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靈 36.變化

無聲 | 2022-06-27 20:40:52 | 巴幣 2 | 人氣 36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靈 69.桃花源

  比琳達主教也明白坂井真一狀況,對於薩卡露露的銳利言詞沒有反駁,老邁面容平靜無波,只是輕輕的點頭。

  接下來的交談,因為雙方知道彼此的底線和困難,沒有太多進展,最後由比琳達主教幫她們與黃立諭議員約好碰面時間作收。

  比琳達主教將兩女送出小會議室,走至來時漫長廊道末端之時,她突然停下腳步,站在原地與她們揮揮手道別。

  「我就不過去了,真一個性異常倔強,當他認為自己沒有錯的時候,隱忍不發已經是最大讓步,他能像現在這樣控制住情緒,我也就放心許多,剩下就拜託妳們。」

  薩卡露露聞言與維朗妮卡對看一眼,之後她道:「好的,比琳達主教,真一還在外面等著,我們就先離開了。」

  比琳達主教點點頭,最後,神色認真且意味深長的道:「如果......如果能將人救醒當然最好,但是也不用太委屈自己,有什麼事情妳們和真一記得來找我,我、養性、慧言三個老人家還是有點影響力。」

  三人揮手道別。

  對於最後一句話,兩女不置可否,她們背後都有各自家族力量,這次只是單純的委託交易,沒必要也不會想來麻煩比琳達主教。

  當她們回到教堂側門門口時,便見到坂井真一硬是頂著大太陽還站在原地,即使熱汗直流、臉色虛白也沒有移動過半步。

  維朗妮卡可以發誓,她都看到坂井真一脖頸冒出陣陣扭曲熱氣了,心中既佩服對方的忍耐力,也實在覺得這種傷人傷己的倔強沒有必要。

  「結果?」坂井真一眼皮都快閉上,半遮眼的問著。

  「我的部份下午已經跟對方約好碰面時間,至於靈異方面要等維朗妮卡和你實際接觸受害者才知道,詳細情形吃飯時候再說吧。」

  薩卡露露將坂井真一拉到陰涼的入口旁,叫維朗妮卡看著他,然後自己去停車場準備開車過來。

  「......你還好嗎?」維朗妮卡抓住他左上臂扶著問道。

  「很好,痛苦可以幫助我思考。」

  「那需要我幫忙把你打到送醫院好好思考嗎?」

  「現在還不需要,上次和薩卡露露動手後進醫院,那已經足夠讓我想明白很多事情。」

  說到這裡,坂井真一轉頭看向維朗妮卡,一臉十分認真模樣。

  「人是會成長,妳懂嗎?」

  「懂。」

  所以她已經從先前想要趁對方中邪時候偷打,變成現在想直接正面揍他。

  默默在心中翻個白眼後,維朗妮卡想了想,還是告訴他道:「比琳達主教有說,如果委託能成功當然好,沒有的話我們也不用委屈自己,你應該能明白她的意思。」

  「我明白,所以才會接下委託,曾經照顧過我,現在依然關心我,這樣的人我不幫忙,那還有什麼人值得幫忙。」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又何必一開始就和比琳達主教發生不愉快,不能忍讓一點好好坐下來談嗎?」

  「做事是做事、做人是做人,人是被塑造而存在的存在,如果妳連基本約束自己的原則都沒有,妳還是個人嗎?」

  不知道為什麼對話會跳脫到這種做人的道理上,不過維朗妮卡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會忍不住動手。

  揍他!

  她不由得在心中默念。

  「到時候上帝也留不住他,我說的!」

  雖然維朗妮卡心中這樣想,不過扶住坂井真一的手沒有鬆開。

  無言的兩人等了一會,隨即見到紅黑相間跑車呼嘯而來,上了車後他們便離開這座雄偉宏大卻也隱藏人間無數事的教堂。

  因為接下來不久就要與客戶見面,三人沒有離開喬爾市市區,而是找了間雖然沒有什麼名氣,甚至算不上頂級美味只能說還可以的西式餐廳吃飯。

  這樣地方最大的好處是不用排隊和人擠人,不論坂井真一、薩卡露露又或是維朗妮卡,他們都沒有太多耐心等待的良好美德。

  長方桌上,薩卡露露拿著刀叉切開小塊肉排,同時道:「在路上,我已經託人打聽過這次的客戶黃立諭議員。」

  「黃立諭,53歲,自由派的議員,專門作為派系的前鋒打手與集中派作對,常在報章雜誌和各大媒體出沒,背後有著不小的網路聲量支持,有人懷疑那是他假公濟私養的水軍在造勢。」

  「私底下,聽說常常作為地方上的中間人,在財團商業與黑道份子間遊走,自己也有一部份土方工程利益夾雑其中,但是大多有白手套設下防火牆,所以至今仍是安然無事,表面上只是名急公好義、為民喉舌的好議員。」

  喝下冰鎮後的飲料,清涼舒爽感覺讓維朗妮卡頓時感覺暑氣消解不少,她也跟著說出自己知道的部份。

  「我從柏特萊姆那裡聽來,出事情的應該是黃立諭的同事言似圓,兩人因為派系關係走的很近,幾乎都是同進同出,對方也時常為他處理一些見不得人事情,所以言似圓中邪後黃立諭才會很緊張。」

  薩卡露露點了點頭,再次切下一塊肉排丟到嘴中後,神色難看的道:「這次委託背後不太單純,老爹給了我警告,紅暉盟似乎也有插手其中,應該是抓到什麼把柄才導致言似圓驚慌下中邪,這大概也是背後老闆的指示,我猜測老闆應該是集中派的人。」

  聞言,維朗妮卡表情也認真許多,放下手中杯子,道:「斑塞特家、五代諭吉,兩者可以說是商業自由的代表,再加上自由派的黃立諭......這樣說來,老闆是集中派的人確實有很大可能,或許是為了最近的喬爾市權力改革法案......」

  維朗妮卡正說著時候,薩卡露露先一步舉起手阻止她。

  「老闆是誰又或者想做什麼,這些會有其他該關心的人關心,我們只要專心在委託上就好,我之前也跟柏特萊姆打過招呼,這些背後的事交給老爹和他處理。」

  話雖如此,但是事情開了頭,維朗妮卡就忍不住聯想下去。

  集中派的人暗地攻擊自由派,當市民見到自由派的骯髒下作一面後,群體人心思變,或許就會覺得自由不再美好,轉過來支持集中管理也不一定。

  當權力改革法案順利通過,西遠圖副市長取代戴馬克西市長真的上任後,處處限制人身、思想、言行的時代將要來臨,整個喬爾市就會變成僅存在少數人聲音的可怕封閉社會。

  而這一切,現在還僅僅是開端。

  腦力激盪下,猛然之間,維朗妮卡想起來坂井真一曾說過的話。

  「喬爾市人心在變,將要迎來大變化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