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76)

戴斯蒙 | 2022-06-28 17:16:08 | 巴幣 3840 | 人氣 222


  這些......全部都是人做成的寶石嗎?這未免也太多了,到底犧牲了多少人才做出這些寶石阿?
 
  「從數量來看,應該有五、六十人吧?」
 
  「這麼多人嗎?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要把人做成寶石,這樣子做有什麼意義嗎?」
 
  「恩......雖然我不是那位工會長,但會這樣做的原因通常也都是為了錢吧?比起辛苦的挖掘,用人輕輕鬆鬆就能轉化成寶石,我想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選擇將人轉化成寶石的吧?而且比起一般的寶石,這些用人轉化而成的寶石對人類而言更具有吸引力,你不是覺得這些寶石更漂亮嗎?那便是靈魂之美,有靈魂的生物會受到其他靈魂的吸引,我想這些寶石的售價也比一般寶石來的高昂吧?說不定是賣給特定的客戶呢!」天罪拿起了幾顆寶石在手中把玩著,賣給特定的客戶?也是,這些寶石就像天罪說的一樣有股莫名的美麗以及吸引力,也許那些富豪權貴人士看了會特別想要也說不定。
 
  「當然,這種特別的東西那些有權有勢的人們肯定會特別想要,但我說的並不是那些人,而是這些邪神信眾,這對他們來說應該也有特殊的用途。」
 
  「有什麼用途?」
 
  「我不知道,但可以等這些人醒來後問問看。」
 
  「也只能如此了。」
 
  那些看起來手腳還正常的信徒們每個都睡的跟死豬一樣地躺在地上,就算手腳都被粗魯的綁了起來也依然沒有要清醒過來的跡象,伊文潔琳催眠得相當成功。
 
  「好了,這些人都沒問題,把他們都放出來吧!」
 
  過了不久之後,伊文潔琳檢查完了所有的籠子內的人們,那些人似乎都沒問題的樣子。
 
  死亡教會的士兵們將籠子一個接著一個打開,隨著他們被釋放出來,有些人甚至開心到當場哭了出來。
 
  「先把這些人都帶出去,派幾個人回去多拉點人過來幫忙,過來押送囚犯跟運送這些被關押的人們回去。」
 
  「是!」
 
  在伊文潔琳的命令下,士兵們開始動作了起來。
 
  「那麼我要來檢查看看這座祭壇到底是用來幹嘛的了。」伊文潔琳說完就朝著罪後方的那座浮在血上面的祭壇走去,看到她走過去我也跟了上去,而天罪也跟了上來。
 
  我們三人在那圈血的邊邊停下腳步,伊文潔琳看著那紅通通的水面皺起了眉頭,看起來似乎不怎麼想要接觸到這些液體的樣子。
 
  「這距離,應該跳的過去吧?」她打量著從這裡跳到祭壇上的距離,看起來沒有很遠,應該是跳得上去沒錯。
 
  「話說這些液體是什麼?」
 
  「是水加血吧?」
 
  「的確是水加血沒錯呢!」
 
  「那為什麼要把血加到水裡面阿?」我疑惑地問,這看起來也不像什麼護城河之類的東西,就算是護城河也沒必要把血放進去阿!
 
  「大概是某種媒介吧?或者是構成這整個祭壇的一部分,不然就是放著好看的裝飾,反正有關於邪神的東西總是有許多這種關於血啊!內臟之類的東西,這邊只有血沒看到內臟,以邪神的標準來說已經算是十分客氣了。」伊文潔琳一邊擺出準備跳躍的姿勢一邊說著,在講完這句話的同時她跳了過去,雙腳穩穩地在祭壇上落下。
 
  「竟然還有內臟嗎?未免也太噁心了,到底是怎樣的想法才會使用到內臟阿?」我一邊說著一邊跳了過去,總感覺腳下的土地下沉了一點,是錯覺嗎?
 
  「畢竟邪神都很喜歡血肉之類的東西啊!祂們喜歡的東西跟常人就不太一樣,在洞口那些信徒你也看到了吧?長了一堆手跟一堆腳,正常的神才不會讓自己的信徒變成那副鬼樣呢!」
 
  「確實,那些人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的詭異,不過話又說回來,那時候為什麼我們會被攻擊啊?他們是怎樣知道我們在門口處的?」
 
  「大概是因為我在祈禱的關係吧?那些被改造的信徒充斥著邪神的力量,所以對其他神的力量就會變得十分敏感,應該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知道入口有侵略者的。」
 
  這時候天罪也走了過來,沒錯,跟我們不一樣的是她是用走的,明明半空中什麼都沒有但她卻好像踩在地面上一樣走了過來,到底是怎麼辦到的阿?
 
