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穿越到異世界找妹妹結果推翻了王朝103──無勇之大秦(三十五)

火火 | 2022-06-28 23:40:00 | 巴幣 0 | 人氣 29


  103.無勇之大秦(三十五)

  回到慕容家的馬凡還來不及跟慕容蘭報告,就見對方怒氣沖沖,張口就問:「你們是不是跟南宮家一起惹上楊家了?」
  「分明是對方先來惹我們兒!」李舟怒道。
  馬凡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了一遍,說:「實在很抱歉,又給你添麻煩……」
  「我生氣的不是這個。」慕容蘭擺了擺手,咬牙切齒道,「你們怎麼不報上我的名號?」
  馬凡愣了一下,他沒報嗎?
  李舟跟他面面相覷,苦苦回想:「好像真沒報兒。」
  只有最後李舟提了一句要不要跟慕容蘭提,前面好像通篇沒說他們住在慕容家。
  「下次遇上這種事,報上我的名號就行了,曹華那個小人,不會這麼沒眼色。」慕容蘭沒好氣道,「痛歐官員,如果不是因為你們算是我的食客,現在已經被朝廷通緝了。」
  「是他們那群人欺人太甚。」馬凡說。
  「他們是當地挺有名的地痞流氓。」慕容蘭說,「你們正義感也太多了,要不是我給你們兜著……」
  「他們手上犯案無數,本就該受到制裁。」馬凡堅持道。
  「說真的,他們這次不過就只是摸了女人的胸部,你幹什麼這麼忿忿不平?」慕容蘭不解道,「還是你也想要?」
  馬凡要氣死了,一時間氣到將他透過眼鏡看到的一切一股腦地統統說了出來,說完才發現他怎麼能知道這些事呢?除了異稟之外沒有理由啊!
  慕容蘭倒是沒有追問太多,略為思索了一下,便道:「要透過法律來懲治他們是不可能的,即使將他們關入大牢,也只會象徵性地關上幾天,實質一點幫助都沒有。」
  馬凡抿了抿唇,有點遲疑地問:「那如果楊全公子……」
  「別指望那個白痴。」慕容蘭有點惱羞成怒,「要給他們教訓,我也能做得到。」
  ……看來慕容蘭跟楊全的競爭意識依然很激烈。
  「我來安排,其他的你們都別管。」慕容蘭說,「尤其是李隆,不准動手打人。」
  「切。」李舟不甘願地撇撇嘴,懷疑道,「那你還能打得贏那群人兒?」
  「要不然你就放小青出來吃掉他們。」慕容蘭沒好氣地說。
  「小青不吃人兒!」李舟氣道,想了想,又補充道,「那群雜碎會吃壞肚子兒。」
  「你還不如不解釋。」馬凡哭笑不得。
  小青鑽出李舟的領子,貼著他的脖子蹭了蹭,嘶嘶叫了起來。
  「看,小青也說太髒了不想吃兒。」李舟點頭。
  「行了,反正我來安排,你們別惹事。」慕容蘭說。

  慕容蘭離開之後,李舟才悄聲說:「他好反常兒。感覺他就不是會管閒事的人啊。」
  馬凡蹙眉,他也這麼覺得,他本來還想從長計議,思考出詳細的計畫,慕容蘭這麼一打岔,他反而不能妄動了。
  「不知道他要給他們什麼樣的教訓……」馬凡說,如果可以的話,他還是希望可以透過法律,但既然公信力已經淪落為為了某些特定人士服務的權柄,那似乎已經不能期待了。

