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哈利波特同人】綴歌 史萊哲林的金眼蛇(鳳凰會)第四十一話:父親的身分

Ark-琉依 | 2022-06-29 23:20:44 | 巴幣 100 | 人氣 45




********************************


  【預言室】


正氣師與食死人死戰之刻眾人被外頭傳來一陣從未見過的尖嘯所吸引。

「那是甚麼!?」

東施與貝拉鏖戰之際,看著門口突然出現從未見過的奇怪法陣。

穆敵吼道:「那個法陣隔絕了出路!該死,是你們幹的嗎?」他質問著羅克五。

「我有義務告訴你嗎?」羅克五使用魔杖朝自己的胸口施法—

忽然他的全身突然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氣流。

「哼…!你們總算不玩了嗎?」貝拉笑著擦去嘴角的血跡。

路平大喊:「小心!這些食死人開始使用不是魔法的力量!」

這時,東施詫異的看向貝拉的雙手凝聚翠綠能量—

『難不成她剛剛的那特異功能原來不是全部嗎!?』她內心震驚言表更加—

『索命烈風!』她雙手往上一甩,兩道綠色的烈風刀波直衝而來!

東施來不及思考連忙躲到一旁,預言架瞬間被炸開來,她的冷汗直冒而下,那對光刃在近戰之下已是難纏,還能夠遠距離大範圍射出更加致命百倍。

獅子與二世兩人決鬥火花四濺,各顯威風,二世已然拿出魔杖,單手雷電與魔法雙合招,獅子以杖駕馭如劍,但時隔十二年的監禁讓他法力大不如前,實戰也讓他餘力不足—

「這就是德斯禮所提過的…【蓬萊誌異】所給你們帶來的影響嗎…!?」獅子吃力的使用屏障咒架開雷電,隨即對方的昏擊咒馬上隨即而至!

「噗唔—!」獅子中招,翻轉了三百六十度倒地。

二世走上前用魔杖指著他:「我不過問你這幾年消失去哪裡,但你為何要背叛主人!?」

獅子奮力起身:「因為他的心中沒有“愛“!」一記空翻,踢開了二世的魔杖。

二世凌空接起,但還是吃了獅子一發魔咒翻了好幾圈。

重重摔在地後,他語重心長著:「你們布萊克家的格鬥巫術依舊卓越,可惜,你明明有著如此優於你哥哥的天份…!」



================================



  格鬥巫術,由高錐客—葛來芬多所提的巫師決鬥理念,以體術為主,巫術為輔的戰鬥風格,起於魔杖幻化之後,高錐客便將此概念發揚光大,與薩拉札的純巫術決鬥形成對立之勢。

當年格鬥巫術的鼎盛時期,便是神聖二十八其中的三大巫師家族所把持,布萊克家族、麥米蘭家族,以及隆巴頓家族。

但由於時間的推移,魔法的研發進步日漸強大、方便,讓大部分的巫師認為體術是野蠻象徵,逐漸淡出主流視野,三大家族也只剩下少數人在斷斷續續訓練體術。
如今【蓬萊誌異】的出現,讓格鬥巫術再現塵寰。



================================


二世往前一翻一腳刀斬向獅子,獅子閃避,雙方彼此再鬥數招。

「單憑沒有“愛“就否定了主人的崇高理想嗎!?」二世憤怒大吼。

獅子揮動魔杖,大聲道:「因為我愛他們,我的父母充滿了純血主義的期望,儘管我保持質疑。但因為天狼星的逃家,家人痛苦不堪,為了幫父母分擔,我才成為了食死人!」

「你竟敢如此!」雙方交火身影交叉,二世怒不可遏:「既然這樣,我便在此清理門戶!」

他魔杖消失,雙雷凝聚:『八雷禁絕—混沌雙雷虹—!』二世雙手雷電竟然呈現藍、紅、黃三種不同光色相互交錯。

隨即亂舞三連鞭亂舞甩出,地面炸出高溫火花,雷鳴繚亂。

『去去—元素消!』獅子舞動魔杖,彈反閃電鞭,但其中兩條侵略般的衝上,獅子空翻躲過,雷電如蛇形刁鑽。獅子彈反其中一條雷鞭回甩,兩條鞭相互抵銷爆出陣陣火光。

最後一條赤紅雷鞭咆哮,獅子在眼前雷電侵犯那瞬間,魔杖一指將雷電如同流星錘圓弧一甩,警覺路平與灰背發生苦戰,便甩向一旁的灰背!

