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番外篇-兄妹

阿曦 | 2022-06-29 18:10:22 | 巴幣 0 | 人氣 61

連載中二十二世紀-特別企劃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系列,番外、介紹、總整理

(這禮拜本篇暫停更新一次,附上輕鬆的番外篇,描述一百年前,一對性格截然相反、關係不太好的兄妹)

(之後每個月都有特別活動,番外篇、介紹、總整理。記得提醒我,我怕我忘記)

-

【兄妹】

「妳考這什麼分數!?」

一百年前,父親的書房內,十六歲的葛蕾絲.懷特(Grace White)像做錯事的犯人,站在拜占庭風格的米色地毯上,被人審問。

「其它就算了,為什麼連英文都不及格?妳是在洛杉磯長大的,不是台北!」

她的父親,她那在學術界赫赫有名的父親──阿道夫.懷特(Adolph White),收到女兒成績單的當下,差點氣到中風,血壓估計和葛蕾絲的成績單一樣,都是紅字。

「洛杉磯才不會用那些字。」

葛蕾絲心想失算,自己每天守株待兔、打算攔截成績單,阿道夫卻私下聯絡學校,說成績單直接寄去他的研究室。果然,自己女兒在打什麼主意,父親都知道。

「30名……班上才33個人,還有兩個生病缺考!」阿道夫繼續罵:「妳哥哥三年的排名加總,都沒這個數字大!」

聽到「哥哥」兩字,葛蕾絲理智斷裂。她不是乖乖挨罵的類型,葛蕾絲反問父親:「你為什麼只看那張紙?我拳擊比賽拿金牌,你也沒稱讚一句!」

「我沒有反對妳玩社團,但妳的身分是學生,不是職業選手。」阿道夫再罵:「妳不讀書,以後能幹什麼?當隻宅在家的阿米巴原型蟲、等著嫁人?妳也沒男朋友!」

真是夠了。葛蕾絲握拳,忍住揍人的衝動,回了句:「難怪媽會跟你離婚!」氣得走出書房,甩門離開。

「讀書讀書讀書……除了拿我跟哥哥比較,那老頭還會幹什麼!」

回到自己房間,葛蕾絲從床底下拿出工具箱,拆開今天早上寄來的紙箱。書桌上有她自己畫的設計圖,葛蕾絲只瞄一眼,便把設計圖扔到旁邊,將紙箱裡的木材拿出來,開始組裝。

敲敲打打,一會用鐵鎚,一會用電鑽,還用鋸子慢慢割。葛蕾絲無師自通,年僅十六歲的她,廚藝、手作、木工、裁縫……什麼都會,儼然是個天才,就是不會讀書,也很討厭考試。

雖然父親是大學教授,但葛蕾絲不懂,課本寫的東西可以幹嘛?唸到高中,也不見哪一科的課本,有寫「如何修電腦」、「如何煮一桌好菜」……一點也不實用。與其花錢,她寧可自己來,就像現在──葛蕾絲缺一個放獎盃的櫃子。她自己買材料、畫設計圖,不用擔心尺寸不合、需求不合,什麼都自己來。

「叩、叩!」

敲門聲。葛蕾絲停下動作,走去開門。站在外面的人,有跟她一樣的銀白色頭髮,也有跟父親一樣的琉璃色眼睛。

「幹嘛?」

葛蕾絲的口氣沒有很好,也沒有很糟。她高中練拳擊,剪了一頭很短的頭髮,只比哥哥的頭髮長一點。

「……妳在做什麼?」

里奧.懷特(Leo White)──她那剛滿十八歲的哥哥,雖然有一張好看的臉,卻總是沒表情,也很少笑。

「我房間缺一個櫃子。」葛蕾絲再問一次:「你幹嘛?」

瞄了眼房裡的半成品,里奧告訴她:「聲音很大,我在念書。」

想起剛才和父親的對話,葛蕾絲莫名火大。

「你不是有耳機?」

「……。」

「這些工具就是這樣,會發出聲音,很吵。」

葛蕾絲臉上寫著六個字:「你能拿我怎樣」。里奧似乎也看見這六字,沒有多說,默默走回自己房間,真的聽葛蕾絲的話,去找耳機。

關起房門,葛蕾絲繼續忙。她拿著螺絲起子,一邊鎖螺絲一邊想,關於哥哥的事。

他們真的很不一樣。葛蕾絲不會讀書,里奧很會;葛蕾絲很愛講話,里奧不愛;葛蕾絲喜歡熱鬧,里奧很討厭。要不是頭髮顏色,沒人相信他們是兄妹。

打從小、還在洛杉磯時,他們就意識到這點。性格南轅北轍,生活圈也不同。葛蕾絲記得:她常和一群男孩踢足球,那時候的里奧會提著小提琴盒、從球場旁走過去。對上眼,兄妹倆也不打招呼。他們關係沒有不好,而是剛才那樣──無論葛蕾絲用什麼口氣說話,里奧都沒有反應,要吵也吵不起來。與其說兄妹,更像不熟的室友,各過各的日子。


