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為你一世情深(1~9)

星星魚 | 2022-06-27 16:21:40 | 巴幣 2 | 人氣 31

連載中為你一世情深
資料夾簡介
異界來的三個吸血鬼踏上征服人類之旅,未料人類世界正逐步走向滅亡… 這大概是一個人類女子征服了男人的故事。
最新進度 為你一世情深31

1.初始
黑雲滾滾,伴隨著幾乎劈開大地的雷電,四周是一望無際的黑,旭日早已不再東昇,零星的幾抹星光似乎是上帝賦予的最後的慈悲。

"阿咧,這是怎麼回事"說話的少年一襲深黑色長袍,長靴踏步泛起陣陣灰沙,大風襲來,俐落的銀白色短髮張狂的舞動,劍眉星目間是驚天動地的美貌,似妖非妖,桃花眼輕挑,看一眼便深根腦海無法忘懷,嘴角是若有若無的笑,整個人瞬間帶點了邪氣。

"落希你座標沒訂錯嗎,我聽說的藍星可是宇界數一數二的美麗星球"圖博亞把手搭在眉上,瞇起眼眺望著遠方,古銅綠的馬甲隨風發出悅耳的金屬碰撞聲,咖啡色的髮色下是剛毅英俊的面貌,與銀白色少年的美貌截然不同,男性的狂野展露無疑。

"這裡是藍星東方沒錯啊,奇怪我七十年前來可不是長這樣"洛希道。
話畢,"這裡被侵蝕了…"從剛才就一直沉默的女孩有著與落希相似的外貌,不難看出兩人血脈相連 "咦,阿白你發現甚麼了嗎"落希丈二摸不著頭緒 陌白眨眨眼,閉眼後再睜開,眼瞳印照著與她髮色相同的銀白,不自然的光芒在眼底深處流動化成古老的魔法陣,陌白看著四周嘴裡念念有詞,將力量向外跨散偵查,驀地她在西邊停頓了一下,錯覺…嗎,血脈似乎對那裏異樣的親近,許久她才道"哥哥,方圓千里都沒有人類…" "啊痾"落希發處詭異的叫聲後抱頭搖晃,"我我我的食物 你說我的食物消失了?"

沒錯,在場的三位可不是人族,落希微開的嘴閃過一絲亮光,尖銳的利牙及狹長的耳朵透漏著其吸血鬼的身分。

圖博亞拿出三包血袋 "先充飢一下,待會往千里外搜尋,若是人類滅亡了宇界會有消息才對"

三人匆匆進食後,正要離開,忽地落希以手撫地,冰藍色的光輝一閃而過,而後乾澀裂開的大地竟被寒冰覆蓋,但冰下似乎有麼動靜,從大地的裂縫中爬出帶有黑色火焰的未知物種,砰砰砰的由下撞擊落希製造出來的冰,落希挑眉,化掌為指輕點地面兩下,而後冰塊迅速向下蔓延封住了所有不明物體。

"呵,真是有趣,藍星可不被賦予靈能呢"

冥冥中似乎有股不安,這是三人來此前從未預料到的情況。

"走吧,前進就會明瞭"圖博亞道。這時的他們,還不知道前進意味著甚麼,而不久以後落希回憶起此前此景,恨不得回到過去阻止前進的三人。

好奇心害死貓,其實也可以害死吸血鬼,所謂物是人非大抵是屬於他們的最後的結局…


2.相遇

"找到了,人…"陌白在落希背上緩緩出聲,遠遠看去就像兄妹倆親暱的玩耍,近看才發覺陌白臉上毫無血色,冷汗留下,張開的白瞳似乎壓榨著全身的精力。

"累了…"陌白小小的腦袋蹭著落希的背,撒嬌的道。"阿白乖,辛苦你了睡一下哈,哥哥保證穩如泰山" "陌白似乎太黏你了一點"圖博亞道 "怎的,羨慕阿,羨慕去求你爸媽"落希挑釁的笑著。

