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GO情人節同人斷章:發現懷孕之後

胸有竹林/akira | 2022-06-29 00:44:21 | 巴幣 110 | 人氣 117


  好了各位,我終於能回來更新了(咳咳咳
  這兩個禮拜忙於各種事情,加上長期沒睡飽跟有在學習其他技能的緣故,身體出了一點狀況,目前還在慢慢調養中,所以寫文的速度有被拖慢,不過我有把字數稍微補償給大家(這次更新其實有九千多字)。但我還是會繼續寫下去的,請各位儘管放心。
  另外,可能之後幾天會出個小番外,但那個小番外應該是會採取跟之前一樣,給超連結讓大家自己連出去看的方式,因為很想寫築巢的小短文,裡面可能會有些瑟瑟的描寫,不太適合放在這個地方,所以就會採取放在AO3跟P站的模式,再請大家自行前往觀看了。
  那麼接下來廢話不多說,以下就是正文部份,大家就當作是輕鬆的補述小番外看看吧~

  *食用前警告:本文為ABO耽美向,CP為奧伯龍&伏提庚(雙Alpha)X藤丸立香(Omega),且本文的奧伯龍有違背原設定(特指不會喜歡上任何對象以及完全無法說出真心話這兩點)之處,如果不能接受者,請立刻點擊右上角的X離開。

***

FGO情人節同人斷章:發現懷孕之後


  那是一張在網路發達的時代流傳甚廣的梗圖。
  圖片右下方有隻橘貓,只要擁有對動物基礎的認識,都能輕易辨認出來,而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畢竟以動物為主角圖片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只要打關鍵字搜尋就能出現一大把。
  但這隻貓特別受到關注的精髓之處,並非其外觀究竟有多麼可愛,而是牠臉上呈現的表情。
  那微微瞪大的眼睛與滿是驚訝的眼神,以堪稱完美的方式演繹出「我究竟看了什麼東西」的表情。而後方加上那充滿星星的宇宙背景畫龍點睛,更展現了何謂「此時無聲勝有聲」的精隨。
  過去曾看過那張圖的藤丸立香,原本也認為那很好笑,但是當同樣的感受在身上降臨時,他才發現過去會笑,不過是因為自己還沒成為那隻橘貓。在已經成為那隻橘貓的現在,根本連揚起嘴角的一絲力氣也沒有。
  「诶?騙人的吧…?」
  如果真的要追溯讓經歷人理修復之旅至今、一路上光怪陸離的事情其實也看了不少的御主,都還沒能完全回過神來的根本原因,就必須從數小時之前,那場微小特異點探索的靈子轉移說起。
  「…唔。」
  踏上陌生土地的瞬間,一陣強烈的暈眩感伴隨而來,生理方面的強烈不適,讓藤丸立香的腳步立刻變得不穩起來,幾乎差點就要跌倒。所幸瑪修眼尖的注意到了這個情況,及時抓住他的手臂。
  「前輩,您沒事嗎?」
  距離上次在靈子轉移時感覺這麼不舒服,還要追溯到剛進入迦勒底的時候。那種嚴重的暈眩和疲倦感,以及微微讓人作嘔的衝動,雖然完全不想再體會第二次,但身體的自然反應似乎也由不得他控制。
  「或許是昨晚沒睡好的緣故吧,所以不只是精神,連帶著肉體也有點疲憊。放心,等等調查完回去之後,我保證一定會好好休息的。」
  「真是的,如果身體有狀況的話,在出門前應該就要告訴達文西小姐,讓她好好為您檢查才對啊。」
  將出現異常的原因歸咎於最近經常莫名就會感到燥熱,導致睡覺時一直輾轉反側,藤丸立香並沒有想太多,反倒勉強撐著不怎麼舒服的身體,故作輕鬆的反過來安慰瑪修。
  「沒事的,除了最近幾天沒睡好之外,其他地方都沒有感覺不舒服。而且我都有定期做檢查,應該不會有什麼嚴重的問題才對……」
  「唉呀,我的Master,話可不是這麼說的。」
  同樣注意到御主狀況不對的人,還有最近剛來到迦勒底的英靈,傳說中大名鼎鼎的黃巾黨領導人.張角。只見他呵呵的笑出聲來後,又以與外表完全不符的巨大力氣,和瑪修合力將藤丸立香攙扶回正常的站姿。
  「有時候,某些徵兆或許是微小的,但那或許是恰巧露出冰山的一角而已。無論多麼無足輕重的症狀,都還請您多加注意身體,別跟老夫一樣在成就大事的路上,最後被病給耽擱了。」
