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為你一世情深(10~16)

星星魚 | 2022-06-29 13:40:06 | 巴幣 0 | 人氣 32

連載中為你一世情深
資料夾簡介
異界來的三個吸血鬼踏上征服人類之旅,未料人類世界正逐步走向滅亡… 這大概是一個人類女子征服了男人的故事。
最新進度 為你一世情深31

10.心情


這是來到藍星後的三個月,落希自從在競技場以那樣的方式敗給赫拉後,總是心神不寧。一回想起當時赫拉溫暖的懷抱,他就覺得渾身發燙,彷彿還沒有從赫拉的禁錮中逃離。

一顆小小的種子在落希心底發了芽,甜滋滋的但不知是甚麼品種,有一天想必會長成參天巨樹吧。

萬花叢過不沾身,落希徒有一張美得風流的臉,卻從不為任何人停留,他可以是清冷無情的冰,可以是自由隨興的風,也可以是包容一切的水,但唯獨不會成為誰的人。

在他笑嘻嘻的面容下,是害怕被他人左右情緒的自己,看似多情,實則無情。所以自打對赫拉有了不一樣的情緒後,落希雖不明白那樣意味著甚麼,卻選擇逃避,下意識的減少了跟赫拉不必要的會面。

陌白一直是最了解落希的人,她看出了落希的異樣,眼神黯然,她是他最親的人,從小是如此,長大…也該是如此,她跟他會永遠在一起。

而赫拉對於落希有意的疏離感到不知所措,她不自覺的將自身完全投入在墮天使及公務上,試圖用忙碌壓迫自己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想落希。

兩位主人公都在這段剛起步的感情中感到茫然不安,前途不明,情途卻未盡。

乘著祭典–月女祭的到來,陌白央著落希陪她逛街。宇界流傳這個月女–月棠是曾經的神界第一美人,無數天神因她動了凡心,最後是大天使加百列抱得美人歸,然而最後不知甚麼緣故月棠突的消失了。雖然外頭是那般令人絕望的世界,但日子總歸是要過,既如此便活的快活些吧,於是地下國度的居民大肆操辦這場祭典,鬧哄哄的,新奇古怪的玩意到處都是。

人群之中,落希一手牽著陌白,一手拿著一堆食物,嘴上還叼了根糖葫蘆,顯然玩的不亦樂乎。他們來到祭典的中心,老師傅拿了個串鈴讓他們加入祭祀儀式的行列,陌白看著用一根紅線穿過的串鈴心中微動,在落希專注於手裡的食物時,將紅繩悄悄替換下…

儀式開始,落希捧場的搖著串鈴,陌白盯著落希修長白皙的手,那裏有著一圈她偷綁的紅繩,她甩著有著同樣造型的手腕,無聲的笑了笑,兩個小酒窩在燈光的映照下綻放至極。

一旁的老師傅看見此景,若有所思,執著本是好事,但執著錯了事,便將成為災禍的開端。

而另一邊,圖博亞找上在府邸認真工作的赫拉。"今天是慶典,偶爾也放鬆一下吧"圖博亞邊說邊把赫拉手裡的書卷拿走。赫拉挑眉,反手就將東西拿回。"說吧,你今天來是有目的的吧"赫拉說道。

圖博亞被拆穿,俊臉浮現一斯赧色"你們是鬧彆扭了嗎"果然是來打聽八卦的,赫拉嘖了下,沉默了幾秒"我不明白為何落希要躲我是因為我在比賽中贏他嗎但都過多久了況且他也早就輸過了還是是因為我吻了他嗎但之前也吻過他也沒這樣難道說果然是我吻技不夠成熟他厭煩了嗎不不不又或者是…"

"停停停"圖博亞聽的頭疼,暗道難怪落希會被吻暈,這女人劈哩趴哩一堆話還不用換氣。

看來這場談話沒辦法輕易結束了,圖博亞表示他討厭這樣八卦的自己!