圖博亞失笑搖搖頭,暗道以後落希成親陌白一定會是最大的阻礙。

落希揹著陌白和圖博亞往先前陌百指的山洞前去,一入洞裡,嗅覺異於常人的吸血鬼瞬間皺起了眉,噁爛腐臭的味道撲鼻而來,滿地遍野的紅色曼陀羅花,竟在此妖冶的綻放著,彷若正舉辦一場來自地獄的歡迎舞會,然而夾雜其中的卻是森森白骨,似乎是曼陀羅花艷麗的養分來源,舞會瞬間覆蓋上了血淋淋,那鮮紅欲滴的花瓣隨風起舞,好似訴說著亡者最後的遺言。

花叢後方則是一道像護城河的水流,那腐臭味的源頭便是從水中發出,就像一個天然屏障,瀰漫的氣味分子使入侵者不敢輕言靠近。
"搞什麼鬼啊,這年頭的人類都這麼無理嗎,本大爺大駕光臨不好生招待就罷了,還用這氣味薰我…該死的看本大爺冰封死它"落希捏著鼻子不斷發牢騷。

圖博亞皺皺眉,手指點點額頭細想了番,而後舒展開來,看來這股氣味能有效阻隔人類的味道,圖博亞看了看周圍,原本四處都是從大地裂縫爬出的奇怪生物但從進入這山洞後便不再出現了。想到此,圖博亞快手捏住了落希施展冰封的手。落希瞇著那雙迷人的桃花眼正欲發作,然而。

"放箭!"遠處一道女聲打斷了落希的思緒,雖然僅僅兩字,但那悅耳的聲音如黃鶯夜啼,大珠小珠落玉盤,婉轉輕冽,似乎千呼萬喚才能求得一聲,落希暗想著會是甚麼美人,抱著琵琶遮住臉的嗎。

想到此落希抬起頭來,勾勾唇角綻放出既妖冶又美的笑容,下一秒他的表情直接僵掉,數不清的箭矢隨風呼嘯而來,冰冷的尖頭在空中劇烈的摩擦著,帶著逼人的氣勢接近,圖博亞趕緊將手幻化成樹枝,環抱著落希及背上的陌白撤到安全距離,落希一打彈指,所有的箭便被冰封而後化成水滴落在地。

"咦,不是炎魔耶"話畢,眼前緩緩出現一道倩影。

落希愣了神,看著眼前的女人,開了開口想出聲,卻又怕自己難聽的聲音汙染了眼前的美人。

落希想,所謂上帝的寵兒莫過於此了吧,那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美,端正的五官,同樣狹長的鳳眼,紅唇欲滴,最驚為天人的是眼角下的淚痣,如同畫龍點睛,只看一眼便深深烙印記腦海中,不可自拔。

更重要的是,她身上似乎有著甚麼吸引著他,屬於吸血鬼的血脈沸騰著,想把她吸乾的衝動直上腦門。

"美人,給我吸一口唄"落希想也沒想脫口而出,在場所有人都愣住,跟著女人來的其他弓箭手瞪大雙眼,燃起熊熊怒火,似乎很氣不過他們的首領被言語唐突。赫拉擺擺手,適意手下不要躁動,而後紅脣微開露出一抹勾人的笑"好呀…"

而後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以極快的身手來到落希身邊,落希只覺一陣清風自頸後吹過,察覺是女人的手刀後暗自運起能力,然而卻沒有意料中手被冰封的場景出現,在赫拉手碰上落希時,落希身上湧動的寒氣瞬間消失,而後是劇烈的疼痛。

赫拉挪開被動靜吵醒還在迷茫中的陌白,將昏迷的落希扯到另一邊,道"在睡夢中吸囉"


