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勇者與治癒聖女 2-2  才第一天報到,就發現同事是黑道大哥跟變態

時光海獺 | 2022-06-28 20:00:08 | 巴幣 24 | 人氣 42

連載中勇者與治癒聖女
資料夾簡介
傲慢的勇者甚至害死了所有人。 轉生後的他本來想帶著罪惡感認命過完一生,結果竟然又與聖女相遇了。




    哇啊啊啊啊啊!
 
    遲到了遲到了遲到了啊!
 
    為什麼手機鬧鈴沒有響啊!
 
    啊,原來是沒電了。
 
    為什麼會沒電啊!
 
    因為我昨晚忘了充電。
 
    我真是大笨蛋!
 
    刷好牙了、臉隨便洗洗就好,快點快點!
 
    梳好頭髮後綁好,要遲到了!
 
    脫下睡衣睡褲丟到一旁、穿上內衣、套上襯衫扣好扣子。
 
    穿上為了今天買的西裝裙,也不能忘了搭配的黑絲襪。
 
    最後還有外套跟領帶。
 
    很好,我這樣也有點像幹練的女上班族了吧。
 
    小衣得意地在鏡子前面擺了一些姿勢。
 
    啊,沒空陶醉了!
 
    把需要的東西一股腦丟進包包裡面。
 
    路上小心喔,體貼溫柔的男友揮著手跟她說再見。
 
    圍著圍裙的他好性感,今晚回家一定要好好跟他撒嬌。
 
    以上的幻想只存在她腦中。
 
    從今天開始她就要自食其力了,這就是外飄上班族的宿命。
 
    我出門了~~小衣慌張地奪門而出。
 
    高跟鞋好難走,是誰發明這種東西的啊!
 
    肚子好餓,嗚嗚,好想吃早餐。
 
    啊,裙子的標籤忘記剪掉了,好丟臉!
 
    手忙腳亂的小衣,與理想中的幹練女上班族完全相反,什麼都亂成一團。
 
    雖然急得想哭,可是她仍拼命地跑著。
 
    除了搭捷運以外的時間,她發揮了與那嬌小身體相襯的速度,好不容易在最後一刻抵達公司的門口。
 
    哇啊~~
 
    小衣仰望這棟六層高的大樓。
 
    她直到現在還不太相信自己已經是這間大公司的一員了。
 
    諾梅爾,營運了三十年以上的老公司。
 
    儘管有著歲月的痕跡,但外觀仍是那麼金碧輝煌。
 
    不久前,她肯定無法想像自己能進這麼大的公司工作。
 
    踏上入口的階梯,最先奪走小衣眼球的不是氣派的玻璃門,而是一旁的吉祥物雕像。
 
    哇啊啊~~不管看幾次都好棒,超可愛的,血腥喬斯。
 
    伴隨著諾梅爾一起走過三十周年的開山元老————血腥喬斯————是一頭拿著鐵釘球棒的熊。
 
    不過說是熊也不太對,官方也沒解釋清楚,也有喬斯就是喬斯,沒必要用現實世界的知識來定義他的論點。
 
    小衣也搞不太懂牠是什麼東西,總之又詭異又可愛的長相,好可愛~~!
 
    諾梅蘭至今接過各式各樣的案子,從企劃中也誕生出了很多角色。
 
    不過果然還是血腥喬斯最酷了。
 
    明明是老班底了,至今仍在第一線奮鬥著。
 
    三不五時還會在網路廣告上看見他的身影。
 
    沒想到能跟喬斯這麼接近,小衣興奮地握緊雙拳上下擺動。
 
    啊,沒空在這逗留,要趕快去報到了。
 
    拜拜~~喬斯。
 
    揮手道別後,小衣走進了公司內部,迎面吹來涼爽的風。
 
    有好多看起來好厲害的人走來走去。
 
    大家都是在這間厲害的公司工作的人嗎?
 
    散發出的氣場跟我這種鄉下妹就是不一樣。
 
    地板好光滑、大廳好寬敞、吊燈好漂亮,啊,陰影處有遊戲腳色的頭像,竟然藏在那種地方,這彩蛋也太妙了吧!
 
