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中年退休的冒險者大叔,今天依舊任職於冒險者公會(六):第二夜鐘時(下)

走路常撞牆 | 2022-06-27 22:25:58 | 巴幣 8 | 人氣 33

連載中中年退休的冒險者大叔
資料夾簡介
三年前的龍災襲擊了卡洛斯侯爵領,在戰場上感到力不從心的中年冒險者【萊昂】萌生退休念頭,之後加入了冒險者公會與其他職員們一起展開公會的重建工作。

第六話:第二夜鐘時(下)
噹---噹---
第二夜鐘敲響了,是與白天的日鐘不一樣的聲音,也是每日最後的鐘聲。
冒險者卡內爾,在旅館登記住宿後,卸下了行囊。
他將數日未脫,已經有些汗臭的皮甲脫了下來。
付錢請旅館幫忙清洗數件尚未清洗的髒衣服。
跟旅館買了一盆熱水,用毛巾擦洗了身體、皮甲與靴子。
一切都準備完成後,他換上了乾淨的服裝,帶著錢包與武器離開了旅館。
為了避免因為攜帶武器而被警衛詢問,他將冒險者徽章用繩子串在脖子上。
少了裝備的束縛,他的腳步靈活許多,他用著輕巧步伐在熱鬧的街上行走著。
由於喝再多水也無法抹除口中的苦味,卡內爾已經放棄了喝水,反而是向攤商購買了夾了雙倍肉量的火腿麵包。
「真的吃不出味道……」嘴裡依舊充滿苦澀味,只能感覺到咀嚼物體的口感。
他認為,既然能用鹽水洗掉苦味,那靠鹹肉(火腿)的鹽分,應該也能把苦味從嘴中弄掉一些,不過看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倒不如說,完全嘗不出味道的濕軟肉片,吃起來反而有些噁心……
卡內爾用著羨慕的表情,看著酒館裏頭傳出的歡呼聲,一些附涼亭的店家外,也能看到工匠或冒險者吃著快炒、喝著啤酒開心聊天的身影。
連快炒的香味都聞不出的他,只好苦著一張臉,硬是把花錢購買的食物吞進胃裡。
他一邊問路,一邊慢慢地往紙條上所寫的地址走去。
不久之後,他踏上了吵鬧的地段,周圍幾乎沒有民宅,一間間使用石材水泥打造的房子聳立在眼前。
這裡是,卡洛斯侯爵領的『鍛造街』。
這裡的每一間店鋪,門口都掛著顯眼的招牌與住址,原本擔心找不到人問路的卡內爾也放下心來。
他順著街道走著,觀望了一家又一家的店舖,敲擊金屬的聲響與水瞬間沸騰的炸裂音成為了這條街的背景音樂。
就這樣他來到了住址所寫的『裝備整備店』,那是一棟並沒有於它房相連,獨立出來的兩層建築,它十分的巨大,店的寬度幾乎是周圍店家的三倍。
卡內爾走近後,看著上面寫著的招牌。
店名叫………『泡泡浴』
「這什麼鬼名字啊!」卡內爾忍不住在無人的街道上大聲吐槽:「一點都不像裝備整備店該有的名字吧?該不會是澡堂吧?」他看著屋頂似乎有些水煙霧從建築後方飄出,如此地想著。
雖然有些被『萊昂』耍的感覺,但是想到了他是用著認真的表情對著自己講『相信我吧。』,卡內爾忍下了想直接離開的衝動。
叮鈴鈴~~~
就在卡內爾要向前踏步時,店門鈴突然響了。
因為們從內部打開了,所以他停下了腳步。
「怯,什麼傳說中的店阿。」一位全副武裝,帶著一臉不屑的冒險者從店裡走了出來,他看到卡內爾後停下了腳步:「怎麼?你也是被騙來的嗎?」
「什麼?」卡內爾還沒能明白他的提問時,那個冒險者就繼續講了下去。
「就是阿…你是不是從哪聽到『有一家叫泡泡浴的武器店,裡面賣著削鐵如泥的寶劍。』啊?」
「不…我沒聽說…而且我聽說這是一家店是『裝備整備店』。」
「喔,是喔。總之別進去浪費時間了,裡面都賣一些玩具而已。」
「玩具?」卡內爾疑惑的問,他向門口看去,隱約能看見牆上掛著劍。
而隨著冒險者一起走出來的女性店員,則用著不耐煩的態度看著那名冒險者與自己。
「對阿,裡面全都是賣些完全沒開鋒過的「鍛造劍」而已,我看八成是賣給愛炫耀的小鬼,或是道場吧?」冒險者哼了一聲,甚至還吐了一口痰。
「走了走了,浪費時間。」不等卡內爾回應,那名冒險者直接離開了。
「哈………」卡內爾有點傻眼的目送那名冒險者走進其他店家中,然後往店門口走去。