3.抓住
赫拉一手攙著昏睡的落希,一手拍拍肩上的灰塵,姿態好不清閒,而嘴邊的笑似乎沒停過,就這樣玩味地盯著落希俊美的睡顏,圖博亞拉著略為失控的陌白,不讓她輕舉妄動,從陌白泛起劇烈光輝的白瞳中可看出她正處於極度憤怒的狀態。
圖博亞召出藤蔓束縛住陌白,而後作揖道"在下名為圖博亞,我為朋友落希的無理道歉,不知閣下是否可先還人,咱們以禮代武,可好?"圖博亞的語氣溫和,態度誠懇,自認舉手投足間皆釋出著善意,然而,
"原來他叫落希啊,呵呵"赫拉撫摸著洛希的側臉,笑意十足,完全無視圖博亞的話。
而邊上的陌白簡直快要氣瘋了,她用匕首砍斷藤蔓,深吸一口準備施展瞳術,赫拉見狀立馬讓手下往後退,而臉上的笑卻越發妖豔,紅脣微啟,竟含住落希白皙的耳垂,而後挑釁的看了陌白一眼,陌白理智全失,大步向前想要縮短距離好施展瞳術。
圖博亞心理喀擦一聲,暗道不妙,果然下一秒,赫拉在陌白移動而出現的破綻中,再次奔騰而來,圖博亞想出手相救,手上幻化的藤蔓迅速朝陌白過去,但卻還是慢了一步,赫拉速度極快,一雙大長腿三步變做一步很快便來到陌白身後,而後故技重施。這下赫拉擁有兩個人質了,她似乎對落希愛不釋手,將陌白交給手下,自己卻還拉著落希。
"你叫圖博亞是吧,你也要試一試嗎?"赫拉笑道 圖博亞無奈搖搖頭"真是奇特的人類,我跟你們走吧"。


4.解釋

落希醒過來時,發現全身被繩子束縛住唯一沒被綁的左手被一隻膚如凝脂的柔荑牽著,洛希動了動,但這看似柔弱的手卻帶著不容妥協的力道。
落希嘖了一聲,望向手的主人,全身抖了一下,很不可置信地看著赫拉。
赫拉彎了彎眼,倏的俯身靠近,溫熱的氣息灑落在落希的臉上,落希浮現不自然的紅暈,正想反調戲回去,爭取一下男人的尊嚴。

圖博亞咳了一聲,適意兩人他還在現場,洛希立馬直起身來,故作正經問道"老兄,你感冒了嗎"。
圖博亞白了他一眼,在赫拉充滿笑意的眼神下跟落希娓娓道來現如今的情況。
"這裡是你以前來過的藍星沒錯,但因生命繁衍過多導致星體能量不足,本來這也不是甚麼大事,壞就壞在藍星是封印墮天使路西法之地,這幾十年間,藍星壓不住路西法的力量,導致魔氣外洩,而墮天使司掌火焰,以至於地殼板塊下的熔岩被汙染,我們遇到的詭異生物就是因此誕生的岩漿魔物"
"那那那這女人怎麼回事"落希表示他比較好奇為何會栽在當作食物的人類裡。
"想知道呀…要不你用身體換答案"赫拉玩味的說。"原原來你也是吸血鬼啊,難怪,我就想說區區人類哪有這種能耐,但我是不會讓你吸我的血的"落希顯然沒明白赫拉的意思。
赫拉以為像落希這樣好看的肯定是個風流成性的花花公子,沒想到卻純的跟白紙一樣,她的暗示居然被誤會成想吸血,真搞不懂,原本她只是想戲弄戲弄,但落希這種小白兔反應反倒讓她提起些許興趣。
"小白…啊不 洛希是吧,我不想吸你的血 啊不 我只是個人類好嗎" 落希傻愣了一下還是搞不清楚狀況,圖博亞對於交到這種智障朋友表示很無奈,他撫額續道"赫拉小姐是隱族的少主,而隱族被賦予守護封印的使命,所以身上留有神血,與普通人類不同,跟我們一樣都是異能者"
"所以那時候我的冰會消失…"
"是喲,我的能力是被我觸碰到的力量將無效化,這也是為甚麼我一直抓著你的手的原因喔"赫拉空著的另一隻手捏了捏落希的臉。
其實落希很強,從他一彈指就凍住了所有箭矢就能看出,這也是為甚麼赫拉當時要先下手為強,且又這麼執著地一直觸碰著他。


