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力寶貝同人小說:《國營24號坑道的礦工~第八集~》

露諾弭 | 2022-06-28 07:00:03 | 巴幣 116 | 人氣 86

連載中《魔力寶貝故事集》
資料夾簡介
我不是一個人在寫魔力寶貝故事集 是這20年內的魔力玩家 發生的點點滴滴、男女老幼們 按在我手背上與我一起訴說玩家群的故事

『原來是這樣,所以妳不知道要做什麼。那麼剛剛這段冒險,妳覺得開心嗎?』後宮新平打字。

『我覺得我很驕傲,能夠圓滿地完成大小姐交代的任務。』秀妹打字。

『不是,我是說妳跟我的這兩個小時開不開心?至少,我很喜歡妳一路上這樣護衛我。不然我想,以我的角色根本就不能走完三座島的冒險旅程。』後宮新平打字。

『我、我,這個我想想。』秀妹打字。

『沒關係,妳也不用回答我。這段回憶應該是我玩《魔力寶貝》中最開心的事,比起每天掛機挖礦。我更喜歡跟妳見面的每一次互動。《魔力寶貝》是一款好遊戲。』後宮新平打字。

『請不要這麼說......』秀妹打字。

吳秀媚兩手壓著額頭,紅紅的臉蛋萌生了愛意的情感。這是第一次除了顏家的男人主動對她示好,不對,就算是顏家的男人也只是交代她做這個、做那個,都只是把她當成是一個使喚的人型工具。

只有後宮新平是真正在意她感受,不計較她的出生背景。怎麼辦?我該如何面對這份心意,可是我一輩子都無法離開顏家,那筆父親做生意失敗賠償的巨款是顏家支付的。我要去哪裡賺錢才能贖回我的自由?

為什麼、為什麼老天爺要給我一個希望,再給我一個如此不美滿的遭遇,這樣下去我該如何是好?

『如果妳不介意,妳要不要跟我室友去九份玩,我們組幾個大學生一起去郊遊。』後宮新平打字。

『跟你室友嗎?』秀妹打字。

『嗯,當成是我們出來的互動。畢竟我也好久沒看到妳跟顏秋月。』後宮新平打字。

『我跟大小姐商量看看。』秀妹打字。

『那就這麼先說定了。現在時間21:06,我跟德特對話囉。』後宮新平打字。


後宮新平與德特對話,得到很好吃的評語獲得了生產系晉階的資格。然後他就跟秀妹道別,準備去昇階成資深礦工。


吳秀媚呆呆看著空蕩蕩的民家,她沒有下線,而是手指捏著嘴唇,呆呆望著螢幕。

她再次從包包拿出那張父母的結婚照片,照片中的父親是那麼意氣風發,充滿自信和風采。不知不覺中,吳秀媚感覺新平越來越像父親的模樣。那股在記憶中模糊晃動的影子,慢慢與兩者結合。

那麼妳有哪件事不是顏秋月要妳做,而是妳個人的意志?

這句話遊蕩在吳秀媚內心裡,從未沒有如此感觸。她好想去做某件事,不是人家交代的事情;而是她認真想去做的事。

於是隔天早餐上,吳秀媚跟顏秋月討論了關於去九份玩的這件事。

「我先問清楚,所以這是新平的建議吧?」顏秋月挑了眉,似乎對於這個日本人的主動邀約有些驚訝。看不出來他居然會想要約人出來玩。

「沒有錯,昨天我帶他完成二轉之後,他提出的想法。我其實也是有點拒絕,說要問大小姐妳的意思。」吳秀媚最後選擇包裝成純粹是後宮新平個人想法。

「也是啦,上次聯誼之後就再也沒有兩校的互動活動。偶爾出去玩也是好事一件。」顏秋月用叉子翻弄盤中的小番茄:「我去跟學校的教授說一下,看是不是兩校合作再辦個九份郊遊。」

「謝謝大小姐成全!」吳秀媚心花怒放。

「我成全妳什麼?只是出去玩而已,以前又不是沒旅遊過。」顏秋月感到詫異,她咕噥我們家秀妹什麼時候這麼愛出去玩?她一向不是很怕生?「今天下課之後,跟我去跟我們租夾娃娃機的台主一趟,我要看營業額增加多少。」

上完大學課程之後,顏秋月和吳秀媚跑去教職員室與女教授商量與國立臺灣大學再次聯誼的事情,女教授似乎是很高興顏秋月居然會想要再來辦聯誼,她忍不住說了一些她過去跟她老公也是在聯誼上認識的事情。同時也鼓勵顏秋月能在聯誼上認識比較好的男朋友,然後一起進入婚禮完成人生大事。

雖然吳秀媚聽的是心動不已,但顏秋月卻是忍著強打哈欠的衝動,把女教授這段又臭又長的話聽完。


兩校再聯誼的決定都談妥之後,便離開大學門口。兩人走到了大學校園旁一間夾娃娃機店,裏頭是各種可愛的絨毛娃娃和日本動漫公仔。

顏秋月打通LINE的手機,開口詢問:「張先生方便接電話嗎?」

「等我,我從樓上下來找妳。」張先生講完之後便掛斷電話。

過了一段時間,一個手臂刺著黑龍紋身的男人推開娃娃機店的門把,比出一個邀請手勢。顏秋月和吳秀媚跟著進入,暗門關上。

「張先生這個月你賺了多少?」顏秋月坐到小客廳開門見山問。

「盈餘一萬。」紋身男人點了菸,打開筆電給顏秋月看圖表和數字。

「算很多了吧?」顏秋月雖然這麼說,心裡卻感覺太少了。這可是台北市的精華校園地段,不應該只有這個數字。照理來說應該是會有更多的獲利數字,是我當初哪邊估錯嗎?