「怎麼了嗎?這位客人?」看到卡內爾走進之後,女性店員皺起眉頭的問。
大概是因為太晚了,所以想打烊了,臉才會那麼臭吧?卡內爾如此心想。
「那個…其實我是來找一位名叫『露露』的技師。」卡內爾搔著搔頭向店員告知來意。
「露露?聽都沒聽過,你是不是搞錯地方了?」店員的臉又更臭了,打算直接轉頭準備進店裡。
「唉?」卡內爾從口袋中拿出紙條看著說:「可是那位叫『萊昂』的公會職員是這樣寫的地址是這裡沒錯啊?」
卡內爾看著招牌旁的地址歪著頭向店員道歉:「抱歉,打擾你了,看來是我搞錯了,妳可以打烊了。」
正當卡內爾將視線轉向店員時,發現她已經在門內,握著門把看著他。
「進來吧。」她對卡內爾淡淡說了一句話之後,就直接進門了。
「…………啊勒?」
-----
卡內爾一愣一愣的乖乖地走進店鋪,一進去之後,店員就將門帶上並鎖了起來。
她不等卡內爾的反應,直接走到櫃檯前拿起手搖鈴。
叮叮-
「老闆,有客人。」店員對著走廊深處喊著。
「什麼什麼?」一道稍嫌低沉,但卻活潑的女性嗓音從走廊深處傳來。
(好大的走廊……不對………)
卡內爾並沒有關心店員的行為,而是被店舖裡的空間給震驚了。
他呆呆地看著高達六公尺高的天花板,以及五公尺高三公尺高的走廊,周圍還有超巨型的椅子,以及各種尺寸龐大的家具,除了牆上掛著的武器,以及櫃台以外沒有其他正常尺寸的家具。
(原來這不是一棟兩層店鋪,而是平房嗎?不對不對,可是剛剛走進來的門明明是正常大小…)
卡內爾四處觀望著,然後視線被走廊深處的巨大門吸引。
因為明明有人從裡面打開了,但是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什麼?巨人?」他看著從門後組出來的人影,驚呼著。
那是一位身高達三公尺,有著稚氣外表的少女,她穿著居家服身上還圍了一條圍裙,上面刺繡著『 露露』兩個字。
「那麼晚了是誰來啊?緊急委託嗎?」露露站在櫃台前,看著店員詢問。
「不是委託,是新客人。」店員用帶著敬意的語氣回話,並彎腰將手掌擺向卡內爾。
「新客人?」她低頭看著卡內爾,皺起眉頭說:「我這裡不缺,也不收新客人。」
「他是由萊昂先生介紹來的。」
「你有什麼事情嗎?說來聽聽。」露露立刻將圍裙卸下交給店員,並將巨大的椅子搬到櫃檯外,然後把常常在圖書館看到的階梯椅挪到椅子前方。
「抬著頭說話很辛苦吧?來來來,請坐請坐。」坐到椅子上的她,像卡內爾招招手。
「啊…好的……」被連續不斷的混亂狀況搞得迷迷糊糊的卡內爾,只能呆呆地爬上階梯椅,坐了下來。
「來杯涼茶嗎?」她從店員手上拿起一個裝滿茶的玻璃製大型啤酒杯,遞到卡內爾面前,而自己則是拿著小酒桶尺寸的木杯。
「好的……嗚!」卡內爾接了過去,但是比想像中還重的杯子,讓他差點沒抓穩。
「小心點,那個很貴重的別灑出來。」
「咦?什麼很貴重?茶嗎?」卡內爾仔細看著杯中物,是散發著淡淡光芒的綠色茶水。
(好像在哪裡看過呢……想不起來。聞聞看?不對,嗅覺也麻掉了,聞不出來。)
「那麼,真的是萊昂介紹你來的嗎?」露露並沒有理會滿臉疑問的卡內爾,而是用著很自然的姿勢靠在椅子上對他發問。
「是的……他說我的小刀太鈍了,說可以來這邊磨一磨,還說要準備一筆錢。」
「錢?我不缺錢。」露露歪著頭說:「小刀借我看看。」
「好的,在這裡。」卡內爾單手提著杯子,並從腰包中拿出小刀。
「嗯~」露露將小刀從刀鞘中拔出來後,用指尖在刀鋒上滑動,露出了悲傷的表情說:「可憐的小傢伙。你的主人都沒有好好愛護你啊……」
「嗚……有那麼嚴重嗎?而且他不過是200元買的便宜貨而已。」
「你再說什麼啊。每個小可愛都是有靈魂的。你這樣對待,小心哪天他就突然棄你而去喔。」
「呃……」
(明明是反過來吧?像我就常常丟掉鈍掉的刀。)
雖然心裡是這樣想,可是卡內爾不敢講出來,畢竟對方可能一拳就能送他進醫院。
「你那把劍呢?也給我看看。」露露對著小刀嘆了一口氣後,將他收回刀鞘內,然後看著卡內爾腰邊的劍說。
(不磨嗎?)
