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墮天魔王流亡譚【一】-16、英雄總是姍姍來遲

米飯 | 2022-06-29 12:00:01 | 巴幣 0 | 人氣 62

連載中墮天魔王流亡譚
資料夾簡介
三年前被迫接下魔王之位的路西法 不僅要處理魔族混亂的內政 還要每天面對人類勇者不斷的侵擾 努力的她換來的卻是貴族們的叛變 「逃跑吧。」 丟下工作踏上流亡之旅吧!

  「算了,沒用的傢伙死了也罷。」瑪巴斯冷靜下來後,抓起了村長的頭顱,說:「把殺死你的兇手給老夫找出來!」

        「啊,啊!」

        死相慘狀的村長,被瑪巴斯注入了死靈魔法,變成了不死系魔物「鬼頭蝨」,樣貌十分噁心,那絕不是一般人能夠接受的。

        明明是剛死不久的人,但皮膚卻已經全數腐爛,雙眼的窟窿還冒出了數十條白蛆,下顎就像是脫臼一樣,放任舌頭從裡竄出,比食屍鬼還要不堪入目。

        若不是之前有稍微涉略死靈魔法,不然看到這個景象的我早就吐了。

        「啊、啊、啊!」

        「怎麼了?喂,等等!」

        碰——

        變成鬼頭蝨的村長頭顱突然間發生了魔爆,被炸裂的血肉濺滿周遭,但卻巧妙避開了我所在的位置。

        魔爆產生的濃煙雖然覆蓋了我們所待的空間,但實際的爆炸範圍並沒有那麼廣。

        就像是故意針對一樣,鬼頭蝨的引爆源就在瑪巴斯的眼前,魔爆的威力還特地被濃縮過,處在他身旁的我並沒有受到任何一點傷害。

        「咳、咳咳,你身為堂堂所羅門的第五席,在使用自己最擅長的魔法時還會失誤啊!」

        「老夫的死靈魔法是完美無缺的!才不會犯下這種可笑的錯!」

        說這些損他的話,不過只是想要發洩下我心中對這渾蛋的不滿。

  雖然瑪巴斯的辯解聽起來很沒有說服力,但產生這魔爆的原因應該真的不是他,就算他再怎麼自負也不會那麼蠢才對。

        而且這魔爆怎麼看都是殺死村長的兇手所設下的陷阱,不過我看也就只有那個人會做出這麼明顯的報復行為。

        「小卜,趴下。」

        就像是要證實我心裡所猜想的那樣,後方傳來了哥哥的聲音,果然是那個性格惡劣的傢伙幹的。

        我聽從他的指示立即蹲下身子,隨後從後方飛出了五柄長槍劃開濃煙,徑直的朝瑪巴斯的方向射了過去。

        噗哧——

        「啊——」

        哥哥投擲出的長槍精準的命中了瑪巴斯,雖然不曉得他究竟受了多大的傷害,但聽到那撕心裂肺的慘叫,應該是讓他受了不小的傷。

        我也趁著瑪巴斯沒辦法分散注意力在我身上時,開始解除他對我下的束縛魔法,可正當我解除到一半時,卻突然被後方的哥哥給直接抱走。

        「哥哥,你剛才到底做什麼去了,怎麼不早點過來!」

        「英雄總是姍姍來遲。」

        「你還有心情跟我開玩笑啊!」

        我用雙手捏住了哥哥的臉頰往外拉,訴說著我對他的種種不滿,但他也只是一直憨憨地笑著。

        「好啦,別捏了,自救時也花了我不少心力啊,要不是外頭傳來那麼大的聲響讓村長分心,不然我也沒機會能掙脫。」

        「你認真?那個村長不會魔法吧,你被那樣的普通人抓住,還需要耗費那麼多時間自救,身為魔王副官的你都不會感到羞恥嗎?」

        「欸,不是,他綁我的繩子可是會讓人無力化的魔法道具,要解開那東西當然要費時吧。」

        「是嗎?」

  「咳咳!反倒是妳,竟然會被那種貨色給綁住,這可真不像那個平常會自稱魔法天才的妳啊,小卜。」

        「那渾蛋好歹也是所羅門的第五席,就算我再怎麼天才,也比不過他體內那渾然天成的豐厚的魔力好嘛!」

        「好啦好啦,啊這裡怎麼只有妳一個人,大姐呢?」

        「姐姐剛才毫無防備的被那個瘋子給偷襲了,我現在也不清楚她在哪裡……」

        「放心,大姐她一定不會有事的,妳忘記她到底有多反常識了嗎?」