「啊—!」路平被虎背熊腰的灰背舉起,他痛苦的踢著:「咕—!放開我!」

灰背展露尖牙,說道:「你從沒有多加利用這項力量,狼人這不是詛咒,這可是力量的饋贈—!」

被掐住脖子舉起的路平,發現他的後背的紅色雷電,說道:「哼…!你儘管這樣說,我也不會接納這個力量…!終極定身!」灰背突然被定住,一陣巨響,灰背被轟雷擊飛!

路平虛弱的滾了一圈:「謝了獅子…!」

東施大喊:「路平你不要緊吧?千萬不要勉強自己!」屆時,索命烈風再次轟過來!

「妳還有心情注意別人嗎?」貝拉狂傲的再轟兩發過來。

東施空翻過去,滑鏟躲過索命刀波。

「你喜歡那頭病弱的小狼人?」貝拉質問道:「他連最基礎的防身體術都不會,他甚至不去咬人類來強化自己的力量,他不過是妳的累贅。」

「我不容妳這樣說路平!」東施縱身一跳—

此時她的右手變形成一把大刀:『靈驅—變形!』隨後東施飛身一斬!

她一側身下腰躲過大刀,貝拉凝視著東施,眼前的身形詭異的少女:「妳是天生變形師!?」

東施答:「沒錯,我可以把自己變成任何自己想要的模樣,所以就算是武器也變得出來!」

灰背吐了一口血站了起來:「你個混蛋獅子阿爾發…!」

路平眼見灰背將要從背後偷襲獅子,他瞬間跳上去:『卡皮—雷吹克糖!』

紫色鎖鏈套住灰背的脖子,路平奮力拉住:「是狗就該給我有狗的樣子!格拉修斯!」他另一手抵住魔杖,一瞬間冰晶元素順著鎖鏈直接延至對方軀體!

灰背來不及狼嚎,就被全身冰凍。

「灰背!」羅克五跟杜魯哈看到隊友被冰凍,連忙魔杖催動體內嶄新真元。

「火拂—!」羅克五掌心冒火,地面一道烈火衝上穆敵!

穆敵連忙將手杖往地面一敲,衝出的氣流將火焰往後推。

「別以為拿到奇怪的特異功能就認為自己所向無敵了!」穆敵嘶吼。

此時躲過兩招的東施,驚見了路平身後有人—

「路平!小心後面!」

路平在轉身之際紫色的妖異雷射突然閃出,路平慌忙地往後倒。

「你是…!?」他大驚的看著眼前半臉毀容的妖人…

「你為什麼不總是快點去死呢?雷木思—」他立刻認出那個聲音。

「彼得!?」他錯愕的看著。

彼得摀住左眼:「你沒認出我來?也對,那時你都要變成一頭禽獸了,怎麼有時間在乎我你說是吧?」

「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獲得了容貌與力量,放棄了身為人類的身份,成為了吸血鬼—」他的手冒出陣陣凍氣凌人的白煙。

路平難以置信:「你…你成為了怪物!?為什麼?」

彼得聲音大了起來:「為什麼?因為我一無是處!我明白當年…你的就是因為看我可憐,所以才引薦我讓我能夠認識天狼星跟詹姆…但我得到了甚麼?沒有,我仍然是那個可憐蟲,你們三人永遠是那麼的耀眼…我一人就在一旁被眾人所恥笑…!」

「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已經成為比你們更高位,更加耀眼的存在—!」他的手射出好幾發冰錐!

「唔—!」路平連忙放出屏障咒抵擋。

「路平—!」東施想上去幫忙卻被貝拉擋住去路:「想去哪啊?小賤人—」索命光刃再次甩向前,東施連忙退去幾步,她恨的咬牙,自己的變形武裝碰上索命咒能量體,說不定自己也會一命嗚呼。

貝拉狂笑,雙手索命能量向前,攻勢更加狂躁狠戾,面對絕對克制自己的能力,東施被迫收回變形武器只能閃躲,若非自己也是布萊克家血脈之人也難以招架如此攻勢。

「唔—!」後方為壁,東施退無可退,逼命在即—

「死來!」貝拉眼見勝利在前,在光刃碰上脖頸一瞬間—光刃忽然消逝無蹤。

「啊…!可惡!」貝拉痛苦的跪在地,大口喘氣。

「看來你這個狀態十分需要耗費大量的法力…!」東施將美腿變形成大錘,一腳踹向貝拉下顎,勝負瞬間逆轉!