  「我說老爺子啊。」
  聞言,站在旁邊的另一位從者像是受不了幾人之間對話的走向似的,立刻將口中叼著的草取出來,跟著加入談話之中。
  「這話題未免太過沉重了吧?只會給Master徒增心理壓力而已,倒不如開個玩笑讓大家輕鬆輕鬆。反正您不是會醫術嗎?乾脆像古裝劇裡面一樣,把脈做做樣子,再說句『夫人有喜了』什麼的還稍微有趣點。」
  「…!!」
  好不容易才重新站穩的藤丸立香,在聽到燕青的這番話後,差點被嚇得又一次摔倒。幸虧跟在幾人後方的蘭陵王迅速反應過來,才免於出現像漫畫中那樣以臉著地的窘況。
  「別再胡說八道了,仔細點。如果讓御主因為我們受了傷,那責任老夫等人可是擔待不起的。」
  第一個出言訓斥燕青的不是其他人,正是方才在另一側默默警戒四周的老年李書文。雖然已是滿頭華髮,但老者銳利的眼神與嚴肅的表情,依然具有相當程度的威壓,且私毫不遜於在場的其他年輕英靈。
  「是是是,老爺子訓斥的是。都被這樣訓誡了,我可不敢繼續說下去,否則那套傳說中的八極拳打下來,瘦弱的身體可經受不起啊~」
  嘴上是這麼說的、手上也做出投降的姿勢,不過燕青臉上倒是連半點害怕的神情都沒有,反倒調皮的朝藤丸立香眨了眨眼睛,一副等等還想繼續多說點什麼的樣子。
  「說笑了。既是傳說中上得梁山的好漢,又豈有可能會是一介凡夫俗子,因為這點小事就心生畏懼?如此輕率的說法,未免折辱那群曾經與你並肩同行的英雄豪傑們了。」
  經過漫長歲月的洗禮,相比年輕時充滿血性與衝動的性格來說,邁入老年階段的李書文不僅變得越來越沉穩,眼光也益發犀利起來。僅憑一眼就看穿那虛假的表情面具,直接戳破了燕青近似調笑的說法。
  「貴為天罡星之一的『天巧星』燕青啊,汝對儂的評價還真是言重了,儂不過一介默默無名的老人罷了。」
  「啊,老爺子的性格就是太過正經八百了。我姑且知道御主是有伴侶的,但懷孕這種事情可不容易,怎麼可能說有就有呢?更何況人類又不像微生物那樣,隨便斷根觸手就能分裂出新的個體。」
  絲毫不認為自己剛才隨口一提的玩笑話會產生任何實際作用,浪子的態度一如既往的隨意,只是揮了揮手表示這種趨近於零、完全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的必要。
  「而且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說,如果人類真的能這麼輕易就懷上英靈的孩子,也未免太糟糕了吧?那群『識』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愚蠢到那樣的程度,連這種程度的可能性都沒有杜絕乾淨的話,天下恐怕要因此大亂了。」
  「…這倒也是。」
  此言一出,就連李書文也不得不同意他的說法。因為無論是誰都必須承認,「英靈無法使人類懷孕」,是打從召喚這一事實成立之後,就未曾出現任何例外的鐵則,就這點而言,並不能責怪燕青的玩笑開得太過頭。
  「來自遙遠未來的英雄啊。」
  不過緊接著,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向來少言寡語、除卻虞姬之外,幾乎不曾向其他人搭話的項羽,竟然有一天也會主動開口,加入從頭到尾都和自己無關的對話。
  「在我生前的時代有句成語,叫『一語成讖』。換成西方那邊的說法,就是所謂的『莫非定律』──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即便機率再怎麼微小,都具備成真的可能性。」
  「唉呀項王,怎麼連你也開始這麼說了?安心啦安心啦,儘管放下心來吧。反正就算Master真的想要懷孕,也必須先想辦法在英靈召喚的術式上面做手腳才行。」
  「诶?唔…!」
  原本只是在旁邊靜靜聽著的藤丸立香,突然感覺頭頂有股重量壓下,接著出門前好不容易整理完成的短髮造型,就被一頓搓揉弄得像個亂糟糟的鳥巢。燕青這有些幼稚的舉動,讓少年在驚訝之餘,也忍不住開始掙扎起來。