5.初吻

"我還有個問題,所以現在是大家變好朋友了嗎"落希看了看四周,除了被縛的自己,圖博亞坐姿端正地在褟上喝茶而陌白也安靜的睡在旁邊,於是落希眼楮發光,興高采烈地問道。
聞言,赫拉噗的一聲,而後大笑了起來,落希被那笑晃了神,不禁心神蕩漾,很久很久以後落希還是時常想起這副笑顏,紅著臉回味。
"你是個逗比吧哈哈哈…"赫拉真的不懂為何他自己被綁著還能講出這種話,好天真啊真可愛呢。
隨即赫拉用力一扯,把洛希帶到身前,俯身攫住了洛希的唇,肆無忌憚的在口中攻城掠地,她的小舌靈活地帶起落希口中的柔軟,不斷翻動著,好像要將自己的氣息深深渡進洛希體內,在落希被吻到呼吸困難時,一股血腥味瀰漫開來,帶有神力的赫拉的血緩緩流淌進落希體內。
而後落希的血液劇烈鼓動著,全身的細胞好似叫囂了起來,赫拉的血就像毒藥般,美好地令落希沉淪卻又過度霸道地佔據,僅僅一口洛希便明白,他將會很難再接受其他人的血。
所謂由奢入儉難,血液也是一樣,而神血是最頂級也是最美味的。落希想,他好想把她吃掉。帶有神力的血能增長力量,這是宇界的常識,也是落希一直的渴求,不過他現在被其他事情晃了神
"啊啊啊,那可是本大爺的初吻欸"落希委屈的吸了吸鼻子,魅力十足的桃花眼裡還殘留著水霧,整個人看起來既可口又讓人想欺負,而赫拉顯然愉悅極了,唇角的弧度高高掛起,"我也是第一次喔"她道。"咦,是嗎是嗎但你怎麼技術這麼好…" "要不小落希咱們再交流交流?"… …
"咳"一旁的圖博亞終於看不下去了,他撐著額似乎疲憊極了,他不懂原本的話題怎麼就跑到吻了呢。乘著兩人回神了點,他趕緊道"總之,在你昏睡期間赫拉小姐跟宇界安全管理局聯繫後,上頭命令我們留在此地協助"
圖博亞看著赫拉無聲的笑了笑,打了個冷顫,終是沒有道出她是如何抓著兩個人質逼迫他跟上頭請示自願協助的,想到這,圖博亞狠狠地瞪了落希一眼,要不是他長得這般天人共憤,露出的那一手又過於強悍,他們哪需要招惹這個麻煩。
而後陌白醒來,又是一陣兵荒馬亂,圖博亞發誓今天一定是此生皺眉最多的,誰能跟他說要怎麼處理惹麻煩的朋友和戀兄成狂的朋友妹妹還有那個罪魁禍首的女人!


6.地下國度

"哇,好棒"落希隨著赫拉的帶領,前往了地下國度首都,乾淨俐落的排排街道,一座座高樓攏起,四周是一片燈火輝煌,就像天上銀河,不,說是外頭那些妖孽綻放的曼陀羅花比較恰當,
"來自地獄,長於人間",落希不知怎地想到了這句,
他猛地回頭,看到安然無恙的圖博亞和陌白才鬆了一口氣,繼續驚訝著此地跟外面的差距。
"族長當年以身獻祭換來十年和平,人們終是成功在這地下安頓下來,不過封印還是逐漸鬆動,終有一日得面對和墮天使交戰"赫拉道。
"和墮天使打…這可真是瘋狂啊"圖博亞皺著眉,墮天使路西法可是遠古級人物,他覺得藍星直接放棄算了。
"封印期間墮天使削減了不少力量,拚死一搏或許有一線生機"說到這,赫拉望向落希,她能感覺到他的潛力深不可測,天上降落的希望,落希是他們藍星的未來,雖然對他們三人很抱歉,但守護藍星是她一族的使命,能利用的她都必須抓在手心。
這時遠方傳來一道呼喊"少主!"一個巡邏隊隊員熱情地跟赫拉打招呼,而發現了落希三人後臉上立刻露出十足的厭惡,他從弓箭隊那裏得知落希竟對赫拉那般無禮。
"粗鄙之徒,爾等宵小可敢與吾一戰"蒙克想也沒想上前指著落希放話。落希睜大著眼,一臉難以置信,而旁邊的陌白則忍不住直接施展瞳術,她對上蒙克的眼睛,而後蒙克眼神逐漸渙散,臉部表情恐怖的扭曲,似乎看到了甚麼可怕的事,一雙腳還不停的顫抖著。
這個動靜吸引了眾人旁觀,而一群巡邏隊看到隊員被如此對待也氣極了,揮舞著手嚷嚷著要開戰。
一旁的赫拉看傻了眼,一時間也沒反應過來,落希氣得跳腳,他長這麼大到哪裡都是被恭敬對待著,更何況這還是他的食物對他叫囂,反了天了簡直。
落希以手凝聚寒氣,幻化成冰刀,蓄勢待發,而巡邏隊全是帶有異能的隱族人,所以也絲毫不畏戰,就在戰鬥一觸即發之際,赫拉終於發話了,"停下" 。
一旁的圖博亞很欣慰,這愛找事的女人還是能好好做事的,很好 很好 他點著頭。然而…
"我也要加入喔"無視了徹底石化的圖博亞,赫拉興致勃勃的續道"分組兩人對打,贏的留下,到最後的就是冠軍"。

