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被學務主任喜歡的壞學生 第十五章 輝煌

白封 伍凡斯 | 2022-06-28 16:51:30 | 巴幣 4 | 人氣 43


  今天是學校校慶的第二天!也是校慶的最後一天!運動員休息室明顯少了許多人,因為第一天比完賽的選手都去逛園遊會了,只剩我們這些還沒比賽或連兩天比賽的選手。

  不過⋯⋯說不羨慕他們那都是騙人的,哪個學生喜歡待在休息室裡?誰不想出去跑跳?誰不想跟著學弟妹一起參加趣味競賽?在這裡除了滑社交媒體和睡覺,其他別無可做。

  但這樣做也是為了我們好!畢竟很多學生一玩就忘記時間了,到處找人也不是辦法,延誤比賽時間外還浪費人力,所以只好叫我們乖乖待在休息室......

  「好想出去玩啊!」

  「你昨天已經玩一天了!今天就好好待在這吧,比完賽就能出去玩了。」

  章翰程無奈地說道,無力地躺在沙發上。

  「翰程兄!我們出去逛園遊會好不好?反正我們有比賽的行程表。」

  「我才不要咧~等一下影響到比賽可是會被羅大帥罵的。」

  「就去逛逛就好~準時回來就好!」

  「隨便你!反正我不去,想被罵你自己去就好。」

  章翰程對我這不合群的傢伙很是無言,但又無可奈何,只好任由我去胡作非為,畢竟勸了也沒用......

  「你鉛球是十一點比賽!可別遲到了。」

  「知道了!翰程兄~」

  說罷便奔出休息室,確認羅斯爾不在後,一路小跑到園遊會會場,開心地逛了起來。

  「你今天不是要比賽嗎?怎麼還可以跑出來?」

  李爾森邊吃爆米花邊說道,絲毫不在乎自己的形象。

  「休息室裡太無聊了~我出來透透氣,不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啦!但盡量別買吃的,尤其是甜食。」

  為什麼李爾森這麼說?難道會影響場上的發揮嗎?可是不是要吃飽了才有力氣比賽嗎?

  老者有段[人不犯賤,事事順焉。人若犯賤,無神救焉。]的諺語,但很明顯!我就是犯賤的那一個!既然來都來了!怎麼可以不吃一點美食呢?反正不要吃太飽就行,這樣既不會影響比賽,又可以解解饞,這是不就解決了~

  「同學!來隻烤玉米!」

  「沒有問題!」

  我認為無傷大雅的買了隻烤玉米,邊看手中的錶邊在一旁等,殊不知自己已經被盯上了。

  「您的玉米好囉~小心拿。」

  我吹了吹燙手的烤玉米,準備大口咬下去時!有雙手把玉米給搶了過去,豪不客氣的啃著烤玉米。

  「誰啊!窮到連本少爺的玉米都要搶!」

  「你把爾森老師的話當廢話嗎?」

  眼前說話的傢伙是穿著黑西裝的羅斯爾,大口大口的吃著我剛買的玉米,眼神很是不屑。

  「你偷聽我和他對話是嗎?你這個跟蹤狂~」

  「我才沒興趣跟蹤你咧!我只是一旁經過罷了。」

  「不過我是早上十一點比鉛球,現在才十點,逛逛吃點東西應該沒關係吧~」

  「人吃東西都要花時間去消化,若是你不是餓到體力不支,單純只是嘴饞的話,我建議你忍忍吧~何況你比完賽就要吃午餐了。」

  唔!羅斯爾的這段話好有道理啊......完全找不到反駁的點,以現在的狀況我也沒辦法在逛下去了,看來只能乖乖回去休息室了。

  我跟著羅斯爾回到了休息室,等待十一點的鉛球比賽......

