率先破開穢氣,獨留刀氣與刀氣的對決。
  就在無焱的刀氣即將破開防禦之時,卻見無焱腳步一退,刀氣驟然收束,回歸刀上。
  穢神尚未反應過來,無焱已然祭出下一招。
  「離火九式.通明。」
  圍繞在周身的火焰內聚,與刀氣融合凝結,配合著無焱的腳步,切入對手的身側:「離火九式.鬼燐。」
  「鬼……」
  出刀防禦,然而身旁的殺招卻是幌子,無焱步伐一轉,刀刃從穢神的正面劈下。
  「離火九式.兵燹。」
  閃退不及,穢神右邊半個身子被切了下來。
  「離火九式.燄舞。」
  幾近功成,無焱不讓穢神有機會脫逃,連綿不斷的火花,串起火焰的舞蹈。
  「鬼曲.亡音。」
  穢神不敢大意,剩下的左臂操使著刀刃,不停地尋找著反擊之機。
  就在即將被火焰給完全吞噬之時,穢神的眼中,看見了無焱身上的破綻。
  「鬼劫.神滅。」
  極近的距離下,無從防備的一刀,無所畏懼的一刀,朝著無焱露出的空門刺去。
  「離火九式.天火。」
  然而,刀尖卻連無焱的身子都沒有碰到,就被殘存的火焰給吞沒、融化。
  無焱躍上空中,耀眼的天火,恍若是普照大地的驕陽,自天而下的熱度,瞄準著手無寸鐵的邪惡。
  面對此等絕境,穢神卻勾起了邪魅的笑容。
  「果然……你還沒完成。」
  注意到刀法的殘缺,穢神原先絕望的神情頓時消散,隨後,身子鑽入了地層之中。
  火焰以刀尖落下的地方擴散,周遭全陷入一片火海之中,但無焱卻沒有放鬆,戒備著消失的對手。
  「本座上回就是被你這招給算計,豈會再中招?」
  穢神從火焰燒不到的地方竄出,祂的身體仍是傷痕遍布,沒有時間恢復。
  但無焱卻也沒有辦法追擊,鮮血從四肢百骸迸出,短暫的強化過後,剛才所受到的傷勢已更加嚴重的狀態反噬無焱的魂魄。
  「很痛苦吧,靈魂都快要被撕裂了,你就好好放棄,本座會幫你完成一切的。」
  穢神得意洋洋地說著,可他也不敢大意,謹慎戒備著無焱的動作,同時悄悄地吸收穢氣恢復:「你還能夠撐多久呢?照這種反作用的狀況看來,你應該也只能再用一次了。」
  「要你管……」
  鮮血麻痺了全身的感官,意識也搖搖晃晃地難以維持,甚至連周遭火焰的熾熱也感受不到,一切都在逐漸遠離無焱而去。
 
  而在現實世界,狐仙護持著無焱的魂魄,同樣也是遭逢困境。
  此時,劫數再臨,陰風吹開了紙拉門,邪魅的身影踏入殿中。
  「哎呀~真是挑對時間了。」
  妖狐亮出利爪,雙腳一蹬,不由分說就朝無焱攻擊。
  「不會讓你動他!」
  薰上前一步,苦無挑開利爪,同時,春和的腳下也畫出結界,鎮住妖狐。
  「哼,上次的事還沒讓妳們記取教訓嗎?兩個累贅。」
  妖狐凝聚穢氣一震,硬是撬開了鎮壓的結界。
  「抱歉阿,我們沒記得,也不打算記得你這傢伙給的任何教訓。」
  薰向前踏出,力求克敵,一旁的春和則反覆地利用淨化牽制妖狐。
  「無用矣!」
  穢氣衝出,將薰的身軀給震開,同時也脫離結界的壓制,利爪瞄準春和的咽喉:「死吧!」
  「余雖然在忙,但輕易忽略余的存在可是會吃大虧的。」
  狐仙摺扇一張,替春和給擋下了殺招,薰也隨後趕至,將妖狐給逼開。
  「一打三嗎?有意思,本座陪你們玩。」
  妖狐利爪劃破自己的手腕,流出的濃稠黑血緩緩凝聚成一把大刀:「來吧,誰先死才好呢?」
  「你們兩個,小心那把刀,那把刀會吸食對手的力量,千萬不要被劃到了。」
  察覺到危機,狐仙出聲提醒著。
  「話多的人可是會早死的。」
  轉眼間,妖狐的身影已經移動到狐仙的後方,血刃垂直劈下。
  「谷盈!」
  手掌匯聚靈能,一掌震開妖狐,但護持著無焱的結界也因此而產生波動。
  「呿,小薰、小春和,交給妳們了。」
  無焱的狀況並不樂觀,狐仙也無法繼續分神援助兩人,只能全力注入結界之中,防止無焱有失。