11.落希視角


"娘,你比較愛我還是阿白"小時候的我天真的問著全世界小孩都愛問的話。

"你們都是娘的心頭肉,也是娘最愛的寶貝"母親一下一下拍著我的頭,輕柔的說。"那爹爹呢,我們跟爹爹比"我好好奇娘會回答甚麼,嘿嘿如果選我們的話,我就要去跟爹爹告狀。

"這個嘛,那是不一樣的愛"
"不一樣?"
母親思緒放遠,明明看的是我我卻總覺得再看另外一人。

"世界那麼大,人生這麼長,總會有這麼一人,讓你想把你全部的溫柔都給他"

母親拋下這句話後身影竟然逐漸透明。"娘?…娘!"我驚愕得朝空中一抓,卻甚麼也沒碰到……

我緩緩睜開眼,長長的睫毛在臉上映出小巧的倒影,原來是夢,好久沒夢到娘了…溫柔啊,我會遇到這麼一個人嗎。

一道纖細的的身影模糊地閃過我的腦海,我睜大眼想要看得更清,卻沒有辦法。


12.歡樂街


男人的友情總是不打不相識,競技場過後落希和一眾巡邏隊玩成一片,地下國度的居民也逐漸接受三人的存在。

"兄弟走啦,給你見識見識好東西"巡邏隊長安格列搭著落希的肩,賊嘻嘻的笑著。兩人搖搖晃晃的走到一條異常熱鬧的街,鍍金的高樓比比皆是,乍看之下以為是貴族的居所,豪華又氣派非凡,然而從四周男性爆棚而少數的女性衣著暴露可看出端倪,這是俗稱的歡樂街。

安格列領著落希來到一間人氣最高之處,笑著跟老鴇說這可是大貴客讓頭牌好生接待,老鴇盯著洛希的臉皺了皺眉,而後才搓搓手趕緊地喚人來。安格列看著兩個美人攙著落希走遠,也跑去找他的露水情緣了。

落希來到一個大隔間,地板鋪有日式榻榻米,燈光昏暗,香氣旖旎,氣氛好不曖昧。
其中一名女子領著落希喝下茶水,另一位則笑容燦爛,然而笑意未達眼底,落希心中古怪,安格列跟他說是歡樂街但沒跟他說是要玩甚麼,現在這兩人一個給他餵水一個皮笑肉不笑的,他有不好的預感。

是的,小白兔落希果然是小白兔,在被陌白刻意的引導下,落希從未接觸過這等尋歡之事。

兩個女子隨後插著腰佔起身,怒瞪著落希,落希只覺腦袋一陣暈眩,視線越來越模糊,不久便被放倒了。

"竟然妄想背叛赫拉大人,呵,作夢"兩人,不,應該說是幾乎全部的女人都對赫拉極度的崇拜,而在競技場那時赫拉不自覺的宣示了主權,讓女子們知曉落希是赫拉的人,如今,此等榮幸的人竟然,居然,膽敢…兩名女子及老鴇相當氣憤,便放倒了落希,將他送到赫拉所在之處,還加油添醋的跟赫拉打起小報告。

月黑風高夜,良辰美景天,這一天,落希想起了被女人支配的恐懼。

“不不要了“落希淚眼汪汪的搖著頭,一整夜了,他都覺得他的嘴唇快破了,娘我會不會溫柔待人不知道,但我現在肯定被不溫柔對待啊啊。

"哦,你說說看,不要甚麼了"赫拉挑眉,皮笑肉不笑的道。就像一隻受驚的兔子,落希嚇的抖了好幾下,驀的想起在宇界的那些女子總喜歡讓他喚姐姐,她們說這是善意的表現·於是…

“咳咳,赫赫拉姐姐~姐姐大人~"落希甜地叫著。赫拉眸光一亮,落希在心裡比耶,自為成功了,沒注意到赫拉的呼吸重了些,於是他決定再接再厲。

“姐姐~姐…晤?!”第二聲的姐姐還沒講完,赫拉終於忍不住了,她再次俯身.重重地堵住落希的嘴,紅唇相接,一遍又一遍的吸允著,似乎還不夠,她又伸出小舌,細細描摩落希好看的唇形,而後,挑開落希的牙關,霸道的品嘗那甜美的汁液。四周萬籟俱寂,唯有不停歇的水漬聲曖昧的傳來。