  「喔呦~你性轉喔!居然沒帶東西回來!」

  章翰程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口氣略帶諷刺地說道。

  「因為他是被我抓回來的。」

  身後的羅斯爾緩緩地走向章翰程,嘴裡嚼著玉米粒。

  「哇~封哥帥喔!居然被抓回來了!」

  「對啊......食物還被搶了......」

  「羅大帥吃你的玉米?」

  羅斯爾點了點頭。絲毫不避諱這個問題,而且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我抬頭看了眼牆上的時鐘,而後又看了桌上的行程表。

  「不說了!再二十分鐘就要比賽了,我先走囉~」

  說完便往比賽場地走去......

  我和另外七名選手同時來到比賽場地,各自做著伸展動作,而我也不例外,為了在場上有更好的表現,我暖身操做的比以往認真,深怕成為最後一名。

  「請八位選手來這裡抽比賽順序,請勿推擠!」

  我將手伸進了籤筒,來回晃動的挑選著籤,想選到一個適中的順位,我雙手顫抖地將籤交給裁判,靜靜地在一旁等待結果。

  過沒多久!所有的選手都抽完籤了!每個都安靜的站在草皮上,等待裁判公布比賽的順位。

  「一號高二丁伍白封!二號高二甲......」

  我為什麼是第一順位啊!本來想說可以排到第五或第六的說,結果......

  「請一號參賽者就位!」

我緊張的雙腳發抖,雙手也在不斷的顫抖,手中的鉛球彷彿有千斤重,光是拿著嫌重。

  「白封加油啊~別讓我失望了!」

  謝婉蓉突然出身後,一手搭在我的肩上,眼神堅定的看著我。

  「老師......」

  「噓......別說話!專心比賽!」

  是啊!除了我和張盈枋外,其他人是看不到謝婉容的,更何況是在這陽氣正旺的中午,幸好剛剛沒說話沒有很大聲,不然其他人一定會把我當神經病。

  我深吸一口氣!擺出了預備姿勢,向前滑步,將球用力地推了出去。

  「二十點四!」

  謝婉蓉欣慰地笑了!轉身消失在人群之中......

  我轉身回到隊伍裡,一邊休息一邊觀賞其他人表現,深怕其他人的成績會超越自己。

  很快到了第二輪的比賽!所有的選手蓄勢待發,各個都恨不得超越我這個第一名。

  「一號選手準備!」

  三個回合下來!我的名次都穩坐第一,雖然我與第二名的差距不大,實力可說是不相上下,每次都會再落地的瞬間閉上雙眼,祈禱他不要超過我。

  每次零點幾的差距,我彷彿心跳都停止了,尤其是在最後一次的投擲,整個累的提不起力氣,一度想隨便丟丟來結識這場比賽,但看到遠處的謝婉蓉時,整個人像是打了雞血般,投出比前兩次還要優秀的成績,讓那人氣的直接轉頭走人。

  回到休息室後!我整個人躺在了沙發上,無力的滑著手機。

  「幹嘛愁眉苦臉的?鉛球最後一名喔?」

  「怎麼可能啊!只是覺得......我跟第二名居然差不到一公尺,如果我最後一次隨便丟的話,可能......」

  「聽你這麼一說,我突然覺得第二名好可憐喔~明明這麼努力了,卻只和第一名差不到幾公分,你說他會不會氣到往生?」

  聽章翰程這麼一說,心裡好像沒這麼難受了! 我冷笑了兩聲,轉身離開了休息室,獨自一人去逛園遊會。
  
  我邊走邊逛,思考中午究竟要吃時麼時!一隻手搭載了我的肩上,不出所料的是謝婉蓉。

  「剛才表現很好喔!第 一名欸。」

  我連忙裝上耳機,假裝自己再打電話,畢竟其他人是看不到謝婉蓉的,而我對著空氣講話絕對會被當神經病,只好用這種折衷的辦法......

