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最後的異能者】55. 早晨與小狗

KAG | 2022-06-27 19:16:27 | 巴幣 2 | 人氣 42

連載中最後的異能者
資料夾簡介
百分百純潔的友情,輕鬆爽快爭霸天下。前面的章節在penana、角川上有稍微修改,但不影響劇情,喜歡的話可以來網站支持一下。

55. 早晨與小狗
夏季尚未完全離去,斯帕奇日早晨的陽光依舊毒辣,和仍然枕在睡夢中的帕拉廷富人區不同,塞拉廷的平民們很早就起了床,在不衛生的早餐店和對面的公共厠所前大排長龍。
「軍團被打敗了!軍團被打敗了!軍團被西拉里昂的奴隸叛軍打敗了!」
穿著破舊的短袍,穿行在狹窄的街道中,賣報紙的小男孩用明快的聲音喊出了今日的頭條新聞,他不知道這個消息意味著什麽,他只知道今天的銷量特別好,都能抵上平常半個月的收入。
心情好也讓男孩叫得更大聲,跑得更快。新聞很快就傳到了塞拉廷北邊的一個小神廟,這裏供奉的是恩諾女神,婦女、寡婦、婚姻、家庭的守護神。神廟旁邊搭著一個簡單的棚子,棚子前面擺著幾張長桌,上面放著許多食物,主要是麵包,又平又圓的麵包叠起來很高,幾乎要將桌子後的人擋住了。除此之外,也有一大鍋肉粥、橄欖油和水。
棚子正上方挂著一塊布,其中印著令人望而生畏的圖案,一隻脚踩在一團火上,這是消防隊的標記。這是警告。也因此,儘管這個棚子被社會最下流的人包圍住,人們卻都有序地排隊,沒有人敢在這鬧事。
聽到消息時,棚子下忙碌的一名婦女差點沒將粥勺出碗外。她就是辛蒂婭,幾天前被韋德安慰後,她聼取了少年的建議,參加社區的慈善活動,幫助更貧困的人們。她也比幾天前更沉著了,并沒有被新聞一下子擊垮。這個新聞并不能説明什麽,她的丈夫都在外打仗了,她至少應該做到不讓對方擔心自己。做了一番心理工作,她很快又投入到工作中。她承認她做慈善的目的是自私的,但她真的需要一些工作來轉移注意力,讓她獲得一點成就感。
「呸!你們這粥是加了老鼠屎嗎?!把你們的經理給我叫出來!」一個潑辣的女人打攪了晨間的和平。
「凱、凱倫夫人……」
辛蒂婭當然認識這個女人,她工作第一天就被前輩們警告過千萬要小心這個凱倫。明明是家住議會山的有錢寡婦,她仍然時不時來蹭吃蹭喝,這就算了,她還總喜歡刁難志工,蔑視窮人。這不,她又收緊了胳膊,抱緊了貓咪,用眼神嚇退身後髒兮兮的乞丐,好像別人是什麽病毒一樣。但大家都拿她沒辦法,因爲她的兒子是在克蘇拉麾下犧牲的,克蘇拉雖然一副鐵面無情的樣子,對手下人卻非常仗義,當然也會格外照顧他們的家屬。
「非常抱歉,凱倫夫人。」
「呵呵,道歉要是有用,還需要警察嗎?!」
衆目睽睽之下,凱倫夫人將辛蒂婭從裙子的顔色諷刺到鼻子的角度,最後在衆人的勸説下,凱倫夫人才勉强同意拿走五個麵包息事寧人。
但這都不是埃迪迦知道的事。明明才開學沒多久,埃迪迦就有些厭倦了,政治課也沒有之前聽來那麽有趣,他感覺這似乎都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不外乎就是異能者多麽多麽有特權,因此也應該有更多更多義務,凡人出生起就在起跑綫輸了,因此需要被特殊照顧,只有這樣才符合公平正義的原則。
他聽力正常,教授的話卻像是夢裏的話一樣模糊,他開始神游。其實他挺想搬出亞流家裏的,他感覺像是和大哥大嫂住在一起一樣尷尬,尤其這房子還在大嫂名下,而且亞流都直説了很多次討厭他。
可是要搬出去的話,首先他不太甘心,韋德明明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明明是爲了韋德才追到首都來的,憑什麽他要將他的好朋友交給一個富二代混蛋。其次,他不確定韋德會怎麽做,作爲一個完美的朋友,韋德很有可能會照顧到他的情緒,和他一起搬出來,但不論是住在宿舍,還是用韋德的工資租個房子,都會給他的朋友帶來更大的負擔,他知道韋德就是喜歡奢華的生活。第三……他忘了。
他不想爲難韋德,但一想到韋德萬一還真就放棄了他,選擇留在亞流家中,這就讓埃迪迦更不敢説出口了。他真不明白亞流到底有什麽好的,爲什麽女生們甚至韋德都喜歡那家伙。不過就是比他更有錢、長得更帥、更高、更自信……
吉吉也更大……
但他是個好人啊!和他相比,亞流無情冷酷沒有同情心,對待女生也一點紳士風度都沒有,明明父母雙全還對爸爸態度那麽惡劣,他們住在一起兩個月,他甚至都沒見到亞流給他爸媽打電話。韋德到底喜歡這家夥哪裏?