  *

  「唉呀,萬萬沒想到,那兩人竟然是慕容大公子的手下。」一間高檔酒樓裡,陳志舉起酒杯,「失敬失敬,竟然還勞煩您親自出面。」
  堂堂慕容家大公子,竟然屈尊絳貴地請自己吃飯賠罪,還承諾讓他進本來一輩子都不可能進去消費的青樓玩樂。他的虛榮心因此而爆棚,而且慕容蘭還請他將那天同行的同伴一起享樂。
  陳志心中樂開了花,覺得有面子極了,果然背靠大樹好乘涼,楊家的權勢真不是蓋的,就連慕容蘭這等身份的人都得過來跟他賠罪。
  他走出酒樓的時候都還飄飄然的,好似上了雲端,看街上其他人的時候都覺得自己高出他們一大截,見有個老人佇著拐杖在街上走著,故意用肩膀用力撞上對方,再哈哈大笑離開。
  那老人被撞倒在地,竟也沒人去扶。
  慕容蘭在樓上看到了,抿了抿唇,他以前怎麼沒有發現自己竟然生活在這麼冷漠的一個國度?
  那老人一時半會在地上起不來,慕容蘭便叫掌櫃去扶,就當作點好事,掌櫃面色有些為難,不過還是領命去了。
  那掌櫃的走出店外,將那老人從地上扶起來:「老人家,您沒事吧?」
  旁邊的人因為他這個舉動,腳步有些慢了下來。
  那老人看了掌櫃幾眼,確認了是個年輕小伙子,看穿著還挺有錢,而且之前目睹他是被陳志推倒的人也早就流走了一大批,便開始對著人群大聲嚷嚷道:「光天化日下的,他推人啦!大家評評理,我這把老骨頭,禁得起他推嗎?」
  老人喊的聲音很大,慕容蘭在二樓自然也聽得一清二楚,一時間非常錯愕:「這人是怎麼回事?」
  「趁機訛錢的。」店小二無奈地說,「這種人最近越來越多了,那群地痞流氓幹壞事得不到懲戒,大家就都開始有樣學樣。」
  反正沒有王法,訛錢怎麼了,成功了還能添補家用。
  「你這人怎麼這樣呢?」掌櫃的憋著氣,大公子就在樓上看著呢,這不是在公開展示他辦事不力嗎?扶個人也能扶出負債來。
  本來想說自己不會那麼倒楣,扶到一個碰瓷的,結果怕什麼來什麼。
  「我怎樣啦?」老人更大聲了,「你一個小年輕,撞倒人不該賠禮道歉嗎?」
  惹不起陳志,就惹起他來了。掌櫃的火快要壓不住了:「你這人講點道理,要不是我老闆心善,從樓上看見你被推倒站不起來,命令我來扶你一把,你以為有人會理你這臭老頭?」
  「小年輕怎麼說話的,你……」
  「我老闆可是慕容家的大公子,現在就在樓上,你要跟大公子對簿公堂嗎?」掌櫃的冷冷地說。
  那老人本來囂張的氣燄弱了很多:「那你剛剛扶我一把的時候弄疼我了,這總該道歉吧。」
  掌櫃的巴掌都要抽上去了:「別給臉不要臉!」
  「慕容家賺錢賺那麼多,分我一點,就當接濟窮人了吧。」老人變得低聲下氣,甚至還跪下來,扯著掌櫃的衣襬,「求求了!」
  這個死老窮鬼!
  「憑什麼要分你啊!」掌櫃氣道,企圖將自己的衣服扯回來,「為什麼有錢就得分你!」你算哪顆蔥啊!
  「我還有兩個兒子要養,我隨時會死,留下兩個小兒,我擔心他們三餐不繼……」老人臉都不要了,抓著掌櫃的衣襬不肯鬆手,「既然大公子剛剛幫了我,求求送佛送到西,發發慈悲吧!」
  慕容蘭在二樓,眉頭都快擠成川字了,他還真沒想到自己一時的善念居然引來一身騷,現在看熱鬧的人多了,處理不好很容易影響到慕容家的聲譽啊。
  「你覺得,這事要怎麼辦?」慕容蘭隨口問向店小二,店小二被嚇了一大跳,捉摸不透慕容蘭問這話什麼意思。
  是想說別管了,將那掌櫃的開除,說一切都是他的個人行為嗎?
  還是想要做好人做到底,花錢把人打發走了事?
  但是如果是後者……
  「大公子,小的認為……萬萬不能給錢。」店小二悄聲說,「這種事只要一開了先例,往後多得是在我們店前被人撞倒的人,一般百姓還好,硬氣不給錢也沒關係,最怕的是官府上門碰瓷。」
  「官府上門碰瓷?」慕容蘭奇怪道,「你詳細說說。」
  「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有個繡衣使,砸了一個小販的攤子,不管對方拿什麼證明都沒用,還扇了在旁邊幫忙擺攤的女兒一巴掌,那小販氣不過,動手揍了對方,結果被繡衣使以妨礙公務的罪名直接帶走拘留了。」店小二壓低聲音,「類似的事情還有好多起,大公子,這錢真不能給。」
  「繡衣使為什麼要砸小販的攤?」慕容蘭蹙眉問道。
  「沒給孝敬費唄,再加上那小販的女兒相當潑辣,被繡衣使多看了幾眼就瞪人。」
  只是瞪人就叫潑辣?
  慕容蘭想起徐瑩那雙眼睛,在黑暗中狼狽醜陋、毫無美感,卻不屈服的傲骨,跟單純只是瞪人比起來,要來得潑辣多了。
  「行了,你叫他進來,我有事問他。」
  「大公子,萬萬不能給錢啊。」店小二勸道。
  「我心中有數。」慕容蘭說,「把人叫上來,順便叫他閉嘴,聽得頭疼。」
  那老人還在哭天搶地,說自己要死了,中氣十足的樣子,倒是一點都沒看出來將死之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