  「是啊~但我卻開心不起來......」

  「是不是因為盈枋學長沒去看你,所以你很失望?」

  「才不是!是因為我和第二名的差距不到幾公分,所以我覺得有種實力不如人的感覺,明明我是伍家的少爺,理應該遠超這些平凡人的,怎麼可能距離差不多呢?」

  「你以為只有你是軍官的兒子嗎?剛剛比賽的第二名可是詹文研的二兒子,平時文研教官管學生就管很嚴了,想必對自己的兒子也是十分嚴格,第二名對他無疑是巨大的打擊。」

  走著走著來到了無人的樹下,把玩的手中的刺刀,邊玩邊吃著烤雞翅。

  「老師......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嗎?」

  「我知道啊!但我還想再看看這美麗的世界,還不想這麼早離開,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沒做......」

  聽完謝婉蓉的話,心中有種無法形容的悲傷,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是時候該走了~下午的大隊接力要好好加油喔,我會在司令台看著你喔~」

  我點了點頭!將刺刀收了起來,想起了之前一起訓練的日子,真是令人懷念啊......

  「原來你在這裡!我找你找好久啊......」

  張盈枋緩緩的朝遠方走來,手上轉動著黑色禮帽,兩眼無神的樣子呈現出另一種可愛,看來他今天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張盈枋沒有回答!只是將拿著禮帽的手伸向我,眼神變的期待。

  「你打開看看!」

  「是什麼東西啊?搞的神神秘秘的~」

  「禮物。」

  我緩緩拿起禮帽,疑惑的看著他手上的盒子。

  這傢伙該不會是想向我求婚吧?我們交往這環節是直接跳過嗎?這進度也太快了吧!

  我抬頭看了看張盈枋,沒想到他竟然臉紅了!而且還刻意地把頭撇去一邊,這部滾怎麼樣都會引人遐想吧!

  「我可以問問盒子裡裝了什麼嗎?」

  「秘密......」

  張盈枋你裝什麼神秘,直接告訴我這是什麼很難嗎?別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行嗎?

  我小心翼翼的打開盒子,裡面中的不是戒指,也不是什麼貴重的銀飾,而是用玉線編織而成的手環,結構看起來不會很複雜,但卻不會覺得單調。

  「這是我編的!希望幸運之神會眷顧你,加油!」

  好可愛!張盈枋這個反應好可愛!

  我將手環帶到了手上,小心翼翼的調正著鬆緊,仔細端詳這這份禮物。

  「喜歡嗎?」

  我點了點頭,上前伸手抱住張盈枋,用下把蹭了蹭他的肩膀。

  「你喜歡就好!我先回去司令台主持了,我很期待你大隊接力的表現喔~」

  我看了看手上的手環,輕輕用嘴唇碰了一下,用鼻子聞著上面的味道,聞著那個......誘人的味道......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盈枋主任。」

  「伍先生!起你別像個癡漢行不行?這樣看起來很噁心~」

  謝婉蓉不知何時出現在我身邊,一臉嫌棄的看著我,像是站在這裡看很久的樣子。

  「老師站在這裡多久了?剛剛不說要走了嗎?」

  「盈枋學長說他要找你,所以我就帶他過來了,然後就一直站在旁邊了。」

  這下尷尬了~原來剛剛謝婉蓉就站在旁邊了,我完全忘記張盈枋也看得到謝婉蓉了,這下該怎麼辦?鬼的嘴能信得過嗎?

  「千萬別跟張盈枋說我剛剛的行為,我怕他覺得我噁心。」

  「呦呦~你也會怕啊?」

  「廢話......我也是需要形象的!」

  謝婉蓉不發一語,消失在了陰涼榕樹下......

  吃飽和足的我回到了休息室,躺在沙發上滑手機,養精蓄銳,準備下午的大隊接力,必須確保比賽時狀態是最佳的。

  「封哥!你豬是嗎?吃飽了就耍廢......」

  「不然你說有什麼是可以做?」

  「去看比賽好不好?現在是師長趣味競賽!」

  張嶺傢一臉興奮地看著我,像是要我陪他去看比賽的樣子,但很可惜的!撒嬌賣萌是對我沒用的,除非......