「喏,給妳。」卡內爾將杯子放到一旁,收下露露遞回來的小刀,再將長劍交給她。
「我看看啊。」露露將長劍拔出,端詳著。
「喔喔喔!雖然保養得很粗糙,但是能感受到你對這孩子的愛啊!」她十分開心地看著劍,像是想感受觸感般,指尖輕輕撫過整把劍身。
「當然啊,它可是我吃飯的家當耶……」卡內爾有些無語。
「不過,你這對孩子們的差別待遇讓我很不滿喔……對了,你的名字是?」她露出有些不滿的神情。
「卡內爾,我的名字叫卡內爾。」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卡內爾啊,你是如何認識萊昂的……你嗆到了嗎?」露露講到一半,發現喝了一口茶的卡內爾突然低頭不語。
「這是什麼?」卡內爾指著杯子詢問。
「這是什麼?涼茶啊?」露露不懂卡內爾提問的意思。
「才不是涼茶…這明明是…是什麼?我好像在哪喝過?」卡內爾陷入沉思。
(不對啊?我明明喝不出味道,為什麼會覺得喝過?這感覺是什麼……對了!這個感覺是…)
「魔力藥水?不對不對,更加的……」
卡內爾想起來,這感覺跟喝魔力藥水很像,魔力從身體深處竄了上來。
「就………涼茶?」露露用著可愛的姿勢歪著頭。
「老闆,那個在市面上應該是稱呼為『高級魔力藥水』。」一旁的店員提醒著。
「什麼!你是說藥劑店一小管就要賣一萬的那個?」卡內爾錯愕的回答,那是他從來沒喝過的高級品。
「一萬?」露露看著店員。
「不對,應該能賣到五萬。」店員搖頭。
「喔。是五萬的喔,卡內爾先生。」露露笑著回答。
「這…這種東西我喝不起!」卡內爾驚恐地看著手上的茶水,手有些顫抖。
「唉~~~可是我不想喝別人的口水耶,妳也不想吧?」露露再次回頭看著店員。
這次店員一語不發,只是默默搖頭。
「那你就努力喝掉吧!倒掉太浪費了。」
「是…是嗎………」卡內爾感覺到自己的臉在抽搐,他望著手上『沉重』的『綠色茶水』,努力地喝了一口。
「所以你跟萊昂是怎樣認識的啊?」
「嗯?就……今天認識的?」
「才剛認識你,就介紹你來我這邊?感覺很有趣啊~快講講經過吧。」
卡內爾望向手中的茶水,看著露露興奮的表情,暗自嘆了一口氣:「……好的。」
就這樣,卡內爾向露露小姐講了今天被坑的故事。
-----
這故事講了一段時間,這期間卡內爾也用著顫抖的手,慢慢地將大啤酒杯尺寸的魔力藥水喝得一乾二淨。
「掰掰~下次還有有趣的故事的話,也要過來講喔。」聽完故事的露露,將椅子放回原位後,拿起圍裙離開了大廳。
「卡內爾先生,歡迎您的下次光臨。」店員則畢恭畢敬的將卡內爾送出大門外。
「晚安……」
卡內爾向店員道別後,走在回旅館的路上,周圍的打鐵聲已經少了不少。
「結果,刀也沒磨到,反而拖了不少時間……」卡內爾拔出小刀看著。
「不過都喝了那種東西……只能乖乖聽話吧……」卡內爾甩著小刀,心不在焉地走著,然後被石頭絆倒了。
「哎呀!痛痛痛,刀呢?」卡內爾坐了起來,尋找著從手上飛出去的小刀。
「啊,有了有了。」卡內爾發現了小刀,但是……
「什麼嘛…斷了喔。算了,反正只是200元的便宜……嗯?」他看著從根部斷裂,刀柄立在地面上的小刀,正要拿起來時,發現重量沒變。
「什麼?」小刀的形狀完整,就跟平常一樣。
「那剛剛是怎麼回事?」他看像小刀剛剛掉落的地面。
「原來只是卡在縫隙啊。」他看著石磚上剛好有個能容納刀身的裂縫。
「唉…快回旅館吧…累了。」
卡內爾將小刀收好後,快步地離開此處。
不久之後,30公分寬的石磚地板,整片斷開了。
第六話:第二夜鐘時(下) (完)
-------------------------
附錄內容:現在可以公開的情報
【無法用鹹食弄掉的苦味】
因為苦液會滲進口腔黏膜中,所以大量飲水是無用的。
同理吃高鹽分食物也是。
要靠滲透壓原理,才能將苦味弄出來。
所以想要弄出來,至少要注射水到黏膜內,在含鹽巴塊才行………
這會死人吧?
---此情報為【現實世界的醫學常識,異世界只有部分知識分子才了解】---
【大啤酒杯】
工業技術沒那麼發達啦
只有1公升的尺寸而已
20毫升的藥水5萬
所以只值250萬而已喔(滑稽笑)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6-27 23:58:5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