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五百一十二章 一槌定

草士 | 2022-06-28 20:00:06 | 巴幣 104 | 人氣 55


第五百一十二章 一槌定

袁昊微微一驚,納悶暗想:「怪了,這狗子境界更勝當日撫仙之時,勁力該有數倍之強,他方才一揮小破槌,就險些要我小命,怎地換了這對判官筆,威力卻大大不如小破槌?」但大敵當前,不得細想太多,長劍軟弱斜刺過去。

眼見二筆攻勢被擋開,霍風自信神色一沉,臉上大感震愕,似乎沒料到袁昊重傷之下,不僅能硬接攻招,還能出手反擊。他愣神之際,聽得弱風聲,才注意到長劍逼近,忙倒轉雙筆,施開怪勁,手腕隨意一翻,輕輕鬆鬆格開長劍。

袁昊瞧霍風一臉怪異瞪著自己,眼中有錯愕、憤怒、不解,以及深深的妒忌,忍著胸口又悶又痛,強笑一聲,道:「霍大少,霍家道寶果然了得。」

霍風臉上扭曲,脹紅一片,如何聽不出袁昊是嘲笑霍家道寶威力不如黑槌子?當即喝問:「你真是執者五脈?」

袁昊想催動五脈道氣,豈料剛要運轉道氣,胸口更痛,眼前金星亂冒,一口鮮血衝上喉嚨,他硬生生吞回肚腹,連連咳嗽道:「堂……堂堂霍家大少,難⋯⋯難道你爹娘沒生眼給你?」

霍風厲聲又道:「執者五脈怎地可能和六脈打平,境界差距是絕對的,你若是五脈武者,憑你的力量,絕無可能擋下本少的攻招。」

袁昊忖道:「瀛海島有逍遙定心訣,萃取所用的道氣,純一不染,而你們用來修練的,全是雜而不純的道氣,一開始或許並無差別,但愈到高深境界,差距逐會顯明。」

當下哈哈一笑,道:「沒見識,江湖無奇不有,本小俠打贏過少沖境武者,區區六脈武者,算得了甚麼。」

他絕口不提自己和文天義等人切磋不下數千來回,見識過江湖上五花八門的奇門怪招,倘若今日是比較境界高低,年紀輕輕而境界遠勝他者,道盟人才輩出,自然大有人在,但若是比較眼界和手段,同齡武者幾乎已無人會是袁昊的對手。

只聽霍風長嘯一聲,雙筆周遭的道氣流動不息,袁昊橫劍於胸,勉強催動少許道氣,當長劍、雙筆再次交鋒,二人均感手腕一震,兵刃竟隱有低響共鳴。

霍風臉上變色,退開數步,他從未見過這對判官筆道寶出現這情狀,以為是袁昊暗中搞怪,猛地想通過來,周身道氣陡增,一對判官筆攻勢變得又快又猛,罵道:「卑鄙小人!原來是你對本少的道寶做了手腳,怪不得你能擋下本少的攻招,說!你做了甚麼?」

袁昊吃了一驚,不知霍風為何勃然又怒,沒去硬接,勉強施展泥鰍功,頻讓霍風招數落空。他見霍風出招愈發兇悍,撇撇嘴道:「道寶無堅不摧,我一個執者境武者,能有甚麼辦法動手腳。」

霍風和袁昊結樑子已久,哪裡會相信袁昊的話?此時又見他使出竹雲堂所授的步法,輕易避過攻勢,怒上加怒,當下手中招式愈出愈狠,每一招所過之處,都有勁風呼呼而起,顯已用上全力出手。

一輪猛攻之下,霍風發覺袁昊臉色雖然難看,居然還是毫髮無傷,道:「袁昊,這是你逼本少的!」

倏忽之間,眾人只感空氣中的道氣加快流轉,漸漸匯聚一處,大量的道氣彷彿被吞蝕殆盡般,變得稀少淡薄。那大量道氣通通被判官筆吸去,接著一股熱氣和冷氣勃勃而起。

但見霍風手上的右筆爆發炙烈熱氣,左筆散發冷冽寒氣,一冷一熱,判官筆嗡響不止。

袁昊感受著不同於黑槌子的龐大能量和道氣,知這是玄陽筆、陰鐵筆真正催發威能。忽地,但見霍風身影一動,二筆急刺逼來,一概是攻往眼、腦、咽喉、胸口等人體要害位置。

袁昊盡力蹬開雙腿,施開泥鰍功,往左踉蹌一步,溜竄而去。哪知耳邊卻聽得霍風陰笑聲傳來,道:「你本就技不如本少,正面吃下道寶一擊,就算有竹爺爺所授武功,也絕無可能勝過本少。」