    不、不行,我可是要成為精明女強人啊,怎麼能什麼事都大驚小怪。
 
    小衣深吸了一口氣,裝出氣定神閒的樣子。
 
    然後邁出優雅的步伐,往目的地前進。
 
    通往女強人第一步,就是我這一小步。
 
    傳說即將拉開序幕。
 
    等等……我要去哪裡報到?
 
    啊……啊哈哈,難道我是不知道開學典禮要在哪集合的新生嗎?
 
    大家都到了嗎?只有我被拋下了嗎?
 
    再看一次錄取通知的郵件,上面應該有寫去哪裡。
 
    哼哼,我可是女子第一高中畢業的資優生耶,這種小難關怎麼可能考得倒我。
 
    沒錯,先拿出手機………啊,手機沒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辦啊!我要沒工作了!
 
    小衣雙膝跪地、雙手扶地,就此一蹶不振,淪落街頭。
 
    希望大家將來看到一名粉紅頭髮的女街友時,可以好心賞她一點錢,讓她至少能買個饅頭來吃。
 
    武川衣女強人傳奇在此完結………倒也不至於那樣,故事還會繼續下去。
 
    因為人來人往的視線很刺眼,就算是小衣也開始覺得不好意思,趕緊爬了起來。
 
    她坐到了一旁的造型椅上,開始思索現在要怎麼辦。
 
    大廳櫃台剛好沒人,也不知道跟誰求救。
 
    乾脆隨便抓一個人,搶走他的手機好了。
 
    不過這樣應該會被警察抓吧。
 
    小衣沒辦法只好選擇跟人搭話求救。
 
    啊?新人?你是哪個部門的?
 
    營業部的。
 
    營業部的話,有分很多工作室,妳知道是第幾工作室嗎?
 
    不、不知道。
 
    很好,空前危機。
 
    小衣坐回位子上,心情反倒有些釋然。
 
    等人來救我吧。
 
    就跟迷路不要亂跑是一樣道理。
 
    咕嚕咕嚕~~肚子餓了。
 
    先填飽肚子再說吧,早餐早餐~~
 
    小衣翻著公事包,幸好出門的時候有預想到這種情況。
 
    鏘鏘~~吐司跟果醬罐。
 
    一邊哼著歌,一邊用抹醬刀挖取草莓果醬,沙沙沙地塗在吐司上。
 
    我開動了~~阿姆。
 
    好、好好吃喔~~!
 
    能在點心時間以外享受到甜食,還可以填飽肚子,果醬吐司是神明這件事只有我知道。
 
    接下來換花生果醬。
 
    沒錯,小衣可是準備了草莓、花生、葡萄三種口味喔。
 
    她依序把果醬罐擺在櫃檯的桌子上,熟練地塗著吐司。
 
    阿姆阿姆,好吃!
 
    下次吐司先烤過再出門好了,在那之前還要記得買烤麵包機。
 
    接下來換花生跟葡萄搭配好了,等等再試試總匯。
 
    小衣愉悅地享用著,絲毫沒發現越來越多目光盯著她。
 
    那孩子在櫃檯幹嘛?
 
    不知道,吃吐司吧。
 
    有人認識她嗎?
 
    沒見過她耶,話說她吃得好幸福的樣子。
 
    果醬麵包也能這麼滿足,真可愛。
 
    她剛剛還在門口跟喬斯揮手,很有趣喔。
 
    我也看到了,她一進來後還嚇得到處張望,該不會之前都待在鄉下吧?
 
