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實力製上主義的刀劍神域》八、情報商人

迷羊M | 2022-06-27 21:35:04 | 巴幣 6 | 人氣 98

連載中實力至上主義的刀劍神域(同人連載)
資料夾簡介
結合《歡迎來到實力至上主義的教室》以及《刀劍神域Sword Art Online》艾恩葛朗特篇兩部作品的同人創作,以綾小路清隆為主角

交易
亞歷山大     ->     綾小路
雙手青銅斧 +1
青銅鎧
青銅下身裝
急救藥水*5
治癒藥水*1
山豬皮*5
尖銳的針*2
狼爪*9
Col: 15000

Col: 0
O                             X


        一瞬間瞄到隊長提出的交易內容選單後,還來不及按下確認按鈕,視線隨即被大量湧入的植物怪擋住,甚至連選單都看不到了。這是隊長身上的所有物品,也就是要把他的未來全部託付給我的意思,包括性命在內。

        植物怪們上面有著紅色的標記,上面寫著「Little Nepenthes小型食人草)」,有著黃色的飢餓大嘴,身旁長出兩個像是手臂的藤蔓揮舞著,原本以為名字那樣寫只會使用嘴巴攻擊,不過在隊伍防線崩潰之後吃了不少藤蔓的鞭打攻擊,如此可以肯定身上的藤蔓是這些怪物的主武器,而牙齒則是靠近玩家才會使用。
        看了一下HP條欄位,隊伍只剩我和隊長,而且兩人都是呈現紅色的危險狀態,表示再承受一次攻擊,我們就會從遊戲世界永遠的Game over,現實世界我們大腦也會被NERvGear的微波訊號燒毀。雖然無法確認剛剛隨著碎片消失的隊友是否真的死了,但我們同樣也無法肯定他們現在還活著,還是先假設他們的狀況是前者比較好。

        如果這個交易的選單按到取消鍵,那麼隊長會晚一點死,我則是會在這把快要不行的「韌煉之劍」耐久度用完後,也被植物型怪物鞭打致死吧。如果成功按到確認鍵,我能夠因為得到新的武器「雙手青銅斧 +1」而能繼續戰鬥下去,隊長則會因護具的轉移失去所有的防護,生命值轉而承受所有的攻擊而瞬間歸零,也就是按下確認鍵等同於宣判隊長的死。
        或許是人生跑馬燈的關係吧,我竟然在這時候想到Philippa Foot所提出的電車問題*,要在紙上沙盤推演固然簡單,只不過此時真的要由我親手推下那個胖子。就算以結果來說是由行駛過去的列車撞死那個胖子的,不過真正殺死胖子的是當初動手推他下去鐵軌的人,也就是間接的殺人。要按下確認鍵殺死一個人,好讓另一個人活下去,還是按下取消鍵,讓兩個人都死?

        在視線被怪物阻擋的情況下,我無法用視覺的方式看到我按下去的是哪一個按鍵。
        視覺......觸覺呢?可以,可以感覺到手指碰觸到操作介面,但是沒有辦法用觸覺感受出按鍵的差異。在前往森林的路途中,我花了至少半小時玩弄操作介面,這期間我學到什麼?介面操作起來很像懸在空中的平版電腦,只要是有使用過手機或是電腦的人都能輕鬆上手。電腦?話說電腦也時常跳出類似「確認」、「取消」鍵的畫面通知......該不會!?

        「誰要這樣就結束啊!」我嘶吼著。不管還在攻擊我的「小型食人草」,完全專注在操作介面上。我伸出手指感覺到自己觸碰到了交易介面,接著手指往下移的時候系統發出較高頻率的介面音效,不會錯,這是碰觸到某個按鍵的音效,不過我並沒有放手,手指再按住介面往左邊的方向移動,這次又再一次發出同樣的高頻音效,我隨即用最快的速度放手。

        我做出決定了,隊長,為了讓我能活下去,去死吧。
        放手的瞬間,隨即聽見前方死亡的爆裂聲響起,碎片的特效冉冉升起,白色帶有些許藍色和綠色的微光隨同消逝的三角形碎片閃耀著,碎片產生的地方是隊長的所在地。