「店長,下班的卡我先打,這十五杯外送完,我就順路回家囉!」


基於對父親的報復,和在洛杉磯養成的個人主義,葛蕾絲高中畢業後沒有升學。她做過很多工作,速食店、冰淇淋店、文具店、飲料店……原本都是打工,但她機靈、學習力強、反應快,不管在哪工作,兩個月後都會升職,變成組長或轉為正職。

比起念書,工作快樂多了。雖然會遇到白目的客人,但不用考試、不用去學校,努力賺錢再開心花掉,葛蕾絲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載著十五杯飲料、騎著自己買的摩托車,葛蕾絲發現:她這次外送的地點,是哥哥讀的那所大學。里奧在學校頗有名氣,因為他成績好、獎學金領不完,還有臉──葛蕾絲承認,她哥哥真的很帥,但很可惜:連朋友都沒有的人,是不會有女朋友的。


「久等了,你的十五杯飲料!」


學校的側門。葛蕾絲慶幸,來拿飲料的不是哥哥,是一個身高偏矮、骨架很小的男同學,否則她一定尷尬癌發作。

「……謝謝。」

確認東西沒問題,男同學沒有離開,反而盯著葛蕾絲的臉。她覺得奇怪,開口問:「怎麼了嗎?」

那位同學歪頭。他有一雙漂亮的、灰色的眼睛,卻始終半開,還有淡淡的黑眼圈,一副想睡的臉。

「妳是里奧的妹妹嗎?」

葛蕾絲嚇一大跳,但冷靜一想,這種髮色的人不常見。

「你認識我哥?」葛蕾絲沒有否認,反問對方。

「嗯。」灰眼睛的人點頭,「他是我朋友。」

「什麼!原來他有朋友……」

葛蕾絲不小心把心裡話說出來。灰眼睛的人一聽,輕輕笑了兩聲。

「你們真的很不像。」他說:「我指的是個性。」

「不只個性,我們除了頭髮顏色,沒有一個地方像。」

哥哥的朋友,稀有亞種不能隨便錯過。葛蕾絲自我介紹:「我叫葛蕾絲,你呢?」

「『高宇維』。」灰眼睛的人說:「妳可以叫我高宇維。」

猶如平行線的兄妹,竟然因為高宇維出現焦點。高宇維邀請葛蕾絲:「交誼廳離這不遠,要不要陪我聊聊?」

「你的飲料……」

「十五杯都是我的。」

「啊?」葛蕾絲一愣,「你一個人喝十五杯?」

「嗯。」高宇維不覺得奇怪,「走吧,我們去吹冷氣。」

說完,高宇維帶葛蕾絲,來到擺著幾張沙發、一整面落地窗的交誼廳。他們挑一張沙發坐下,高宇維拿出吸管開喝,也分一杯給葛蕾絲。

「謝啦。」

葛蕾絲舒服地靠著沙發。剛下班,她確實需要放鬆;沙發冷氣飲料,簡直絕配。

「里奧今天課很滿,應該沒空過來。」

高宇維喝著紅茶,葛蕾絲忍不住問:「你們怎麼認識的?」

「一堂無聊的通識課,和一份無聊的分組報告。」高宇維回想:「報告題目是……我忘了,在地文化之類的。我們去台中實地考察,莫名其妙就混熟了。」

里奧跟人旅行的畫面……葛蕾絲好難想像。他哥哥左看右看,都不像有趣的旅伴。

「他很常提到妳。」

高宇維突然迸出一句。葛蕾絲滿頭問號,「啊?」

「我們在台中吃了很多甜食,蛋糕、蛋捲、蛋塔……之類的。」高宇維說:「每吃一種,他的回饋都是『我妹做的比較好吃』。」

「……!」

葛蕾絲睜大眼睛。不僅如此,高宇維還說:

「看到健身房的專業教練,他也說『我妹比較厲害』、『我妹是全國冠軍』。」

「……。」

「去很多地方、遇到任何狀況,他的開頭都是那幾句。」高宇維細數:「『這個我妹做過』、『這個我妹很擅長』、『我妹做的比較好』、『我妹一定知道怎麼辦』……他覺得妳很厲害。某種層面上,他其實很依賴妳。」

「……。」


葛蕾絲驚訝到說不出話。

他的哥哥──那個很少講話、面無表情、各方面都很優秀的哥哥。

竟然覺得她很厲害。


「我們幾乎不交談。」葛蕾絲感到愧疚,「『為什麼妳哥可以,妳就不行?』我爸的起手式都是這句。」

「嗯,他知道。」高宇維正在喝第二杯,「他以為妳討厭他。」

「我沒有。」葛蕾絲澄清:「我們只是不熟,我也以為他瞧不起我。」

「沒這回事。」高宇維微笑,「他不擅長開話題。如果妳主動跟他說話,他會很高興。」

葛蕾絲瞄了眼高宇維。雖然一臉沒睡飽,卻散發一股神秘的、古典的氣質。能跟里奧當朋友,果然不是凡人。

閒話家常後,葛蕾絲和高宇維道別,一個人騎著摩托車。父親不在家,里奧在學校,葛蕾絲幫自己做了頓晚餐;但不到九點,她又餓了,正思考要弄什麼來吃時,大門開啟,里奧背著書包走了進來,兩人對上視線。