  「等等,燕青你做什麼……」
  「哈哈哈。」
  原本想要趁著整理頭髮的間隙抱怨幾句,但在看到他的表情後,立香又默默安靜下來。因為對方的眉眼間並不像平常那樣,只存在惡作劇時會出現的淘氣模樣,反倒多出了幾分正經。
  燕青是在嘗試用開玩笑的方式,消除他的不安。
  認知到這點的藤丸立香,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真的對他生氣,因為這些英靈個個都擁有不同的經歷,自然性格與作風都有所差異,但唯一的共通點是都會用獨有的方式來關心自己。
  「如果把剛才所說的可能性考慮進去,我個人認為,就Master那種半吊子的魔術能力來說,想要在英靈召喚的術式上面做手腳,還早了八百年呢,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啦~」
  「…雖然這是信任我不會做奇怪事情的發言,但怎麼覺得有種莫名被損了一頓的感覺?是我的錯覺嗎?」
  聞言,項羽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一語不發的繼續向前走。當時在場沒有人知道為何他會突然進行告誡,畢竟誰都無法得知在那具高速運算出各種未來可能性的他眼裡,所看見的究竟是怎樣的一副光景。
  不過後來能夠確定的是,項羽確實有著不同凡響的能力,因為無論是及時接住突然昏倒的御主、或者在數小時後發生的事情,都從側面證明那雙眼睛確實能看見別人無法看見的東西。
  「沒有錯,你是真的懷孕囉,立香。」
  時間點回到現在,看著手上行動裝置經過分析得到的數據,達文西的態度出乎意料之外的正經八百。畢竟雖然平時偶爾會開開玩笑,但眼下面對的醫療分析結果,可不是什麼能夠拿來隨意戲弄人的事情。
  「就身為醫生的立場來說,我應該要向你恭喜道賀才對。只不過就身為長輩的立場上來說,我還是會覺得有點擔心呢。」
  「…我覺得不光是你,連我自己聽了之後都覺得蠻擔心的就是了。」
  「說得也是。啊,但我要提醒你的是,感覺非常驚訝的應該不只有你,瑪修受到的衝擊好像更大,腦袋看起來已經完全停止運作了呢。」
  「……」
  先不提同樣被這個消息驚嚇的御主,平時總跟在藤丸立香身邊的亞從者,瑪修.基利艾拉特已經是一副完全當機的勢態,不僅說不出任何話來,連表情變化都不復存在了。
  非常明顯且肉眼可見的事實,瑪修.exe已停止運作。
  「而且更正確來說,其實覺得很訝異的人,應該還要多算上我一個才對。因為『英靈無法使人類受孕』應該是最早我們得以被召喚時,就由各種『識』所共同定下的、無論如何都絕對無法違背的鐵則之一。」
  沒有人比英靈本身更加清楚銘刻在「座」上的規則了。
  光是在神秘尚未完全消失的時代,非人之身與人類誕下子嗣,都會掀起巨大的波瀾。所以也就更別提在神秘幾乎消失殆盡、完全由物理法則取代的現在,一旦誕生英靈與人類混血的子嗣,必定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為了避免這類問題發生,讓人間陷入戰火連綿的地獄,所有一切回到像遠古神話大戰那樣的混亂場面,無論過去再怎麼意見不合的各種「識」們,都不得不同意這條鐵則絕不容許有任何人破壞。
  但如今,這條鐵則第一次被打破了,而且還是在難以推測原因的情況下被打破的。
  「至於造成懷孕的準確原因是什麼,因為距離事發當天太遠,已經完全無從考證了。不過根據我個人的推測,規則被打破的最大可能性,應該來源於之前發生的那場意外。」
  推推架在鼻樑上的圓形細框眼鏡,達文西提起了之前奧伯龍與伏提庚兩人的靈基突然被分離開來的神秘事件。
  「立香,你應該還記得Caster.阿爾托莉亞曾經提到過的,奧伯龍在和她一起出門的時候,曾經伸手去碰來路不明的聖杯吧?」
  「記得。」
  怎麼可能忘得了呢,就是因為那件事情,所以自己才分化成Omega又和他們兩人結為伴侶的啊。
  回想起當時在走廊因為發情期突然暈倒的驚險事件,以及後來在房間裡發生的種種,藤丸立香立刻感覺臉頰的熱度開始飆升,於是連忙將注意力轉向達文西展示給自己看的分析數據上。