        沒時間感傷,我的生命值還在承受怪物的攻擊,正在持續下降當中。我快速操作熟悉的介面,迅速將雙手青銅斧 +1」裝備在手上,由於這是雙手類型的武器,原本在使用的「韌煉之劍」便自動收回倉庫裡。確認到手上雙手斧沉重的感覺,不只是武器的重量,還有生命的重量沉重地壓著我的手,我感受到我的手在發抖。手上的這把武器是他留給我的遺物,一定要好好利用才行。

        「呀!!!!!」不管怪物包圍在我身上的攻擊,我將右手的斧刃向後擺,樹葉被突然劃出的弧線掃起,左手握著木製斧柄往前延伸到末端好讓力量發揮到極限,類似充電的聲音響起,是可以使用劍技的提示音。身後的斧刃漸漸散發出強而有力藍色的光芒,我隨即將雙手斧砍出。奇怪,我的眼睛是不是流出眼淚?

        「你現在是什麼表情呢?」龍園問我,這傢伙在說什麼啊?真是煩人的傢伙,我怎麼會知道現在的表情長什麼樣。周遭的食人草隨即應聲爆裂,回過神來,我發現自己使出了360度的迴旋攻擊,周遭多出了許多空間。

        不過我的反擊並沒有反轉局勢,其他的怪物填補缺失的空位,剛剛的劍技讓我還在身體不能動的狀態,無法立刻反擊,這樣下去不妙。我切換武器成一把剛進遊戲時送的匕首,利用快要被怪物填補回來的空間助跑幾步,閃過眼前的藤蔓攻擊後跳到前面怪物的頭上,利用助跑的速度再蹬上去提升高度,我伸手想抓住比較粗壯的樹枝,但是跳起來的高度不夠讓我抓穩,手指的指尖滑了過去。我開始墜落,在千鈞一髮之際我把匕首插入樹幹。雖然左搖右晃的,不過至少把自己固定到了樹上,脫離這些怪物的攻擊範圍,只要腳收起來不要被打到似乎就沒問題,姑且撿回一條命。

        檢查一下現在的狀態,我的HP要見底了,這時候搞不好連摔在地上都會要了我的小命。我趕緊取出「治癒藥水」,只有一瓶的情況下應該是要節省著用的,不過現在沒有餘裕管這個。看著HP條從紅色轉變成黃色,到綠色,最後到令人安心的全滿,好不容易逃過死劫了。
        接下來該怎麼辦?是找移動到其他樹的方法,還是呼叫求救訊號?事到如今能用的武器都快不行了,是戰是逃都進退兩難,也沒有什麼本錢進行消耗戰了......


        「喂!你沒事吧?」我擺頭察看,一位身穿淺棕色外衣的女性從茂密的樹林遠處憂心地望著我,從聲音的距離和方位來看,應該是她在說話沒有錯。淺棕色外衣的女性喘著氣問我,看來是從很遠的地方跑過來。女孩頂著黃色短髮,其中還有兩根頭髮是翹起來的,褐色的眼睛率直地看著我,護具都是屬於布衣類型,從身上沒有太多鎧甲來看,顯然這是以速度為主的玩家。

        「別過來!會死的!」我對她喊道,雖然希望她過來救我脫離險境,但是怪物的數量......
        「你不要亂動喔!」她反過來朝我喊道,接著以輕盈的腳步快速對怪物繞著圈子。她想要做什麼,是有足夠自信能救我嗎?

        被我的仇恨值吸引的緣故,圍繞樹幹的怪物壓根兒沒有注意黃髮少女,她迅速且準確的刺擊,三兩下就把好幾隻周圍的怪物解決掉了,照這個速度幾分鐘內就能把一面倒的劣勢扳回。

        顯然我們之間對於遊戲的了解程度相差太多,而且不是普通的多。

        不能只讓對方單方面的幫忙,為什麼她的攻擊這麼有效?
        我使用的都是「水平斬」、「垂直斬」......斬?對了,回頭看她的動作,她使用的劍技大多都是刺擊類的,表示「刺」的攻擊類型對食人草比較有效、「斬」的攻擊類型相較之下沒什麼效果嗎?