7.競技

"上啊!打倒他!!!"觀眾一面倒的支持著巡邏隊們,競技場的氣氛沸騰到了最高點,但落希絲毫不受對方主場優勢影響,一手寒冰大刀華麗的揮舞著,"第十個囉"落希聳聳肩,一派清閒的笑著說。
意料之外的他的強悍,讓競技場瞬間安靜下來,巡邏隊左顧右盼著尋找能跟落希一戰的人,終於,一片呼聲響起,隊長登場了。
隊長安格列剛好是使用火焰寶劍的異能者,他手腕一轉,大片的火焰呼嘯而過,氣勢十足,觀眾再次沸騰起來。落希正了正神,暗道終於有像樣的人出現了,不過…
落希勾起一抹醉人的笑,桃花眼彎了彎,乾淨俐落的銀髮隨風輕輕擺動著,簡直妖孽轉世,帥氣逼人,現場的女孩子甚至忍不住發出尖叫聲。
安格列身手矯健的接近,一個假動作後從落希背後露出的破綻,以極快的速度突刺,從火焰寶劍的破風聲可看出這招威力極大。
轟!劇烈的碰撞聲響起。但劍風帶起了陣陣塵土,一時間看不清楚被刺中的落希如何了,安格列心想這劍刺的扎實,肯定能行,便收起劍朝向觀眾作揖,現場響起劇烈歡呼聲。"哈,你眼褚不好使啊"落希充滿磁性的聲音傳來,還是那副吊兒啷噹,自信十足。
待塵土散去,又是一陣女叫聲傳來,落希竟毫髮無傷,地上則有些許碎冰,原來剛才被刺中的只是落希製造出來的分身。
"以人類來說,你很強了,不過,嘛,還是差我一點囉"落希笑嘻嘻的說,而後將冰刀插入地板,頓時,以冰刀為中心,冰欉以極快的速度竄生,逐漸延伸至整個競技場的地板,安格列避無可避,往空中一跳,而那冰竟跟著向上生長,安格列的腳率先被碰到,而後整個人都被瞬間冰封!
落希一手覆上胸前,優雅的施了一禮"啊啊啊啊好帥"尖叫聲越來越多,還不斷有人送著飛吻,落希顯然已經有一堆迷妹支持了。
旁觀的圖博亞看到這場景,倏地看向赫拉及陌白,果然,兩人臉色默契的發青,赫拉伸展經骨顯然要親自上了,而陌白難得跟赫拉站一陣線,還跟她加油了起來。