貝拉倒地,二世大喊:「貝拉!」他氣急敗壞地想上前支援,但卻被獅子拖住。

『汽化冷凍法—冰晶刃!』彼得凝聚冰氣,畫出冰霜利刃,深知路平體術不行變要近身索命—!

『唰—!』一瞬刀光凌厲,直接斬下彼得的手臂!

彼得痛苦大叫,東施一腳將他踹開:「離他遠一點!」

貝拉虛弱的起身:「可惡…!」

「看來你們習得神功也沒有獲得多大的優勢!」穆敵大吼:「想辦法突破那個法陣,我們得趕緊撤離支援德斯禮!」

『轟—!!』忽然門外一聲巨響,隨後那尖銳的怪物聲喊痛苦無比,門口法陣隨即消失。

東施路平互看一眼,馬上往門口衝!

衝出預言室,所見便是…!



********************************



  【幾分鐘前】

我大驚之於,尖嘯巨物隨即衝我而來…!!

『黃獾震拳—!』阿尼一瞬間衝到我旁邊,打掉伸過來的巨爪!

我瞬間恢復神智,阿尼叫道:「你在發甚麼呆!你差點就要被幹掉了知不知道!」

「抱…抱歉!」想不到密室那次之後,我又被阿尼再救了一次。

漆黑巨獸被打偏後,他的視線對上一旁的魯休思,魯休思驚的不停後退,牠竟然瘋狂地朝他衝過去!

「糟了,馬份先生!」哈利衝過去,我也衝過去—

『咻—咻—咻—!』我雙手凝聚真氣,大吼道:「阿尼快來幫忙!抓住牠的尾巴!」

「該死…!我們憑甚麼要去救那個該死的食死人!」阿尼氣沖沖道,但也衝上前,我們兩人左右拼命抱住巨獸!

但是爪子已在前,哈利猛衝,把魯休思推到一旁,連忙閃過攻擊!

此時迪哥里先生也衝上來抓住魯休思拼命往後退:「馬份交給我,你們小心啊!」

哈利點頭,仰頭一眼望,巨獸雙爪向下,要把哈利給拍成肉泥。

「哈利快退!」我跟阿尼拼命地向後拉,巨獸退了一步,雙掌向下一掌拍出天崩地裂!

「哈利!」「波特!你沒死吧?」威農跟佩妮看到這一幕又驚又懼的叫著,沙塵中哈利縱身一躍而起,跳到我們身邊!

「我沒事!」哈利看著我,我微笑點頭。

「真是有趣~」長谷川看著我:「看來會有一場漂亮的大混戰可以看呢。」

這女人還有心情看戲…!

西追這時也跳過來:「看來,咱們不使出看家本領是真不行了!」

奈威使著方天戟:「若不擺平牠,到時候食死人增援就糟了!」

天狼星露出邪魅笑容,手持長刀:「哈,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對上大塊頭,達力,讓這些該死的麻瓜組織知道我們格鬥巫術的厲害!」

「格鬥巫術?」我問道,天狼星笑著:「沒錯,就是將麻瓜格鬥與魔法相結合的古老戰技,我們布萊克家就是代代相傳的。則隆巴頓家還有麥米蘭家他們也是…沒想到有一日能再跟這兩大家族合作…!」

「甚麼?」我更加摸不著頭緒,阿尼這時說道:「哼,以前聽老爹說我們家跟隆巴頓還有布萊克有某種淵源,想不到居然是這種事。」

奈威說道:「看來奶奶說的話一點也不假,遠古的巫師,也是用肉體在戰鬥的!」

甚麼東西,哈利波特原作有這個設定嗎!?

哈,我的是第幾次吐嘈這件事?管他的…我反而更喜歡這樣!