        我切換裝備的狀態,讓手上裝備的武器回到右手持「韌煉之劍」、左手持「小圓盾」的狀態,匕首則是維持在未裝備的狀態。在外圍的數量減少一些,確認數量足以應付後,我一鼓作氣跳了下去。
「等......」她見狀想要阻止我,大概是以為我要自殺吧

        落在怪物的瞬間,我將利刃刺進怪物的腦袋裡,果不其然怪物一擊就被打倒了。我隨即模仿剛剛看到的動作,一一將前來的食人草擊退。
        「不錯嘛,」她邊攻擊邊稱讚道,看來做出這些攻擊動作對她來說游刃有餘,還能注意到我這邊的狀況,可能是個老手吧。
Mistorm防盜文分隔線 以習進平小熊維尼之名出動三清教主及左右護法北斗星君南斗星君呢嘛叭唭小粉紅玻璃心碎滿地
        在我們裡外圍攻的攻勢下,怪物很快就被殲滅乾淨,很難想像這裡曾經死過這麼多人。

        「呼...呼......好不容易喔......」黃髮少女靠著樹木喘口氣,真虧她能夠一直在外圍繞圈圈一邊攻擊,真是敏捷的身手。我也跟著把背靠在樹上坐了下來。
        ......對啊」我深有同感,好不容易才解決數量這麼龐大的怪物。

        「不過剛剛你那樣跳下來很危險,下次不要這樣喔!」黃髮少女瞪著我,不過好像不是真的生氣。
        ............」突然不這麼說,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

        「噗哈哈哈哈!」她瞇起眼睛彎下腰來「喵哈哈,感覺你還真可愛」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啊?一個人攻略森林很危險耶,尤其是在裝備還沒湊齊的狀態」黃髮少女問,她似乎對怎麼攻略遊戲很有研究,光是看我身上的裝備就能知道我的等級。

        原本是跟著隊伍走的」我還在想接下來該怎麼解釋,畢竟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那隊伍的其他人呢?」她四處張望,不過當然半個人影也沒有
        「他們『原本』在這裡」我指著我們現在站著的地點

        她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不過突然撐大眼睛似乎明白了什麼
        「原本隊伍有幾個人?」她轉以嚴肅的語氣問,不過隨即改口說「不想回答也沒關係,不勉強」

        在我說明事情的始末時,她點頭表示理解,並且拿出急救藥水打算補血。

        「死了四個...我來晚了是嗎......」她皺起眉頭「難以置信......這裡死了四個活生生的人......」
        「不用自責,不是你的錯」沒辦法,事情就是發生了,責怪自己沒有在對的時機點出現也無濟於事

        不過少女說得沒錯,實在很難相信這麼平靜的森林可以不帶痕跡地奪去人們的性命。
        「也對,逝去的生命也不會說回來就回來嘛~」她語氣一轉,隨即試著用輕鬆的語氣

        「對了,你在過來這裡的途中有沒有遇到什麼人?」我記得長滿雀斑的男子逃走的方向和黃髮少女來的方向一致,就是那男的把這些怪物吸引過來,一定要找到這傢伙才行
        「喔...是有個男的慌慌張張往附近城鎮的方向跑了,怎麼了嗎?」她歪頭問
        「沒事,只是有事要請教他罷了」有這點情報就很夠了,那傢伙被怪物追應該還在精神未定的狀態,肯定跑不遠,找到他是遲早的問題。

        「這樣啊,那要不要我跟你過去?你的藥水應該消耗不少吧」藥水?是指回復生命值用的藥水嗎?我還是不太適應遊戲玩家用簡稱的習慣。
        「好啊,實在感激不盡」停頓一下之後,我馬上答應,天知道還會有什麼怪物出現在森林裡,有個熟悉遊戲的人帶路再好不過。

        「對了,」我突然想到,得好好謝謝她救了我才行,我90度鞠躬「謝謝你救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才好」

        「好了啦,眼淚都跑出來了」我感覺到有布輕輕擦拭我的臉頰,原來是黃髮少女伸出手帕。眼淚......我又流眼淚了?