肯定只是爲了錢和權力而已。
這麽一想,埃迪迦稍微平衡了一點。如果亞流是個和埃迪迦一樣又窮又挫的孤兒,如果亞流只是個沒有異能的凡人,韋德絕對不會多看他一眼。只有埃迪迦才是韋德心中最特殊的人。
再説了,他如果一定要搬家的話,應該在開學前就説好,要不然不就是給學校、給朋友惹麻煩了嗎?尤其現在的局勢那麽複雜,也難怪韋德會天天忙得見不到面,他會想留在帕拉廷也是正常。
説到這個局勢,現實當然沒有新聞標題上那麽驚世駭俗,這些媒體人總是喜歡誇大事實。其實也就是其中一支軍團在路上被埋伏了,因爲他們太過輕敵,沒有及時建立防護罩,也沒有派出先遣的偵察軍。損害也沒有那麽嚴重,也就是幾百個凡人被殺死了而已,異能者都活得好好的。反應過來的軍團很快就撐住了下一波攻勢,但那些叛軍當機立斷地逃跑了,利用了盧甘尼亞的地下隧道,沒准備的軍團沒能抓到任何一個人。
確實算得上失敗,但也沒那麽離譜。
議會今天召開了緊急會議,在討論要不要更換將領,最近議會開會頻繁多了,除了因爲現實屁事變多了以外,據説也是因爲二皇子本來就有意恢復議會傳統,斯帕奇日議會和君主制的歷史幾乎同樣悠久。根據韋德的消息,二皇子亨里克從來沒有恢復君主制的意思,要不然他早這麽幹了,不過國家局勢現在能那麽穩定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爲他的血統,各地總督都知道,只要二皇子還在一天他們就不可能成爲新的皇帝。
聽起來二皇子像是個開明獨裁的人物,埃迪迦挺欣賞他的,不是每個人都願意自我拘束、下放權力,不過在短暫幾次見面中,他都沒和二皇子説過一句話,也沒那個想法。雖然亨里克總是一副溫柔微笑的樣子,但卻給人無形中的壓力,可能是因爲二皇子稍微下垂的上眼皮,似乎是天生的疾病,他説話還口齒不清,發音都繞在一起,不過上等人説話也都是這樣。也就只有昆特那個智障首相才會不要命地去拍他肩膀,把他當弟弟,難怪二皇子會找他扮演臺前的傀儡。
如果説亨里克是個外熱内冷的人,克蘇拉正好相反,這當然不是在説他善良,他要想殘忍是可以很沒下限的。韋德昨天和他解釋了一番克蘇拉在廉價勞工叛亂事件中的利益牽扯。西拉里昂島雖然就在斯帕奇日旁邊,一座大橋都能將兩邊連接起來,但徹底征服這座島也就是最近幾十年的事情。島上的刁民天天造反,於是國家從這些叛國賊手中徵收了不少土地和廉價勞工,但也因爲這些刁民天天造反,這裏的土地一直都很不值錢。
剛好,新上任的財政大臣克蘇拉決心解決政府的債務問題,於是他成立了一個西拉里昂公司,壟斷島嶼的貿易,還用股票換土地,又拉來了昆特首相作爲名譽董事,一時間整個國家都陷入了全民炒股的熱潮,人們都説這就是下一個北海公司。
北海公司壟斷了北方永眠之地的貿易,那地方雖然寒天凍地、地廣人稀,但礦產、能源特別豐富,世界最大的努米那礦場就在那裏。除此之外,那裏的女孩金髮碧眼十分可愛,在廉價勞工市場上總是能賣出最高的價格。順帶一説,北海公司的總督就是亞流他爸。不過永眠之地并不是,或者説還不是,斯帕奇日聯盟的一員。
永眠之地仍然處在各個部落小王國割據的時代,世界大戰的時候斯帕奇日才意識到努米那資源的重要性,開始積極干預當地政治,政府給予亞利安總督創辦的北海公司貿易壟斷權,因爲也只有他的軍團才擁有强大的海軍能夠進行海上封鎖。説到海軍,世界大戰把斯帕奇日的艦隊毀掉了大半,如今的海軍基本上就等同於亞克森軍團。