  「憑你們……拌不住本座。」
  血刃破風砍出,呼嘯的聲音刺耳地刮著耳膜。
  「淨!」
  春和催動體內靈力,柔和的白光襲向妖狐,卻被對手給一刀劈開。
  「沒用的,妳還太嫩了。」
  「櫻井大人!」
  薰立刻撲向春和,將人給救離刀鋒劈砍的軌跡。
  「謝謝妳。」
  「不用客氣,倒是妖狐……」
  話音未落,刀鋒已經逼臨,薰以手上苦無勉力一擋,握著武器的虎口承受不住龐大的壓力而滲出鮮血。
  「如果看見你們的屍體,火焰小子會有怎樣的表情呢?」
  說話間,妖狐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嘴角的笑容徹底喪失作為生靈的本性:「肯定……會是很漂亮的絕望呢!」
  「才不會讓你得逞。」
  這時,春和伸出手,純白的靈光蓄積,將妖狐的血刃給彈開。
  「呿,雕蟲小技。」
  「地得一以寧。」
  腳下靈氣波動,絆住狐仙的腳步。
  兩人意在拖延,不強攖妖狐的鋒芒,不停地利用暗器與靈氣牽制。
  妖狐也看穿兩人的目的,鋒芒轉向,直指狐仙跟無焱。
  「不准你動他!」
  薰的動作搶先了一步,擋住妖狐的刀鋒,同時,另一手的暗器刺向妖狐的身軀。
  「退下!」
  回手一擊,刀柄正中薰的胸口,受到這股衝擊,她的身軀撞上後方的牆壁。
  不顧足以令全身麻痺的疼痛,薰揮動手臂,擲出苦無,竭盡所能拖延妖狐的刀鋒。
  而春和的結界也在同時間張開,將妖狐給封鎖其中。
  「本座倒想看看你們能撐多久。」
  邪力再催,頓時現場魔氛環繞,所有的清聖之氣全都在剎那被壓制。
  「鬼哭.喪弔。」
  血刃斬出,瞄準的正是無法動彈的薰。
  但就在逼命一瞬,胸前的護身符現出火光,伴隨著強烈的熱風,將妖狐的攻擊給擋下……
 
  而在意識之內,無焱的靈魂雖然逼近極限,但意志仍是強行拼湊起碎裂的魂魄。
  「我可是答應過她們了……才不會這麼輕易就倒下。」
  再度催動陣法,最後一次的強化,背水一戰的意志,化作熊熊烈火,焚燒起無焱的身軀與靈識。
  「瘋子……」
  「是阿,我就是個瘋子,要不然怎麼能殺了你呢?」
  渾身發燙,灼燒肌膚的痛覺是最後一絲撐持意志的力量,眼前的視野因為火焰的燃燒而產生了扭曲,但對手可憎的身影在一片火海中,仍是清晰無比:「離火九式.熠燿。」
  「有本事做到再說。」
  穢神手上再度凝聚出長刀。
  「離火九式.瞬火。」
  刀光破開火海,與穢神新凝聚好的刀刃交擊,冰冷的鋒芒,映照出兩人冷冽的殺意。
  「鬼舞.幽冥。」
  「離火九式.燄舞。」
  無懼身上烈火焚身,無焱步步向前,斬斷穢神的防禦。
  察覺對手決心,穢神臉上輕浮的笑容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小心戒備的謹慎。
  「離火九式.兵燹。」
  一刀劈下,火花在空中劃出弧度。
  「鬼劫.神懺。」
  穢神也橫刀一擋,退開的同時,暗中凝聚匕首。
  「流炎。」
  火光貼近的同時,穢神也佯裝防禦,握著匕首的手也同時刺出。
  「你以為我會被你這招騙到嗎?」
  然而這回,匕首還沒能刺入,就已經被無焱的周身的火焰給焚燒。
  偷襲失利,戰事一瞬逆轉,火焰喧囂,吞沒了穢氣的身影。
  「離火九式.鬼燐。」
  「鬼劫.神泣。」
  穢氣之刃刺入地面,龐然穢氣如浪潮湧來,無焱的神色中,卻不見絲毫惶恐,刀刃刺進穢神體內的同時,浪潮也一併捲走兩人的身影。
  「離火九式.焱爆。」
  汙濁的潮流之中,爆炸產生的火花擋住了浪潮湧進的動向,半圓的火球,籠罩住兩人所在之處。
  煙塵散去,浪潮湧入,沖散了兩人,一片黑暗之中,所有火花都被熄滅。