        少女另一隻手插著腰「要道謝的話,之後就用情報來交換吧~」
        「畢竟我可是情報商呢」她露出調皮的笑容,雖然她感覺是個熱心的好人,但跟她說話的時候還是保持警戒比較好。




        「情報商...是指販賣情報為生嗎?」在前往附近城鎮的路途中,我問了這個理所當然的問題,不過遊戲裡的情報商有可能和我想的情報販子有所不同,還是確認一下比較保險。
        「嗯......基本上能換錢的情報都會拿來賣,大概是這樣吧

        看我有點疑惑的表情,她想了想該怎麼解釋
        「武器的取得任務、任務的通關方式、任務的地點、餐廳的情報、怪物的弱點......

        「難怪你很清楚剛剛的怪物要用什麼攻擊效果最好」感覺她會是非常重要的情報來源
        「剛剛的怪物...小型食人草的攻擊方式是Slash(砍擊),對刺擊類的攻擊防禦力最弱。」

        她接著說「可是那數量多到嚇人......你們有沒有砍到一隻頭上有果實的食人草?
        我搖頭「看到的時候已經是一整群衝過來了」

        「這樣啊......那可能是有人不小心砍到果實,隨後又自己逃走,而一整群的食人草看到你們後就......」少女猜測道
        「果實是指?」我問
        「喔喔喔,忘記說明了。我是指有些食人草頭上會長出果實,只要有人打到那個果實......下場會很慘,附近所有的食人草會全部聚集過來,那個真的只有死路......」她停頓了一下

        「啊抱歉,不是故意要讓你再想起不好的回憶,你現在的心情應該很沉重吧」她急忙向我道歉
        「沒關係,跟你聊天讓我心情放鬆不少」感覺我們挺合得來的
        「這樣嗎?那真是太好了」少女看起來放心了不少

        原來如此,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長著雀斑的男子是一個人慌張跑過去了,他的隊友不是死了就是被他見死不救。

        我們邊聊邊走到城鎮,系統出現「進入圈內」的提示字樣,我們似乎到了沒有到很小但是也不算大的小鎮。和出去「初始的城鎮」時會出現「離開圈內」的警告一樣,進入時系統也會發出警告,既然是需要提出警告的東西,表示遊戲本身很重視這個「安全區域」,可能需要小心這點。

        街上還蠻熱鬧的,不過由於玩家還不多,看來在街上走路的人大多是AI
        「你需要維修武器嗎?」少女見我沒有反應,便拉了拉我的袖子。她指著一家很像是打鐵舖的店家,我的武器幾乎都快沒有耐久度了,是在這裡維修嗎?

        我們走進店裡,拉開遮蔽用的布簾。「歡迎光臨,請問需要什麼?」店員說了有點制式的對話,接著有選單跳了出來,這個女店員似乎也是AI的樣子

        ......麻煩幫我一下」沒辦法,第一次看到琳瑯滿目的物品選單眼睛都快花了,更不用說挑選物品了
        「不會吧?你是新手嗎?剛剛那麼敏捷的身手?」黃髮少女睜大眼睛,隨即轉成有點像是貓咪的賊笑
        「你竟然有這樣的反差萌,真是沒想到」不過笑歸笑,她還是幫我操作保養武器需要的操作。

        萌?那是什麼慣用語嗎?
        「需要幫你鍛鍊武器嗎?看你材料蠻多的,強化一下比較好」

        見我沒有回答,我們就這樣尷尬了一陣子
        她這次換成下巴掉了下來「真假,你連強化是什麼都不知道嗎?」
        我別過頭,雖然有點難以啟口,不過我真的不知道「強化」是指什麼