    雖然是個怪孩子,但光是看著她就覺得好療癒喔。
 
    到職的第一天,小衣已經在一部分人的心目中成為了新吉祥物,這件事她要日後才會得知。
 
    吃飽了吃飽了,好滿足。
 
    露出了憨憨的笑臉。
 
    熊貓吃飽後懶洋洋的樣子,眾人不約而同想像出了同一個畫面。
 
    獲得了一天上班的動力,大家便心滿意足地散開。
 
    小衣也開始重新思考該怎麼辦,沒想到有一道聲音貼上了她的耳朵。
 
    「嘴巴沾到果醬了喔。」
 
    「啊,真的耶,謝謝…………咦咦!妳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好近,她靠的好近。
 
    是一位漂亮的大姊姊。
 
    小衣忍不住心跳加速。
 
    她身上飄來的香氣彷彿是在挑逗自己。
 
    「唉呀呀,觀賞動物只能在柵欄外對吧,不好意思。」
 
    「對對對,觀賞我的時候,記得不要拍打餵食……我又不是動物園的動物!」
 
    「也是,倉鼠真要分類的話,應該是玩賞性質的。」
 
    大姊姊站了起來,撥了一下紫色的長髮,揚起迷人的笑容。
 
    嗚嗚,好成熟。
 
    她年紀應該比我大,那神秘優雅的氣質我一輩子也模仿不來。
 
    皮膚好白好嫩,是天生的嗎?跟我這種常長痘痘的爛膚質根本不同。
 
    眼角的痣好性感,相比之下,我只有屁股上有痣,討厭。
 
    眼眸像有勾魂魔力一樣,根本是藝術品。
 
    高佻的身材、纖細的腰身,還有美麗的大胸部,這也太犯規了,人類可以這麼完美的嗎!
 
    相比之下我算什麼?
 
    又嬌小又沒女人味,胸小屁股扁,世上真的會有男生喜歡我這種女孩子嗎?
 
    嗚嗚,沒想到遭受意外的打擊。
 
    「怎麼了?小倉鼠,妳看起來很難過呢?」
 
    「沒什麼啦,還有不要叫我小倉鼠。」
 
    「可是小倉鼠就是小倉鼠啊,妳剛剛吃到臉頰鼓鼓的樣子超可愛的。」
 
    「妳、妳既然在就出聲啊,不要一直盯著我吃飯,我會不好意思的……」
 
    不只是我,全公司的人都看著妳喔。
 
    神秘大姊姊並沒揭露這殘酷真相,而是說起正題:
 
    「抱歉,其實我是來接妳的,只是看妳吃那麼開心,就忍不住等妳吃完了。」
 
    「來接我?妳是……?」
 
    「叫我韻婷就可以了,以後跟妳就是同事囉,請多指教。」
 
    同事……也就是說。
 
    「那、那個,對不起,我不但忘記報到的地方在哪裡了,竟然還在這悠閒吃早餐,真的很對不起!」
 
    「沒關係啦,放輕鬆一點,那種小事別在意。」
 
    「可、可是……」
 
    韻婷思考了一下該怎麼解釋:
 
    「反正本來就是公司忘記告訴妳報到的地方在哪,才叫我來接妳的。再說我也很滿意喔。」
 
    滿意?滿意什麼?
 
    小衣呆呆地問出口。
 
    韻婷卻只是笑笑地摸了摸她的頭,然後轉身前進。
 
    小衣趕緊跟上了她的背影。
 
    兩人搭上了通往三樓的電梯。
 
    好溫柔的人喔。
 
    人漂亮又體貼,走起路來也散發著自信。
 
    這種人真的是我的同事嗎?
 
    怎麼辦,我能這麼幸運嗎?
 
    小衣忍不住嘻笑出聲,韻婷則是抱胸不語、彷彿是在欣賞她的模樣。
 
    叮一聲,三樓到了。
 
    跟著韻婷大姊姊的腳步,左彎右拐,最後來到了掛有『海獺防衛工作室』牌子的門前。
 
    為什麼是海獺?
 
    雖然不懂,但管他的,有趣就好。
 
    「韻婷姐怎麼了嗎?」
 
    站在前面的韻婷突然讓出一步:
 
    「妳來開門吧。」
 
    「我、我來嗎?」
 
    「沒錯,新人在報到時,只要搶在前輩之前開門的話,便有象徵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意義,這是很有名的習俗。」
 
    「可是我完全沒聽說過耶。」
 
    「老一輩都是這樣做的,名叫開運龍門。」
 
    「感覺有點怪怪的………」
 
    「嗚嗚,難得我這學姊願意把機會讓給妳,不要就算了,我好難過……明明安樹新人時也做過……」
 
    「安、安樹哥也做過嗎?」
 
    「是啊,可是妳不要就算了……」
 
    「我開,請務必讓我開門!」
 
    一提到跟安樹有關,小衣立刻湧起了興致。
 
    好,要開門囉。
 
    啪擦,轉開門把。
 
    「早安,我叫武川衣,今後請多多指教……」
 
    「慢死了,小不點!」
 
    唉呀,前方怎麼有一道牆呢。
 
    小衣慢慢抬起了頭,原來不是牆,是高大的男人啊。
 
    好高,超高的!
 