  但並非是因為穢氣的浪潮,而是受到無邊的刀氣壓迫。
  「離火九式.明夷。」
  經歷壓縮的刀氣,破開黑暗,刀氣過處,火焰重燃,光明一路延伸,逼近穢神的面前。
  妖狐防禦不及,挺身受招,藉著刀尖貫體的片刻,引爆體內穢氣,化作無數箭矢,射向無焱。
  「離火九式.天火。」
  無焱的身影再度竄上空中,沖天的火柱,焚燒掉了穢氣化作的暗器。
  「離火九式.通明。」
  無焱將周身的火焰全數吸納,就連覆蓋於肌膚的火花也被收進體內。
  相比之於天火,需要一招更加強大,涵蓋範圍更加廣闊,速度更加快速,能夠使鬼邪辟易的招式。
  天火之上的火,也就只剩下一種了。
  大腦內回想起過去那一劍的施展,儘管已經不存於世,但他的意志,他的精神,仍然長存於一劍之中。
  「日暉。」
  無私的日光普照,穢神腳下有無邊火海,頭頂,破邪的日光迎頭落下,退無可退,避無可避,只能豁命一擋。
  「鬼劫.神懺。」
  聚精會神的一招,渾身的穢氣全數凝聚到刀身,天光與地火相連,灼燒起兩人最後的意識。
  「『喝阿阿阿!』」
  加大力道,火勢與穢氣都更上一層樓,激烈的衝突,甚至影響到整個空間的穩定。
  刀鋒生死交錯,火光與穢氣同時消散,佇立在戰場兩端的人,佇立在生死兩端的人,靜靜等待著勝負宣判的一瞬。
  喀擦──
  破碎的聲音從無焱的身上傳出,鮮血在火焰的燃燒下蒸發。
  「呵……庫呼呼……」
  陰森的笑聲迴盪,彷彿在宣告著些什麼,搖搖晃晃的身影,勉強維持著挺立:「本座的詛咒……將永遠跟隨著你……」
  隨後,火花從體內燃起,焚盡穢神的最後一點靈識。
  「唔──」
  劇烈的痛楚襲上心頭,渾身上下彷彿要被拆解一樣,身軀似乎被拆成了無數塊,要將身體給拆個支離破碎。
  過度使用力量的反作用也在同時湧現,無焱的靈識也被火焰給焚燒著。
  「小無焱,撐住!」
  危及之時,狐仙及時介入,替無焱穩定狀況。
  濃濃的穢氣受到牽引,緩緩從周遭灌入無焱的意識之中,補足了靈魂上的損害。
  「這……」
  就算想要將不該進入的穢氣給驅散,但無焱的靈魂已經受損到不得不依靠穢氣。
  「抱歉阿,狐仙,我有些太亂來了。」
  「別說了,你現在還不宜動武,好好靜養。」
  「不,沒辦法等了。」
  無焱睜開雙眼,將狐仙的意識給驅逐出去,回歸現實之中。
  回到現實的第一瞬間,映入眼簾的,是薰跟春和兩人無力地跪倒在前方。
  「『無焱……』」
  薰的右肩被血刃貫穿,鮮血染紅了她的忍者服,同時也剝奪了她的力量。
  春和的狀況也差不多,她的側腹被刀子削開了一口子,生命不停地從中汩汩流出。
  「真可惜,差一點就能夠斬首了,原本是想拿她們倆的人頭給你看的。」
  妖狐稍微甩了下手,血刃吸收上頭的鮮血,化作強化的魔氣。
  「抱歉,我回來的晚了。」
  無焱握上刀柄,從結界中站起身,一旁的狐仙則因為消耗過多的力量而維持著防禦的架式,保護住受傷的春和跟薰。
  「火焰小子,這回,你能給本座帶來怎樣的驚喜呢?」
  「你的死亡,這樣夠驚喜嗎?」
  體內的穢氣不再有任何的窒礙,全數依照著無焱的意念流動著:「少了中間人阻礙,還真是挺方便的。」
  恍若是看不見盡頭的大海,穢氣不論無焱如何取用也不會枯竭。
  「看來是晚了一步……」
  注意到無焱體內的變化,妖狐罕見地嘖了下嘴,隨即,刀上的煞氣更甚:「算了,反正殺了你,那股力量也就會屬於我了。」
  「做得到再說。」
  出刀一瞬,火光綻放,遠比先前更加華美、更加熾熱的火焰引燃戰火:「流炎。」
  「鬼哭.喪弔。」
  火光與邪影在室內交錯,每次錯身,都伴隨著尖銳金屬交擊聲。
  逼近一瞬,無焱的招數驟然改變,流動的火焰霎時轉為串起攻擊的火舞。
  「離火九式.燄舞。」