        「這倒是……」

        就在剛才,姐姐徹底刷新了我的三觀,原本以為她只是劍術實力異於常人,但在親眼見識過之後,才知道過去的我所知道的那些太過淺薄了。

        「對了小卜,妳剛才說那個人類是所羅門的第五席,這是真的還假的?」

        「我也不太確定那個怪人到底是不是,不過他的實力確實很強。」

        「是嗎?那我們還是先出去找姐姐吧,等等再來收拾這個傢伙。」

        「區區兩個小小魔族是想要收拾誰啊!」

        【死亡之風Death wind】

        「瘋了吧!這個瘋子幹嘛在地下監獄裡使用大範圍的魔法啊,難道他想跟我們一起同歸於盡?」

        哥哥隨手撿起了落在地上的石塊,在上面施加了詛咒之力後,撬開了一旁生鏽的鐵柵欄,馬上側身躲進牢房中避開瑪巴斯的殺招。

        「好險……」

        「哥哥,小心!」

        「這次又是什麼鬼啦!」

        「是食屍鬼!」

        「還真的是『鬼』啊!」

        哥哥放下我的同時,瞬間蹲下躲過了突如其來的擒抱,他也趁著食屍鬼因為撲空而重心不穩的那刻,改用雙手撐住自己的身軀,並用一記掃堂腿踢翻了食屍鬼的下盤。

        「安息吧。」

        他這次撿起了散落在一地的白骨,使用增幅咒強化威力之後,毫不留情地刺進了食屍鬼的咽喉。

        「嘎吼——」

        三秒內的連續動作,精準俐落的處理掉了食屍鬼。

        「吼,是咒術師嗎?而且對武術和劍術還有涉略是吧?」

        「瑪巴斯!」

        「我是不會再給放肆的徒弟第二次機會的!」

        【死之凝視Death Stare】

        「別盯著那老頭看,小卜!」

        「太遲了!」

        來不及轉移視線的我,看見了瑪巴斯刻意朝我施放的死靈術,一顆猩紅色的眼球正直直地盯著我,那應該是會影響到靈魂的幻覺,只要——

        「怎麼回事?」

        突然間,我的視線彷彿被吸入了那顆眼球所看著的世界一樣,不管是哥哥還是瑪巴斯全都變成了不死系魔物。

        不僅如此,我身處的環境也不在原先的牢房中,現在的我站在了一大攤的血泊之上,還有些斷肢殘骸浮在了上頭。

        「這是……幻術吧?還是說兩種魔法混在了一起?」

        看現在的情況,瑪巴斯大概率是在死靈術的整體上添加了基礎的幻術,所以我的意識才會落入這裡吧?

        倒也不是沒辦法解決,只是我根本不曉得要從何破解,幻術的根基太過稀少,找不出魔力的根源啊……

        我還在探尋魔力源時,腳卻被漂浮在血泊之上的手給抓住了。

        「小……小卜。」

        「這聲音是,姐姐?」

        「為什麼……為什麼妳剛才不來救我?」

        「咦?什麼?哇!咕咕——」

        姐姐的幻象硬生生地將我拖入血泊之中,那瞬間血液湧入我的鼻腔裡,使得我無法呼吸到新鮮空氣,這感覺無比真實,就好像我真的溺水了一樣。

        我嘗試張開自己的雙眼,但眼睛根本無法承受與血水接觸的折磨,無法看清眼前一切的我,只能不斷的掙扎著。

        「叛徒。」

  噗哧——

        剎那間,我的腹部被銳器給刺穿,但卻意外的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反倒是這冰冰涼涼的觸感顯得有些不真實。

        就算無法睜開雙眼也知道,是姐姐的幻象用劍刺穿了我的肚子。

        「跟我一起死吧。」

        她把劍抽出來的瞬間,我感受到了劇烈的疼痛,無論是肉體還是心靈。

        儘管知道眼前所見的一切都是假的,但現在所受到傷害卻令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