  「為了驗證我的假設,剛剛稍微查詢了一下過去聖杯戰爭召喚英靈的相關紀錄。有趣的是,其中就有過英靈因為聖杯的力量獲得受肉,成為非常接近人類的存在,最終得以在戰爭結束後持續留存在人間的事情發生。」
  「诶?所以達文西小姐妳的意思是…?」
  「是的。我懷疑那個神祕的野外聖杯,是不是也有相同的作用。畢竟突然把靈基分開變成兩名從者,從另一層意義上來說,幾乎就等於是『多出了一個容器(身體)乘載另外一個靈魂』,根據現有的線索來說,這個推測是最合理的。」
  雖然並不願意在沒有明確證據的情況下,做出太過武斷的結論,但為了得出發生機率最大的可能性,達文西不得不利用那位同樣身為顧問的夥伴,曾經告訴自己的推理方法。
  "當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情況,剩下的不管多難以置信,那都是事實。"
  如果想要嘗試找出真相,就必須逐項排除可能性,最終才能找出答案。而能夠造成這樣極端異常的情況只有兩種,其中之一和燕青所言相同,必須在最初召喚英靈時就在術式上做手腳。
  但這個可能性的疑點,首先是藤丸立香本人的魔術造詣,並沒有到達足以突破規則的程度;另外,召喚術式從來都是由迦勒底準備、並以英靈加拉哈德的圓桌盾為媒介進行召喚,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都不存在被動手腳的可能性。
  「順帶一提,目前看起來懷孕已經有段時間了,我估計大約是落在三個多月左右吧。只不過還看不出什麼,要等到週數拉長、胎兒逐漸成形過後,才能得到更多準確的資訊。」
  「……」
  望著沉默以對、低下頭像是在認真思考什麼的藤丸立香,作為負責醫療事務的從者,同時也是長輩與友人的達文西,默默從旁拉來一把椅子,坐到了他的對面。
  「那麼,在另外兩位當事人抵達之前,我還是想先聽聽你的意見。今後有什麼打算嗎,立香?」
  雖然知道在剛得知此事的時間點上,要立刻做出判斷並不容易,尤其面對的還是如此重大、甚至牽涉範圍到不止一人的事件,可達文西仍然有不得不這麼做的原因。
  畢竟就算再怎麼不近人情的從者,都能清楚明白「養育另外一個生命」具備的意義有多麼重大。就算那並非自己的血脈,可一旦開始養育後,就意味著開啟一段不知何處為盡頭,都必須為此負責的漫長旅程。
  身為永生不滅的英靈,他們見證過各式各樣的悲喜劇,而眾多悲劇的主要起因,就是來自幼時沒有受到應有的教育與對待,導致了人格發展的扭曲,最終使其走向了毀滅他人與自身的道路。
  「我明白這麼說是很殘酷的,可如果沒有做好相應的心理準備、也不打算愛著這個孩子的話,那不如直接將他在誕生之前扼殺。或許這相對他之後必須面對的痛苦來說,還是個比較好一點的結局。」
  「…不。」
  知道這句話究竟代表著什麼樣的含意,沒有等到達文西繼續說下去,藤丸立香立刻就否決了她的提議。
  「說實話,我並沒有這樣的想法,甚至從不覺得懷孕是什麼壞事。只是單純因為消息來得有點突然,需要一些時間消化罷了。」
  懷孕對藤丸立香來說,並不是可能性為零的名詞,因為在得知自己分化成Omega後,他同樣也思考了許多事情。包括之後或許會和某人結為伴侶、誕下擁有兩人血脈的子嗣,都是可能發生的結果之一。
  只是他沒有料想到的是,這個預計可能會在未來實現的結果,竟然會以這麼快的速度出現在自己的眼前罷了。
  「身為普通的人類,我很清楚懷孕代表什麼的意義。所以多少會覺得有點動搖,忍不住會去思考『我真的能照顧好這個孩子嗎?』,或者『我能盡好身為父母應盡的義務嗎?』之類的問題。」
  正因為養育孩子並不是簡單的事情、清楚知道自己會背負多大的責任,才會有所動搖。如同常人所說的「無知者無懼」,有時知道得越多,反倒會越發意識到自己的渺小無力,這也正是越賢明之人反倒越謙虛的原因。
  「簡而言之,我的動搖多數來自對自身能力的不足,畢竟這樣的事情,絕對不可能隨便用一句『啊哈哈,竟然懷孕了欸』之類的玩笑話就輕輕帶過。」