  「鬼舞.幽冥。」
  鬼邪之氣,難以抵禦淨世的火焰,妖狐步步後退,無焱步步進逼,火焰所串起的攻擊中,天衣無縫,沒有絲毫的破綻可以突破。
  完全掌控穢氣的火焰喧囂,徹底壓制了妖狐的動作與施展。
  「雖然都是老狐狸,但跟那傢伙相比,你可真是差地遠了。」
  「什麼?」
  持續被壓制著,讓妖狐那張虛偽的笑容假面難以維持,神色凝重地運刀防禦,身上的穢氣卻逐漸被火焰給焚毀。
  「有感而發而已。」
  「該死!」
  「離火九式.兵燹。」
  一刀斬下,血刃難承其力,就這麼被劈成兩段。
  妖狐也當機立斷,將斷刃當作暗器擲出,同時伸出利爪,貼近無焱。
  「離火九式.鬼燐。」
  身影飄忽,先是避開斷刃,而後一刀斬斷妖狐的一臂。
  「妖狐,你罪無可逭,今日,就是你伏誅之時。」
  「本座豈會坐以待斃?」
  妖狐利爪凶狠,沒有任何招路可言的爪子劃破空氣,就算只是被輕輕擦到,也能肯定一定會迸出鮮血。
  無焱謹慎以對,火焰的防線抵禦著利爪的入侵。
  久攻不下,妖狐也不再堅持,轉身偷襲另外三人所在之處。
  「不會讓你得逞!」
  無焱的腳步更快,踏在對方的攻擊路線上,一刀斬斷了妖狐的手腕。
  「呿。」
  妖狐抽身而退,傷口的斷面隨著每次的心跳流出穢氣與血液混合的黑色黏稠物。
  汙濁的液體在滴到地面的同時立刻被淨化,化作細微的黑氣,消散在空中。
  「看樣子本座是處於大不利的狀況呢。」
  妖狐一手替傷口止血,一邊往後倒退。
  「別想逃!」
  注意到對手逃跑的意圖,無焱立刻追了上去,可妖狐非但沒有逃跑,反而甩動手臂,讓鮮血濺到無焱的身上。
  火焰焚燒掉穢物,同時斬向妖狐,卻見到令人驚詫的一幕。
  「本座說過,這份力量,應該只屬於我。」
  妖狐雙指掐住的地方,火焰熄滅,任憑無焱如何催動力量也沒有回應。
  「當初本座事先在你體內植入特定的穢氣,就是為了預防這天。」
  當初無焱被薰給刺殺後,妖狐便已經偷偷地在替他安穩氣脈的同時注入力量,為此刻埋下了生機。
  「來吧,讓本座見識見識,你還能帶來怎樣的驚艷呢?」
  壓制的力量一轉,轉而在一片海域中驚起駭浪。
  「不妙……」
  無焱立刻退開,但妖狐卻沒有那麼輕易就鬆手,緊追不捨地纏了上去。
  「逃不掉的喔。」
  「滾。」
  一邊穩定體內狂躁的穢氣,無焱一邊揮刀驅趕著妖狐,可分神的結果,卻是被對方給抓到機會切入。
  「加入本座的世界吧!你是有資格覲見真神的人。」
  一掌打在了無焱的胸口,卻是意不在殺,一股穢氣注入,造成更大的風波。
  「如果你說的……是那隻只會帶來毀滅的妖魔,那請恕我拒絕。」
  親眼見證過那份惡意的災厄,無焱絕對沒有辦法像妖狐那樣對其產生崇高的信仰。
  「妖魔只不過是俗人的淺見,真神所帶來的,是重生的希望。」
  「瘋子。」
  無焱收起刀刃,腳步緩緩地向後撤退。
  「所謂的瘋人,不過是走的比當代還要快的天才。」
  「一派胡言!」
  無焱不動聲色的確認著距離,一邊後退。
  「而且……你太大意了。」
  催動腳下的結界,一瞬之間,無焱的意識之內歸於平靜,抓準奪回控制的剎那,無焱的刀瞄準了妖狐的咽喉。
  「離火九式.瞬火。」
  極速的一刀斬過,分離的首級,象徵著一生的罪惡伏誅。
  妖狐的身體失去控制頹然倒下,汙濁的黑血被神社清聖的氣息給消滅。
  一切恍如歸於平靜,無焱長吐一口氣,身上緊繃的肌肉也放鬆下來。
  「小無焱,別鬆懈!」
  伴隨著狐仙的一聲吶喊,正殿之中宿體的封印有了反應,大量的穢氣宣洩而出,重新注入妖狐的身軀,如同斷線傀儡癱軟的身軀重新站起。
  「如何?本座的表演,諸位是否滿意?」
  有恃無恐,妖狐再度展露出得意的笑容:「老實說我自己也只是知道原理而已,不過沒想到居然真的能重生。」