「我覺得不行,很多商品一進來就賣不掉。卡在娃娃機整整一個月,顏小姐妳是不是找點有吸引力的商品?」紋身男人點了根菸,吳秀媚聞到菸味,馬上從米蒂兔包包拿出口罩戴上。

「我已經用幾乎成本價的價格把商品賣給你。如果找稀有且有吸引力的,我賣給你的價格就可能要再高一點。」顏秋月搖搖頭,提出條件。

「我寧可獲利少一點,也不要看著有些機台的商品一個月都在養灰塵。」紋身男人瞥頭吐出白菸:「是的,我就明說,我們換新貨吧。」

「那可以,我過幾天開一個新的清單名冊給你。看你能不能接受正版商品和價格,好比最近夯到不行的《鬼滅之刃》,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紅成這樣。如果可以你就回信給我,我去訂購新貨。」顏秋月抓了抓左臉頰。

「好的,妳順便把一些我賣不掉的娃娃收回去。我會開車去跟妳的新貨做交換。順便跟妳要些零件做機台維修。」紋身男人又抽了口菸。

「那就這樣說定,希望你生意越來越好。蒸蒸日上。」顏秋月恭維道。

「顏小姐妳也是,辛苦了。最近大學課程還習慣嗎?」紋身男人笑道。

「都在教一些出社會賺不了錢的課程。」顏秋月抱怨學校生活的每一天:「念書考試、念書考試根本是牢獄之災,一群傻瓜蛋在那裏面像鸚鵡般複讀朗誦別人的糟糠之物。那種方式根本賺不到錢,只是想把傻瓜蛋洗腦成講一動做一動的機器人。難道你工作遇到問題,能靠朗誦一段課文去解決問題嗎?」

「哈哈哈,我想也是,不過這也是愚民教育的陷阱,一群家長被這陷阱害得不淺,為了成績打小孩根本是虛榮心作祟嘛!少一分打一下是吃飽撐著沒事幹的蠢事......妳想想要是真有賺錢的機會,大學那群教授怎麼不下去賺?捧著一本破爛書唸一堆早就過期的陳腔濫調是能夠賺到錢嗎?真正能快速賺錢的方法都寫在刑法裡頭了。」紋身男人哈哈大笑。

「我就是喜歡張先生你這觀念。」顏秋月點點頭:「我倆價值觀很合,我也是覺得大學教授全都是食古不化的一群人。」

「既然妳這樣想,為何當初要跟我提分手呢?嗯?」紋身男人把香菸在菸灰缸熄掉,一臉正經地盯著顏秋月。

「我不知道,反正就是感覺不好。你......應該不會還在生我的氣吧?」顏秋月此話一出,紋身男人聳聳肩,似乎是沒打算追究下去。

「不會啦,反正我也不是那麼愛妳,當初也是跟妳玩玩,咱倆互不相欠。」紋身男人點了根新菸。

「你講這話是真心還是假意?」顏秋月問道。

「顏小姐妳說呢?我現在交了新的,妳呢?」紋身男人反問。

「沒有,我恢復單身,但是有一個看的比較順眼的,叫做後宮新平。」顏秋月回答。

聽到後宮新平的名字,吳秀媚感到訝異,莫非連大小姐都對新平有感情上的好感?但她沒有出聲,而是靜靜地待在顏秋月旁邊。

「日本人?台灣男人終於不能滿足妳了啊?顏小姐妳下一個對像是不是美國人或德國人?」紋身男人揶揄道。

「不要亂說,我也沒有跟他交往,只是有好感。」顏秋月卻搖了搖頭。

「那我來猜猜,妳可能是剛開始有求於他,然後不知不覺慢慢地對他產生信任感。」紋身男人雙手抱胸,左手捏著下巴,表情揶揄。

「就跟當初跟你一樣啊,哼。」顏秋月知道他在說他跟她曾經的那段夥伴關係,只不過只短短維持一段熱戀期,雙方就冷靜下來提分手。

「哈哈哈,反正人本來就是互相各取所需,妳給我一個機會賺錢,這點我倒要謝謝妳。現在我去處理道上事情,都把女友安在這邊顧機台。至少她在這邊很安全,我也不用擔心她沒事做。」紋身男人嘿嘿笑道。

「你把你女友當成是員工啊......」顏秋月有些汗顏。

「我寧可妳稱呼夫妻合心,其利斷金。商業上夫妻檔的案例可多了,妳再看看那個叫後宮新平的男人,到底對妳有沒有好感或是對妳有價值。」紋身男人再次瞥頭吐了口白菸,避免把白菸吹到顏秋月臉上。

「我自己會判斷,張先生。」顏秋月再次重複碎念:「我自己會判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