  「伊文潔琳,小心一點,別太靠近中心的區域了。」天罪出聲提醒道。
 
  「喔!我會注意的,這是自律型的祭壇對吧?」
 
  自律型?什麼意思?
 
  「恩,所以妳一旦走到中間,祭壇就會發揮效果試著把妳變成一堆寶石,想當然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了,但在兩位神明的力量衝突之下這個祭壇有可能會毀掉,妳應該還想再多了解一點吧?」
 
  「不,我只是想知道這祭壇是幹嘛用的而已,並不想對它有什麼深入的了解。我就算對祭壇有深入的了解對我來說也是一點幫助都沒有,所以天罪,這個祭壇就是讓人變成寶石用的嗎?」
 
  「恩,讓我看看......原來如此,圍繞著祭壇的血也不是毫無用處的,那是一種祭品,藉由血當作是供品獻給神,引下神的力量將人改造成寶石,原理大概就是這樣了。所以妳只要知道這些就好了嗎?」
 
  伊文潔琳點了點頭。「是的,知道這件事情就足夠了,反正我也沒有把人變成寶石的打算。」
 
  「既然如此.....」天罪走到了祭壇的正中心,她想幹嘛?
 
  只見當她一踏入祭壇的中間範圍時,祭壇底下的花紋便開始緩緩地發光,而且光芒還在逐漸增強中,但還沒來得及增強到最亮的光芒,天罪就一拳砸穿了地板,從地板底下掏出了一件黑色的雕刻物,那看起來像是牛的雕刻物?
 
  當天罪把雕刻物拿出來的時候,地上的光芒隨即退去,就算我不明白也能知道,這個祭壇因為天罪的這個舉動而毀了。
 
  「來,拿著。」天罪將那個雕刻物丟給了伊文潔琳,還真的是一頭牛啊!只不過正確來說應該說是牛頭人,有著牛的上半身,下半身卻是人。
 
  「欸?這個是?」
 
  「是這位邪神的信物,是構成這個祭壇的重要部分,這些信徒主要就是靠著這東西來聯繫上他們的神的。」
 
  「聽起來好像是很重要的東西......」
 
  一個能跟神聯繫上的物品,想想就很重要不是嗎?
 
  「其實也還好,比較昂貴的還是它本身自帶的歷史意義吧?這東西好歹也有兩、三百年的歷史了。」天罪說完就離開了祭壇。
 
  話說回來,這祭壇是不是在下沉阿?不,是真的在下沉啊!
 
  發現這件事情後,我跟伊文潔琳急急忙忙地跳了回去,然後轉頭看著祭壇緩緩的發出噗嚕噗嚕的聲音沉入血水中。
 
  這底下難道很深嗎?為什麼可以完全沉沒進去阿?但馬上我就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在祭壇沉沒之後那些血水也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當血水全部消失之後,我發現那個坑洞也不過就大約一百公分那麼高而已,那麼這就奇怪了,那個祭壇跟血水到底都消失到哪裡去了呢?
 
  「為什麼都不見了阿?」
 
  「被神收走了阿!畢竟不能浪費啊!看來對方過的也很辛苦呢!必須過得如此節約」天罪如此說著。
 
  「畢竟是邪神,所以信眾也沒多少,過得節約也很正常。」
 
  「說的也是,話說回來既然這個洞是這樣的情景,那麼其他做上紅色記號的礦洞,應該也差不多吧?」
 
  「應該是,實際上有這一個礦洞的證據也就夠把工會長逮捕了。」
 
  「那麼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呢?繼續等祭司的下一步指令嗎?但我認為伊文潔琳妳應該不是會乖乖等指令的人吧?」天罪臉上露出微笑,我怎麼覺得她在慫恿伊文潔琳做什麼壞事?
 
  「那當然,我從來就不是會乖乖等人指令的人,而且我們大動作的搜尋礦洞,工會長肯定很快就能知道了,所以我們必須趁他來不及反應前將他逮捕!所以施提芬!還有天罪!」
 
  伊文潔琳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
 
  「我們去將工會長給抓起來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