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後的異能者】56. 暴風雨前夕

KAG | 2022-06-29 13:28:42 | 巴幣 0 | 人氣 24

連載中最後的異能者
資料夾簡介
前面的章節在penana、角川上有稍微修改,但不影響劇情,喜歡的話可以來支持一下。 ps. 韋德是女的,所以我沒有在賣腐。

56. 暴風雨前夕
事情走上了正軌,埃迪迦成功加入了學生會,儘管學生會的成員很可惜龐塔基仍然賴著不走,也因此針對了埃迪迦一段時間,但在老好人持續的魅力攻勢下,冷艷會長、溫柔前輩、傲嬌雙馬尾紛紛淪陷,加入埃迪迦的后宮套餐。龐塔基仍舊是學生會的出氣包,每隔幾天就會被叫去處理凱倫夫人的任務,埃迪迦作爲老好人總是陪伴她一同出勤,但這讓龐塔基被其他女孩嘲諷得更慘了。
艾米瑞達繼續和埃迪迦一起上課,但也因爲極限運動俱樂部的活動忙碌起來,平時他們就在城中各個標志性建築頂部挑戰蹦極,周末他們則去附近探索,攀岩、潛水、跳崖、打地洞,社團的前輩還計劃寒假要出國游玩,艾米瑞達也想報名參加,便開始去健身館打工賺錢,她肌肉也越來越發達了。
索菲婭和媽媽的關係變得更加糟糕,瑪麗安通過發達的人脈關係找出了索菲婭參加的社團,某天索菲婭去參加俱樂部活動時,發現媽媽花枝亂顫地和前輩們説著她小時候的糗事和喜歡的男孩,後來她越來越少參加社團活動了。
韋德及時找好了人選,挽救了阿里教授的社團,正式啓動了自己的邪惡組織,正式名稱叫做秘密社團。目前成員有:他的頭號跟班亞流,馬格努斯將軍的兩個孩子昆圖斯和瑪格麗特,實力很强的落魄貴族羅瑟芬,爸爸是亞流爸爸跟班的瓦倫蒂娜,還有奧布麗的兒子奧利。
奧利最近和亞流關係很不錯,亞流很高興能找到一個能跟得上他又不會踢他吉吉的陪打,這讓韋德十分不爽,但爲了有更多時間做別的事情,他勉强默認了這樣的安排。讓奧利加入他的秘密社團,當然不是因爲韋德真的信任他,只不過現階段韋德需要一個外國佬來假裝自己不是種族主義而已。誰能比奧利更合適?他還能透過奧利聯係上調查局的人脈。
韋德多出的閑暇時間全用來積纍政治點數了。最近的政壇可以説是十分熱鬧,兩隻軍團已經到達了西拉里昂島附近,不過連接島嶼和本土的橋被叛軍及時炸毀了,當地的船隻也早被叛軍搶走或燒毀。軍團的行動可以説是一點計劃性都沒有,甚至無視了情報局的警告,被叛軍偷襲好多次,就算是輕敵這也太離譜了。議會還在爭吵要不要召回年輕的將領馬托里斯。
好像議會還不夠混亂一樣,大賽普羅繼續鼓動民粹的力量,想要瓜分更多的土地。女權主義者不滿足能夠上學,居然妄想要投票權,説的好像男人就有投票權了一樣。吉塞特教在南方的信衆越來越多,慢慢也傳到了北方,女性很容易就接受了這異族的宗教,給男女矛盾火上加油。這群異端女權主義者吵得最厲害的就是禁止墮胎,他們認爲墮胎是父權主義的象徵。
胎兒的命也是命啊!
這群女瘋子舉著這莫名其妙的口號,天天在人民廣場上賴著不走。
韋德恨不得把這群叛國的異端抓起來燒死喂獅子。
韋德也沒有忘記安達羅斯交給他的任務,一邊混跡政治圈,一邊確認了那份名單上的幾個嫌疑人,不過還需要更多的證據。他的神棍事業被移到了周末,利用他從高層獲得的情報,成功做出了許多預言,繼續宣傳無敵太陽的威力,最近神殿獲得的捐獻越來越多,奧斯丁大祭司十分高興,他終於有錢給神殿修補一下了,他們也舉行了更多的慈善活動,賄賂底層屁民。