這也是爲什麽幾天前軍團并沒有走水路,而是從陸上行軍至西拉里昂島的原因。他們也不能坐火車,除了因爲火車其實很稀有很貴以外,還因爲法律禁止軍隊在斯帕奇日本土快速穿行。
另一個原因是,北海公司的收入直接被用來養亞利安總督的軍隊,政府也就省下了一筆錢。政府也不是什麽都沒得到,北海公司買了大量的國債,也投資了不少政府項目。
儘管北海公司已經成爲斯帕奇日最熱門的股票,但亞利安總督在永眠之地的根基仍然不穩,因爲埃德林島的刁民又開始造反了,最近亞流他爸都不得不常駐埃德林島,開始血腥鎮壓當地土著,也因此最近廉價勞工市場上埃德林人的價格雪崩,害不少人都血虧了一筆。
不難想象,克蘇拉和亞利安之間存在一定的競爭關係,不過韋德認爲這可能是克蘇拉單方面的小情緒。克蘇拉雖然常駐首都、民望頗高,但在將軍中是最缺乏軍事成就的一個,甚至還有人嘲諷他的軍團只是民兵和小混混,亞流他爸正好相反,總是能給首都送來一批又一批的廉價勞工。如今,克蘇拉的軍團又因爲輕敵被一群廉價勞工偷襲,報紙還造謠説他們被打敗了,這讓克蘇拉心情很不好。再看看西拉里昂公司跌到谷底的股價,他的表情更恐怖了。
先前議會決定出兵當然不只是因爲韋德在後面煽風點火,韋德的行爲是得到克蘇拉默認的,他沒法直接出面,因爲他不確定二皇子是什麽態度,而且大佬總是藏在幕後的。二皇子的政治立場十分模糊,他喜歡假裝是個體系内的普通螺絲釘,好像一點計劃都沒有,只是個裱糊匠。韋德對二皇子似乎有自己的猜測,但他沒和埃迪迦多説什麽,畢竟這問題有點敏感。
「這就是爲什麽,革命事業必須由凡人黨來領導的原因了。」
埃迪迦終於再次聼見了教授的話,但他都想不起來這是什么課了。他往旁邊瞥了一眼,艾米瑞達也是無精打采、昏昏欲睡的樣子,他突然就希望是韋德來教政治了。然後他又想到,韋德可能上課沒幾分鐘就會因爲政治不正確被舉報了。一想到那個場景,就讓他忍不住趴在桌上笑了起來。
與此同時,韋德和亞流還有索菲婭都在學校後方的小樹林摸小動物,想必埃迪迦那個弗瑞控會很可惜沒來參加這門課。
樹林中間空出了一塊地,二十多個學生坐在地上,每人都被分配到了一隻幼小可愛的三頭犬,這節課他們學習的就是教訓一隻狗。這其實挺實用的,軍隊通常都有專門的部隊馴養這些不平凡的動物,戰場上也經常用到他們,尤其是去執行一些自殺任務。反過來,敵人也會用到這些動物,因此異能者都有必要好好學習這些生物的弱點和馴養方式。
索菲婭特別擅長對付小動物,又或者這些小動物都是喜歡美女的變態,地獄三頭犬在她手下乖的該改名天堂三頭犬。亞流則像是百獸之主,小狗崽在他的阿爾法大吉吉能量的控制下,溫順地趴在地上,祈求主人的摸摸。另一邊的小狗崽則使勁從戴面具的少年懷中鑽了出來,凶狠地朝著少年呲牙咧嘴,摸都不讓摸一下。
看到韋德也有吃癟的一天,美麗的少女笑了出聲,身體也靠了過去。
「你這樣的抱法肯定不對啦,你都壓到小狗狗的脖子了。」
她開心地和鄰居家的少年分享她從異能生物保護俱樂部的前輩們那裏學來的小知識。她之前緊張了很久,但萬幸結果很好,俱樂部的前輩們都十分和藹可親,也沒有動不動就提到她的皇女身份。她只需要忍住媽媽瑪麗安的逼問就行了,她沒告訴媽媽自己參加了什麽社團,不只是因爲在瑪麗安看來上學就是爲了發展人脈、找個好老公,其實索菲婭無論參加什麽社團,瑪麗安都能找出理由批評她,然後再去自己的朋友面前嘲諷她一番。