        「你是不是連遊戲都沒玩過啊?」她邊感嘆邊幫我操作選單,有她在還真是幫了大忙
        「對,應該說是我電子遊戲碰都沒碰過」雖然高中有瞄到幾眼比較宅的男生打電動,但也僅只於看過遊戲機長什麼樣子的程度罷了

        「天啊,這樣已經不是新手了,而是『超新手』了吧!」沒玩過遊戲真的是稀有動物嗎?看她驚訝成這樣,迪亞貝爾當初也是類似的反應。
        「等等等等一下等一下,我真的要確認......你從來沒有聽過『課金』嗎?」她抓住我的肩膀,貼得我好近

        課金,聽起來像是跟錢有關的,既然是遊戲用語,表示應該和遊戲裡的錢有一定關連
        「是遊戲裡的錢嗎?」聽到我的回答,她退後了幾步,顯然這個不是正確答案

        「剪尾刀呢?歐洲人?開掛?GG?TK?OP?奶媽?*」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只能呆呆站在那邊

        「我的老天......我需要......冷靜一下......」她開始慌亂了手腳,呈現語無倫次的狀態,我的回答似乎讓她驚訝到說不出話來,不過她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突然冷靜了下來,旁邊的AI女店員還在等我們回答要買什麼

        「也就表示說......你在小隊全滅的狀態下,一個人在森林裡應付那種數量的食人草?
        「那時候是快死了沒錯...等等,你是不是要把我的情報賣出去給別人?」我有注意不要透露出太多情報,不過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

        「這個嘛...我是不會那麼沒品啦,不過要是有人出高價的話......科科」她再次露出賊賊的笑容,真不知道她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她接著說「這樣就表示你蠻有玩遊戲的天賦的嘛,至少在生存方面」
        邊說,她邊幫我用我身上有的材料把劍和雙手斧都保養和強化了一下,我也看得不是很懂就不贅述了

        離開打鐵舖後,我們在街上逛了一陣子。入夜的石磚街道挺有歐洲的風格,不過建築物的打造方式看起來不像是純種的歐洲風。我看了看時間,到了晚上七點,差不多該吃晚餐了。

        「要在這家吃嗎?」她指著旁邊的一家不怎麼起眼的餐廳,不過客人不多正合我意
        「這家便宜又不會太多人,食物也不錯吃」我看著她,為什麼她在遊戲第一天就表現出來過這裡的樣子?難道說......

        「你該不會是封測...」少女馬上摀住我的嘴巴,豎起食指比出「安靜」的手勢
        「喂,你是想讓大家都知道嗎!」她用接近氣音的方式說話,「進去餐廳再說,」看她緊張成這副德性,這是這麼敏感的話題嗎?不過似乎發現自己的手還放在我的嘴唇上,她隨即轉頭又把手縮了回去

        這是一間不知道風格該歸在哪一類的餐廳,應該可以當作是遊戲裡面特有的餐廳吧,雖然有些食物名字不同於真實世界,基本上味道還是很相似。
        或許是因為這裡不是真實世界吧,即使少女看起來還是未成年,我們兩個都點了杯啤酒,在經歷森林的那些死鬥後,我們豪不在乎飲酒量地一口乾了下去。不過系統似乎不會讓我們喝醉,可能是象徵安全的圈內會將所有異常狀態無效化的緣故。

        「回到剛剛的話題,你知道我是封測前的玩家?」
        「我有個朋友也是封測玩家,多虧他我才能戰鬥到現在」遊戲的基本戰鬥方式都是他教我的,實在對他感激不盡
        「怪不得連電子遊戲都沒玩過的你知道『封測』這個詞彙」她點點頭

        「不過下次出去不要亂講喔,在這款死亡遊戲裡面有些人不顧別人瘋狂練等,你也知道等級制MMORPG裡面等級高就是比較跩,也有人因此對這個現象有所不滿,就把矛頭指向封測玩家」
        「有類似獵巫的行為嗎?」我問
        「獵巫......嗎,是有這個可能,隨著死的人越來越多,等級差距越來越大,在死亡遊戲裡面有獵巫的行為也不奇怪吧。雖然封測時期大部分是連升等都有問題的玩家,但不得不承認有非常強悍的玩家在內」