8.赫拉

現場的加油聲從赫拉上場後,極端的一面倒,包括剛被落希擄獲的粉絲,足足可見赫拉的威望之高。
而接連的勝利讓落希內心膨脹,他提著那把寒冰大刀,囂張地指向赫拉,一臉戰意十足,他完全忘了前不久的戰敗。不過落希的確有他的底氣,他已經連戰十幾人臉色卻絲毫不顯疲態,且赫拉當初能這麼輕易就擊暈也是因他掉以輕心了。
戰鬥開始!
赫拉朝落希勾勾手指,落希向前重重踏了一步,寒氣從他腳邊傳來,愈竄愈多,竟是逐漸包覆住落希,除了臉部全身都結上冰,成為了冰之鎧甲。
"這樣你就沒辦法碰到我消除能力了吧"落希得意一笑,赫拉一臉平靜,但實則內心極為震驚,將冰包覆自身所需的技術高深,不僅要能隨著身體靈活移動還得時刻控制不讓寒氣凍住自己。
落希果然潛力十足,她之所以舉辦這場競賽除了好玩外,也是因為她想試探落希真正的實力。
"來吧"赫拉話畢,落希迅速近身,沉重的冰刀在他手下揮去自如,每一次的斬擊都在地上蝕出深深冰痕,但卻都被赫拉一一閃過,落希忽地拉遠距離,空著的手朝天空一揮,竟召出無數冰刃向赫拉攻去,赫拉將手撫像腰間,扯出一條長鞭,鞭如蛇行,靈活地在空中劃出婉美的弧度,不落空將冰刃全部接下,而這時的落希已經來到赫拉的身後,冰刀重重一刺,在場幾乎都以為落希要得手了,
然而,
赫拉的身體突的一扭,呈現十分詭異的姿勢,與冰刀擦身而過,而後乘著落希因慣性而收不住身,抓著他的手往自己懷裡帶,當然,落希的手是有鎧甲的,所以他的能力並沒有被消除,不過…
赫拉咧開紅唇,妖嬈一笑,落希沒有被覆蓋的臉攏上一層陰影,而後薄唇被赫拉堵上,落希呼吸再度被奪,身上的寒冰也瞬間消除,赫拉纖細卻有力的手臂已經狠狠地禁錮住落希,即便落希使出吃奶的力卻無法撼動分毫。
落希只得激烈的甩著身子設法阻止赫拉,但顯然不怎麼管用,赫拉擅自將懷中男子的掙扎當作撒嬌,嘴上攻勢越發熱烈,落希被吻的七葷八素,而氧氣的不足使得他的身子軟了軟,而後兩眼一閉…竟是被吻暈了。
全場都看傻了眼,過了幾秒才響起廣大的歡呼聲。
陌白扯開抓住她的圖博亞,拿出帕子跑上前不斷的擦拭落希被吸允的腫脹的唇,眼眶含淚的瞪著赫拉,而後眸光一閃,竟是對著赫拉使出瞳術,邊上的圖博亞來不及阻止,只得看著赫拉的身子晃了晃…晃了晃然後就好了?!
陌白因瞳術被破解而遭受反噬,臉色瞬間煞白,沒有人發現,她銀白無雜的瞳眸深處竟染上點點漆黑。
"精神攻擊只對意志力薄弱的人有用,早在接下少主重任的剎那,我的心已無堅不摧"赫拉淡淡的解釋道。
不過內心倒是有點虛,她不懂為何會對落希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出格行為,是因為他是藍星的希望亦或是別的什麼嗎,她真的不明白。赫拉從小浸心於修練,沒談過情與愛,不知她那顆無堅不摧的心早已被人撬開,暗暗地佔了一席之地。
情不知從何起,卻一往情深,很久很久以後赫拉親身體會了這句話。

9.徵兆

藍星的北邊,六根巨大的擎天柱高聳而立,中心是一塊寫滿咒文的大黑石,上頭有一道狹長的裂縫。
突的黑石搖了搖,淡淡的黑氣從裂縫中竄出,而後裂出蜘蛛網狀的隙縫。黑氣繼續擴散,溶入了燙紅的岩漿後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隻隻黑手從中爬出。
一股陰風吹過,似乎帶來了低淺的笑聲,一路傳到南方。
而南邊的彼端一時間,像做出回應般,璀璨壯麗的美麗光帶滑過夜空,如同揭開序幕的前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