  妖狐伸展著身體,似乎還有些不太適應重生過後的身軀。
  「看來宿體的封印數量也會影響呢,感覺有點被限制住了。」
  「你還真是噁心。」
  無焱重新握緊刀柄,再催火焰,體內的穢氣流轉,但妖狐卻不打算強攖其鋒,穢氣從袖口竄出,籠罩戰場。
  「下回再繼續玩吧,屆時,本座會讓你見識真正的神明。」
  「別逃!」
  無焱邁步追了上去,但才剛踏出門外,一股強大的壓迫感便隨之而來。
  「這就當作是本座的大禮吧!」
  妖狐隨手一擲,大量的穢氣注入宿體之中,喚醒封存其中的靈獸。
  乍時,烏雲密布,雷聲大作,原本還是晴空萬里的天空頓時被染成一片灰暗。
  雲層之中,吼聲驚天動地,一道身影穿梭其中,伴隨著破開雲層的驚雷,渾身墨黑色的身影現出真身。
  「龍……」
  光是承受那種威壓,無焱就感受到全身肌肉發出軋啦軋啦的哀號。
  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跟妖狐對戰過後,更是加重了體內的負擔。
  這時,空中的飛龍也注意到了無焱的氣息,張開的嘴,蓄積著龐然的能量。
  「離火九式.通明。」
  火光內斂,凝神戒備著對手起手的第一招。
  龍息落下,穢氣凝聚而成的能量柱直接灌了下來。
  「離火九式.兵燹。」
  一刀劈下,正面抵禦穢氣的衝擊。
  火光分開了穢氣,但源源不斷的攻擊,卻也讓無焱的腳步逐漸被向後推開。
  「離火九式.燄舞。」
  意識不敵,無焱轉而改變招式,藉由著舞刀的每一下動作,化開對手的蠻勁。
  興許是意識到無法拿下,飛龍停止了吐息。
  「該死……」
  握著刀的雙手因為衝擊而在顫抖,瀕臨極限的身子卻是沒有退後的選擇。
  「汝在顫抖。」
  此時,低沉的嗓音從雲間傳了過來:「汝之身軀已至極限。」
  「沒想到你還能通曉人語,那頭老狐狸是不是也給你加入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吾乃龍王,三界之中,唯吾獨尊,汝區區人族,安敢妄自揣度吾之能耐。」
  「哼,不過是條會飛的蛇,少在那裏裝威風。」
  無焱再催火焰,然而透支的身軀,卻連一點火花也無法產生。
  「汝已無力再戰。」
  「我還……」
  話音未落,無焱忽然感覺視野一陣晃動,身子不穩地搖晃著。
  「『君子不重傷,不禽二毛。』此刻殺你,有辱吾龍王之名,三天後,吾會再來,屆時,便是生死決。」
  說完,龍王鑽入雲中,隨著消散的烏雲,消失在空中。
  「三天……」
  口中喃喃著約定的時日,無焱的透支的體力也再難支撐身軀,癱倒在地。

  衝破自我極限,無焱取得更強大的力量,然而隨之而來的,便是龍王的擋關,三日後的戰約,無焱是否能力挽狂瀾,戰勝龍王呢?這股力量又會為未來帶來怎樣的變數呢?
  欲知後事如何,請繼續收看巫女*穢神 第九章

  各章目錄:
  第二章,日常、猜忌: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19241
  第四章,失控的陰火: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30635
  第五章,風雨前的和平: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36531
  第六章,萌芽的情愫: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47652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