        「總之,之後這個詞不要隨便脫口而出,好嗎?」她直視我的眼睛,我點頭表示同意。既然她都這麼說了,先注意不要隨便提這個敏感話題比較好。

        「話說回來,遊戲裡面真的需要吃東西嗎?」又不是真實世界,吃東西並不會讓NERvGEAR把食物送進我們胃裡。
        「喔喔喔,問得好」她又恢復到以往神秘的貓笑容「就當作免費情報送給你好了,雖然不吃東西不會有任何負面狀態,不過飢餓感還是會在的,而且只要不吃東西就會持續存在。」

        「可是只要忍耐住飢餓感應該就可以了吧?」如果只是飢餓感,而不是生理機能停止運作的話,搞不好有機會能不吃三餐過活
        「太天真啦,就算不吃午餐還好,晚餐不吃的話睡覺的時候飢餓感會把你搞到瘋掉,半夜又沒什麼餐廳可以吃飯,頂多只能吃個硬到不行的法式麵包果腹。我當初也是一樣的想法,才一天就快受不了了」原來他已經自己實驗過了啊,真不愧是情報商人。

        我記得食物的耐久度都很短,而且只要掉落到地上就會瞬間歸零變成碎片,可以解釋成保存期限很短又不方便攜帶吧,看來食物的取得方式會是棘手的問題。不過目前只要待在城鎮就不會擔心沒有東西吃。

        吃飽了我們回去街上閒晃,畢竟兩人剛剛經歷那場戰鬥只想休息,實在不是很想接任務。她介紹我一家性價比不錯的旅館,不過在我看來比較像是民宿就是了。原本她的行程是要出發去北邊的地區,不過我好像打亂了她的行程。所幸她之前訂的旅館還有一天才會到期,所以暫時不用煩惱住的問題。

        「今天非常謝謝你,」我們走到民宿門口準備道別,我再次向我的救命恩人道謝
        「不會啦,這麼恐怖的死亡遊戲,互相幫助應該的嘛~」她再次露出像是貓咪的笑容,看來這應該是她的招牌表情

        原本她在道別後轉頭要離去,不過好像突然間想到了什麼
        「啊!對了對了,」她急急忙忙跑過來,「都還沒加你好友呢」

        「好友?」加了就能變成朋友的意思嗎?聽起來好特別
        高中的時候只要是認識的人都能找到對方的聯絡方式,畢竟那時候的手機都是學校統一發放的特殊手機,況且是在同一所學校的學生,不存在找不到人的問題,而在高中之前我連智慧型手機都沒有摸過。
        「不會吧...」她嘆一口氣,「你試著跟我做一樣的操作看看」

        選單中有著像是兩個人的圖案,點進去之後有「公會」、「隊伍」、「朋友」三個選項,而「朋友」的選項中似乎有少女所謂的「加好友」的選項。

        「什麼嘛,不是已經有好友了嗎?」她指著我好友清單中的一個人,那人正是迪亞貝爾。差點忘記,下午跟他一起打怪的時候,他似乎有發一個邀請給我,我沒有想太多就點了下去,原來那是所謂的「好友邀請」。雖然「好友」只有一個人看起來很寂寞,不過這和現實生活中的交友狀態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我不是很在意,不過日後還是多加幾個好友,讓好友清單多一點人好了。

        在接受少女得好友邀請後,我正式成為她的好友。
        「以後請多指教......Argo是指阿爾戈號?還是南船星座?*」我記得有些時候也被翻成雨果
        「你...你竟然......」她一副非常吃驚的樣子,我好像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

        她趕緊把我拉到一邊
        「不要跟任何人講喔!你也太博學了吧?竟然能直接猜出我的本名」
        「所以到底是哪個?」在whiteroom學到的常識似乎不能直接套用在外面的現實世界中,雖然這裡是虛擬世界就是了。不過現在的我比較好奇到底是哪一個
        「都是啦,南船星座的船是由Argos打造的,算是星座名字的由來」她摳了摳臉頰,有點不好意思
        「原本想要拿來當情報販售的說......」原來是在打這個主意