  伸出手輕撫著螢幕上的相片,明明清楚影像不過是現實的反射,根本不可能帶來視覺以外的感受,而且因為胎兒的輪廓根本還沒有成型,所以照片上只是一片黑暗和模糊,幾乎什麼都無法辨認。
  但做為即將成為母親的人,藤丸立香彷彿能從中感覺到另一股微弱的心跳,正在向眾人宣告自己已經準備降生在這個世界上。
  「我所能做到的承諾,只有我會盡力做好所有能做的準備,等待他出現在我面前的那一刻,雖然那僅僅是個開始而非終結。」
  態度堅定的做出最終的決定,這是身為父母的他所能做到的,唯一且最好的承諾。
  「唉呀。」
  看來確實是她多慮了呢。
  「…雖然大概可以猜出你的回答是什麼,不過聽到你親口這麼說,還是覺得非常感慨啊。」
  同樣發出深深的感嘆,達文西不禁回想起之前翻閱那些檔案時,所看到的另一個自己留下的影像與文字紀錄。
  藤丸立香在剛進到迦勒底那一年,還是連魔術基本知識都不甚清楚的青澀少年。因此最開始沒有太多人看好他的發展,最後承認他為瑪修的御主,也只是因為沒有更好的選擇,不得不這麼做而已。
  當時的他不被誰期望、也不被誰注意。但藤丸立香並沒有因此氣餒或放棄,反倒選擇繼續這段對自己這個普通人來說過於艱辛的旅程,證明了自身的價值不是只能根據魔術造詣的高低來決定。
  「你成長了很多啊,立香親。」
  說實話,真希望他也能一起在這裡,看著你迄今為止的成長呢。
  從最初的手忙腳亂到指揮若定,如今的他不僅是成熟的大人和御主,甚至也找到了所愛的人,並且和對方共組家庭。看著這些變化的過程與紀錄,即使當初參與其中的並非現在的這個自己,達文西仍然有種無以名狀的驕傲感。
  多希望那個人現在能夠和自己一起,親眼見證他迄今為止的成長啊。
  如果是他的話,一定會像是個笨蛋父親,一邊抱著立香哭得唏哩嘩啦的、一邊說『我不能接受這件事情』吧?畢竟從以前開始,羅馬尼.阿基曼就是個容易感性過頭的男人啊。
  「誰能想到當初的少年,竟然會在這裡待這麼長的時間,甚至現在就快要為人父母了…只能感嘆命運真是種奇妙的東西吧?」
  "咖搭、咖搭、咖搭……"
  「立香!!你沒事吧!?」
  不過還沒來得及等到達文西感嘆完,一陣慌忙急促的錯雜腳步聲,迅速在醫護室的門外響起,接著在不到數秒的時間差內,門就被某人給狠狠推開,藤丸立香非常熟悉的黑色與白色身影立刻一前一後衝了進來。
  「啊,你們怎麼過來了?不是說正在跟其他人做戰術模擬練習的嗎?」
  「…你要不要聽聽自己到底在說什麼?都聽到你在執行任務途中暈倒了,哪還有心情做什麼練習?」
  這傢伙到底有沒有自覺,自己跟戰術模擬練習哪個比較重要啊?
  即便在和藤丸立香成為正式伴侶後,伏提庚對於接觸其他人(從者)的容忍度稍稍有提高,只是對於對方這後知後覺、總是把別人的重要性排在自己前面的毛病,他依然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因為聽說你在任務途中暈倒了,所以我們才會趕過來的。怎麼樣?檢查結果如何?沒什麼事情吧?」
  從那一連串不間斷的提問完全可以發現,奧伯龍內心焦急的程度其實完全不亞於伏提庚,只不過他仍然恪守基本的禮節,稍稍修飾了自己的用詞,沒有像另一個自己那樣直接將情緒表達出來。
  「啊,你們兩位都過來了啊,速度還真是快。我才剛把消息發給所長他們而已呢。」
  達文西對於兩個人突然的到來,完全沒有表現出半點感到意外的神情,因為奧伯龍與伏提庚的消息源頭,多半來自於自己對上層的通報。而她早就計算到,根據所長那嘴硬心軟的性格,這則消息在不久後必定會傳到兩人耳裡。
  「既然都來了,那正好和立香君一起,聽我簡單說明之後照顧孕婦的注意事項,省得我之後要說第二次了。」
  將視線轉向態度急切的兩個人,她先是將方才打開的身體檢查報告關掉,接著又重新調出另外一個視窗,並將行動裝置放到了三個人的面前。
  「恭喜什麼的虛禮我就省略了,反正這種客套話你們八成也不太想聽,而且更重要的是,之後你們要如何做為一個稱職的爸爸,好好照顧自己懷孕的伴侶跟即將出生的孩子……」
  「诶?」
  「蛤?」
  懷孕的伴侶?