  「才不要!太陽大天氣熱,在這吹冷氣不好嗎?」

  他的表情很是失望,像是一個要不到糖吃的孩子,噘著嘴在一旁哭哭鬧鬧,邊吵邊拉著要我陪他去看比賽。

  「嗚啊!你小國一是不是?吵!吵!吵!想看不會自己去啊!」

  張嶺傢被我嚇得說不出話,愣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

  突然!休息室的大門被踹開了!羅斯爾氣喘如牛地宣布著事情,大事上就是現在要去領大隊接力的號碼衣,因為衣服有尺寸大小之分,所以要我們先去試衣服。

  挑好衣服!暖身完畢!我們一群人走到了各自的跑道,做好預備姿勢,等待槍聲響起,拚盡全力的奪下冠軍。

  隨著槍聲響起!所有的選手都飛奔了出去,誰也不上誰的加速著,想以最快的速度把接力棒傳給隊友。

  「封哥!你第幾棒?」

  「最後一棒。」

  「巧了!我也是~」

  張嶺傢陰險的笑著,手指掰動著關節,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音......

  現在場上領先的是高二甲的徐鴻,緊隨其後的事我們班的劉俊成,兩人差距不大,若保值著這樣的距離和速度,想要拿下第一絕對不是問題,看張嶺傢這個弱雞樣,以我的體能一定能超越他,到時候全隊上台領獎,完美結局!

  「封個想什麼呢?笑得這麼開心。」

  「嘻嘻!想到我們隊伍上台領獎的樣子,嘴角就會不自覺的上揚啊~」

  「封哥~哪班第一還不一定呢!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還有一山高,別輕忽對手了!」

  張嶺傢輕鬆的扭著脖子,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看了真想一巴掌打下去!

  我緩緩走向第五跑道,搓了搓地上的線道,轉頭看向第七棒的章翰程,見他遙遙領先,和其他選手拉很長一段距離,看來第一名的班級顯而易見是我們了

  「嶺傢~看來你的隊員把第一名的寶座給輸掉了呢~」

  「你不看到最後,怎麼知道哪一班是第一名?別輕忽對手了!伍白封同學。」

  此時的張嶺傢眼神變的認真,擺出了接棒的姿勢。

  「白封!我必須拿到第一!所以我絕對會全力以赴。」

  「我也有著必須拿到第一的理由,所以我也絕對不會放水。」

  說完便擺出了預備姿勢,在章翰程踩進接力區的瞬間開始助跑,在街道棒子的瞬間開始加速,盡全力的往終點衝去!

  哼哼~我看看張嶺傢怎麼追上我?本少爺可是伍家的獨生子,血液裡有著越人的運動細胞,張嶺傢~你這凡人身軀要怎麼贏我?

  正我還在為領先張嶺傢感到興奮時!他卻以妖怪般的速度追了上來!整個人感覺快要飛起來了。

  我害怕地加快了速度,害怕張嶺傢搶下第一名的寶座。距離不到一公尺,而他就在前面幾公分的地方,想必他現在也在想方設法的和我拉開距離吧?

  我再次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想比張嶺傢更快到達終點。

  就在這緊張的時刻!所有隊員都繃緊了神經,把剩下的希望寄託在我身上,但不巧的是,我和嶺傢同時衝過終點線,雙雙倒在終點的不遠處,大口的喘著氣。

  「居然同時到達......」

  「是啊......同時到達終點,該說默契還是幸運......」

  是我小看張嶺傢了,他的體能遠超一般人,可說是和我不相上下,這讓我不經這讓我不經懷疑,他究竟是怎麼訓練的?還是說他平時就在做這些高強度訓練?