        「咳咳......好吧,就當情報送給你好了,不要跟別人說喔」她似乎很介意我把它說出去
        「再一次自我介紹,我叫亞魯戈,大家也叫我的綽號『老鼠』,雖然這遊戲沒有職業系統,不過姑且算是情報商人」
        「老鼠?」聽起來真奇怪
        「喔,那是因為我的鬍鬚還沒有......啊啊啊啊啊!」好像是差點說出口的樣子,她的臉變得好紅

        「你你你什麼都沒聽到,差點又要把一個情報送出去了......*」她似乎很介意的樣子,我還是改天在問她好了

        「我叫綾小路,算是......劍士吧」為了讓尷尬的話題不要持續下去,換我自我介紹,不知道網路遊戲中需要介紹自己什麼就是了。雖然不怎麼樣,但至少把自我介紹說出口了
        「等等,該不會你是用本名取你的名字吧?」亞魯戈問

        「這樣有什麼問題嗎?」我問見她沉默了一陣子,似乎是什麼大事
        「沒想到有神經這麼大條的人存在......一般不取真名算是網路遊戲的潛規則」亞魯戈解釋,「避免被色狼騷擾、網路上的仇人找到自己之類的,不過看你這個樣子恐怕連臉書都沒有吧?」

        臉書是什麼?
        算了,問了也是會被她用奇怪的眼神看吧

        「不說這些了,很高興認識你,綾小路」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亞魯戈」雖然還是不習慣叫別人自己取的遊戲名,不過先從第一個認識的人開始習慣起吧。

        「晚安,好好休息」亞魯戈轉身準備前往自己的住處
        「晚安,你也是」我也準備進入旅館


        得快點準備才行,為了明天的復仇。



*電車問題,概念由Philippa Ruth Foot提出,一輛失控的火車沿著軌道行駛,原本的軌道上綁了五個人,另一個軌道綁了一個人,而你可以選擇要不要切換火車的軌道,犧牲一個人去救五個人。另一個問法是把一個胖子推下軌道就能救在軌道上的五個人,不過要自己動手成為殺人的那一個。主要講述個人和群體利益之間割捨的道德兩難問題。
*遊戲用語,自己去查......
*南船星座,名字來自船名阿爾戈號(Ἀργώ, Argonauts),為希臘神話英雄前往尋找金羊毛的旅程中乘坐的木船。亞魯戈的本名皆是取自南船座的星座名,分別是船帆座、船底座和船尾座。
*老鼠稱號,亞魯戈在封測時期臉上有老鼠鬍鬚的印記,久而久之大家都把鬍鬚當作亞魯戈身為情報商人的招牌標記。不過要取得標記就要去接第二層的一個任務......也就是說現在還沒破關第一層boss之前,亞魯戈的臉上不可能會有鬍鬚。詳見SAOP第一集小說第178頁〈鬍鬚的理由〉,自己去買小說看(第一集很好看)



後記

        終於又推進了一點進度,真是好不容易。
        這一段原本想要把亞絲娜放進來的,不過她好像第一天的時候還把自己關在初始的城鎮,相信外面的人會來拯救這個令人絕望的死亡世界,所以如果亞絲娜這時候出場會時間線大亂,只能請她晚一點出場嘍~

        這次使用不同以往的格式,雖然較不利於手機的閱讀,不過整齊的版面相信不至於會看不下去,也能達到呈現出小說該有的樣子(我自己認為啦)

        亞魯戈超可愛的啦!我超愛她,所以當然要讓她出場嘍~
        性格上有些狡猾,但是該幫的忙還是會幫。不知道我的角色刻劃有沒有成功,不過我已經盡可能呈現出她可愛的一面,希望喜歡她的粉絲可以更愛她,也希望其他人能夠喜歡她~

        究竟綾小路會用什麼方式復仇呢?下集很精彩的
        至於原創的女主角此時還在現實世界,大家可以猜猜看她的登場時機會是什麼時候,就到時候敬請期待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