共和國報上的匿名作家V先生針對凡人黨繼續寫了多篇社論。他從異能測驗開始,就大肆批評凡人黨的意識形態毒害了青少年,科學世俗的享樂主義敗壞了斯帕奇日的傳統道德,如今社會上的問題,吉塞特宗教的興盛、男女矛盾的惡化、恐怖主義的崛起,追根溯源都是凡人主義引起的。凡人主義正是通往廉價勞工之路!
角度刁鑽、文字辛辣、尖銳諷刺又帶著點幽默,看報的亞流忍不住拍案叫好。
「你這篇文寫的真不錯。」他稱贊道。
坐在床上另一邊的韋德頓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歷史書,看了過去,掃了一眼報紙上的内容,「那不是我寫的。」
亞流笑了幾聲,放下報紙,喝了口床頭櫃上的冰飲,「在我面前就別裝了吧。」
韋德不滿地瞪了過去,「那真不是我寫的。」
亞流想了一下,「幽靈寫手?」
韋德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我忙得要死,哪來的時間天天寫論文?」
這個解釋亞流立刻就信服了,不過問題還沒有解決,「那這V先生到底是誰?」
「大概是……他。」韋德小聲地說,但沒打算告訴亞流他的猜想。
在韋德認識的人中,只有一個人會和他有如此相似但又根本不同的觀點。
「告訴我嘛。」可愛的大男孩抱了過來,溫暖健壯的手臂環住了他的腰,漂亮的藍眼睛一眨一眨的,將蝴蝶吹滿了韋德的心房。
畢、畢竟亞流是他的頭號跟班,要獲得手下人的信任,也必須交出對應的信任,對吧。絕對不是他真的信任這個野蠻人,只是爲了權力而已,更多的權力。一定是這樣的。
韋德説服了自己。
「亨里克……我猜的。」
然而,得到答案的亞流沒有放過他,反而決定慰藉一下辛苦工作的少年。
只是隔著衣服蹭蹭抱抱而已。
他們都是堅決反對婚前性行爲的好孩子。
窗外,雙胞胎的黃金巨像在山底守衛著帕拉廷人進入夢鄉。在北方,穿過威伯河,再越過諸神山,便來到了威斯廷區,就在山脚坐落著宏偉華麗的人民宮殿。不過裏面住的不是人民,而是首相及其部下,比如那位從出生起就住在皇宮中的二皇子。他甚至連房間都沒有變過。
皇宮有上百個房間,但房間的大小并沒有屁民想象的那麽寬敞,二皇子的房間也就是七十七平方米而已,皇宮中最大的房間屬於前皇帝,有一百平方米。昆特首相剛搬進皇宮時對皇位和皇帝的寢室垂誕三尺,但二皇子用什麽人民的首相把他吹捧得暈頭轉向,乖乖住進了小套房。
此時就在書房,通訊器的聲音響起。二皇子合上桌前的經濟周刊,將它放到了一旁,他并不喜歡讓別人知道他在做什麽,然後他接通了視頻通話。桌上的通訊器在空中投射出平面的影像。
對面是動物保護大臣西薇莉亞,淡金色的短髮,鼻子很窄,嘴唇很薄。如果埃迪迦在場,肯定會大驚,這不就是西羅嗎。沒錯,她就是那個在異能測驗中被韋德無情抛棄的西羅的媽媽。順帶一説,雖然西羅沒能考上密涅瓦大學,但他家有錢,媽媽把他送去赫列涅的阿鍋蓋私立學校接受訓練。
「那件事辦好了?」這麽晚打電話過來,二皇子猜測也只可能是爲了那件事。
「是的。」西薇莉亞點頭,眼睛不自覺避開了與二皇子的對視,她緊張地調整平整的領口,深吸口氣。
「謝謝。」年輕的男人溫和地微笑,儘管他長得很帥,但沒有女人敢對著他春心蕩漾,他的笑容背後總是藏著連環殺手似的瘋狂。
他挂斷通訊。手指在木桌上輕敲了幾下,臉上的笑容更深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