榮恩舉著雙槍:「好吧,看來是時候讓他們見識下D—A的能耐!」

我笑著凝聚三指誅仙,吼道:『兄弟們,上啊啊—!』

我們所有人大吼,衝上夜魘巨獸!

巨獸看著我們不要命的往前衝,也張開巨爪相我們揮過來!

天狼星縱身一跳,跳上巨獸的手臂,借力使力—

「掩護天狼星!」哈利跟奈威往測邊一閃,兩把兵器一閃而過夜魘雙腿噴發出鮮血!

夜魘哀嚎著,此時牠的腰部又長出一對雙手,意圖攻擊哈利跟奈威。

「休想!」西追跟阿尼一拳一腳踢開另對雙手!

夜魘血盆大口一張,仰天噴出陣陣火球,榮恩雙槍瞄準直接把火球盡數摧毀!

但夜魘豈是泛泛之輩,他反應極快的將天狼星打飛,周圍烈風颳起,我後退空翻幾大不步:「改變陣型!」我喊道,哈利螺旋縱身一躍往上到夜魘身後。

西追到了天狼星剛剛的位置,夜宴打算固態復萌,此時下放我得阿尼已經凝聚力量—

『三指誅仙!』『黃獾重拳!』密室默契還在,再次聯招重創夜魘腹部!

夜魘尖嘯,西追跳上夜魘面前,他一抬腿,右腳忽然冒出陣陣烈火!

他的身體也出現異變,他全身上下冒出一股烈焰般的橘紅,特徵就像…狐狸!

『炎狐—風尾斬!』西追睜開雙眼,那股黃色的殺氣轉為橘色,抬起的烈焰腿往下一劈!

『轟—!』足根落斬,烈焰齊飛、天搖地動!

該死,回想起當初在跟西追對練時被他踢到一下袖子就燒焦了,原來就是在藏這一招嗎!?

眾人也被西追的驚世之力給驚呆了,反映最大的莫過於迪哥里先生—

但是夜魘還沒有倒下,牠再度起身咆哮!

「果然沒辦法瞬間收掉牠…!」西追皺緊眉頭。

天狼星這時再度跳上:「大家別灰心,一定還有機會的!」

我們點頭:「掩護天狼星!」天狼星再度打頭陣,我大喊:「接住!」隨即疾風斬一甩而去!

天狼星接住長劍後便一刀一劍,螺旋飛舞上身,有如刀狂劍癡!

我們兵分三路再次進攻,我喊道:「直攻他的三大死穴!脊柱、心脈、天靈!」

我與阿尼繞往背部瞄準脊椎,哈利跟奈威直衝夜魘胸腔,天狼星跟西追再度合招斬向天靈蓋!

夜魘似乎也發現死穴被鎖定,怒吼一聲全身爆發出黑色能量,四處湧動不停擾亂我們的進攻路線!

『砰砰—!』忽然,我眼前的兩道能量被榮恩打下!

「快達力!趁現在!」榮恩喊道!

我跟阿尼點頭:「衛斯理,謝了!!」「吼啊啊—!」

我們兩人使出全力一擊,只聞一聲巨響,他的脊椎受損嚴重!

「他的反應變遲鈍了!」哈利喊道:「上—!」

他們兩人怒吼向前,黑色能量與上前阻擋,但都被榮恩鬼神般的槍法給打掉。

武士刀與方天戟瞬間貫穿胸腔!

夜魘發出痛苦的聲響—



================================




  魯休思在一旁,虛弱的舞捂著受傷的左手臂—看著這驚天的一戰…

一旁的阿默還在用屏障咒保護他—

「你為什麼要幫我?」他不解地看著阿默。

阿默靜了一會,說道:「因為我不希望一名孩子因為自己的父親死亡而傷心欲絕。」

魯休思愣了一下—

「我最明白這種感覺,我差一點就徹底失去了兒子,因此我更加珍惜家庭的一份子…」

「所以哪怕她的父親是一名差點殺死我兒子組織的成幹部,我也不願意讓她承受我曾經承受過的。」

阿默看著達力他們:「看看這些孩子們,他們為了守護至親至愛而拼盡全力,爆發出來的力量是如此巨大…」

他沉痛的:「你忍心讓自己的女兒繼續活在“那個人“所帶來的恐懼之中嗎?魯休思,你還有回頭的機會,放過你女兒…也放過你自己吧…!」

放過…?自己何嘗不是如此,但是黑魔王,跟他身邊的那群追隨者是不會放過自己…甚至是自己的家人…!