  我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把手伸向張嶺傢。

  「嶺傢傢!在地上很舒服嗎?躺這麼久還不起來。」

  張嶺傢抓住我的手,而後站了起來,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將手搭在我的肩上,拉著我走回休息室。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校慶也到了尾聲,園遊會的學生也陸陸續續收攤了,所有人像昨天一樣的開始忙了起來,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體育組的老師在結算成績,各個選手收拾著比賽的器材,剩餘的學生打掃著學校的環境。

  「test!test!各位同學請慢慢往操場移動,要準備宣布比賽成績了,請加快您手邊的動作,謝謝配合......」

  張盈枋在廣播室宣布著事情,我也豎起耳朵仔細聆聽,深怕漏聽什麼重要訊息。

  「我們要不要去司令台集合了?反正也無事可做~」

  我和章翰程等人來到了司令台,隨便的找了位置坐下,無聊的把玩著地上的雜草,時不時滑一下社群媒體。

  「真是準時!我還以為你們會直接回家呢~」

  羅斯爾諷刺地說道。像是在暗示我們是壞學生一樣,無視校規,毫無紀律可言的混混。

  「我們還想留下來看看比賽結果,畢竟......花了這麼多時間練習,總會對此有所期待。」

  羅斯爾笑了笑,不發一語的坐在草地上。

  「想當初校慶就只是聽著董事說著風光偉業,聽著主任、校長發牢騷,無聊道站著也能睡著,現在......唉~時代變了。」

  運動會是近期才開始舉辦的?這怎麼和父親大人說的不一樣?以前不是連棒球、壘球、足球都會比嗎?到底誰說的才是正確的?

  過沒多久!所有的學生都已經集合完畢,靜等張盈枋公布成績......

  這時!司令台燈光照在左下的階梯上!手持獲獎名單的張盈枋帥氣登場,冰冷的雙眸迷惑了在場的女學生,飄逸的長髮似乎在閃爍著光芒,簡直就是面畫裡的花美男。

  「呿~不就是沒綁頭髮的臭臉男嗎?有必要像瘋子在那亂叫嗎?」

  「我看你是忌妒他的長相吧?」

  「閉嘴!你這主任夫人!」

  張盈枋輕咳兩聲!全場瞬間安靜,無人敢多說一句話。

  「各位老師、同學打家好!這兩天的運動會進入了尾聲,接下來就由我公布比賽成績!」

  張盈枋一手拿著成績冊,一手拿著麥克風,仔細的念著各年級的比賽成績。

  「高二鉛球男子組!第一名:高二丁伍白封。第二名:高二乙詹研靈。第三名:高二甲邱立成。請以上三位至司令台領獎。」

  我和另外兩人走上司令台,按照名次排成一排。

  「這獎我們有請家長會⋯⋯」

  「不好意思!這獎項可以由我來頒嗎?」

  抬頭一看!這人不是鉛球比賽中的裁判嗎?他怎麼會在董事會席上?

  「會長大人!您⋯⋯」

  「噓~小黑!就讓我來吧~」

  那人怎那麼也稱張盈枋[小黑]?難道他是張嶺傢的親戚?還是說⋯⋯他們是老朋友?

  「你就是第一名吧?你叫什麼名字?」

  董事會會長面帶笑容,小心翼翼將獎牌戴在我脖子上。

  「你投球的姿勢⋯⋯和我女兒真相呀⋯⋯」

  我先是愣了一下,而後驚訝的說不出話。

  「在下名為伍白封,請問先生是⋯⋯」

  我伸手準備接過獎盃,不料他卻誤會成握手,二話不說的握住我的手,兩眼放光的看著我。

  「呦呦~孩子你真有禮貌!我是董事會會長:謝國榮!很高興認識你。」

  謝國榮?雖然謝世大姓,但不免懷疑他是謝婉蓉的父親,畢竟剛剛的話......著實滲人。

  我們班雖然不是全年級表現最優異的,但大家卻開心的拍手叫好,所有人都洋溢在校慶的喜悅,運動會就此拉下帷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