「……。」

里奧和平常一樣,很快就把視線移開,但葛蕾絲開口:「你有吃晚餐嗎?」

「……!」

里奧愣了一下。他回頭,葛蕾絲把好不容易留長的頭髮紮起來,走向流理臺。

「我要煮宵夜。」葛蕾絲問:「你要吃嗎?」

「要。」里奧一秒回答,還點餐:「拉麵。」

「好啦好啦。」

葛蕾絲的動作很快,沒多久,兩碗足以登上美食雜誌的拉麵被端上桌。他們久違地坐在一起吃飯,儘管還是一號表情,但葛蕾絲感覺得出,里奧很開心。

「我今天遇到你朋友。」

葛蕾絲負責開話題。里奧問她:「誰?」

「你不是只有一個朋友?」

葛蕾絲這話是無心的,但里奧聽了很受傷,澄清:「還有小提琴社的。」

葛蕾絲笑了笑,跟他說:「名字是高宇維,一個人叫了十五杯飲料。」

里奧翻白眼。葛蕾絲覺得好有趣,原來哥哥有這種表情。

「他每天都這樣。」里奧一臉無奈,「講也講不聽。」

「每天!?」葛蕾絲驚呼:「不會得糖尿病嗎?」

「……如果可以,他早就得了。」

葛蕾絲正要問什麼意思,里奧突然說:「妳不覺得他很像巨嬰嗎?」

「巨嬰???」葛蕾絲滿頭問號。

「我跟他去台中,如果沒抓好,他會被夜市的人潮沖走。」里奧細數高宇維的荒謬事跡:「解不開打結的耳機、找不到公車站牌、衣服裡外穿反、吃不出貢丸和魚丸的差別……他能活到這麼大,真的是奇蹟。」

「哈哈哈!」

高宇維的奇葩行徑,加上里奧此刻的口氣表情,葛蕾絲忍不住大笑。能當里奧的朋友,高宇維果然不是凡人。

和里奧一起吃飯,葛蕾絲發現:拋開無意義的顧慮後,她能用一種自在的方式和哥哥相處。里奧沒有想像中冷淡,和葛蕾絲一起時很放鬆,因為妹妹什麼都會──確實,某種層面上,他很依賴葛蕾絲。


「對了,你最近有看到老爸嗎?」


餐後,里奧幫忙洗碗,葛蕾絲問起阿道夫的事。

「沒有。」里奧表示:「他似乎很忙。」

「忙到不用回家?已經兩個禮拜了耶!」

葛蕾絲一說,洗好碗的里奧微愣,反問葛蕾絲:「有這麼久?」

「我前陣子都晚班。打烊後,我去夜市晃三圈、買東西吃,再加上洗澡、吹頭髮、滑手機……每天三點睡覺,我也沒見他回來。」葛蕾絲說:「我以為他白天會回家,晚上才出門。」

「不,我白天也沒看到他。」里奧說:「我以為他晚上回家,白天出門。」

雖然稱不上感情好,但對方是父親,他們或多或少會擔心。

「依他那種性子,在路上被學生蓋布袋,也不是不可能。」葛蕾絲說。

「就算是,他也不會輸,爸可是跆拳道黑帶。」

他們試著聯絡,手機卻顯示通話失敗,訊息也都未讀。為了找線索,里奧和葛蕾絲來到父親的書房。葛蕾絲打開阿道夫的電腦,她不知道密碼,但思考三秒、輸入一串數字,竟然成功解鎖,里奧覺得不可思議。

「妳怎麼會知道?」里奧問。

「他這麼自戀,又懶得記這些東西,密碼一定是他考上哈佛的那天,我太了解他了。」

葛蕾絲點開阿道夫的信箱,收件匣很正常,但機靈的葛蕾絲點開「垃圾桶」,發現一封主旨奇怪的信件,寄件人寫著沒看過的名字:白絃

「『奎茵博士(Dr. Quinn)的遺願』……這是什麼?」

兄妹倆互看一眼,隨後,葛蕾絲點開郵件。看完內容,里奧瞪大雙眼,難得露出緊張的表情,跟葛蕾絲說:「車借我,宇維有危險!」

「……!?」

雖然看不懂信件內容,但能讓里奧這麼慌張,葛蕾絲知道事情不簡單,起身表示:「我也要去!」

「葛蕾絲,這不干……!」

「他今天分我一杯飲料。」葛蕾絲十分堅定,「高宇維也是我的朋友!」

「……。」

里奧只猶豫一秒,隨後,他示意葛蕾絲跟上。兩人衝向電梯、直奔停車場,忘記關掉阿道夫的電腦,螢幕停在郵件內容,上面寫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