不知過了多久,賣早點的人開始吆喝,赫拉才放開身下的落希,她伸出纖纖玉指,輕點落希被吻的腫脹的唇,笑道"知道錯了嗎"。

落希不敢不達,雖然還是不明白,但求生欲爆棚的他知道此時就是要點頭如搗蒜。"呵,乖,以後還敢去嗎"赫拉續問。落希終於知道癥結點了,他不知道歡樂街哪裡惹到她了,但他可無法再承受一整夜的吻了,於是落希三指朝天,很有誠意的發誓起來。

"那…你是…呃…怎 怎麼會喊姐姐的…"赫拉難得羞了臉,講話都不利索了。落希不假思索的就出賣了宇界的女子,結果便是赫拉又黑了臉。

自此以後,落希對赫拉馬首是瞻,從不出入聲色場所,歡樂街一眾女子感到非常欣慰。


13.陌白視角

你是我的僅有,我的歸處,和我的永遠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滿身是血的爹爹倒在我面前,我知道失血過多是會死的,所以我不斷哀求他吸我的血,但回應我的卻是沒了聲息的他。我好想哭,但我卻辦不到,似乎爹爹死的瞬間,我的內心也成了荒漠。

荒漠是沒有任何水的,包括生機。

我就像斷了魂的木偶,傻楞楞的坐在爹爹身旁。不知道過了多久,哥哥紅著眼來找我。我知道,娘也死了。

為甚麼是我們家,為甚麼是爹爹娘親,為甚麼是我,為甚麼必須遭遇這種事…負面的情緒湧上心頭,我覺得眼睛突然好疼,疼到我好想挖了雙眼。
但不行啊,我如果也怎麼了哥哥會壞掉的吧,可是眼睛還是好疼,對了,是因為我的瞳術,爹曾說過,陰暗會反噬我,我要開開心心才行,

我曾以為我的能力是神的寵愛,我得到了光明,但現在我才發現,原來我是被剝奪了黑暗。

我變得好恨我的能力,我想神是容不下我了,那我該去哪裡呢,家鄉現在也已經沒有人願意讓罪人之子的我們吸血了,對了,哥哥哪去了,也死掉了嗎。

"阿白,都給你吃吧"髒兮兮的哥哥終於回來了,明明他肚子一直再叫,卻還是把偷來的血袋給我。

我吸著血想到,是了,還有哥哥容的下我。我一直以為天地之大,我只要和哥哥永遠在一起我就知足了,即便之後圖博亞的出現,讓我們一起變的富裕,但我也還是覺得只要哥哥就好。

從第一眼看見那個叫赫拉的女子,我就覺得很不安,我想緊緊抓著哥哥的手,但他卻一直看著她…

為甚麼又是我呢,神啊,一次就好,能不能聽聽我的願望,我只是想要哥哥啊…

競技場時我看著赫拉吻了哥哥,我覺得我的眼睛好痛好痛,似乎眼睛也容不下我了。但哥哥還在她的懷裡,我失去理智的對赫拉施展了瞳術,卻毫無作用。我想,我的願望要落空了,神把我遺棄了。而月女祭那時,我真的好開心,我綁住了哥哥跟我,那樣是不是又有希望了。


14.封印

聽說暴風雨來臨前,會有一段最後的安寧。但墮天使沒有神的慈悲,暴雨前,依舊暴雨。封印越來越薄弱,炎魔已經遍佈整個藍星地表。曾經用一人的犧牲換來的平和,如今,終於也要結束了。

圖博亞臉色陰沉,手裡的信件被捏的皺褶,但一行行的消息還是完好無缺的呈現。這情況比他想的還要糟,不,應該說是糟透了。藍星上的封印竟然不只一個,南方北端西處,足足三個封印。

圖博亞原以為他們的對手只是在北端的墮天使一人,但宇界傳來的消息卻是,南方存在著莉莉絲。那可是夜之魔女,家家戶戶用來嚇阻小兒夜啼的人物。雖然比不上墮天使,但也曾經是威嚇一時的人物。