  孩子?
  聽到這兩個詞彙的瞬間,奧伯龍和伏提庚都感覺腦袋有一瞬間陷入了當機的狀態,但幸好混亂只是暫時性的,因為在經過幾秒的時間消化之後,兩人就重新掌握了目前的情況。
  「等等,達文西小姐,妳的意思是說立香他……」
  「對,他懷孕三個多月了,經過儀器的推算,剛好跟之前第一次發情期被標記的時間點是吻合的。另外如果要說什麼話,你最好慎選用詞,別告訴我孩子不是你們的。這種想要推卸責任的爛藉口被我聽到的話,我一定會開著Shadow Border去撞你們。」
  看到兩人那滿是複雜意味的表情,達文西的額頭默默浮起了青筋,微笑著告誡他們如果試圖推卸責任,接下來會面臨什麼樣的後果。
  「不不不,我是真的覺得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問題。」
  發現整件事情都不太對勁的伏提庚,首先是澄清了自己並不是射後不理、管生不管養的混帳,因為無論從哪個角度想,藤丸立香會懷孕是真的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我沒有想要推卸責任的意思,但我當初為了安全起見,是吃過避孕藥才去找他的。如果發情期期間,兩方的其中有一方吃避孕藥,理論上來說應該是不可能懷孕的,對吧?」
  「理論上是這樣沒有錯的。」
  聞言,達文西放下心來的同時,也默默對伏提庚所說的話表示贊同。因為如果有一方吃了避孕藥,那確實懷孕的機率會被降到極低,所以伏提庚的觀點確實沒有什麼問題。
  「所以照這樣說下去的話…問題就是出在另一個地方囉?」
  幾人先是默默對望一眼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默默將視線轉向站在旁邊的奧伯龍。
  「奧伯龍,你當初去找立香的時候,有先吃避孕藥嗎?」
  「呃……」
  在聽到這個「呃」字的瞬間,問題的答案就昭然若揭了。看著平時總是表現的沉穩溫柔的奧伯龍,竟然少見的流露出有些慌亂的神情,達文西嘴角的笑容隨即變得促狹起來。
  「唉呀。原本以為是最能放心的一個,原來也不是這麼可靠呢…雖然目前胎兒尚未發育完成,還沒有辦法做基因檢定,不過答案究竟是什麼,之後總會知道的。那就讓我們慢慢等待對答案的那一刻囉~」
  相對達文西的打趣,旁邊的伏提庚就沒有那麼冷靜了,立刻回過頭去狠瞪和自己擁有相同面孔的半身,顯然對立香懷孕的這件事感到相當惱火。
  「你竟然沒有吃避孕藥!我不是都丟在房間裡面了,你竟然沒吃!!」
  「蛤?別講得像都是我的錯一樣!如果不是你擅自跑過去,我怎麼可能會一時情急就衝進房間去?!」
  「所以你現在的意思是,這都是我的問題嗎?如果不是因為你搞出這件事情的話,我……」
  就能繼續跟立香享受兩人世界了!!
  自從與藤丸立香正式結成伴侶後,伏提庚就發現自己的佔有慾開始有越來越高漲的趨勢,這樣的情況在兩人獨處時尤其明顯,有時甚至會讓他不自覺就做出類似撒嬌的舉動,只希望能把對方留在自己身邊的時間變得更長。
  平時在外的伏提庚並不會將這一面展現出來,這次差點講出真心話也是因為氣到極點,險些失去理智的緣故。不過幸虧在完全說出口前的最後一刻,伏提庚及時吞下了後面想說的話,才沒有曝露出最真實的想法。
  「诶、诶?」
  原本以為兩人會開心的接受這個事實,和自己同樣沉浸在準備生下與所愛之人結晶的喜悅中,完全沒想到竟然會演變成吵架局面的藤丸立香,立刻慌忙的想起身阻止他們繼續這場幼稚的吵架。
  「等等,你們都先稍微冷靜下來,別就這樣吵起來了。這件事還沒有確切的定論呢,等到之後再來談也不遲啊……」
  "咖鏘!!"