但他看著這些孩子們,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團結一致的對抗那不可名狀之魔物。

他的內心,突然閃過一絲漣漪,他在瞬間竟然有想要將希望寄託在他們身上的念頭…!

回想起綴歌,還有水仙的笑顏,他沒多久沒有這樣笑了…?

自從黑魔王回來後,水仙就從沒笑過,她的姐姐還時不停的威脅著女兒的性命,卻無從反抗…

『綴歌…這一切…都是爸爸的錯…』他握著手中的預言不停發抖:『是爸爸讓妳…不得不面對這一切…!』

他的內心不停的掙扎,心中有好幾百個念頭一掃而過,一邊是自身信奉的信仰,一邊又是家人的性命…一旁是食死人的威脅,又是黑魔王的陰影,他左右為難,不停陷入各種複雜的抉擇…

「魯休思…」阿默的聲音不停浮現—

「魯休思…!」

魯休思雙手抱著頭:「不…不要再說了!」

「魯休思…!!你是一個女孩的父親…!!」

聽到這一句,他的內心彷彿突然聽到了…綴歌的尖叫聲,還有呼救聲…!

『綴歌…綴歌…!』

他渾身發抖,顫抖的右手,慢慢的深入長袍,本能不停反抗者理智…

『我是…我是魯休思—馬份…我是…綴歌馬份的父親!!』

魯休思奮力抽出魔杖,一咬牙,看著夜魘再度爆發出的暗黑能量讓其他人無法靠近—!

他吼道:『疾疾—護法現身!!』魯休思的魔杖爆發出前所未見的強烈光芒!

這是他人生第一次使用出護法咒,在阿默震驚的注視之下,一頭飛龍穿天而出—!

飛龍長嘯直穿夜魘,漆黑邪氣盡數被滅,達力眾人震驚的看著護法,震驚的看著魯休思—

「馬份…先生!?」大家震驚之餘,魯休思大喊:「還不快點解決它!!!」

達力猛然轉頭,再次凝聚三指誅仙,所有人再凝聚起全部的力量直衝夜魘的三大死穴—!

一陣怒吼之下,一股洪天巨力釋放,夜魘的上身直接炸開!

一陣尖銳長嘯,夜魘巨獸應聲倒地,長谷川眼神透露出驚訝。

年輕人們,還有天狼星,難以置信的看著魯休思,似乎沒有料到他居然會出手幫助他們—

「魯休思…你腦袋被裝糊塗了是不是?」天狼星傻眼的問道。

魯休思冷哼一聲:「我才沒有…!」

此時,廣場門口的陣法突然被炸開!

一陣巨響,長谷川跳到一旁:「阿拉阿拉…看來拖到有點太晚了…」她隨後化身黑蝶逃亡。

達力上前:「長谷川!站住!」

「哈利!」榮恩驚恐的指著門口,他們大家的視線望向門口處…

蒼白如蛇,血紅的瞳孔,妖異邪影有如鬼魅般的走向前—

「主…主人…!」魯休思全身發抖的看著眼前的…佛地魔。

「你真是讓我失望,魯休思。」佛地魔用著那嘶啞的嗓音說著:「佛地魔王,最無法允許,一絲絲的背叛—」

他抽出魔杖,在所有人打算阻止佛地魔,佛地魔已將魔杖指向魯休思—

『啊哇呾可坦啦—!』綠色光芒猛然射出!

『不不不—!!!』

魯休思比起雙眼,想著綴歌最後的身影—

突然一陣安靜,魯休思沒有感受到死亡光芒,他奇怪的睜開眼睛,驚見…

哈利波特倒在自己的面前,眼神呆滯,沒了生氣,沒了呼吸…








==============================

創作回應

選對時間的男副角
提早解決哈利體內的分靈體
2022-06-30 01:32:53
選對時間的男副角
或是哈利又死啦!
2022-06-30 11:35:46
Ark-琉依
達叔:我怎麼說了個又?
2022-06-30 14:05:5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