而更重要的是那個宇界人人都知道的事,莉莉絲是墮天使路西法的妻子。
夫妻倆鶼鰈情深,為愛一同復仇,多麼可歌可泣的故事啊…

不對,岔題了。總之,真的完蛋,也不可能逃了,畢竟在藍星生活這麼一段時間,他做不到就這樣看著那些居民死去,況且…還有赫拉。

現在唯一的希望是西處的封印,目前到是沒有鬆動的跡象。如果能以幫忙解封作為條件,或許能得到有用的戰力。不過資料實在太過稀少,圖博亞翻閱了整個宇界的圖書館,卻還是不知道是誰,只知道是比墮天使還更久遠的存在。
就在圖博亞焦頭爛額之際,陌白找上門來。"西處的話…好像…有感應過"陌白回想第一次踏上這片土地時所施展的瞳術。
圖博亞想了想道,"直接去一次好了"
…‥

"哇,好懷念喔,這是我們上次降落的地方耶,看,那是我上次踩碎的小石頭,啊那個是…"落希驚呼聲連連。

圖博亞朝他翻了個白眼,這到底有甚麼好懷念的。白眼之餘,他不小心喵到赫拉,她居然在點著頭附和,一旁的陌白,她還把那塊石頭收起來?!。

圖博亞開始懷疑是他瘋了,還是這個世界不正常了。圖博亞表示他應該要自己來的!

等到落希一個個的懷念完,陌白銀白的眼眸閃過一絲光,力量向外延伸出去。圖博亞謝天謝地,終於要搞正事了。

"嗯…有…"陌白道。
"既然是血脈的感召,那被封印的就是吸血鬼唄"落希將手放在眉上,眺望著遠方。
"你最好是看的到"
"蛤,你管我勒"
"好了,圖博亞我們是來辦正事的,不要玩"赫拉皺眉的看著圖博亞。
"……"

神啊,我真的好難。圖博亞表示他好想哭。


15.吸血鬼

因為吸血的緣故,宇界一眾原本是很畏懼吸血鬼的,但因為他們的鬼祖摩洛斯,那位吸血鬼一族的傳奇,在神魔大戰時所向披靡,攻無不克,可以說是神族之所以獲勝的重要角色。

他有很多傳說,傳說他天賦異稟年少成名,傳說他實力之強堪比戰神蓋亞,傳說他是風流倜儻天下第一公子,傳說他是大天使加百列的知心好友,傳說他心係天下為宇界犧牲。摩洛斯造就了吸血鬼一族,被天下所有的吸血鬼崇拜,這也是他之所以被尊稱為鬼祖的原因。

說了那麼多,總之,摩洛斯曾說過要吸血鬼一族團結,於是他們成了非常有歸屬感的種族。
落希他們得知封印的也是吸血鬼後,喜悅之情一擁而上。有鬼祖曾開的金口,加上解封之情,肯定會加入他們的。

雖然三人自信滿滿,落希還誇張地拍著胸脯保證,但赫拉卻覺得一股不安纏在心頭,似渺似無。而不久後的赫拉,她緊緊抱著一隻血淋淋的手臂,撕心裂肺的痛恨著自己。
如果回到過去,她一定會阻止。如果回到過去,她會緊抓著那人。如果回到過去,她不要喜歡那人。如果回到過去,她不會讓他留下…

如果回到過去,過去無法回去。


16.赫拉視角

原來我的所作所為,只是因為喜歡你

我原以為情愛一字,是屬於別人的,因為我沒有那樣的幸運。

作為隱族的少主,我要為了藍星而活,只要我還有能力,不,只要我的心臟還未停止跳動。那一天,或許是命中註定吧,我心血來潮就跟著弓箭隊去打炎魔,而後看到了那人。

一眼萬年,不知為何我突然就想到了這句話,我曾以為是因為他的實力吸引了我,而我是為了藍星。

但我的舉動卻讓我越發看不清了,想接近他,想觸碰他,想親吻他,甚至還想做更多的事。
這些也是為了藍星嗎,我真的不明白,我只知道,我好想一直看著他,直到萬年。

有一天突然來了兩個歡樂街的女人,還帶著睡著的落希。看他在兩個女人中間睡得香甜,我只覺得我好生氣,雖然我還是不知道為甚麼。那兩個女人跟我說這是我喜歡的男人而她們是不會讓他有機會背叛我的。

喜…歡? 我喜歡他? 我喜歡…落希?
以前的疑惑我突然就明白了。是了,我笑著想,沒有錯,我,喜歡他。
嘻嘻,我赫拉,喜歡落希。

我多麼想跟他說,多麼幸運,遇見你。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