  突然,一陣清脆的金屬狀的聲響打斷了幾人混亂的對話。三人隨著聲音的來源處一看,發現瑪修不知何時,已經穿上了奧特瑙斯、舉起了加拉哈德的盾,變成在先前經常看到的完全武裝型態。
  「奧伯龍先生、還有伏提庚先生,聽說你們剛才在做戰術模擬練習對吧?」
  那越發變得燦爛的笑意,在完全不知情人的眼中應該相當甜美可愛,但對於被點名的人而言,那笑容中蘊含的卻是僅僅看到一眼就令他們感到膽寒不已的涼意,甚至讓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兩人動作一致的開始後退。
  「請讓我也加入吧,正好加拉哈德先生說,他好~久~好~久~都沒有出來活動活動了,所以希望我也一起參加呢。」
  當少女再次睜開眼睛時,那雙溫柔的紫色眼眸已經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一對充滿凜冽氣息的金色眼眸。
  「來吧,讓我們好好交流交流,增強彼此的實力吧。」
  「呃、這個……」
  「……」
  雖然很想否決所謂的切磋邀請,不過看著加拉哈德拿著盾牌的樣子,很明顯就是不容許兩人有拒絕的權利,就算聽到「拒絕」二字,還是會一盾牌敲下來強行把他們帶走。
  「前輩、達文西小姐,我們就先去模擬練習室。然後非常抱歉,照顧注意事項什麼的,就麻煩您過後再詳細講解一次了。」
  即便氣極了卻仍然不忘禮貌,在離開醫護室之前,加拉哈德先是對自己造成的麻煩,紳士的向達文西表示歉意。
  「啊,這個完全沒關係的喔。你們慢慢練習,練習完再來找我也不遲喔。」
  達文西對此也沒有表達什麼意見,反倒秉持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態度,面帶微笑的送走一行三個人離開現場。
  「…真的不會有什麼問題嗎。」
  望著他們相偕離開的背影,藤丸立香不知為何,總覺得心裡莫名的感到不安。但他也無法解釋這種不放心感究竟是從何而來,畢竟這三位就算說是自己最信任的人都完全不為過。
  「大概吧?反正加拉哈德下手應該不至於不知輕重到太誇張的地步,比如把還沒出生的孩子變成單親家庭之類的……」
  「達文西小姐,妳是在跟我開玩笑對吧?絕對是在開玩笑吧?」
  「……」
  「達文西小姐,妳倒是說點什麼啊!別就這樣不說話了!!」
  至於當天模擬練習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聽說之後成為迦勒底有史以來最神秘的謎團之一。唯一能得知的是練習結束後,奧伯龍與伏提庚在醫護室整整待了一天,才終於恢復了原本的狀態。
FGO情人節斷章:發現懷孕之後 完

***

  還敢不吃避孕藥啊!奧伯龍!(發出沒良心的笑聲
  雖然當初發想的原因其實是想用比較輕鬆的角度來寫,但後來仔細想想之後,還是覺得不能用幾句話就輕鬆帶過。因為養孩子真的是很重大的責任,尤其以敝人和身邊的人的成長經歷來說,我覺得讓孩子感受到自己是被愛著這點真的很重要。
  如果只是單純生下來,卻沒有給予相應的照顧,甚至還會責怪孩子「如果沒有你(妳)我早就***了」,真的還是奉勸這種人別生算了。擅自把孩子生下、又否定他們的生存價值,這真的會成為摧毀他們人格的嚴重事件,之前碰過不少類似的案例,對這類的情況很有感觸,所以才做出了這部分的描寫,希望大家不要覺得這話題太沉重。
  那碎碎念就先到這裡了,下次的更新時間不定,因為要看我的短番外什麼時候完成。另外,兩邊的最後一章節也都是現在進行式,就請大家關注一下各個平台的動向,或許會有不定期的突發更新喔!下次更新見啦~

創作回應

幽森
身體要多多保重啊
2022-06-30 00:48:15
胸有竹林/akira
謝謝關心,之後會稍微多睡一點,因為最近真的有點太拚了,睡眠上真的不太足夠,所以打算之後找一天讓自己把電充飽。
然後把電充滿之後,就可以準備快樂的來開車囉(欸你等等
2022-07-01 00:05:2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