韋德稍微調整了姿勢,三頭狗總算安分了下來,雖然還是不願意給他一個眼神。這韋德可就不滿意了,他知道愚蠢的大衆喜歡認爲動物和嬰兒有什麽超强的第六感,能夠分辨好人壞人,這當然是無稽之談,但他非常在乎自己的公衆形象。
他的眼神露出危險的光芒,將小狗舉起,在六隻耳朵後邊小聲威脅道:「你們最好乖一點。」
「你威脅一隻狗?」這情景太無厘頭了,索菲婭都沒有生氣,她難以想象這個高冷的面具男居然會做出如此幼稚的事情。
「三隻狗。」他糾正道。
「我沒打算和你爭論學術問題。」
韋德的威脅是沒有用的,最後還是索菲婭凑了過來,在小狗耳邊説了幾句悄悄話,才總算説服小狗聽從韋德的指揮,打個滾、握握手什麽的。但韋德從不喜歡勉强的忠誠,這讓他自尊心有些受損。
「這門課實在太沒用了。」不如意的少年開始批評現實,「通過幻術或電擊項圈就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
「你、你是魔鬼嗎?」
索菲婭護住了懷中可愛的狗狗,將他們從這個對動物完全沒有同情心的敗類面前帶走。
「這些野獸,需要紀律……!」
他將小狗翻了個身,再次舉起,和他八目相接。但他的霸氣不如亞流厲害,這隻狗完全無視了他的威脅,還差點一爪子捅進他的眼睛裏。他及時將狗丟回了地面,發出一聲惱怒的低吼。
呵呵,他就不該指望這些低智商的非人類明白什麽紀律。
他將視綫從這糟心的動物上移開,然後看到了他明面上的男朋友。
「你今天話挺少的。」無聊的韋德選擇和他看著最順眼的人類搭話。
亞流難得不是一副死魚眼的樣子,也沒有好動症發作要和誰生死決鬥,他默默地逗弄著他的小狗。聽到韋德的話,他才擡起頭來,過了一會才消化完對方的話。
他似乎很累,隨口説道:「沒什麽……」
一説完,他就後悔了,他并不喜歡説謊。他嘖了一聲,又仰天嘆了口氣。他決定解釋,但他並不想給旁人說這件事,於是他一把抱住韋德,往後躺去,搞得索菲婭臉紅心跳的不行。
他在他的新小狗耳邊輕聲説道上一隻小狗的故事。
「我以前也有隻狗……但我媽把它做成狗肉喂我吃了。」
無敵太陽啊,這男人還能更完美嗎!寬闊的肩膀,堅實的胸肌,有力的大腿,硬邦邦的吉吉,超級富二代,童年居然還如此不幸!要不是其他學生都還看著,韋德都快忍不住磨蹭起來了。
「咳咳!那邊的兩位男同學,現在還在上課中。」教授尷尬地提醒,隨後呵斥其他學生趕緊回到正經學習中。他沒敢多説那兩人幾句,他可不希望惹到總督家的傻兒子,就算他們兩個現在就搞起來了,教授也只會視而不見。
可惜現在不能繼續溫存下去了,韋德撐了起身,但就在要離開的時候,他看到那完美帥氣的臉龐,那雙明亮剔透的藍寶石居然染上了霧霾,他忍不住開口安慰。
「我媽……也是一坨大便。」
終於,亞流的眼睛重現光彩,「真的?」
韋德點了點頭,沒有多説便坐回了原位,像是要掩蓋害羞一樣再摸上三頭犬。這次,亞流靠了過來,伸手蓋在了韋德手上,然後向下,抓起了一隻狗頭,和善地和小狗對視了一眼。
「汪。」他叫道。
傲嬌的三頭犬立刻瑟瑟發抖起來,很快就臣服了。韋德讓它汪汪叫就汪汪叫。
少年滿意地稱贊道:「你真的很擅長對付動物。」
「這、這完全是威脅!小狗狗們都在害怕呢!」
索菲婭生氣地搶走了韋德的狗,但那隻狗毫不領情,緊張地從索菲婭手下掙脫出來,跑回韋德身邊,愧疚地垂著頭等待懲罰。
韋德只是摸了摸它的頭,然後又摸了摸亞流的頭。
好孩子就應該得到獎勵。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