    偏偏小衣又矮,男子俯視自己的眼神更顯恐怖。
 
    只見他雙手插著口袋,頭斜著一邊。
 
    大家有看過黑道電影嗎?裡面的大哥差不多就是那樣。
 
    留著一頭平頭,應該是剛出獄不久吧。
 
    脖子上還有刺青,哇,是可愛的小熊貓呢,才怪!是一頭可怕的黑龍。
 
    衣服也不穿好,扣子只扣了一半,露出了結實的胸襟,可是沒有令人心動的要素,因為上面有疑似因為火拼留下的大疤痕。
 
    好可怕,為什麼要一直瞪我啊,好可怕。
 
    後頭傳來了韻婷姐的笑聲。
 
    可惡,我被騙了,竟敢設計我。
 
    「小不點,妳一直愣在那邊幹嘛,我又不會吃……」
 
    啪喀,小衣迅速地關上了門。
 
    呼~~這樣就沒問題了,擦汗擦汗。
 
    還以為是工作室,沒想到走進黑道集會所了。
 
    「韻婷姐,快帶我去真正的海獺防衛圈工作………」
 
    「就是這裡啦!小不點,妳幹嘛突然關門啊!」
 
    「呀啊!有殺人魔!」
 
    「妳說誰是殺人魔啊!喂,不要突然逃跑啊!」
 
    男子千鈞一髮抓住了小衣的手。
 
    這一瞬間,小衣意識到自己只是頭小羊,怎樣都逃不過老虎的獠牙。
 
    她梨花帶淚地回頭看向男子:
 
    「對不起,你肚子餓的話,我可以分你吐司麵包,不要吃我。」
 
    「到底在妳心目中把我當作什麼了?」
 
    「不是嗎?還是要錢?拜託至少留錢給我搭車……啊,還是劫色,對不起,我不想跟不喜歡的人做那種事。」
 
    「就說不要再把我塑造成壞人了,妳幻想力也太豐富了吧。」
 
    嗚嗚嗚………
 
    雖然說話很有嘈點,可是小衣的淚珠依然不停從眼眶滾出來。
 
    男子忍不住放開了手。
 
    明明是總長吩咐我要好好照顧新人,所以我才待在門口等她的,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啊。
 
    男子看向了韻婷,不幫忙就算了還在那捧腹大笑。
 
    當男子想開口好好解釋時。
 
    「我、我冷靜下來了。」
 
    小衣吸了吸鼻子,但鼻涕還是流了一點下來。
 
    男子順手拿出手帕幫她擦乾淨。
 
    「你是我的同事對吧?」
 
    「看來妳終於發現了。」
 
    小衣姑且還是接受了這個事實,可是這不代表她不會難過。
 
    一想到未來要跟黑道大哥共事,她就有滿滿的不安。
 
    不過幸好另一位同事是溫柔婉約的大姊姊。
 
    雖然她剛剛騙我,不過一定只是想跟自己玩而已。
 
    我的職場幸福就全繫在大姊姊的身上了。
 
    「韻婷姐………啊!」
 
    小衣一個回頭,手不小心揮到了韻婷,害她的包包掉到了地上。
 
    包包裡的東西散落一地。
 
    對不起對不起,我幫妳撿………
 
    正當小衣想彎下身撿拾時。
 
    嗡嗡嗡~~~!
 
    有奇怪的聲音。
 
    有什麼需要打馬賽克的東西正在震動著。
 
    就算想無視也沒辦法,因為它就躺在兩人正中央,不停震動彰顯自己的存在感。
 
    小衣也不是無知的小女孩了,當然明白那是叫做按摩棒的東西。
 
    如果只有這樣的話,還能以它的用途是按摩肩膀等理由來圓場。
 
    偏偏散落一地的書,都是滿滿的馬賽克。
 
    不是形容,是真的馬賽克。
 
    綑綁、SM、年下、嘲笑、玩弄、凌辱………
 
    全是A書,還都是興趣過激的類型。
 
    小衣的時間被靜止了,整個人不動。
 
    然後在意識到現在的狀況後,放聲大叫:
 
    「變、變態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