袁昊頓覺熱氣冷氣雙雙壓來,隔得數步距離,竟能刺痛著背後皮膚。其時,他心頭猛有種「若不擋招,必死無疑」的直感,未去細想,當即側轉過身,使將峨山四劍的雄劍勢迎擊。

霍風見袁昊反而迎上來接招,猙獰露笑,催動六脈道氣,雙筆冷熱二氣更加猛烈,道:「螻蟻之能!」

雪中青芒迎向陰鐵筆,噹的好大一聲,空氣微震,震得文天義等人耳畔微痛。他們心急如焚,深怕適才的情況再次發生,眼見雪中青芒正面承受道寶衝擊,劍身嗡嗡吟響,兀自完好無損,袁昊也沒大礙,不禁又喜又驚。

袁昊吐了一口鮮血,只覺體內經脈如翻江倒海,難受已極,但容不得他歇息,倒退三步,劍鋒斜轉,又迎向玄陽筆。

忽地,那陰鐵筆寒氣四散,寒氣竟似有自主意識般,侵襲過來。袁昊大驚,不及收手,寒氣順著手指往掌而上,僅一瞬之間,右胳膊被凍得又麻又僵,不住發抖,險些拿不住劍柄。

袁昊牙齒微微打顫,忍著經脈不適運氣驅散寒意,但不見起色,心驚暗道:「這是甚麼寒氣?和這寒氣一比,峨嵋九老洞的寒氣也算不上甚麼。」

另一邊霍風冷冷笑著,另一手玄陽筆趁勝追擊。

此時此刻,袁昊和霍風相距不過一步之間,饒是他能夠看出對方招數來勢,深知不得再硬接對方道寶,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根本不及閃躲,只得硬著頭皮接下另一筆招。

劍刃剛和判官筆相觸,一股近似陰陽鐵寒氣的炙烈熱氣襲了上來,高溫熱能迫得袁昊手指劇痛,終於無力握劍,長劍脫手落下。

霍風確信自己已勝,凝視著雪白無垢的劍身,眼中彷彿見到朝思暮想的倩影,不禁痴愣愣道:「這劍是我的,這是我的,是令謙給我的。」

袁昊只感頭重腳輕,四肢愈發無力,這瞬息之間,他察覺霍風模樣,破綻百出,忽想:「這狗子無心管我,此刻不出手,更待何時?」念頭剛甫,左身挺前,左手接住落下的劍柄,全力催動道氣,邊口吐鮮血,邊一口氣使將出峨眉派四種劍勢。四種劍勢迸出,招式如暴雨驟下,又密又急。

霍風回過神,見來劍招似同似不同,瞬息之間根本看不出如何拆招,一念間要想躲開,但又不甘想著:「我往後要統領整個霍家,又有道寶在手,焉能被一個卑不足道的小民逼得後退?」運氣於臂,挺筆硬擋。

袁昊卻不和判官筆硬碰硬,劍鋒斜轉,突然刺到霍風咽喉。霍風大駭,他這是親自迎上前撞到劍鋒上,身子急向後仰,胸口自然微微向前一挺。袁昊手臂發軟,微微垂下,劍刃從咽喉改而刺到胸口。

只聽嘶啦一聲,雪中青芒的劍鋒劃破霍風胸前衣物,露出一道大大口子,「咚」的一悶聲,一物落在地上。

霍風目光往下一看,彷彿看到甚麼可怖之物,臉上猛然變色,穩住身子,玄陽筆、陰鐵筆冰熱二氣再起,刺向袁昊後腦。

袁昊一見地上那物,眼中一亮,猶如見獵心喜,又似喜上眉梢,可不就是黑槌子道寶?當下想也不想,左手飛快奪了槌子,在地翻出一圈,掌中傳來有一抹甚是熟悉的感觸。

黑槌子通得靈性,彷彿知握槌之人是袁昊,槌身發出嗡嗡聲響,顫動得厲害。那白符紙的金文突然迸現,不停縈繞槌身,金文頻頻閃爍,然而再也壓制不住黑槌子。黑槌子逕自縮放,變得正好袁昊一手掌握的大小。

袁昊體內氣息紊亂,僅催動少許道氣,隨手往上一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